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47:起疑

“这种事怎么能单凭直觉?无凭无据的,怎么能让人信服?”傅少卿虽然嘴上这样说着,但是眼睛却是不由自主的落在那些照片上,将照片上的人又仔细的看了又看。

其实,楚思雪这么激烈的反应,连他心里都不由得有了几分相信,但是一想到这个可能,傅少卿又觉得十分荒唐,楚思雨明明是死了的,难道还真的又活过来了不成?还重生在韩家大小姐的身体里?这怎么可能?这些怪力乱神的事只不过是电视上演出来骗收视率的。

“可惜我跟韩悦不熟,没有机会查看她的身体,我的记得楚思雨大腿根部内侧有颗红色的痣的。”楚思雪有些惋惜的说。

傅少卿因为楚思雪的话一顿,然后将桌上的照片归拢起来,没有说什么。

其实,时至今日,他最不想别人在他面前提及的人,楚思雨算是一个。

那个女人承载了自己青春年少最真挚的感情,也是伤他伤的最彻底的一个,就算是有过甜蜜,但是如今回忆起来,都是以欺骗为目的的,当然算不上美好了。

“我还是觉得你有些草木皆兵了,如果她真的跟你说的是楚思雨的话,那么韩家大小姐去哪里了?韩悦被断了两条胳膊的事,上流圈子里基本都知道,难道,她能瞒天过海的骗过所有人?”傅少卿清晰的指出其中的关键点来。

但是,这件事虽然没有闹开,但是上流社会里不该知道的和该知道的都知道了,就算是楚思雨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变成了韩悦,替她承受厉家的惩罚,但是,这样一来,真正的韩悦再也无法以正常的面目出现在众人面前了,要像个隐形人一样躲在阴暗里一辈子,他觉得要是他的话,宁可失去双臂,也不要这么暗无天日的活着。

“我也没有办法解释这一切,但是我依旧相信我的直觉。”楚思雪也是个固执己见的主儿,虽然没有充分的证据证实自己的猜测,但是她却不会轻易的改变想法。

“而且,我们出事那天,我有在楚家看到韩悦。”楚思雪想起在楚家看到韩悦的背影来,心里就一阵发麻,她也想将这些都当成是巧合,可是她从小浸淫在楚家那样的环境中长大,早早就学会了怀疑,又怎么会这么轻易相信那件事跟照片上的人没有关系?

“韩悦为什么会去楚家?”傅少卿听了楚思雪的话,皱起眉头来,这阶段,傅氏跟明诚都受到不小的外来阻力,自然是跟楚家这些人家脱不了关系的,现在又加上一个韩家,想想就觉得头疼。

“她为什么去楚家我不知道,那次也不是我第一次见到她去楚家了,我给你打电话约你的时候,恰巧看到她,不过我不确定她是否听到我们的通话了。”楚思雪解释道。

“看来,近期内是很难太平了。”傅少卿微微眯了眯眼睛,嘴角溢出一丝冷笑来。

楚家一直贼心不死,他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楚家这次没有信心独自吞下傅氏,已经找了外援。

不过,就算是这样,他也不怕他们,他手中还有王牌。

“的确是这样。”楚思雪也感叹了一声,然后看着傅少卿那张持重冷漠的脸,犹豫了一会后,补充道:“楚家现在正准备对你双管齐下,故技重施。”

想起这些天来,她被媒体一直纠缠跟踪,就无比的苦恼,这一方面是她故意给媒体可乘之机,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楚家想要将她像楚思雨一样,推给傅少卿。

“真不知道楚家是太看得起自己还是太看不起我?”傅少卿明白了楚思雪的意思后,冷笑着说。

楚家人以为,他傅少卿会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吗?

“她们是太看不起男人。”楚思雪苦笑一声,这就是以色侍人的悲哀,过去楚家顺风顺水的惯了,总以为男人能征服世界,而女人就通过征服男人征服世界,所有的男人都逃不出一个情字一个欲字,只要她们手段耍得好,什么样的男人都逃脱不出女人的手掌心,都会拜倒在女人的裙下,哪怕是一时情迷。

所以,楚家的女儿,很早就被调教的懂男人,那些花样繁多的手段,也的确让她们这么多年来在男人堆里无往不利,只是多年前,出了一个傅易恒,如今又出了一个傅少卿。

傅家的男人,注定是楚家女人的滑铁卢。

至于为什么没有对厉墨成这些人下手,那也不过是楚家人在选择对象的时候难得的有了一丝自知之明,或是觉得时机不到罢了。

“我先回去了,有什么新的消息我再通知你,不过,你最好对她保持警惕。”楚思雪不想让两个人的谈话陷入尴尬,所以点到即止,见好就收,拿着包包离开了。

至于那些照片,楚思雪知道,傅少卿会妥善处理的。

虽然不相信什么怪力乱神的事,但是仍旧不可避免的被楚思雪的话影响到了,傅少卿下午忙完了公事后,想了想,还是给沈佳人打了个电话。

沈佳人知道他跟楚思雪合作的事,如今楚思雪那边有进展,虽然是听起来不靠谱的猜测,但是他觉得有必要跟沈佳人通通气。

“楚思雨没死?”沈佳人显然也是被傅少卿的话给惊到了:“这怎么可能?”

“我也觉得有些荒谬,可能是楚思雪太敏感了,胡思乱想。”傅少卿在电话里听到沈佳人的反应,笑了笑说。

这分明是个笑话,不过听起来让人惊悚罢了。

“她为什么这么认为?”沈佳人冷静了一下,问道。

就她跟楚思雪短短接触这几次来看,楚思雪并不是个爱胡思乱想的神经质,相反的,她可能会有些敏感,但是性子却绝对沉稳,不是那种喜欢哗众取宠说胡话的人。

傅少卿就将楚思雪的那些推断说给沈佳人听了,沈佳人听后久不做声,然后说:“把你那些照片发给我看看。”

傅少卿将那些照片拍了照一一发给沈佳人,两个人又聊了一会后,挂断电话。

原本,傅少卿以为这话就当是个笑话这么揭过去了,谁知道沈佳人却认了真。

比起楚思雪跟傅少卿来。沈佳人跟韩悦的接触可不在少数,尤其是之前婆婆厉雪舞还没有选择跟她撕破脸的时候,出了车祸那段时间都是韩悦在大献殷勤,就算是沈佳人当时心里十分不待见她,但是相处的久了,韩悦的一些小习性还是知道一点的,至少,她可以肯定的判断出来,韩悦不是个左撇子。

再者就是,沈佳人也是个女人,她也相信女人的直觉,尤其是在厉墨成曾经告诉她楚思雨跟楚思雪为什么面和心不合的缘故,对于自己的敌人,对手,沈佳人有几分相信楚思雪的判断。

不过,光有这些还不够,推测是不行的,还需要证据。

晚上厉*oss回家,沈佳人将韩悦跟楚思雨的事,告诉了厉墨成,然后又神经兮兮的问了一句:“你说,会不会是楚思雨又活过来了?”

“脑残剧看多了!”厉*oss毫不客气弹了下沈佳人的脑袋。

沈佳人有点委屈的摸着被弹疼的脑袋说:“可是楚思雪说的也不是一点道理都么有啊!”

厉墨成目光深了深,“你说韩悦在S市,而且最近跟楚家接触频繁?”

“嗯。”沈佳人及其认真的点了下脑袋。

“好了,这件事你别操心了,交给我。”厉*oss不忍心看着小妻子纠结的小脸,捏了捏她的腮,说道。

“我也操不上心啊,顶多就是八卦一下。”沈佳人吐吐舌头。

就算是有疑问,她也做不成什么,感觉自己好没用啊。

“嗯,这话说的中肯。不过你不需要在这些方面有用,只要对我有用就行了。”厉*oss十分淡定而又无耻的捏了一下沈佳人的胸,说道。

“你有办法查清楚?”沈佳人不相信厉墨成能有什么办法。

“很简单,想办法弄到韩悦的头发什么的,DNA验证一下就可以了。”厉墨成又弹了一下沈佳人的脑袋,无比轻松的说。

沈佳人一拍自己的脑袋,心想这么简单的法子,她怎么事先就没想到呢?都说是一孕傻三年,看来,她脑袋真的是很不灵光了。

不过,沈佳人是不肯承认自己傻得,而是强词夺理的说:“韩悦是什么人,要拿到她的毛发验证DNA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

厉墨成笑得越发得意了:“的确,对别人来说,这不是什么容易的事,但是对你老公我,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

“吹牛!”沈佳人不服气的说。

“难道你忘记了当初我是怎么进你卧室的?”厉墨成眉头一挑,看着沈佳人,眼底的兴味很浓。

沈佳人想起某人那些不要脸的举动来,脸色一红,没好气的又回了一句:“得瑟!”

“得瑟,是不是应该这样?”厉墨成说着,将沈佳人压在床上,身体不停的抖动了起来,一边抖还一边挠沈佳人的痒痒,将沈佳人折磨的咯咯直笑,停都停不下来。

“厉墨成,你别闹了,我笑的肚子都疼了。”一方面是因为厉墨成挠她痒痒,还有一方面是厉墨成抖的十分可笑,逗的沈佳人大笑不止。

“好了,听老婆的话,不闹。”厉墨成停下,紧紧的压在沈佳人的身上,等着沈佳人平复下来。

沈佳人好不容易止住笑,想要推开厉墨成沉沉的身体,谁知道厉墨成此刻眼神已经幽暗如墨,将沈佳人的不配合的手扣到头顶,沙哑着嗓子在沈佳人耳边说:“我还想进去抖一抖。”

一夜春色无边。

第二天,厉墨成一上班就给韩修去了电话,电话一接通,韩修嗲声嗲气夸张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小成成,你太不够意思了,将我骗回来给你做牛做马,这么长时间都不联系我,也不关心我有没有被那群黑心黑肺的坏人吃了没有!”

“黑心黑肺?你确定不是在夸你自己,然后恶人先告状?”厉墨成松了松领带,皱着眉头问。

“讨厌,在你心里,人家光辉的形象就是这样的?”韩修不依不饶的继续发嗲。

厉墨成的眉头皱得更深,“韩悦来到S市了,你为什么都不告诉我?”

这个家伙最近都不知道在忙什么,韩悦来S市这么多天了,他还是从沈佳人口里知道消息,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一个残废而已,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韩修全然不在乎的说,不过说起正事来,不再用那副让厉墨成恨不得拍扁他的调调了,不过仍旧难免轻狂:“韩家这些人,小爷分分钟搞定”。

“韩修,轻敌的人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我不想你落个尸骨无存的下场。”厉墨成冷冷的警告。

韩修听了厉墨成的话,脸色变了变,诚然这话十分不好听,但是听在韩修的耳朵里又变了另外一层意思,厉墨成对他说话什么时候好听过?他知道这是变相的关心,也是警醒。

“我知道了。”韩修慎重的回答。

这阶段,韩家的大小事务都落在了他的身上,他里里外外忙的不可开交,还以为掌控了韩家全局,被厉墨成这么一当头棒喝,韩修才惊觉自己这阶段好像是一直在忙些无关紧要的事,回韩家的初衷,也被这些无关紧要的事盘踞,搁浅了。

“我需要一些材料,做DNA测试。”厉墨成的话点到即止,转而说出自己今天的目的来。

“谁的?”韩修心里一沉,有种不好的预感。

“韩悦跟她父母的。”

“你在怀疑什么?”韩修不解,“韩悦是她们的孩子。”这一点,韩修还是十分肯定的。

“你说的只是过去的韩悦,现在的这个是不是就难说了。”厉墨成别有深意的说。

“成哥,咱别卖关子了行不?”韩修是真的被厉墨成给绕糊涂了,连一向不出口的成哥都喊出来了,这个称呼,他可是有好多年没叫了,可见真的是急了,好奇心被厉墨成全勾起来了。

“只是在怀疑,现在这个韩悦不是之前的那个。想要验证一下罢了。”厉墨成轻描淡写的说。

“这怎么可能?要是这个不是韩悦,那是谁?”韩修不敢置信的低呼出声。

不过回想起来,他只是知道韩悦被断了双臂,回到韩家这么多天,他还真没有近距离的跟韩悦接触过,所以,不排除有人顶替的可能。

想到这个可能,韩修不自觉的脊背一凉。

“韩修,如果韩悦还好好的四肢健全的活着,你说,你这阶段的轻敌,是不是个笑话?而且还是个十分致命的笑话。”

“成哥,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会尽快弄清楚结果的。”被厉墨成这么一说,韩修再也不敢嬉皮笑脸吊儿郎当的了,不过一想到厉墨成的警告,他心里就恨不得将韩家的这群人给团吧团吧拍死!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他这阶段,岂不是让韩家人当喉耍了?

绝对不能容忍!

知道韩修端正了态度,厉墨成也不再多说什么,果断的挂断电话,其实每一次跟韩修这个家伙通话,厉墨成都觉得自己的心肝收到了摧残,毕竟让他这样一个各方面都正常的男人遭受韩修这个家伙的语音荼毒,真的不是每次掉一地鸡皮疙瘩这么简单。

DNA检测结果很快就出来了,厉墨成看着桌上两份一模一样的检测报告,深深地皱起眉头来。

竟然跟他怀疑的不一样!

韩悦还是那个韩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