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48:到底该拿你怎么办?

“一个人?”沈佳人在得知检测结果的时候,有点不相信带着点儿失望的说:“还以为会是我们猜测的那样呢。”

自从怀疑上韩悦以后,沈佳人知道这段时间厉墨成对楚思雨的死亡原因又重新调查了一遍,除了查到在楚思雨自杀当晚值班的狱警两天后调离了之后,没有任何异常。而那名狱警,也属于工作正常调动,原本是在楚思雨自杀前两天他就应该调离的,但是跟他交接的那名狱警恰好那两天发生了场不大不小的车祸,伤了腿,所以就延缓了两天。这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的正常,以至于单纯从表面上看,找不出任何的破绽。

可是就是因为太正常了,反而让沈佳人觉得不正常。

思索了片刻,沈佳人又觉得,这检查结果也在意料之中,背后的人偷梁换柱精心策划了这么久,岂是那么容易就这么让她们找到破绽的?

“总是感觉这里面巧合太多了。那个接班的狱警怎么就恰好在那个期间出了车祸了呢?会不会是被人设计了故意不让他去上班的?”沈佳人有点儿泄气的抱怨了一句:“还以为可以揭开一个惊天大阴谋呢,空欢喜一场。”

“这算什么惊天大阴谋,你想多了。”厉墨成听着那边沈佳人失望的声音有点儿好笑。

“好好好,不算不算,是我没见识,大惊小怪了好吧?”沈佳人语气有点恹恹的。

厉墨成的嘴角绽开一抹问头笑意,即便是只听到她的声音,他也能想象到小兔子此刻的表情,肯定是皱着小眉头,小嘴微微撅起,让人忍不住想要恨恨欺负蹂躏的模样。

两个人又简单的聊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厉墨成将手中的两份报告丢到一边,忽然间想到什么,打了个电话去交通局,让那边的人帮忙查一下有关那名狱警的车祸记录。

像这种车祸,有人撞伤腿,肯定会有交警的出勤记录的。

“李敬东?是有这个人的车祸记录。”电话那边的人说道。

“当时出勤处理纠纷的交警是谁?”厉墨成像是随口一问。

“是我们交警大队的小王,厉少有什么指示?要不要我找小王过来跟您汇报一下工作?”接电话的人恭维着,但是心中不免狐疑,这厉少怎么突然关心起交通纠纷来了?

“不用,我就是问问。”厉墨成拒绝。

“是不是有什么事?厉少尽管吩咐,能帮上忙的别客气。”

“没事了,就是这个狱警李敬东最近牵扯到一个事件中,我看到他的出勤记录,打电话过来落实下。”

“厉少说的这个人是狱警?哦,我想起来了,这个事是千真万确的,当时我们交警大队的人都知道,发生车祸后,李敬东情绪非常暴躁,态度异常恶劣,差点跟我们交警大队的小王发生暴力冲突,幸亏当时韩悦也在,才劝阻了。”接电话的人回忆着说。

“当时韩悦也在?”厉墨成眉心一跳,语气有点漫不经心。

“是呀,当时韩悦恰巧也在附近,厉少知道的,这种事有美女比较好处理,后来就低调处理了。不过小王当时还是个实习生,当时心惊不已,为此还一定要请韩悦吃饭,后来我们大队的人跟着瞎起哄,一起宰了他一顿……”那边的人典型的话唠,说起来就滔滔不绝的。

厉墨成挂断电话,嘴角一深,他可不会认为当时韩悦真的是恰巧在现场而已。

晚上睡觉的时候,沈佳人又提起韩悦的事,语气颇有些惋惜、

“好了,这些事你就被费神了,交给我就好了,你在家好好养身体,看孩子,做点有兴趣的事,不过这段日子,最好不要出门。实在不行,就提前告诉我,我安排时间,陪你出去。”厉墨成揉了揉沈佳人的头发说。

“我知道轻重,不会出去当靶子给你添乱的,放心吧,再说了,光孩子折腾的我够累的了,我哪里还有心思跟精力去东窜西跑的。”沈佳人表示遵从厉*oss的指示。

“我早就说了,将臭小子交给保姆就好了,你非要自己带,不累才怪!”提起这事来,厉*oss心里不满很久了:“你的精力是要留给我的,要是你听我的,也不会每天晚上都这么软趴趴的不经折腾了。”

沈佳人红着脸捏了厉墨成的胸膛一把,这个家伙真真是脸皮厚的没话说了,每天折腾的她起不了床也就罢了,竟然还敢倒打一耙,嫌弃她没满足他!

禽兽!

“你说,你该怎么补偿我?”厉墨成见沈佳人没搭话,还以为被他说的无言以对了,立刻得寸进尺的要求着。

“那就补偿你今天晚上一个人睡整张大床,我跟儿子去挤一张床!”沈佳人没好气的瞪了厉墨成一眼,“厉*oss觉得好不好?”

“你敢!”厉*oss眼睛一横,“小兔子你敢去跟那臭小子一起睡试试!”

“试试就试试,怕你啊!”沈佳人才不怕厉墨成呢,不怕死的跟他顶嘴,说完还一咕噜坐起来,就要去往外走!

“小兔子,你玩真的?”厉墨成一把将沈佳人拉进怀里,翻身压住,质问道:“又想抛弃我?”。

“是你厉*oss先对我不满的。哼!”沈佳人故意撒娇。

“胆子越来越肥了,看我不好好收拾你!”厉墨成说着,强硬的分开沈佳人的T扣在自己的腰上。

“厉墨成,你干嘛这么野蛮,放开我!”脚踝被抓的疼,沈佳人有点不乐意了。

“打断你的兔子腿,让你再也不敢乱跑!”厉*oss生气的压低身子逼视着沈佳人的眼睛说。

沈佳人不甘示弱的瞪着厉墨成,结果气的厉墨成牙根痒痒,在她身上留下一枚枚烙印。

眼看两人的战事一触即发,隔壁突然传来厉宝宝惊天动地的哭声,让原本沉溺在厉墨成的火热攻势下的沈佳人一下子眉眼清明起来。

“厉墨成,该给宝宝喂奶了。”厉宝宝食量还挺大的,晚上睡觉前要喂一次,夜里差不多两点的时候还要喂一次,时间很固定。

“不去,让那臭小子饿着!”厉墨成不悦的哼哼了两声。

“哪能饿着孩子?快放开我!”沈佳人用力推了推厉墨成的身子。

“难道就能饿着我?小兔子,你公平点!我才是你的男人,你现在竟然当着你男人的面对别人的男人这么关心,真的好么?”厉墨成已经箭在弦上,任谁在这个时候被打断都没有好脸色,何况,这已经不是那个臭小子第一次这么干了,厉墨成有的时候甚至都怀疑,那臭小子有透视眼,是故意的,见不得他跟小兔子亲热,故意搞破坏。

“什么别人的男人,那是我儿子!”沈佳人没好气的说:“厉墨成,你都三十岁的人了,拜托你能不能成熟一点,别这么幼稚好不好,跟个吃奶的娃争风吃醋的天天,有意思么你?”沈佳人白了厉墨成一眼,然后忽然想起以前他埋汰自己的话来:“有*?”

“屁的*,爷还没开始呢,哪里来的*,就算是有,被那个臭小子这么一搅合,也没了!”厉墨成瞪眼扒皮的低吼。

沈佳人看厉墨成这副模样,忍不住不厚道的笑了,这个家伙真的是幼稚到家了。

“还敢笑!都是你害得!你瞧瞧我现在……”厉墨成说着,用力蹭了蹭沈佳人,让她感受下自己的现状。

“好了,不笑不笑了,快点松开,我给宝宝去喂奶了。”沈佳人捏了把厉墨成的脸,很没有诚意的安抚。

“不行!凭什么给那臭小子吃,我先喝两口!”厉墨成根本不想这么轻易的放人,低头亲下来。

沈佳人的身子一下僵住不动,良久后才终于反应过来,一脚踢在厉墨成的小腿上:“厉墨成!”这个家伙简直再一次刷新了他的下限!

“一点也不好喝,太腥了。还是给臭小子喂奶粉吧。”厉墨成喝了几口后,爬起来说。

沈佳人愣了愣,脸红的像是番茄似的,刚想再说什么,却看到背对着她的厉墨成耳根有点红,于是眼珠一转,打趣道:“厉墨成,你不会是脸红了害羞了吧?”

“爷会脸红?爷为什么要害羞?”厉墨成转头瞪了沈佳人一眼,那故作凶狠的模样,分明是在掩饰。

“噗嗤……”沈佳人看着别扭的厉墨成,不客气的笑起来。

厉墨成又很没有气势的瞪了沈佳人一眼,然后起身朝外走去。

“喂!厉墨成,我去给他喂奶!”沈佳人爬起来说。

“在这等着,回来我再好好收拾你!”厉墨成关上门,将沈佳人关在里面。

“那我这些奶水怎么办?”沈佳人郁闷的嘟囔,这厉*oss太不靠谱了,一点常识都没有,知不知道这样睡一晚,她会溢奶,涨的难受的。

只是厉墨成打定了注意的事,一般是无法更改的,尤其是在父子争宠方面。他已经做出决定,以后晚上两顿臭小子都喝奶粉,白天霸占他媳妇儿一整天已经够多的了,晚上,小兔子是彻彻底底属于他的。

至于小兔子担心的溢奶的事,他厉墨成是这么不懂得节约资源浪费的人吗?

瞎操心!

韩悦的事,因为没有查到确切的证据,所以就暂时这么着了,大概是听到了什么风声,韩悦最近行事也很小心,通常情况下如非必要,都不会出住所,躲在家里不抛头露面,不过想想她的手,这种状况也能理解。

一切看起来很平静,只是这平静的表象下,正有人谋划着一场大风暴。

包贝贝这段时间过的不爽极了,自从跟厉墨白签署了那个什么见鬼的协议书,她发现自己简直一点自由都要没有了。

厉墨白这会像是个保镖兼保姆似的,二十四小时陪在她身边,不离眼,让她觉得自己每时每刻都活在厉墨白的监视下,一点儿自由都没有了,自由还是其次,最让包贝贝痛恨的是,她现在连一点儿*权都没有了。

就像是现在,就连她接个电话都要管!

“你什么时候回来?”

包贝贝正跟莫晨聊着天呢,冷不丁的手机被人从后面抢过去,然后啪的一下,房间里光芒大盛。

“厉墨白,你做什么?”包贝贝生气的瞪着厉墨白:“你怎么这么没礼貌?没看到我在通电话?”

“包贝贝,你看看现在几点了?你三更半夜的不睡觉跑到客房里来讲电话,一讲就是一个半小时,你这到底是要闹哪样?”厉墨白已经将手机关机对着包贝贝脸色难看的说。

到底是有多少话要说,打个电话打这么长时间?虽然不用看也知道给她打电话的事莫晨,但是在看到通话记录的时候,厉墨白还是心理不免一痛。

怎么就不见这个女人有那么多话跟自己说!

“你管我!”包贝贝有些被抓包的心虚,她还以为厉墨白已经睡着了呢,没想到他根本就是在装睡,连自己出来多长时间了都知道。

“我当然要管你!”

“你凭什么管我?”

两个人在客房里争执起来。

“包贝贝,你是不是忘记了,你现在怀着身孕,你不是一个人,你是个准妈妈了,你知不知道你这样长时间的频繁的打电话,对孩子会造成多大的影响?”厉墨成不满的质问。

“你就知道关心孩子!”孩子孩子!从签署协议之后,这个家伙张口闭口就是孩子,每次都用孩子的事来压她,真是气死人了。

诚然,包贝贝也不是一丁点儿常识都没有,她知道手机什么的对人体辐射极大,而长时间的辐射,有可能造成流产或是孩儿畸形等可怕的症状,可是她真的控制不住自己,莫晨的电话,她无法拒绝。

“我当然关心孩子!”厉墨白冷冷的说,只是包贝贝如果此刻仔细看,就会发现他此刻的眼睛里带着深沉的伤痛。

他倒是想关心她的,可是他每次将真心捧到包贝贝面前,都会被踩个稀巴烂,久而久之,厉墨白已经麻木了。

包贝贝被厉墨白的话噎住,睁着铜铃大的眼睛瞪着厉墨白,然后看着面前这个男人冷峭的眉眼,心里突然有点酸。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这究竟是因为厉墨白蛮不讲理的抢了她的手机不让她跟莫晨通话,还是因为厉墨白这么明确的表示自己在意孩子比在意她多一点只是将她当成孕育孩子的工具的冷漠。

见包贝贝难过,厉墨白转过身去,将手机放进口袋,冷冷的说了一句:“这手机归我管了。”

“厉墨白,你凭什么?!”包贝贝被他理所当然的语气给气晕了,禁不住跟他大声理论。

“就凭你现在是我厉墨白的妻子,就凭你现在怀着我厉墨白的孩子!”厉墨白看着包贝贝,眼角带着冷嘲:“包贝贝,我不管你有多么的迫不及待,但是在我们的婚姻还没结束的时候,请你约束你自己的言行,我不想将来孩子问我他的妈妈是个什么样的人的时候,仅能告诉他的除了你的任性不懂事之外,还要加上这一条,在怀孕期间半夜三更跟别的男人讲电话一个多小时。就算我们之间有协议,但是包贝贝,请你吃相不要这么难看!我不想我的孩子将来抬不起头来!”

“你……”这样伶牙俐齿的厉墨白,让包贝贝无从辩驳,大约也是因为被抓包之后的心虚吧。

“我要吃荔枝!”包贝贝气不过,所以又想着法子折腾厉墨白,“要大个的那种,小孩拳头那么大的。”

这半夜三更的,我倒是要看看,你去哪里买!

不是说什么好听的,我想吃什么就能吃到什么吗?

“好。”厉墨白深深的看了包贝贝一眼,然后转身朝外走,不一会包贝贝就听到外面发动车子的声音,到嘴边的话犹豫着要不要说出来,只是这一犹豫的功夫,厉墨白已经开车跑远了。

真是个笨蛋!难道看不出来她根本就是刁难吗?这个季节荔枝根本就没下来。

等厉墨白带着一身夜色提着一袋子荔枝从外面回来后,看到包贝贝正在床上睡得更香,没心没肺的样子,比醒着的时候娇憨可爱,少了醒着的时候那股子执拗。

“贝贝,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深夜里,不知道是谁的深情呢喃萦绕在心疼,久久不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