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46:坏的很有天分

夜色寂寥,楚非墨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脑屏幕上的监控录像,目光深沉,他身边的韩悦脸色难看的坐在楚非墨的一边,死死的盯着电脑屏幕,一言不发。

等上面的录像放完了,韩悦刚想说什么,结果就听楚非墨淡淡的吩咐道:“再重放一遍。”韩悦不明所以,还以为是楚非墨看出了什么门道,于是立刻照做,将监控录像又重新播放,然后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脑屏幕,希望发现些端倪。

楚非墨端着红酒的手轻轻的晃了晃,看着监控里的沈佳人唬的一愣一愣的,嘴角忍不住轻轻的翘了起来。

这个女人!

“楚少?!”韩悦有些不解的看着楚非墨,还以为楚非墨看出什么不劲儿来了,很有求知欲的请教。

“再放一遍。”楚非墨抿了一口红酒,说道。

韩悦狐疑的看了一眼楚非墨,但是还是照做了。

楚非墨照旧看的很专注,专注的让人捉摸不透他心里的想法,也让在一边的韩悦心里更加忐忑,一时间摸不着边际。

于是,就在这种诡异的气氛下,一段视频录像被反反复复的看了7遍,楚非墨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明显,而韩悦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作为一个女人,她要是现在还不明白楚非墨的心思,那也白活了。

“楚少!”第七遍放完之后,韩悦有些不满的喊了楚非墨一声。

“怎么?”楚非墨将杯子里剩下的红酒一口喝光,然后偏头看着韩悦,脸上的不悦很明显。

“楚少是不是从这段监控录像中看出什么来了?”尽管心里也十分清楚,楚非墨分明是在找乐子,压根没有看出什么玄机来,但是这个时候,她也只能这样问。

“你难道没看出来?”楚非墨问道。

“请楚少指点。”韩悦虽然心里不相信,但是仍旧抱有一丝希望的问。

他们中午才布局设计了楚思雪跟傅少卿两个,原本还以为会狠狠的打击一下傅氏,连后面的招数都已经想好了,想着这次让傅少卿永不翻身,谁知道,不过是过了几个小时,被沈佳人这么一搅局,傅少卿不但无罪释放了,还得了个“蓝颜祸水”的美名,不少网友历数傅少卿近两年的风流韵事,都为傅少卿唏嘘不已,蓝颜祸水这个名号,分明是带了浓重的褒义色彩的。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釜底抽薪,人跟人果然是不一样的。”楚非墨转过头,看着监控上定格的画面,沈佳人嘴角微微勾着,眼中闪烁着狡黠的微光,带了几分睥睨之色看着楚思雪,那么的高冷,让人移不开目光。

“有什么不一样?”韩悦问,声音里带着浅显易懂的嘲讽之色:“不过是个贱人,走了好运,一朝得势,狐假虎威而已。”

“走了好运,一朝得势倒是真的,但是狐假虎威?我倒是觉得不够客观,有些事是要靠天分的,你看她坏的多有天分!”楚非墨说完,放下酒杯,站起来,弹弹自己的衣服,朝外走。

韩悦站在楚非墨身后,金属的手臂捏的咯吱咯吱响,听起来很是阴森恐怖。

坏的很有天分?!

楚非墨啊楚非墨,没想到,连你这样的魔鬼也对沈佳人那个狐狸精动心了么?

哈哈!真是可笑至极!

哈哈!

眼看着楚非墨就要走到门口,韩悦忽然瞥见楼梯口的一抹身影,于是犹豫了一下,轻咳一声开口问道:“楚少,难道你今天晚上不打算睡在这里吗?”

楚非墨转过头,看着韩悦,眼中不掩饰自己的讥诮,当然了,也看到了在楼梯口的女人,不过,他只是用余光微微一扫,就像是完全没有看到似的,又转身朝外走,“这里没有一个人的天分,让我有兴趣留下来!”

一句话,让屋子里的两个女人同时白了脸。

关门声响起来之后,韩悦有些得意的看向楼梯口,目光不像以往那样畏缩,带着几分隐隐的挑衅,毕竟,那个一向高高在上,自我感觉良好的女人,也同她一样被嫌弃了,看她今后还有什么脸面在自己面前装清高。

“我跟你是不同的!”楼上的女人冷冷的看着韩悦,说道。

“当然是不同的,只不过我觉得,你应该再矜持一点的,像楚少这样的男人,对女人能保持多久的新鲜感?男人总是这样,越得不到的越觉得珍贵,得到了之后,就像是路边的烂白菜,看都不想再看一眼!”韩悦阴阳怪气的说。

“是吗?”女人虽然被激怒,但是并没有韩悦想象的那样失去理智,而是阴阴的看着韩悦笑了笑,目光充满嫌恶的在韩悦的两只胳膊上看了一眼,然后转身回房间去了。

韩悦现在最大的痛脚就是自己的两只金属胳膊了,刚才那个女人的那一眼,深深的刺痛了她的心气的她将楚非墨放在沙发上的酒杯一下子摔碎在地上。

女人回到房间里,原本也是拿着一个摆件想要砸着泄愤的,但是听到楼下传来刺耳的破碎声,突然又收住手,将那个摆件又放回到原来地方,眼中透着骨子让人毛骨悚然的笑意,森森可怖。

到手之后就像是路边的烂白菜一样了么?她记住这话了,也记住今天的耻辱了!

沈佳人睡了个安稳觉,一早上起来神清气爽的,虽然把,腰稍稍有点酸,但是不妨碍她的好心情,尤其是在早上起床看到手机上的一条短信的时候,脸上的愉悦劲儿就怎么也挡不住。

“干的漂亮!——楚非墨。”

显然,发短信的人很有自知之明,知道沈佳人不会存他的手机号码,也知道沈佳人没什么耐心看他的短信,所以用词精简,言简意赅。

“一般一般。”沈佳人动了动指头,给楚非墨回了一条。

“别得意太早,我还有大招。”几乎是立刻的,楚非墨的短信又发了过来。

“放马过来!”沈佳人不甘示弱的回了一句,然后将手机锁屏,丢在床上,去婴儿房里看厉宝宝去了。

不管楚非墨有什么阳谋阴谋的,她跟厉墨成都不会怕,楚家又怎么样?谁怕谁?

楚非墨坐在窗明几净的书桌旁,看着手机上那简短的八个字,嘴角一直是翘着的,不知道那只野猫被惹恼了,炸毛时候是什么样子?

还真挺想看看的。

不过,代价要提前想好。

因为楚思雪的翻供,傅少卿跟楚思雪这阶段的关系在外界看来,进入了一种半暧昧状态。娱乐八卦经常会刊登楚思雪用尽各种方式严防死守苦苦追求傅少卿而傅少卿不屑一顾的消息,很长一段时间,沈佳人都拿这个当成消遣,有的时候碰面了,还忍不住打趣傅少卿一番。

“傅总,我一个女人都牺牲到这份上了,你好歹也该有所表示吧?至少让我再媒体那边不至于这么难堪。”此时,楚思雪正坐在傅少卿的私人会客室里,端着一杯咖啡,漫不经心的抱怨着。

傅少卿看都没看楚思雪一眼,然后将手中的文件翻的哗哗响,在楚思雪都觉得自己完全被忽视被遗忘被当成空气了的时候,傅少卿才冷冷的丢出一句来:“我想,我们也没有继续合作下去的必要了。”

虽然是被人设计,但是毕竟两个人曾经那么亲密,傅少卿一向是个将感情看得很重的男人,很洁身自好,面对楚思雪这副像是根本没什么事发生过的模样,他心里更加不舒服,他一个大老爷们,竟然没有个女人看得开!

“明明是我吃亏,我都没计较,你一个大男人,怎么比个女人还小心眼?”楚思雪有些不高兴了,说起来,这么多天过去了,她这还是第一次跟傅少卿这样以合作者的身份碰面,谈话,之前为了在媒体面前作秀,她一直装花痴,傅少卿一直装高冷,他们之间根本就没有好好的交流过。

“也是,对于你们楚家的女人来说,通常人所在意的,你们根本不当回事。”傅少卿不冷不热的反讽了一句。

那天就算是自己伸直被控制住了,但是他的感官,跟意识都是清醒的,在那一刻,他没有受到任何阻碍,想来,楚思雪也不是什么贞洁烈女,就跟楚思雨一样,表面上装的纯洁罢了。

“傅少卿,你怎么说话呢?”楚思雪恼了,她承认楚家的女人的确在某些方面不像外界人想的那样光鲜亮丽,但是她怎么样,轮不到傅少卿来指责,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充其量就是合作关系,非要扯出点别的来,那也不过就是在双方都不情愿不受控制的情况下打了个野炮而已。

退一万步说,就算是当时傅少卿不受控制,但是受伤害最大的,还是她呢!

傅少卿大概也是觉得自己说的过分了,毕竟他一向绅士,见楚思雪生气了,心里虽然有股子无明业火,也发不出来了,只是一个人翻着手中的文件,紧紧抿着唇。

这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让楚思雪的脸色更难看了起来,她站起身来,手指死死的捏着自己的包包,深吸一口气说道:“傅少卿,别以为我非找你合作不可,不过看在我们合作过一场的份上,我不妨告诉你,那天我约你出来,本来是有了一些有关楚思雨的证据,不过现在,也没必要跟你分享了。”

楚思雪说完,就迈步往外走,脸色难看到极致。

“你什么意思,把话说完再走。”傅少卿一听楚思雪的话,才想起楚思雪当时约他的确是有些有关楚思雨的事情要告诉他的,只是后来发生了那种事,他淡忘了,没有想起来,如今被楚思雪这么一提及,他才想起来。

“凭什么?我们现在已经不是合作关系了,无可奉告!还有,傅总,麻烦你离我远点,跟我保持距离,我这副楚家女人的残躯,说不准身上沾染了什么不干净的病菌,免得污染了你。”楚思雪冷笑的看着傅少卿,说话丝毫不留情面。

傅少卿的脸色一僵,然后看着楚思雪有些别扭的开口:“抱歉,刚才是我口不择言,唐突了。”

就算是他对楚家又仇有怨,楚家的女人也的确跟他说的那样,但是楚思雪并没有招惹到他,作为一个男人,刚才说那样的话,的确是有失风度。

楚思雪也不是紧咬着不放的人,见傅少卿道歉,也就大度的不再追究之前的事,虽然,她心里挺膈应的,但是现在当务之急,是先解决她心头的疑惑,毕竟想要在短时间内找到傅少卿这么个臭味相投的合作者,还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儿。

楚思雪走回座位上,然后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来,递给傅少卿。

傅少卿狐疑的接过来,已经猜测到里面是什么了,他打开信封,将里面的照片一张张拿出来看,看完之后,不解的问:“这个女人不是韩悦吗?”

虽然跟韩悦见过几次面,没有什么深入了解,但是因为韩悦屡次三番的与沈佳人作对,傅少卿对韩悦这个女人还是留意过一段时间。

此刻看着照片上的韩悦,看着她不论什么时候都没有摘下来的黑色手套,眼皮跳了跳。

“你再仔细看看。”楚思雪提醒着傅少卿。

傅少卿将照片有来来回回的看了两遍,仍旧有些茫然,他看着楚思雪,不解的问:“你到底想说什么?别掉我胃口了,浪费我的时间。你要知道,傅氏现在这个样子,我没有多少时间刻意浪费。”

“傅少卿,你真的就一点也没看出问题了?”楚思雪不甘心的又问了一句。

“看不出来。”傅少卿将照片一推,说道。

这些照片一看就知道是楚思雪找私家侦探什么的偷排的,角度拿捏的很好,将韩悦的微表情跟动作都抓拍的很成功,但是,他不明白,楚思雪给他看韩悦的照片是为了什么?

“呵呵。”楚思雪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笑了起来,“傅少卿,亏你之前对楚思雨那么痴情,表现的一往情深,竟然连楚思雨平常的习惯都不知道,真是可笑。”

“楚思雪,你到底什么意思?”傅少卿有些怒了,楚思雨就像是他人生中的一个绝大的污点,这辈子都会让他被嘲讽,抬不起头来。

一想到自己曾经喜欢上那么一个虚伪做作的女人,还为她冷落沈佳人,最终跟沈佳人有缘无分,傅少卿就恨得牙根痒痒。恨不得楚思雨这个人根本不存在,哪里还会去想楚思雨都有些什么习惯?

不过这张照片——傅少卿拿起桌上散落的一张照片,细细的看了一遍,这个韩悦也喜欢用左手?看她吃西餐的时候,用左手拿刀右手拿叉,吃的这么满足,倒是让傅少卿有些意意外了,再一仔细看,发现这一大堆照片里所有的照片,韩悦都是习惯用左手做事,但是世界上的左撇子何其之多,他不能因为韩悦也恰好是这样,就怀疑韩悦跟楚思雨两个有什么吧?

“看到了没有,这里所有的照片上,韩悦都是用习惯用左手,这根楚思雨的一样。”看到傅少卿也发现了这一点,楚思雪有点兴奋的开口。

“这根本不能说明什么。”傅少卿有些失望楚思雪的证据。

“怎么不能说明什么?我专门派人去调查了韩悦的状况,韩悦之前根本不是左撇子。”楚思雪声音有点激动了,为自己心底的那个大胆猜测。

“或许是因为受了伤,只能习惯左手了呢?”傅少卿泼楚思雪的凉水。

“这不可能!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个韩悦,就是楚思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