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50:车祸。

“等了很久了?”厉墨白眼中微微露出一丝诧异,看了一眼地上那一堆烟蒂,很快就又换上了了然。

“放了她。”莫晨将手中的半截烟丢掉,用脚碾了碾,深吸一口气,说道。

厉墨白笑了,很轻蔑很不屑的笑了。

“你凭什么以为,我还会放手?”

这个男人,真的是自以为是的厉害,他以为他厉墨白是什么?他厉墨白的爱情又是什么?三两岁小孩办的家家酒吗?说放手就放手?

“厉墨白,你不要逼我!”莫晨的脸色又阴冷了几分。

“不是我逼你,而是你在逼我。”厉墨白有些好笑的看着黑白颠倒的莫晨,然后语重心长的说了一句:“莫晨,放手吧,你跟她,根本不可能!”

“该放手的是你!”莫晨猩红着眼睛,狠狠的瞪着厉墨白,“该放手的是你,厉墨白!你前段日子派人调查我,不是已经很清楚!”

“清楚什么?我只清楚一件事,你这辈子都只能是贝贝的哥哥,莫家不能容忍兄妹乱来的丑闻,而贝贝的人生,也不可能被这样毁在一个丑闻里。”厉墨白拧眉看着莫晨认真的说:“该放手的是你!如果你真的是为了贝贝好的话,就不该回来,你再这样执迷下去,只会让你身边所有的人痛苦!”

“想要我放手,休想!”莫晨的眼睛里像是要喷出火来,与平时温润儒雅的模样截然不同,带着满满的戾气与杀意。

“……”厉墨白不想浪费时间跟莫晨争辩了,很显然,他现在说什么,莫晨都听不进去了,与其在这里跟他浪费唇舌刺激他让他情绪更加激动,不如漠视他,让他自己冷静。

想到这里,厉墨白自己打开车门,上了车,发动车子出了车库,因而也没看到,身后的莫晨目光里露出一丝狰狞来。

包贝贝在门口等的发急,看到厉墨白车子开过来,心里松了一口气,她真害怕,厉墨白反悔,不带他回莫家了。

“去个车怎么这么久?”一坐上车,包贝贝就忍不住嘟着嘴抱怨。

“等急了?”厉墨白细心的为包贝贝系上安全带,笑着问。

“没有。有什么好着急的。”包贝贝嘟囔着,看着厉墨白的眼睛有些不自然的移开目光。

虽然心里很急切,但是她也不想表露出来,她害怕自己承认了,惹恼了厉墨白他万一反悔了怎么办?还有就是,她其实,不想再伤害厉墨白。

毕竟,两个人已经签了协议,到时候孩子生下来就好聚好散,没必要闹得这么僵,想想前几年这个男人无怨无悔的跟在自己身边保护自己,其实也听不容易的,做不成夫妻,就恢复到以前的朋友关系也是不错的。

厉墨白一眼就看穿包贝贝的言不由衷,但是聪明的没有戳穿她,心里很欣慰也很失落,欣慰的是,这个女人终于懂得给他留几分面子,失落的是,比起现在的她,他更希望见到的是那个有什么说什么心直口快的包贝贝,至少,那样让他觉得真实。

所以,人心,真是个复杂矛盾的东西。

两个人开着车离开别墅,厉墨白一直没有将之前碰到莫晨的事告诉包贝贝,毕竟谈话的内容不是很愉快,他不想让包贝贝烦心,而且,莫晨现在的样子,他相信,也是包贝贝不愿意看到的。

车子平稳的开着,因为包贝贝怀孕,厉墨白开车的速度一直很慢,但是开了大概有五六分钟的模样,厉墨白警惕的发现车子不对劲,他的眼中划过一丝凝重,脸上却是一点异样都没有显露出来,生怕惊吓到包贝贝。

“你怎么开的这么慢,跟乌龟爬似的,厉墨白,你说你是不是特别不情愿送我回去!”包贝贝见厉墨白一直不加速,有些生气的抱怨。

“别着急,又隔着抱怨,晚个几分钟也没有关系。我先打个电话。”厉墨白脸上仍旧带着笑,语气很轻松随意,完全不像有事的模样。

“打什么电话啊,到家再打!”包贝贝不满的说。

厉墨白只是笑笑,没有说什么,拿起手机,带上蓝牙拨了厉墨成的号码:“大哥,我遇到点麻烦。”

“什么事?”厉墨成正在看一个重要文件,听到厉墨白的话后放下手中的文件,然后打开定位系统,立刻搜索出厉墨白的位置。

平常,他们兄弟有事,都是自己搞定,很少有求助的时候,尤其是厉墨白,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给厉墨成打电话说遇到点麻烦,虽然说得轻松,但是厉墨成知道,这麻烦有点儿也不轻松。

“没多大点事,今天听说莫晨回来了,我现在正在送贝贝回莫家,车子开得慢了点,贝贝就不高兴,我想问问,大嫂怀孕的时候,也是这脾气么?”厉墨白云淡风轻的调笑,气的包贝贝忍不住拧了一下他的胳膊,警告的低吼了一声:“厉墨白!”

她没想到厉墨白竟然有这么无聊,专程打电话给厉墨成问这些没营养的问题,来泄她的老底。

厉墨成凝眉,目光紧紧的盯着定位系统上的那个小红点,眼中寒意陡增。墨白的车子被人动了手脚!

该死的,谁竟然敢这么做!

“我知道了,你去兰州东路那边有个私人诊所,那里面的赵医师在这方面很有研究,你可以带贝贝去看看。当初你嫂子也是找的她,对孕妇心理调节这方面,很有效果。”厉墨成说。

“兰州东路,那一带我不熟,那我这就去找找,诊所叫什么名字?”厉墨白一边问一边将车子拐弯改道。

“赵霖心理健康诊所。”厉墨成说完,就直接挂断电话。

“厉墨白,你搞什么?不是说好要会莫家的吗?怎么又要去什么破诊所?我不去!”包贝贝有些急眼。

“茹姨那边也没有打电话过来说莫晨回去了,我们这么早回去做什么?就在路上逛游逛游吧,再说了,女人怀孕何其重要,心理方面更要注重,不光是你,我也需要咨询一下专业的心理专家,我觉得自己这段日子,心理负担太大,快要得产前忧郁症了。”厉墨白言辞凿凿的说。

“你有病啊,又不是你生孩子,你得哪门子产前忧郁症?别装神弄鬼的拖延时间了,我看你就是不想让我回去!”包贝贝压根就不相信厉墨白的话,她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男人会得什么产前忧郁症的,直觉就是厉墨白在骗她,生气的嚷嚷:“我说你今天怎么这么痛快就说要送我回家呢,原来根本就是骗我的,厉墨白,你卑鄙!”

“你自己看!”厉墨白看了包贝贝一眼,然后在手机上点了几下,将自己之前搜索出来的资料给包贝贝看,关于产前忧郁症,他真的不是随口胡说的,自从包贝贝怀孕之后,他的情绪就一直处在紧张焦虑之中,说是产前忧郁症,一点也不为过。

“你少糊弄我!”包贝贝将信将疑的接过手机,然后看了看上面的信息,看完之后,脸色复杂的看着厉墨白,半天没有说话。

想起这段时间来,厉墨白对她小心翼翼的模样,想起厉墨白经常被她折腾的半夜三更还睡不好觉,随口说句想吃什么,他亲自跑大半个S市也披星戴月的给自己买回来,而自己却还嫌东嫌西的嫌他麻烦啰嗦,不给他好脸色,越想越觉得愧疚。

原来,不是这个家伙凭空捏造夸大其词,他是真的精神压力太大了。

“信了吧?”厉墨白看包贝贝的模样,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只要拖延点时间,相信大哥就会布置好一切。

“厉墨白,原来真的这么严重。”包贝贝有些歉疚的说:“那以后我不折腾你了。”

“得!你别介!该怎么折腾还怎么折腾!我呀就乐意被你折腾,你越折腾我越高兴,你要是不折腾我了,我还真的就觉得这日子索然无味了,所以,你放心大胆的折腾吧,小爷我身板硬实着呢,折腾不夸。”厉墨白学着平时厉墨阳说话的调调,一副贫嘴的样子。

“你有病啊你!”包贝贝没好气的瞪了厉墨白一眼,然后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个家伙什么时候学了这么一身贫劲儿?

“所以说,要去看病嘛,这事不能藏着掖着,讳疾忌医要不得,你说对不对?”厉墨白看着包贝贝脸上的笑容,心里也一阵柔软,像是被春风抚开了积雪,有暖流趟过。

他有多久没有看到这个女人这么真心的笑过了?为了这一刻的笑容,他就是再甩点节操也没问题。

“哼!反正你就是心里不愿意我回莫家,膈应着呢,想要千方百计找借口晚回去。”包贝贝也不傻,很快回过味儿来,不过语气比之前好多了。

“其实,说实话,还真被你说对了。我的确不愿意你回去。不愿意你见莫晨。”厉墨白脸色有些沉,态度很明确。

“你……哼!你说了不算!腿长在我身上,我爱回去就回去!”包贝贝心里怨怼,脸上也全是不满。

“我要是不想让你回去,你就是长一百零八条腿也不管用。”厉墨白瞥了了一眼又开始生气的包贝贝,在她想要发作的时候,又幽幽的补充上一句:“当然了,我就是再不愿意,也不会不让你回去,我不想看到你生气,更不想让你难过。”

包贝贝听着厉墨白低沉醇厚的声音,脸上浮现出一丝丝的不自然,有些无措的看了厉墨白一眼,在对上厉墨白真挚的眸子的时候,又慌忙移开,像是受惊了的小鹿一样,心里惶惶的。

她知道,厉墨白的底线在哪里,原本是不能离婚,现在是孩子,只要她不碰触这条底线,厉墨白真的是将她宠上天,有求必应的,对她好的也是没话说,可是,她心里的那个人,不是她,绝大多数的时间,都用任性跟不懂事来伪装自己,折腾个没完没了,想要将他推得远远地,折腾累了,就放她自由,不过没有一次成功的。

“厉墨白,我知道我很自私,可是我真的想回到从前,你还是大白,我还是只是包贝贝,不是厉墨白的女人,莫晨也还只是莫晨的时候。”包贝贝低着头,不敢去看厉墨白的眼睛,又补充上一句:“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自己究竟有什么好,你非要这么执迷不悟。其实我根本配不上你。”

“你也知道你配不上我啊?”厉墨白像是没有听出包贝贝语气里的沉重跟认真,用一种轻松调侃的语调说:“知道配不上我就对我好一点,别整天蹬鼻子上脸的给爷脸色看,爷那几年呆在你身边,看的脸色已经够多的了。”

“你——活——该!”策反不成功,包贝贝有点儿气急败坏的嚷嚷着。

厉墨白看着张牙舞爪的跟头小狮子似的包贝贝,忍不住轻笑一声。

包贝贝听着厉墨白的笑声,就像是被点着的炮竹一样,眼看就要爆炸,却忽然觉得眼前有一团黑影笼罩下来,不等她反应过来,身体被厉墨白紧紧的抱在怀里,然后又不等她挣扎疑问,就感觉到身体猛地一震,耳边响起剧烈的,刺耳的撞击声。

“厉墨白!”脑袋有一阵的眩晕,但是包贝贝很快的清醒过来,看着抱着自己一动不动的厉墨白,失声尖叫起来。

有什么粘稠的东西流到了手上,让包贝贝浑身的寒毛都竖起来了,她费力的在厉墨白的禁锢下抬起手来向上摸去,有一个锋利的东西插在了厉墨白的后背上,更多黏腻的液体流了出来,吓得包贝贝惊恐不安:“厉墨白,厉墨白!你怎么了?厉墨白!你醒醒!大白,大白你说话啊大白,不要吓我!不要吓我!”

“贝贝,我真的爱你。”厉墨白勉力睁开眼睛,用力的向上勾了勾嘴角,想要给包贝贝一个安抚的笑容,但是很快,便沉入了混沌的黑暗之中。

“大白!厉墨白!”包贝贝吓傻了,声音凄厉尖锐。

她不知道怎么刚刚还好好的,一转眼的功夫,跟自己谈笑风生的男人就这么无声无息的倒下了,她不敢相信,一身本事的大白,天塌下来也能顶得住的大白,会这么虚弱的倒在自己身边,到死,也死死的护着她。

“不要!不要离开我!大白我再也不任性了,再也不惹你生气了,只要你醒来,你别吓我,我真的害怕了,我不敢了!呜呜……你醒过来,求求你醒过来!”

厉墨成拽开车门的时候,满耳朵里都是包贝贝撕心裂肺的哭声。他皱了皱眉头,不耐烦的呵斥道:“闭嘴!”

包贝贝的声音一下子被噎住,看着大罗神仙似的,哭着说:“快救救他,快救救他!”

厉墨成二话不说,就要去拽包贝贝,却听包贝贝说:“轻点,他后面被扎到了。”

厉墨成被这一提醒,果然看到厉墨白后背上被扎了两根锋利的刀片,脸色越发的阴沉。

很好!竟然敢算计伤害他弟弟,很好!很强大!

莫晨,你真的以为你头上顶了个莫字,我厉墨成动不了你?

好不容易将厉墨白跟包贝贝从车里弄出去,包贝贝这才发现,他们的车不知道怎么的已经开到兰州东路上一个正在修建的小花园的湿泥地里,她也顾不上脚上踩着的泥水了,一直紧紧的抓着厉墨白的手,跟着厉墨白上了救护车。

“医生,他怎么样?”包贝贝看着厉墨白逐渐发白的脸色,焦急的问。

“本来这种程度的撞击,不会造成太大的伤害,但是坏就坏在后背的伤口上,刀片这种危险的东西,你们怎么也往车里放?”医生不满的说:“现在病人情况很不好,极有可能有生命危险。”

生命危险?!包贝贝看着脸色苍白的厉墨白,突然觉得眼前一黑。

------题外话------

美妞们,七夕快乐,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