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49:归来

同样的夜里,莫晨拿着手机站在医院走廊的床边,看着外面泛着一层冷冷光晕的月亮,脸色竟然比月色还凉。

刚才电话那边的情形他不费劲儿就能猜出来,尽管心里恨得要死气的要命,可是他现在鞭长莫及,什么也做不了!

厉墨白,连通话都要限制了吗?

而依照贝贝的脾气,电话被厉墨白抢走挂断之后,她竟然这么长时间了都没有再打过来,甚至连一个短信都没有,是被厉墨白驯服了,还是她根本忘记电话这边还有个人一直在等着她了?

脑中一个个不好的念头冒出来,莫晨深呼吸了好几次,才压下马上回国的冲动。

他现在还不能离开。

“莫晨,你怎么大半夜的在这里站着,回去吧,会着凉的。”孙晓璇走过来,抱着莫晨的胳膊,满是依赖。

“我的事什么时候需要你管了!”莫晨不耐烦的甩开孙晓璇的胳膊,然后掏出烟来,一侧脸看到旁边禁烟的牌子,又生气的将那盒烟攥吧攥吧扔到垃圾桶里。

孙晓璇被莫晨吓了一跳,眼中飞快的划过一丝阴狠,不过很快的,就变成满满的委屈,哽咽着说:“莫晨,我知道,我知道贝贝怀孕的事你心里一定不好受,可是贝贝她现在跟厉墨白一起,过的很幸福,你就不要再……”

话还没说完,孙晓璇突然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脖子被人狠狠的掐住,一个字也吐不出来,她惊恐的看着眼前突然魔化般了的莫晨,半个身子在窗外被冷风吹得狠狠哆嗦了一下。

“你说什么?谁怀孕了?谁怀孕了?”莫晨手上的青筋暴跳起来,死死的掐着孙晓璇的脖子问。

“啊……唔……放,放开……我……”孙晓璇惊恐的挣扎着,艰难的吐出几个字来。

虽然这几个月的相处,让孙晓璇知道,莫晨并不是所有时候都像平常那样温文尔雅,但是却从来没见过莫晨这么可怕的模样,让她整颗心都恐惧不已,她丝毫不怀疑,这一刻,莫晨收收手指头就能掐死她。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而包贝贝,就是莫晨的逆鳞!

夜晚的凉风吹进来,让莫晨的理智有了一点点清明,他看着瑟瑟发抖又说不出来话的孙晓璇,知道这样掐着她得不到自己要的答案,于是眯了眯眼睛,慢慢的松开孙晓璇的脖子。

孙晓璇手忙脚乱的扶着窗户站稳了,然后蹲在地上咳嗽了好大一会后才终于停下来,眼泪糊了一脸,好不狼狈。

“说,谁怀孕了?”莫晨站在走廊的另外一边,看着孙晓璇缓过劲儿来了,才慢慢的开口问。

“我,我刚刚乱说的。”孙晓璇看了莫晨一眼,然后害怕的垂下眼帘,抱着瑟瑟发抖的身子说:“我瞎说的,没有,没有谁怀孕。”

这么刻意而又拙劣的演技,莫晨怎么会上当?她看着孙晓璇冷笑着开口:“我没有耐性跟你两个周旋。”

尽管,心里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但是莫晨还是想要听孙晓璇说出来。

“是,我说,我说,是贝贝,贝贝怀孕了,我也是前几天跟我朋友打电话,听她说的,她去医院,刚好看到贝贝,发现她情绪不对,就问了一下,结果医生说是怀孕了,要去做人流……至于后来为什么没流产,我就不知道了。”孙晓璇一脸惶恐。

“要是,你敢骗我……”莫晨上前走了两步,站在孙晓璇的面前,从牙缝里慢慢挤出几个字。

孙晓璇被一大片阴影包围着,感觉刚才被莫晨扼住脖子的窒息感又窜出来了,吓得她整个人都僵住不敢动,连喘气都不敢发出声音,简直要窒息了。

“这种事,你随便一查就能知道,我怎么会骗你!”孙晓璇委屈的说。

莫晨听了孙晓璇的话,僵了僵,然后快步朝外面走去。

“莫晨,你做什么去?”孙晓璇跑上前拉着莫晨的胳膊,急切的问。

莫晨一把甩开孙晓璇,冷冷的丢下两个字:“回国。”他必须要马上回去,就算孙晓璇说道是真的,他也要亲自回去确认一下。

“可是我怎么办?你不能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孙晓璇没想到莫晨竟然这么急切。

“那不管我的事!”莫晨又往前走。

“怎么会不管你的事?我是你的未婚妻啊。你不能把我自己丢在这里。”孙晓璇尽管很害怕莫晨,但是这一刻也想拼命留下莫晨,因为她有种预感,这次要是放莫晨离开了,恐怕就再也抓不住他了。

不!她不能失去他!

她为了得到这个男人,处心积虑,受尽折磨,绝对不能放手。

莫晨倏地再次掐住孙晓璇的脖子,然后手指用力的收紧,看着孙晓璇身体软的使不上劲,像是条烂泥鳅一样站不住,才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孙晓璇,认清楚你的身份,别得寸进尺。”说完,将孙晓璇不客气的甩开,毫不迟疑的离开。

孙晓璇被甩到在地上,狼狈的咳嗽了一大会,终于顺过气来之后,再去看莫晨,只看到他的一片衣角消失在拐角处,气的她脸色越发狰狞。

她绝对不会这么放手。

包贝贝晚上睡得特别瓷实,醒来的时候,正窝在厉墨白的怀里,两只胳膊勾着厉墨白的脖子,两条腿跟厉墨白的缠在一起,整个人像是只布袋熊,紧紧地攀附着厉墨白。

“醒了?”厉墨白早就醒了,看到包贝贝睁开眼睛,低头在包贝贝的额头上亲了亲,“早。”

“早。”包贝贝不适应的习惯性的缩了缩脖子,然后例行惯事的回了一句。

“给你买的荔枝放在冰箱里了,要是想吃的话,吃晚饭可以吃一点。”厉墨白说。

“你还真的买到了?”包贝贝有些惊讶,她只是随便说说的,没想到厉墨白当真了,当时那个时间,他到哪里买的?

“你想要的,我什么时候没满足你过?”厉墨白笑笑说。

刚睡醒的包贝贝带着丝迷糊的慵懒,脑袋转的慢,思维也不是很清晰,脾气也没有清醒时候的尖锐暴躁,是他一天中最难得与她平心静气相处说话的时候。

所以,自从两个人在一起后,厉墨白就多了项恶习,赖床。

“说的倒好听。”包贝贝撅撅嘴,心想,我想离婚,你就没有满足过。

“好了,你还要抱到我什么时候,我要起床了。”厉墨白怎么会不知道包贝贝心里想什么,脸色一沉,故意岔开话题,转移包贝贝的注意力。

果然……

“啊……”包贝贝被厉墨白这么一提醒,才发现自己现下的尴尬处境,立刻将胳膊腿的收了回来,脸红成个大番茄。

她怎么又,怎么又睡着睡着跑到厉墨白的怀里去了,还,还那样抱着他!

厉墨白有些皱眉的看着反应过激的包贝贝,然后在包贝贝别扭的目光注视下,淡然的起床,不紧不慢的穿好衣服。

“厉墨白,你个大流氓!”发现厉墨白竟然又全身*着睡觉的时候,包贝贝忍不住骂了一句。

“流氓不流氓的太言重了,裸睡只不过是个人习惯而已。”厉墨白头都没回,一边穿衣服一边说,当然了,这个习惯也是跟包贝贝在一起之后才染上的恶习。

每天早上感受着包贝贝这么灼热而又别扭的目光,是厉墨白的为数不多的乐趣之一。

只是包贝贝每天的台词都乏陈可贬,实在没什么新意,也就他还在这里乐此不疲,活的简直像个单细胞动物。

早饭很丰盛,绝对能迎合包贝贝日益挑剔的口味,只是早饭过后,包贝贝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目光瞄到厉墨白将一大盘大个的荔枝放到她面前的时候,眼底闪过一丝嫌恶。

荔枝一向不是她的最爱,她也不是慕杨派的有“一骑红尘妃子笑”情怀的人。昨天想到荔枝,纯粹是想刁难厉墨白而已。

“不喜欢?”厉墨白明显的感觉到包贝贝的不待见,说道:“按照你的要求,新鲜的,大个的,我一个个挑的,每一个都有婴儿拳头这么大。”厉墨白说着,拿起一个,剥了皮,送到包贝贝嘴边。

“拿开,我不喜欢吃荔枝,你不知道啊!”包贝贝胡搅蛮缠的,有了脾气。

“我知道你不怎么喜欢吃这个,但是据说女人怀孕后,口味会变得很奇特,我还以为,你是真的想吃了。”厉墨白笑笑,丝毫不恼的说。

“谁想吃了!看到就觉得恶心,快拿走!”包贝贝推开厉墨白的手,往沙发上缩了缩。

“也不知道谁半夜三更的非吵着要吃这玩意,我跑了半个S市好不容易买到了,回来就看某人睡得跟猪一样的。”厉墨白打趣着说。

“那,那还不是,还不是当时的时候想吃,过了那一阵就不想吃了,女人怀孕的时候会情绪多变,你难道不知道?”包贝贝找了个自以为很站的住理的借口。

“好,明白。”厉墨白听了包贝贝的话,二话不说,将那一大盘荔枝端走了,起身起倒在垃圾桶里,眼不见心不烦。

包贝贝心虚的看着厉墨白做这一切,想着厉墨白刚才说的,三更半夜的跑了大半个S市才找到这荔枝,又一个个的精挑细选的买了回来,心里不知道怎么的,很不是滋味,张了张嘴,想说几句补救的话,可是喉咙干涩的难受,半天了一个字都没吐出来,最后,只得干巴巴的说了一句:“厉墨白,你能不能别对我这么好了?”

她宁可厉墨白对自己凶一点,那样她心里还好受些,可是这么多天了,自己可劲儿的折腾厉墨白,厉墨白却每次都这么任由她任性妄为,这让她心里越发的不好受。

“你是我老婆,肚子里还怀着我的孩子,我难道不应该对你好?”厉墨白走过来,看着包贝贝笑着问。

“不是,你明知道,我们终归是要离婚的。”包贝贝诺诺的说,低着头有些不敢看厉墨白的眼睛,心虚的很。

厉墨白的脸色一变,随即有笑着说:“就因为这样,我才要更加加倍的对你好,不然以后,想要这么对你好,都没机会了。”

“真的不需要,厉墨白,你真的不需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我不值得。”包贝贝强调着,神色固执。

“值不值得,不是你说了算,也不是我说了算。我也觉得不值得,可是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心。”厉墨白苦笑一声,他的语气里有股子让人心疼的寂寥与苦闷,让包贝贝不由自主的抬头看着他,脸上难得的,带了几分愧疚。

“好了,不要用这种目光看着我,也不用觉得有什么心理负担,等孩子生下来,我会放手的,现在,你就当我都是为了孩子好了。”

包贝贝无奈的点点头。

听到厉墨白说会放手,她心里有些放心,也不知道怎么的又有了点别的情绪,至于是什么,她自己也不知道。

整个上午,两个人相处的还算和谐。大约是都很珍惜这份难得的安宁吧,包贝贝的脾气与性子也都收敛了很多。

不过这暂时的平静很快就被一通电话给打破。

“茹姨,什么事?”包贝贝接起电话来,道。

“贝贝,刚才孙晓璇打电话过来说,莫晨昨天晚上回来了,我看他这会了还没回家,就想问问,他有没有跟你联系?想叫他回家吃午饭。”薛水茹有些吞吐的开口。

“莫晨回来了?”包贝贝听到这个消息,不自觉的抬高了声音,明显是有点激动了。

昨天晚上,电话被厉墨白强行中断,估计他是担心自己,连夜飞回来了。

想到这里,包贝贝心里有股子甜蜜的气泡升起来。完全没察觉到,一边坐着的厉墨白,脸色微沉。看着语气都变得期待与欢快的包贝贝,心里被拧的一阵阵的疼。

他做了这么多,竟然抵不住一个莫晨回来的消息。

“是,你要是看到他,让他回家,就说老爷子命令的。”薛水茹也听出包贝贝声音里的激动来,叹了口气说。

“我知道了,茹姨。”包贝贝挂断电话,开始有些坐不住了,是不是的伸长脖子往外看,好像莫晨会突然从天而降似的。

“走吧。”厉墨白实在看不下去了,上楼去拿了包贝贝的外套跟包包,对着她扬了扬手中的车钥匙。

“去哪里?我今天哪里也不去。”包贝贝拒绝,她要在家里等莫晨。

“都这个点了,他还没过来,说不定接了家里的电话回家了,我们今天也回去一趟。”厉墨白说着,拉起包贝贝,将外套给她仔细的穿好,又将包包塞到她手里。

“也对,那我们快走!”包贝贝觉得厉墨白分析的十分有道理,立刻点头如捣蒜,催促着厉墨白快去开车。

厉墨白看了包贝贝一眼,先出了门。包贝贝也不怠慢,换了鞋子,匆匆跟在厉墨白身后,站在玄关处等着,生怕厉墨白反悔一样。

厉墨白今天真是好说话的反常,他最好不要骗她!把她带到什么乱七八糟的地方躲起来。

其实包贝贝真的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厉墨白虽然以前防莫晨防的严,但是现在形势不一样了,包贝贝肚子里有他的孩子,他们两个又签了协议,所以他现在根本不怕包贝贝与莫晨两个见面,这种虚伪的大度,还是有必要的,一方面能让一直心神不安,充满怀疑的包贝贝安心,另外一方面,也能打击到莫晨,他心里甚至邪恶的等不及要看到莫晨此刻的样子了。

只是,厉墨白刚到车库,准备开车,冷不丁的感受到背后有一股阴冷的气息,他警惕的往旁边一避,猛地回头,对上莫晨阴冷的脸。

------题外话------

其实,贝贝真的有点不讨喜,但是从小娇生惯养,性格就是这样,后面少不了吃苦头的,大家不要抱怨了,呜呜。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