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51:照顾

沈佳人接了厉墨成的电话赶到医院的时候,包贝贝刚从昏迷中清醒过来一会,见到沈佳人,一下子扑到她怀里,哇哇大哭起来:“佳人,大白受伤了!”

“贝贝,你先别哭,大白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好了,一定不会有事的。”沈佳人难得看到这么六神无主哭的撕心裂肺的包贝贝,耐心的安抚着:“你肚子还有小宝宝呢,别激动,贝贝。”。

“都是我害得,都是我。”包贝贝一听沈佳人的话,立刻从沈佳人的怀里退出来,然后伸手去摸肚子,两只手跟护宝贝似的护着肚子,生怕有人来从她肚子里掏去那块肉似的,紧张的不行,哭都忘记哭了,自言自语的说:“我不能哭,我现在是个准妈妈了,不能激动,不能伤了孩子,不然孩子有个三长两短的话,大白肯定会恨死我了。”

沈佳人见包贝贝如此小心谨慎的模样,心里一疼,那个原本天不怕地不怕乐观开朗的包贝贝,怎么变成了如今这副束手束尾,畏畏缩缩的样子?

“贝贝,你跟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好端端的发生车祸了,大白还挨了刀子?”厉墨成给她的电话也没有说清楚,沈佳人这会根本不知道事情的缘由。

“我……”一提起这个,包贝贝的眼圈又红了,但是她强忍住眼泪,不让自己情绪起伏的太厉害,看着沈佳人,脸上带着懊悔,自责,还有些说不清楚的复杂情绪,吸了口气才说:“我也不知道,不知道怎么的车子就出了问题,都怪我!要不是我非要缠着大白回娘家,大白也不会出事!都怪我!都怪我!呜呜……。”包贝贝小声的呜咽着,她虽然脑子里到现在还乱糟糟的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起码的判断还是有的,大白好好的开着车,突然给厉墨成打电话,然后又突然说要去看心理医生,然后又突然的跟厉墨成撞车,肯定是他们的车子出了问题。

“贝贝,这种事情,谁也不想发生,不怪你,大白也不会怪你的,别伤心了。”沈佳人握着好友的手,心里感慨不已,这两个人过个日子,怎么就这么折腾呢?这才好了几天,就又闹出这么大动静,真够让人头疼的。

老宅那边还不知道这件事呢,估计莫家那边也不知道,不然还有的折腾。

包贝贝想要去看大白,却被沈佳人给拦住了,“贝贝你现在就照顾好你自己的身子,对大白来说,就是最好的安慰了。”别过去添乱了,刚刚已经晕倒一次了,要是再见个血腥什么的,再晕倒,孩子再有个万一,这两边的老人根本相瞒都瞒不住。

不过后面的话,沈佳人没有说出口,她不想再这个时候刺激包贝贝,因为她觉得包贝贝脆弱的心灵根本已经不堪一击了。

好在,包贝贝倒是很听沈佳人的劝,最重要的是,她现在惶惶不安六神无主的,沈佳人的话就是她的主心骨一样。

沈佳人见包贝贝听进劝去了,没有按照以往的性子胡来,心里又欣慰又难受,那个活在光芒万丈里肆意潇洒的包贝贝,怕是很难再回来了。

沈佳人陪着包贝贝在病房里坐着,时不时的跟她扯个话题聊聊,转移一下她的注意力,将她稳在病房,她知道,这就是厉墨成让她来这里最主要的目的。

“贝贝,你心里还是有大白的。”在包贝贝第九次走神,盯着门口的时候,沈佳人突然说道。

“没,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我就是把他当成好朋友那样的,再说,他是为了我才受的伤,我心里过意不去。”包贝贝一听沈佳人的话,立刻反驳道。

“贝贝,你在心虚。”沈佳人目光如炬,将包贝贝的躲闪看的清清楚楚,多年的闺蜜,她还能不清楚包贝贝的那点心思?更何况,包贝贝一直都是把什么都表现在脸上的人,性子直接单纯,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我没有。”包贝贝急切的大声反驳。

沈佳人见包贝贝激动,没有再说什么,这种事情别人说再多也不管用,感情是两个人的事,个中滋味,只有他们自己能体会,她只是希望,自己今天的话能让包贝贝反省一下,好好的思考一下,但是如果包贝贝要继续一味的装糊涂下去,她也是没办法的。

房间里安静下来,沈佳人看着包贝贝纠结的越来越拧巴的眉头,心里叹息了一声,没有再扯别的,她知道,包贝贝现在应该不喜欢被打扰。

厉墨白被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包贝贝坐在床上,红着眼睛一个人走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样子,看着她眼睛肿了一圈,厉墨白心里高兴又心疼的。

昏迷过去的前一秒他还在想,要是自己就这么死了,包贝贝这个女人会不会放鞭炮庆祝自己终于自由终于不用给他生孩子了?

好在,这个女人还有点良心!

“你怎么样了?”

“我没事。别难受了。”

包贝贝跟厉墨白同时开口,说完之后,两个人都愣了一愣,包贝贝是惊讶于厉墨白怎么知道自己的想法,厉墨白是惊讶于包贝贝急切担忧的表情,心里不知道怎么的冒了一圈圈喜悦的泡泡,看到包贝贝这么关心他,他觉得就是再在自己身上扎两刀,也值了。

他怎么就是这么贱格呢!

“命真大!”包贝贝被厉墨白火热的目光盯得目光无处安放无处躲藏的,有些气闷的嘟囔了一句。

厉墨白笑了起来。

而一边的厉墨成,脸色却又黑了几分,他忍包贝贝这个女人很久了!

“告诉莫晨,今天的事,我厉墨成不会就这么算了!”厉墨成眸子里划过一抹阴冷,这模样别说包贝贝了,就连沈佳人都吓了一大跳。

“怎么了?怎么又扯到莫晨了?”沈佳人不安的问,难道今天的事,都是莫晨折腾出来的?他这是要做什么?就算是对墨白横刀夺爱心存不满,难道连贝贝的安危都不顾及了吗?

“你凭什么这么说?”包贝贝一听厉墨成提到莫晨,直觉的就是这个人栽赃陷害,想也没想的就顶了回去!

她不相信莫晨会这么做!

“你只要记住我今天说的话就可以了!”厉墨成懒得跟包贝贝理论是非,明眼人一眼就看出包贝贝被猪油蒙了心,根本听不进去劝,他也没想要劝,包贝贝这种自小在万千宠爱中长大的娇娇女,绝大多数时候,很难用脑子想问题。

包贝贝被厉墨成不屑论之的语气给刺激的心口一跳一跳的,还想开口争辩,就听厉墨白深深的吸了口气,她的注意力立刻被趴在床上的厉墨白给吸引去了,看着他紧张的问:“你怎么样了?是不是扯到刀口了。你别乱动,要什么我给你拿。”说完已经从床上下来。

“没,没什么,你老老实实的坐着吧,别动了胎气,我要做什么,有我大哥呢。”厉墨白一块拿包贝贝下床,立刻阻止道。

“你当我每天闲的没事做,整天给你们做保姆擦屁股?”厉墨成瞪了一眼厉墨白,眼里颇有恨铁不成钢的味儿。

“大哥,今天多亏你,你没事吧?”厉墨白有些讨好的看着厉墨成问,今天要不是厉墨成及时布置,又亲自开车撞过来,将他的车子带入那个泥泞的小花园迫停,后果他现在简直不敢想象。

“你以为我跟你一样蠢?”厉墨成不悦的斥了厉墨白一句。

“这次真的是意外,是我大意了。”厉墨白心虚的看着厉墨成,一边对厉墨成打眼色,想要脱厉墨成再包贝贝面前隐瞒。

厉墨成脸色又黑了几分,直接上前拉起沈佳人的手来说:“时间不早了,我们走。”又跟跟进来的手下一挥手说:“都走。一个不留。”

“大哥!”厉墨白知道厉墨成生气了,连忙喊他,装作可怜的说:“好歹留下两个人照顾下我这个伤员啊。”

“有什么可照顾的,你顶多就是吃喝拉撒,不过是身上多了两道口子而已,又死不了,端茶递水这种活,难道还要专门考个十级证的人才能做?”厉墨成一点不留情面,招呼了人都离开了。

厉墨白露出一丝苦笑,今天的事情,真的把大哥气到了。

“真不知道佳人是怎么受得了他这个臭脾气的!”包贝贝在厉墨成离开后,有些生气的说了一句,然后看着趴在床上的厉墨白说:“你的伤怎么样了?疼不疼?”问完之后,又觉得自己问的好白痴,眼圈一红,说道:“对不起,肯定很疼吧。”

“这点伤不算什么,我身体结实着呢,养两天就能好,就是这两天,不能陪你回莫家了。”厉墨白有些惋惜道。

包贝贝听了厉墨白的话,不知道怎么的,哇的一声又哭出来了,“你都这样了,还说什么回莫家的话做什么?”

厉墨白以为包贝贝这是在抱怨,看着她眼里不断掉落的豆子,有些慌的要去给她擦,却不小心扯动伤口,疼的他一连吸了好几口气,额头上都冒汗了。

“你别乱动!别乱动,要什么我给你拿,你千万别动。”包贝贝连忙抓住厉墨白乱动的手,紧紧的攥住,不让他乱动。

“我就是想给你擦擦泪,别哭了。”厉墨白看着包贝贝十根细白的手指紧紧地缠绕着自己的大手,心里柔软的不可思议。

“谁哭了,我没哭!”包贝贝一听厉墨白的话,眼泪更像是不要钱似的涌了出来,偏偏嘴上还不承认,口是心非。

“你没哭,是我看花眼了,肯定是今天撞得脑袋不好了。”厉墨白又心疼又好笑的看着包贝贝说。

包贝贝听了厉墨白的话,哇的一声,抱着他的胳膊就大哭起来,边哭还边说:“你吓死我了!吓死我了!你流了那么多血,我以为,我以为……”包贝贝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那个死字,怎么也不敢说出口来。

“放心吧,我说了要保护你一辈子的,怎么敢就这么死去?我跟你说过的话,什么时候不算数过?”厉墨白享受着包贝贝难得的关心与依赖,安抚着她说。

“这是你说的,不准你比我先死!不许说话不算数。”包贝贝耍无赖似的要求着。

“绝对算数。”厉墨白笑着说。

“这还差不多!”包贝贝露出个满意的笑容,只是还有些心有余悸,她今天是真的被吓到了。

“贝贝,我让人送你回莫家吧。”厉墨白看着包贝贝红肿的眼睛,叹了口气说:“先用冰块敷一下眼睛,好些了再回去,不然你家里人还以为我欺负你了呢!”

“我家里人只会相信是我无理取闹,哪里会相信是你欺负了我!”说道这个问题,包贝贝就来气,自从跟厉墨白结婚之后,她觉得自己在家里的地位一落千丈,什么都要排在厉墨白的后面,让她觉得自己真的是应了那句话,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哪有,爸爸爷爷他们最关心的还是你,对我好,也只不过是想要让我对你更好一些罢了,她怎么能舍得你被欺负。”厉墨白摸了摸包贝贝的头,说道。

“哼!反正我不回去了,一个人回去,他们又指不定问东问西的没完没了的,烦都烦死了,万一我一不小心说错话就糟糕了。我留在这里陪你好了。”包贝贝打定主意不想回去应付那些家人。

“可是,你不是特别想回去吗?”厉墨白心里窃喜,但是仍旧不放心的问。

“厉墨白,你当我是什么人?良心被狗吃了吗?你都这样了,我还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自己回家,我们认识这么多年,在你眼里我就是这么没义气的人吗?”包贝贝有些火了,这个家伙一个劲儿的想要赶自己离开到底是为什么?她长得很碍眼吗?

“我以为你会更想要回去,不想委屈你。”厉墨白被包贝贝抢白了一顿,刚才还高兴呢,现在听了包贝贝的原因,脸色有点黑。

这个女人真懂得怎么打击人,他心里刚窜起点喜悦的泡泡,被她一句义气,就打的七零八落,溃不成军的!

难道,他们之间就只剩下义气?

“委屈什么啊?”包贝贝瞪了厉墨白一眼:“你是为了救我才这样的,我不会丢下你不管的。不就是照顾人,端茶递水兼陪聊嘛,有什么难的?来,姐姐先陪你聊个十块钱的。”

一句话,把厉墨白给逗笑了。仿佛又看到从前那个肆意妄为不靠谱的包贝贝,一时间看的有些呆了。

包贝贝也看的呆了,她知道厉墨白很好看,长了一副好皮囊,但是却从来没注意到厉墨白笑起来是那么的好看,虽然,那笑容淡淡的,但是是从心底散发出来的喜悦,让人觉得心里暖暖的,再加上他那张简直无可挑剔的脸,天哪!包贝贝觉得这家伙简直就是练过勾魂*的。

等两个人都回过神来,都是一愣,然后又都尴尬的掩饰性的笑了笑,将目光移向别处。

“其实,还真有件事,要让你帮忙。”厉墨白轻咳嗽了一声,有些不自然的开口。

“什么事?你尽管吩咐。”包贝贝一听厉墨白有事要帮忙,立刻甩开那些不自在问道。

“扶我去个卫生间,憋得有点难受了。”厉墨白有点儿尴尬的说。

“啊?”包贝贝傻眼,不过迅速看了一下厉墨白后背上缠的绷带,又看看他的输液瓶,分析判断了一下,说道:“没问题。”

不就是帮他上个厕所吗?两个人人命都闹出来了,多看上一回两回的也不会长针眼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