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54:合作,苹果很幸福

莫晨被包贝贝问的一愣,不光是莫晨,就是厉墨白,也奇怪的看着包贝贝,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贝贝?”莫晨轻轻的喊了一声包贝贝,带着疑问与痛苦之色。

是不是,贝贝知道了什么?

莫晨这样想着,目光越过包贝贝看向厉墨白,眼中闪过一丝阴鸷。

厉墨白坦然无畏的迎上莫晨的目光,眼中甚至带着一丝不屑,他才不是那种搬弄是非的长舌妇。

莫晨看着厉墨白的脸色,心里踏实了一些,再看向包贝贝,眼中的伤色更浓。

包贝贝神色恍惚的看着莫晨,突然笑了笑:“我都糊涂了,忘记你给我打过电话了。”包贝贝不甚高明的又自己给自己打了个圆场。

“贝贝,你今天受惊了。”莫晨看着包贝贝,一脸疼惜。

“是我太任性,非要吵着墨白回莫家,不然墨白也不会这样。刚才我又……”包贝贝看着厉墨白后背上包扎的结结实实的绷带,眼窝一酸,说道。

“贝贝,这不关你的事,别自责。”厉墨白握住包贝贝的手,安抚道。

莫晨看着包贝贝与厉墨白紧握的手,然后又听着厉墨白话里有话,目光一凝,也安抚着包贝贝说:“别难过了,这都是意外。”

包贝贝没有抬头,她不想去看莫晨的表情,只是僵硬的点了点头,将心里的难过都深藏起来。

只是,这样单纯的包贝贝什么事都写在脸上,她的那些心思又怎么能瞒得过厉墨白跟莫晨,只不过两个人没有点破,在包贝贝看不到的地方,两个人眼神厮杀,恨不得用眼神凌虐的对方体无完肤。

莫晨回来,孙晓璇也跟着回来了,晚上的时候在莫家大宅吃饭。

毕竟孙晓璇毁容也跟包贝贝有关,所以,莫家人对她倒是很有关心,饭桌上嘘寒问暖的,询问她在韩国治疗的一些情况,一顿饭吃的倒是和乐。

“贝贝呢?怎么都不见她?”孙晓璇做足了大家闺秀的范本。像是没事人似的提起包贝贝。

莫晨警告性的瞪了孙晓璇一眼,孙晓璇像是没看到一样,继续谈笑自若。

“贝贝怀孕了,这些天都在家里养胎。”薛水茹笑着解释。

“怀孕了?”孙晓璇眼里露出惊喜来,羡慕的说:“好幸福啊,厉二少动作好快。”

原本只是玩笑的一句话,却让在座的人脸色都有不同程度的变化,长辈们都还好些,但是莫晨的脸色却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

“不说话,没人吧你当做哑巴!”莫晨冷冷的开口警告。

“我说错什么了?这本来是喜事啊……”孙晓璇有些受伤的开口,语气中不难听出几丝抱怨的味道。

“吃饭!”莫晨强压着怒火,说道:“食不言寝不语,这就是你的家教?”

孙晓璇脸上有些挂不住,但是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开始低头吃饭。

原本要劝说一下莫晨的薛水茹刚要开口,被莫骢一个眼色给杀住,只得装聋作哑的,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继续吃饭。

饭桌上又恢复了之前的平静,只是气氛比之前,诡异了不少。

恰在这个时候,孙晓璇的手机响了起来,她对着大家笑了笑,然后去接电话,时间有点久,回来之后,脸色不大好,薛水茹看着孙晓璇,担忧的问:“怎么回事?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刚才我爸爸打电话过来,说是明诚集团今天强势收购了孙氏。”孙晓璇的语调尽量的平缓,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莫晨。

她从韩国回来之后就追着莫晨来了莫家,父母那边还不知道,打电话给她也是想要让她找莫晨想想办法,赶紧回国商量对策。

“怎么回事这是?”薛水茹吃惊的看着孙晓璇,然后又看着莫晨,“莫晨,这事难道跟你有关?”

“我……”莫晨刚想否认,却听到孙晓璇说:“没有直接关系,但是也绝对脱不了干系,要不是莫晨设计厉墨白车祸受伤住院,我想厉大少也不会报仇心切,迁怒我们孙氏,拿孙氏开刀。”

“你说什么?墨白车祸住院?”

孙晓璇的这一爆料,让莫家人脸色都变了。

“这是怎么回事?”莫骢看着莫晨,生气的质问:“你给我说清楚,墨白车祸住院,跟你有什么关系?”

“贝贝呢?贝贝有没有事?”莫老爷子首先担心的是包贝贝,倒不是他袒护自家孩子,而是他将墨白当成跟莫晨一样的孙子,在他眼里,男人就是皮糙肉厚,受点伤没什么,但是女人却不同,尤其是贝贝肚子里还怀着孩子,一点,不!半点损伤都不能有。

“都在医院,去看看就知道了!”孙晓璇实在是没有心情给这些人说这个,她现在只是在等莫晨一句话,孙氏救还是不救。

“赶紧去医院看看去!”薛水茹哪里还顾得上孙晓璇跟莫晨的不对劲,站起来就吩咐人备车,准备去医院。

莫骢从莫晨哪里没有得到肯定的答案,但是莫晨的沉默,他也不难猜出这其中的隐情,警告的看了莫晨一眼,说:“这次你做的太过分了!”

莫晨跟厉墨白两个人私下里明争暗斗的,莫骢不是不知道,实际上,莫家跟厉家每一个人都知道,但是却没有人插手这两个人的事,一直都是持一种放任的态度,让他们两个人互别苗头,但是却不会让两个人做的太过火了,触碰到底线,很显然,今天莫晨的所作所为,已经引起长辈的不满来了。

车子很快准备好,莫老爷子跟着莫骢夫妇一起去了医院,偌大的莫家大宅里,只剩下莫晨跟孙晓璇,两个人僵持着,谁都没有再开口说话。

“莫晨,你不能见死不救。”终于,还是孙晓璇先败下阵来,她不能跟莫晨置气,不能置孙家于不顾,没有了家世,她更没有理由与资格站在这个男人的身边了。

“这下你满意了?”看着空荡荡的餐桌,空荡荡的房间,莫晨冷笑着问。

他已经好几个月没有回家跟家人一起吃饭了,如今刚回来,好不容易陪父母吃个饭,就被这个女人搅黄了。

“这难道怪我吗?”孙晓璇急了,“要是你不去……”

“闭嘴!”莫晨最讨厌的就是孙晓璇这副自以为是的嘴脸,“我要做什么,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来干涉?”

刚才她有意把话题往包贝贝身上扯的时候,莫晨就已经很恼火了。

“可是,莫晨,你不能见死不救!孙氏可是跟你同气连枝的,不能让厉家人这么为所欲为,他们厉家兄弟分明就是借机打你的脸面!”挑拨离间什么的,孙晓璇不要用的太好!

“我自己会处理!收起你的那些小聪明,小心聪明反被聪明误!”莫晨冷哼一声,看了一眼孙晓璇,说道。

这一眼,像是能透视似的,看的孙晓璇一个哆嗦,吓得她一句话也不敢说,这样的莫晨,她不是第一次见了,在从韩国回来之前的那个晚上,她已经见识到一次这个男人的可怕了,所以根本不敢再造次。

包贝贝,没想到你都嫁人了,怀了别人的孩子了还不放过他,她也肯定会还以颜色的。

莫晨没有理会孙晓璇,一个人去了书房,孙晓璇也没有心思再纠缠莫晨了,她将该说的话都说了,相信莫晨不会置之不理,她现在,还是先赶紧回家一趟,了解一下具体情况,看看能不能找出转机来。

再说莫家长辈急匆匆的赶到医院,一进病房,就看到厉墨白趴在床上,包贝贝正拿着水果刀在削苹果,那只可怜的苹果被削的凹凸不平的,很是让人为包贝贝的技术担忧,想必是厉墨白那这事打趣过包贝贝,包贝贝此刻脸上带着几分不情愿与不服气,小嘴抿着,一看就是在克制着自己的情绪,憋着气呢。

这氛围,倒是有些小两口过日子的惬意了。

莫家长辈一进来,倒是惊扰了这份静好,让小两口的表情多少带了些不自然。

“你们怎么来了?”包贝贝率先问道。

“我们不来,你们就打算一直瞒着?受伤这么大的事,你们以为瞒得住?”莫骢一见包贝贝没什么事,放下心来,但是看着趴在床上的厉墨白身上缠着厚厚的绷带,脸色凝重起来,问道:“有没有伤到要害?”

“爸,我没事,让你们担心了,就是受了点小伤,没什么大碍,原本想着修养两天就算了,不想惊扰你们的。”厉墨白见长辈们脸色不好,连忙解释道。

“怎么会突然发生这种事,是不是真的是莫……”薛水茹一心想要求证下是不是莫晨做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厉墨白剧烈的咳嗽起来,打断了她,一边咳嗽还一边给薛水茹递了个眼色,薛水茹会意,立马缄口不言,心里却是越发不安,看厉墨白这表现,虽然不明说,但是确定是莫晨做的无疑了。

这孩子,怎么就是不开窍呢!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来!

“茹姨,就是刹车出了点小故障,虚惊一场,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没事吗?”厉墨白笑着说,让大家宽心。

薛水茹听了厉墨白的话,刚心里有点安慰,就听门口传来脚步声,病房门再次被推开,厉墨白的父母亲人也闻讯赶过来了,一看床上趴着的厉墨白,提着的心放了下来,转头看着一边坐着的包贝贝,关切的问:“贝贝没事吧?”

“爸妈,叔叔婶婶,我没事,出事的时候,墨白给我挡住了,我……”包贝贝咬咬唇,看着趴在床上的厉墨白,愧疚的眼里又掉下泪来。

“贝贝,别哭,你没事就好,你怀着孩子呢,可不许这么掉眼泪,伤眼睛的,你看看你,眼睛都肿了。”孟嘉怡上前拉着包贝贝的手,然后看了一眼包贝贝放在一边削了的半个惨不忍睹的苹果,眼里有了笑意,真难为这只苹果了。

“墨成这个小子没说明白,吓了我们一大跳,还以为多严重呢,看这小子这精神头,我们都赶紧撤了吧。白跑一趟。”厉国强笑着对莫老爷子说。

“这怎么能白跑,这孩子遭这么大的罪,来看看是应该的。”莫老爷子接过话来,然后又看了一眼包贝贝,眼中带了长辈的威严,与平时说笑完全不一样:“你现在已经嫁人了,也很快就是当妈的人了,不准整天给墨白耍小性子,你看看你,一个人任性,惹出多大的祸来!”

虽然见到包贝贝没受伤,心里放下担忧,但是老爷子也绝对不是不开通的人,做错了事,该训的还得训,不然这臭丫头不长记性。

包贝贝难得的没有顶嘴,这次站在那里,乖乖的听莫老爷子训诫。

但是一边的厉墨白看不下去了,撑着身子从床上起来,笑着说道:“爷爷,你别这么说贝贝,其实我就是逗着她玩,故意让她给我喂吃喂喝的呢,你看,我这不是好好地?”

“你怎么下来了!快去趴着。”包贝贝见厉墨白下床,立刻着急了,秦逸可是警告过他们了,要是厉墨白这伤口再开了,连他也没办法再缝合了。

“你这孩子,逞什么强?快去床上!”莫老爷子一看厉墨白下床,对他态度也严肃起来了,他老头子怎么会看不出这小子是故意强撑着让他们放心?太胡来了!万一伤口裂开怎么办?

“就是,墨白,你赶紧去床上趴好,你担心贝贝我们都知道,但是这该训的还是得训,不然这臭丫头不知道长记性,下次指不定惹出更大的乱子来。”莫骢越看厉墨白这个女婿越是中意,尤其是见他这么维护包贝贝都这个时候了还一心为包贝贝着想,果然是条汉子!

“亲家这话说的我可不赞同,这谁的媳妇儿谁自己疼,幸亏贝贝今天没什么闪失,不然我让这臭小子吃不了兜着走!”厉国强爽朗的笑着说。

“行了行了,你们也别各说各的理了,好在这两个孩子都没事,我们也就放心了,这大晚上的,被这么一折腾,真是吓死人。”孟嘉怡笑着打圆场,说完又看着厉墨白说:“这没你什么事,你快去床上趴着。”

厉墨白讪讪地摸摸鼻子,怎么一个两个都让他去趴着,这语气好像是在对某种小动物说的似的。

两家长辈来探望了之后,没有什么事,聊了一会天之后就各自离开了,病房里又剩下包贝贝跟厉墨白两个人,厉墨白看了一眼桌上那只半吊子苹果,问包贝贝,“你还给不给我削苹果吃了?快点。”

包贝贝有些不情愿的又拿起一只苹果,想起茹姨跟婆婆孟嘉怡临走的时候看着自己的暧昧眼神,脸上就有些不自在,瞪着眼睛对厉墨白说:“你刚才不是还生龙活虎的能下床来着,怎么现在就虚弱了?”

“我那还不是怕长辈们训你,你也不体谅我是受了多大的罪。”厉墨白控诉着说。

包贝贝一听厉墨白的话,想起下午那次厉墨白伤口裂开的事,立刻紧张起来了,不由分说的又找来医生,非要给厉墨白看伤口,生怕再裂开了。

折腾了半天,直到医生说厉墨白的伤口没事,包贝贝才放下心来,等病房里只剩下厉墨白跟包贝贝两个人的时候,厉墨白看着包贝贝得意的笑个不停。

“你笑什么?”跟个神经病似的。包贝贝白了一眼厉墨白问。

“你又在紧张我了。”厉墨白笑着说。

包贝贝剜了厉墨白一眼,没有说话,继续削苹果。

厉墨白也不纠缠,看着那只被包贝贝虐的很惨的苹果,突然觉得苹果很幸福。

莫晨站在书房的窗前,看着外面朦胧的灯火,点了一根烟,面色比平常冷凝,像是在思考着什么又像是仅仅在欣赏着外面的景色,好长时间了,维持一个姿势一动不动,直到电话响起,才惊扰了他的沉默。

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莫晨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接了起来,电话那边一个漫不经心的声音传了过来:“莫少,合作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