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52:撞破

虽然嘴巴上答应的痛快,又在心里做了无数的建设,但是真的扶着厉墨白进了厕所,包贝贝却有些别扭的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里安放了。

“你好了没有啊!”待了一会,没有听见嘘嘘声,包贝贝有些不耐烦的催促,“你快点啊倒是。”

“我怎么快?”厉墨白看着包贝贝红了的耳根子,心里觉得特别好笑,有些幽怨的说。

“我说……”包贝贝转过头来看了一眼厉墨白,看到这家伙裤腰带都还好好的没解开,不禁生气了:“你到底上不上厕所了?不会是耍我玩的吧你?”

“包贝贝,你不要恶人先告状好不好?什么叫我耍你玩?你不给我解开皮带,我怎么尿?难道你要我尿裤子?”厉墨白郁闷的指责。

“我说,你,你不会连接腰带都要我帮忙吧?”包贝贝瞪圆眼睛看着厉墨白。

厉墨白没有说话,只是那眼里的神色明明就是“你既然知道了还在这里墨迹什么,小心大爷我憋不住尿你一身”的样子。

包贝贝急眼了,“你自己来!”她才不要去给他脱裤子。

“包贝贝,你这个女人有点良心好不好?我要是能自己来,我还要你帮忙吗?”厉墨白皱着眉头,气息有些不稳,说完低低的吸了一口气,显然是在告知包贝贝,他此刻脸上的平静是伪装的,不愿意让她担心而已,他现在的状况其实很不好,要是这个女人真的没情没意没心没肺的弃他于不顾的话,他是真的会在裤子上画地图的。

“我帮你,我帮你,我帮你还不成吗?你别乱动,别乱动!”包贝贝一看厉墨白脸色又白了几分,立刻举手投降,伸手闭着眼睛去扯他的皮带。

“嘶嘶嘶嘶~”厉墨白因为包贝贝粗鲁而又不得法的动作又开始不断的吸气,脸上汗珠子都落下来了。

“包贝贝,你想谋杀我?”厉墨白有气无力的指控。

“我……”包贝贝脸色尴尬,一双眼睛都不知道该放到哪里了,死死的盯着厉墨白的衬衫,就是不去看要带上的扣子。

“你没见过吗?没摸过吗?矫情什么?不愿意拉到,枉费我刚才白高兴一场,还以为你心里多少有点愧疚的。”厉墨白脸色难看到极点。

“不是,我就是,就是……”包贝贝吞吞吐吐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她是见过好多次,摸过好多次,但是那都不是她自愿的好不好?她其实是有些害怕那玩意的。

“算了,我自己来吧,大不了一会让医生再给我重新缝合伤口。”厉墨白说着,有气无力的拨了一下包贝贝的手。

“不是,你别乱动,我来,我来!”包贝贝一听厉墨白的话,心里一着急,三下五除二的扯开了厉墨白的皮带,然后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将脸撇到一边去,跟厉墨白说:“好了,你尿吧。”

“你帮我,我没法动,一动就会扯到伤口。”厉墨白看着包贝贝脸上的红晕,故意说道。

“厉墨白!差不多就行了,你别太过分!”包贝贝这下是真生气了,这个家伙还想让他给他扶着鸟?!

厉墨白看了包贝贝好一会,才慢慢的将手伸过去,只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脸上有出了一层汗,额间的青筋都凸出来,一看就是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

“算了,算了,我来,我来吧!”包贝贝实在受不了了,不过她也是真的相信了厉墨白不方便,不是在耍着她玩。

包贝贝近乎于粗鲁的帮厉墨白上了个厕所,那力道让厉墨白的脸色抽了好几抽,但是看到包贝贝窘迫的恨不得找个找个地缝钻进去的模样,厉墨白心里忍不住发笑,没有再继续提什么过分的要求,只是哼哼唧唧的抱怨包贝贝太不温柔。

包贝贝瞪了厉墨白一眼,然后也没有在说什么,尴尬的要死要活的,把厉墨白扶回房间之后,她才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然后又急火火的去洗手间把手洗了无数遍。

上完厕所后,厉墨白安静的很,包贝贝出来之后,就觉得厉墨白比以往沉默了许多,不过她还尴尬着呢,也没有主动找厉墨白说话,只是厉墨白不知道怎么了,半天也不搭理她,害得她在一边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躺也不是的,心里就安定不下来,最后,还是忍不住问道:“厉墨白,这次的事,真的跟莫晨有关吗?”

中午的时候,茹姨已经打电话过来,说莫晨回家了,她总是觉得不踏实,生怕莫晨真的跟这次的事件有牵扯。

厉墨白抬头看着包贝贝,看着她目光里的那些小心翼翼的刺探,还有那些遮掩不住的担忧与纠结,沉默了一会后,说:“你别听大哥胡说,其实还在调查,大哥也是关心则乱,才会对你那样说,我相信应该不是他。”

“我就说嘛!莫晨怎么会那样做?明明,他应该知道我也会在车上的,一定不会做这种事的,厉墨成那个家伙怎么能没有证据就给人定罪,太霸道了。”包贝贝松了一口气说,只是一颗心却仍旧悬在半空中,她相信莫晨是不会伤害她的,可是,据她对厉墨成为数不多的了解,厉墨成也绝对不是那种无的放矢,会无缘无故迁怒别人的人。

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了,这件事,我会查明白的,你别费心了,安心待产才是真的。”厉墨白见包贝贝仍旧面有不安,说道。

“我只是担心有人挑拨离间,故意这样做。”包贝贝有些气闷的撇撇嘴。

最近烦心的事情太多了,厉家是,莫家也是,沈佳人那边是,她这边也是,虽然这些人什么都不告诉她,但是她包贝贝也不是什么都感觉不出来的白痴,只是有些事不愿意去深想罢了。

“难道你以为我们会傻得中计?”厉墨白倒是没想到包贝贝还会想的这么深,有些好笑又有些欣慰,她终究还是被迫成长了。

“不傻就好。”包贝贝听厉墨白这样说,总算如释重负,其实她还真有些害怕窝里斗的。

一天的时间,就这么快的过去,晚上的时候,包贝贝接到了莫晨的电话,就在她喂厉墨白吃饭的时候。

两个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都不约而同的沉默了下来,包贝贝舀了一勺汤,手僵在半空中半天不知道该怎么反应,最后倒是厉墨白先开口,说道:“接电话吧。”

“我们真的没有怎么样,我现在这样,也不可能跟他怎么样。”包贝贝不知道为什么要解释,但是话就不经过大脑的先说了出来,大概是因为看到了厉墨白眼中的失望与嘲弄吧。

其实,跟莫晨通话,真的没有说些什么过分的事,顶多就是一句想念,两个人也不过是聊一些身边的人和事而已,虽然通话的时间有些长,但是大多半的时间,是因为彼此间的沉默。

因为身份的关心,现在她们两个聊天,也不是跟以前那样无所顾忌,而是句句需要字斟句酌,生怕说错一个字,刺激伤害到对方敏感的神经。

“我知道了。接吧。”厉墨白很诧异包贝贝会向他解释,但是无疑,包贝贝的话愉悦了他。

包贝贝看了一眼厉墨白,确定厉墨白是真的让她接电话,才拿起手机,接通了电话。

“喂?”

“贝贝,你在忙什么?”

“没忙什么,在吃饭呢,你呢吃了吗?”包贝贝说着,舀了一勺汤往厉墨白的嘴里送。

“还没有。晚饭吃的什么?”

包贝贝于是将桌上的饭菜报了下菜名。

“你胃口挺好啊,一个人吃这么多,也不怕撑着。”那边莫晨轻松的调侃着说。

包贝贝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笑了笑,算是回答。

“怎么吃这么多补血的东西,贝贝你最近身体不好?”莫晨仔细琢磨了下菜名,然后担心的问:“是不是受伤了?”

“没有,我好好的,是厉墨白受伤了。我们现在在医院。”包贝贝看了一眼厉墨白,发现他脸色平静,小声的说。

电话那边的莫晨沉默了一会,然后说:“你没事就好。”

“我没事,厉墨白不会让我有事的。”包贝贝下意识的就这样说,说完才发觉,这话对于莫晨来说,根本不是什么安慰。

电话那头更沉默了,而包贝贝脸上的表情也越发的纠结与不自在。

厉墨白实在看不下去了,轻轻的咳嗽了一声,这个女人的脸都快皱成包子了。

这一生看似很轻的咳嗽声,吸引了电话两端的人的注意力。

包贝贝看着脸色憋得有点红的厉墨白,看着他一副还想咳嗽又极力隐忍的模样,轻轻的拍了拍厉墨白的后背。

“抱歉,我喉咙不舒服,实在忍不住了。”厉墨白有些尴尬的又轻咳了一声,说道。

包贝贝对着他摇了摇头,表示不在意。

而电话那边的莫晨,脸色却无比难看起来,虽然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和煦:“贝贝,他在你旁边?”

“嗯,我们在吃饭。”包贝贝轻声说。

“……”莫晨的手,几欲将手机捏碎,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已经能想象出厉墨白此刻得意的样子,想象出他那双狐狸眼中闪烁的光芒。

“你们在家还是在医院?我过去看看。”莫晨过了好一会,才让自己的语调彻底平稳下来,与平常无异。

“不用了。”包贝贝直觉的拒绝,但是却听电话那边莫晨无比执拗的又问:“哪家医院?”

“市立医院,VIP901。”就在包贝贝还要拒绝的时候,厉墨白却是抢先一步开口道。

“你……”包贝贝有些不满的瞪了一眼厉墨白,刚想再说什么,手机里却已经传来了嘟嘟声,她有些无奈的看着厉墨白,“为什么要让他来?”

“他来不来,我们根本阻止不了,你忘记他也是医院的医生了?贝贝,你在怕什么?”厉墨白看着脸色不佳的包贝贝,说道:“而且,于情于理,他来看望我,也说得过去。”

“我还不是怕你们两个打起来!”包贝贝急躁的说。

厉墨白看着包贝贝的脸好一会,在包贝贝终于受不了的瞪了他一眼之后,才低低的笑了起来,笑得包贝贝心里别扭的跟什么似的。

“你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贝贝,你在担心我?怕我这样子不是他的对手?”厉墨白眼里晃动着温柔。

“谁担心你了!”包贝贝白了厉墨白一眼,但是在看到厉墨白身上缠着的纱布的时候,脸上再也掩饰不住心里的那点想法。

她的确是有些担心的。

“放心吧,我们都是文明人,怎么会动手!”厉墨白好笑的看着包贝贝,心里却是欢喜的要命,这个女人,心里终于开始有一点点在意他了。

“最好是这样。”包贝贝又喂厉墨白喝了一口汤。

厉墨白将汤喝下,然后扫视了一眼四周,对包贝贝说:“去买点葡萄回来吧,我想吃葡萄了。”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是想借故支开我。”包贝贝生气的瞪着厉墨白,她有这么蠢吗?

“就在楼下附近的水果摊就有,又不远,来回也就十几分钟,他从家里来,开车至少要半小时,还要不堵车,你以为呢?”厉墨白看着包贝贝脸上的防备,好笑的说。

“哼!最好是这样!”包贝贝想了想厉墨白的话,觉得也是这么个道理,于是拿起手机,出门了。

真是风水轮流转,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还会被厉墨白这个家伙指使来指使去的跟个小丫鬟似的,以前,厉墨白可是从来没让她做过这些,更别提自从她怀孕之后,恨不得将她供起来,伸伸手动动腿的都不放心的盯着。

唉!

包贝贝这样想着,进了电梯,等电梯往下下了,才忽然想起来,自己只拿了手机没拿钱包,于是拍了下脑袋,自从怀孕后,她这记性真是大不如以前了。

电梯下到楼下,包贝贝又坐了回来,就在她出了电梯,走到病房门口,刚想推门进去的时候,忽然听到里面的说话声:“没想到你真是命大,我安排了这么多,就才让你受了这么点伤!”

包贝贝推门的手一顿,眼中倏地睁大,这个声音——莫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