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53:撞破(二)

“让你失望了。”厉墨白看着莫晨,脸上露出几分嘲弄来。

他早就料到莫晨不会有耐心等太久,果然,莫晨早就来了,只不过是想要找一个避开包贝贝的机会先来验收一下成果罢了。

“厉墨白,没想到这样都弄不死你!”莫晨看着厉墨白,眼中的厌恶与痛恨*的让人心惊。

这副模样的莫晨,也陌生的让人心惊,要是包贝贝看到的话,肯定会不认识,说不定会说这是他厉墨白找人假扮的吧?

想到这里,厉墨白嘴角不自觉的溢出一丝笑意,而这在莫晨的眼里,变成了*裸挑衅,刺激的莫晨脸都绿了。

“我怎么舍得死?我还要跟贝贝白头偕老一辈子呢。”厉墨白轻笑一声,抬头看着莫晨说。

“你休想!厉墨白,我不会让她继续留在你身边的,我会带她走!早晚会带她来开!”莫晨也不是好相与的,虽然被厉墨白气的血气翻涌,但是却很快的恢复了镇定,字字冷酷的反击。

“到你有能力的那一天再说吧,只要我活着一天,就不会让贝贝跟你这种伪君子一起,你根本不会真正的保护她。”厉墨白冷笑。

“我不会真正的保护她?厉墨白,你凭什么这么说?凭什么?”莫晨有些失控,他最容不得的就是别人否定他对包贝贝的感情。

“莫晨,你吼的再大声,也掩饰不了你的自私,如果,我是你的话,今天根本就不会设计这一切。”厉墨白也有些生气,但是看着莫晨,目光里最多的是不屑。

“说的多好听,你同我一样,巴不得我消失了,永远也不要出现在你们面前,巴不得我死!”莫晨怒吼,然后看着厉墨白额头上落下的汗珠,知道他是扯动了伤口,嘲笑道:“还是你以为,这么激将我,我就不会再设计除去你了?厉墨白,你害怕了!”

“你有什么资格让我害怕?笑话!”厉墨白的目光像是在看着一个蠢货一样,说道:“我是不希望你出现在我跟贝贝面前,不希望你搅乱我们的生活,但是我从来没想过要杀你,要你消失,因为不管是你死了,消失了,贝贝都会难过,我舍不得。而且,在我眼里,你已经变得完全没有底线了,一个做事没有底线的人,又怎么会真正的保护好她?你为了杀我,故意破坏了我车子的刹车,而且明知道贝贝会坐我的车,还在车上设置了机关,你知不知道,如果我不扑过去挡住贝贝,如今躺在这里的就是她?”

“那是因为我知道,你肯定会挡住。”莫晨尽量让自己脸上的得意之色掩盖住心底的那点心虚。

“那我还真是要感激你料事如神了。”厉墨白脸上的嘲讽更加明显,“可是莫晨,你机关算尽却越发显得你自私,越说明你根本不是真的爱贝贝,或许你是爱的,但是绝对没有我爱的深,如果是我,我绝对不会在明知道贝贝会上那辆车的情况下还去弄毁刹车,更不会还明知道她会坐在副驾驶还去设计什么机关,我不会拿自己心爱女人的安危去做赌注,更不会将心爱女人的安危交到自己以外的任何男人手上,我赌不起万一!”

“贝贝又不在这里,说的这么好听给谁听?厉墨白,不管你说的多么天花乱坠,我都不会放手!这次是你命大,下次你可不会没有这么好运了!”莫晨说完,恨恨的瞪了床上的厉墨白一眼,然后转身离开了。

“小姐,你要买点什么?”水果摊的阿姨见包贝贝站在这里半天,一直傻傻的,没有挑水果也不说话,有些不耐烦的问。

包贝贝被吓了一大跳,这才想起来,厉墨白这是让她出来买葡萄,然后指了指葡萄。

“要买葡萄啊?”水果摊的阿姨打量了一下包贝贝,见她穿的很体面,禁不住感叹了一句:“哎呀,多好看的姑娘啊,可惜是个哑巴。”

说完之后,她拿起两串葡萄放在秤上,问包贝贝:“这些够不够?”

包贝贝看都没看,点点头。

“一共三十一,你给三十吧。”水果摊的阿姨麻利的将葡萄装好,递给包贝贝。

包贝贝接过葡萄,然后就机械的转身往回走,却不料被水果摊的阿姨一把抓住:“哎我说,你还没给钱呢?”

包贝贝有些茫然的看着水果摊的阿姨,目光有点呆。

“哎我说,你别以为这样,就能吃白食了,给钱!”水果摊的阿姨抓着包贝贝的胳膊不让她离开,脸色也变了,目光凶狠:“不给钱你别想走!”

包贝贝瑟缩了一下,想要挣却又挣不开,惊慌失措的模样。

那个水果摊的阿姨却是不依不饶的,嘴巴也很恶毒:“看你穿的人模狗样的,竟然是个穷鬼,想要吃白食,你也不打听打听,我是好欺负的吗?给钱,不给钱就送你去警察局,别以为你是个哑巴,我就饶了你!”

路上的行人都纷纷看过来,不少人指指点点的,那个水果摊的阿姨更是变本加厉的吆喝起来:“你们大家看看啊,这什么世道,大白天的买东西不给钱,你们来评评理!”

被她这么一吆喝,包贝贝更是被关注了,指责的厉害,包贝贝一脸慌乱,使劲儿摇着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她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她像是找到救星了似的,连忙接起来,一听到对面的厉墨白问她怎么还没回来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像是山洪暴发一样,崩溃的大声哭了起来。

“贝贝,你怎么了?你在哪里?别哭告诉我你在哪里?我马上过来,别怕!别怕!”厉墨白听到包贝贝的哭声,周围还夹杂着不少乱七八糟的声音,一下子慌了,不顾自己身上有伤,就从床上起来了。

“我说你哭什么哭?你买东西不给钱,还有脸哭啊你,你哭就有理了?这什么世道?狐狸精!”卖水果的阿姨一看包贝贝哭了,生怕自己站不住理,大声嚷嚷着。

而包贝贝此刻根本什么声音都听不进去,蹲在地上痛哭失声。

厉墨白找到包贝贝的时候,就是看到包贝贝被一圈人围着指指点点,她蹲在地上,抱着头哭个不停,心一下子拧得生疼。

“贝贝。”厉墨白挤进人群,走到包贝贝面前,一下子将包贝贝拉起来,抱在怀里,柔声安慰着:“别哭了,我来了,我在这里,别怕!”

“大白!呜呜……”包贝贝听到厉墨白的声音,越发哭的厉害,紧紧抱着厉墨白不松手,像是要将所有的委屈都哭出来似的。

“乖,别哭了,我在,我在,不哭不哭!”厉墨白轻轻的拍着包贝贝的背,安慰着她。

“哎,你哭什么啊?我又没欺负你,你买东西不给钱还想无赖我啊你!”卖水果的阿姨一看厉墨白,直觉这个男人不好惹,所以在厉墨白的目光看过来的时候,立刻高声嚷着为自己申辩,心虚的厉害。

厉墨白微微眯了眯眼,然后拿出一百块钱丢给卖水果的,搂着包贝贝离开了。

那买水果的一看两人连找钱都不用找钱,立刻眉开眼笑,只是她还没高兴太久,就被眼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冷峻男人给吓到了。

“你……买,买水果吗?我这里的水果新鲜无公害,全是绿色健康水果。”

“我来买这个摊子!”莫晨冷冷的开口。

“你,你什么意思?这摊子我不卖!”卖水果的心里一哆嗦,立刻大声说道。

“我只是来通知你,不是来跟你协商!”莫晨丢下一句话,就离开了,走的时候看了卖水果的阿姨一眼,看的她心惊肉跳的。

就在他发现这边一群人围着的是包贝贝想要赶过来的时候,却被厉墨白抢了先,他看着厉墨白安慰包贝贝,最后搂着包贝贝离开,脑中一下子浮现出很多年以前的事情,这个画面,似从相识。

厉墨白又进了手术室,原因自然是伤口裂开了,上午给厉墨白缝针的医生开着厉墨白背上狰狞的伤口直皱眉,一点好脸色也没给厉墨白,动作也粗鲁的近似虐待,一边给厉墨白重新缝合,一边数落:“你要是再这么折腾下去,伤口再裂开的话,别来找我了,死了拉倒。”这蛮横的模样,一点也不把厉墨白的身份看在眼里当回事儿。

“你这人怎么这样?你轻点!信不信我投诉你!”包贝贝看着厉墨白被虐待,还一声不吭的,认为他是疼的开不了口,立刻不干了,发飙了。

“那就去投诉,当我乐意给这臭小子缝针似的?”秦逸一点也不在乎的说,那眼神表情分明是带着几分怂恿,生怕包贝贝不去投诉他似的。

“你给我等……”

“贝贝!”包贝贝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厉墨白打断,“秦医生是这里最好外伤医生了。”

“那也不能把人当牲口虐待。轻点会死啊!”包贝贝气呼呼的说。

“想少遭罪就别把伤口再弄开?瞎折腾什么玩意?当我乐意给你们缝啊?”秦逸不肯相让的说。

“我就不信这里没有人会缝伤口了!”包贝贝气不过的说。

“当然不止我一个人会缝,但是我敢说,没有人会比我缝的针脚细密均匀扎实,更不会有人缝完了之后还会打出这么漂亮的蝴蝶结来。”秦逸说着,缝完最后一针,果然在末尾打了个蝴蝶结,还为了工整,揪了揪其中的一根线,就看厉墨白的皮被拽了拽,包贝贝立刻觉得自己心口也被那根线跟狠狠的拽了拽,突突的疼,瞪着一双喷火的眼睛,恨不得将这个秦逸每个毛孔都用针线穿起来。

秦逸缝完针,厉墨白又被推回了病房,包贝贝的脸还紧绷着,厉墨白看着她有些发白的小脸,忍不住笑了笑说:“一点都不疼,秦逸那人就这脾气,最看不得别人糟蹋他的劳动成果。”

“什么臭脾气!变态!”包贝贝恨恨的骂,然后又担忧的看着厉墨白重新包扎过的伤口,说道:“怎么可能不疼呢?看的我都心惊肉跳的,你也真是的,你明知道自己身上有伤,还跑出去干嘛?流这么多血,吓死我了!”

“皮肉伤而已,不用在意,倒是你,真的吓到我了,是我不该让你去买什么见鬼的葡萄!”厉墨白想起打电话的时候,包贝贝哭的撕心裂肺的,至今还心有余悸,自责的说。

“我没事,下次不会这样了。”包贝贝想起自己的糗事,还有点尴尬,她真的是矫情大了,刚才厉墨白越是哄她她越是哭的厉害,要不是厉墨白伤口裂开了,染了她一手的血,她估计自己现在还哭着呢。

不过,哭过之后,好多了。

“贝贝,我今天很开心。”厉墨白突然看着包贝贝,没头没脑的说了这样一句话。

“厉墨白,你不会是疼傻了,说胡话了吧?”包贝贝有些别扭的避开厉墨白灼灼的目光,说道。

“我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清醒过,贝贝,你关心我。”厉墨白脸上的笑意怎么也收敛不住。想起包贝贝对秦逸的不待见,对自己的维护,厉墨白觉得自己像是吃了蜜一样。

“我没有!”包贝贝反驳。“我那只是愧疚,愧疚你因为我受伤。才不是关心你!”包贝贝用力的强调,像是在说服自己一样。

“贝贝,别逞强了,其实你就是承认关心我又怎么样呢?我跟你之间的交情,难道换不来一个关心?除非,你心里因为别的原因不想承认,因为你在意我,喜欢我。”

“我没有!不是你说的那样!”包贝贝急急地分辨,眼角垂着,根本不敢去看厉墨白的眼睛,心里却为厉墨白的话一阵慌乱,这个混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能言善辩了?分明是挖坑给自己跳!

其实,就像是他所说的,一开始她就承认自己关心他有什么?他们之间的关系无论是现在还是过去都当得起一句关心,她排斥,否认,难道真的是因为不想承认害怕承认自己心底对他还有别的感情?

包贝贝沉默了。

其实刚才厉墨白找到她的那一刻,让她想起很久以前的一些事情来,当年,也曾有这样的情形,有个人就是这样走进她的心里,如今时过境迁,身边的人换成了别人,她之所以哭的那么伤心,其实也是因为想起从前的一些事罢了。

“贝贝,我们好好过日子吧?”厉墨白看着包贝贝低头不语,难得的安静,开口柔声问道。

包贝贝闻声抬起头,一下子撞进厉墨白那双柔情似水的眼睛里,原本本能的想要拒绝的话,突然间梗在喉咙里,怎么也说不出口。

“好不好?”厉墨白又问了一句。

包贝贝看着厉墨白俊美的脸,一时间像是被蛊惑了似的,就要点头,却突然听见一个声音说:“在聊什么呢你们?”

包贝贝身子一颤,看向门口,莫晨站在门边,对着她笑得异常温柔,她与莫晨对视一眼,然后又回头紧张的看了一眼厉墨白。

厉墨白察觉到包贝贝的不安,微微皱了皱眉,一只手握住包贝贝的小手,发现她的手冰凉冰凉的,不安的问:“贝贝,你怎么了?手怎么这么凉?”

包贝贝对厉墨白摇摇头,露出个笑容来,刚想说自己没事,另外一只手也被握住了,她转头,对上莫晨关切的眼睛,身子更加僵硬了。

“贝贝,你怎么了?脸色也不好,是不是受了惊吓?”莫晨见包贝贝脸色惨白,抬手想要来摸包贝贝的头,却被包贝贝一偏脑袋躲开了,她不动声色的将手从莫晨的手里抽出来,看着莫晨面色平静的问:“你怎么来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