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45:我不介意的。

环境清幽的餐厅里,沈佳人坐在临窗的位置,面前放着一杯茶水,她白皙的手指勾着瓷骨茶杯,轻轻的转动,看着茶杯上精致的水墨山水,淡淡的目光让人看不出情绪来,看上去倒比茶杯上的风景还像是一副风景。

楚思雪推门进来的时候,就是看到这么一副赏心悦目的风景,虽然她此刻没有欣赏风景的心情,但是也不可避免的被沈佳人风情迷了眼。

“你找我?”楚思雪只是犹豫了一下,就走到座椅上款款落座,看着沈佳人问。

“看看你怎么样了。”沈佳人单刀直入,也不含糊其辞,一双眼睛更是有些失礼的直直打量着眼前的楚思雪,然后吹了吹自己茶杯里的水,让那袅袅茶香散开来,勾了一下嘴唇说道:“不过好像是我多虑了,你看起来,很好。”

这话,绝对是嘲讽了,一个刚刚被强暴没几个小时的女人,竟然恢复的这么快,要是这里面没有内幕,鬼都不信。

只是,虽然跟楚思雪这个女人短短的接触了几次,沈佳人仍旧不明白楚思雪为什么要这么做,明明,她感觉得出,楚思雪跟楚思雨不一样,她应该是恨着楚家的,为什么又要出卖傅少卿?

难道,终究是她们大意了?

可是,沈佳人相信,傅少卿即便是与楚思雪合作,也绝对不会毫无防备,为什么还会被人算计的这么惨?

“厉少夫人,以为我该怎么样?寻死觅活?”楚思雪的语气也是满满的嘲弄,不知道是在嘲弄自己还是在嘲弄沈佳人的嘲弄。

“看来真的是我多虑了!既然楚小姐没事,那我们就开始谈正事吧。”沈佳人脸上的淡笑不变,一招手,说道:“上菜吧。”

楚思雪一时间也弄不清楚沈佳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所以打算以不变应万变,静观其变。

只是,当那一盘盘精致的菜肴被端上来的时候,楚思雪不淡定了,这些菜,跟中午她和傅少卿一起吃饭的时候点的一模一样,连摆放的位置,都是一样的。

“沈佳人,你什么意思?”楚思雪脸色难看的问。

“这小蝶配料,放在楚小姐左手边,她口味偏重一些。”沈佳人没有理会楚思雪,吩咐服务生。

“沈佳人,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楚思雪有些坐不住了,刚才沈佳人说的话,也是下午傅少卿说的,她根本是在复制下午的现场。

“没什么,就是想要跟楚小姐吃个饭,顺便谈点事情而已。”沈佳人脸上淡笑不变,神色自若的说。

“你要说什么就直说,我没胃口!”楚思雪将面前的碗筷一推,生气的说。

“难道是我坐在这里,不如傅少卿对你的胃口?”沈佳人笑着看向楚思雪,然后夹了一筷子菜放到楚思雪的碗里,说道:“吃吧,别浪费了。”

楚思雪看着碗里的菜,又看着沈佳人,眼中的防备藏不住,“我没胃口,厉少夫人自己吃吧,我不奉陪了。”

楚思雪说完,站起身来,拿着自己的包包就要离开,只是她刚走到门口,拉开门,就看到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两个保镖似的人物,拦住路不让她离开,楚思雪看向沈佳人,带着怒气问:“沈佳人,你这是做什么?”

“请楚小姐吃个饭而已,谁知道楚小姐不赏脸。”沈佳人故作苦恼状,“难道是楚小姐觉得我喂食的方式不对?要不我们换个方式?”

明显带着警告的话,让楚思雪一惊,她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坐在那里一脸淡然的沈佳人,她真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变化这么快,这些架子,排场,这些威胁人的手段,都用的纯熟,完全让人找不出一丝违和感。

“既然厉少夫人盛情难却,那我吃就是了。”低头看了一眼手机,楚思雪发现手机竟然没有信号,知道沈佳人约她来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只好乖乖的又折回去,坐在沈佳人对面,拿起筷子,将沈佳人给她夹的菜吃掉。

“看来楚小姐胃口很好,已经从中午事件的阴影里走出来了,我很欣慰。”沈佳人说完,又夹了一筷子菜给楚思雪。

楚思雪没说什么,默默的将沈佳人送到碗里的菜吃掉,两个人就这样,一个人夹菜,一个人吃菜,夹菜的人面面俱到,还在必要的时候不忘记提醒吃菜的人喝水,以免噎着,吃菜的人虽然全程无话,但是夹菜的人说什么,她就做什么,倒也十分配合。

很快的,沈佳人按照监控上的顺序,将傅少卿吃过的东西都一一夹给楚思雪吃了,然后放下筷子,不动声色的看着楚思雪。

楚思雪正诧异沈佳人,弄不清楚沈佳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就感觉到眼前人影一闪,腿上坐了个人,还是一个男人,她眉头一皱,刚想推开,却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不受控制的将那个男人翻身压住,动作激烈的差点撞翻桌子。

明明不是要这样,不想这样,却不受控制的又去就扯男人的衣服,而且感觉力气很大,听到衣衫破碎的声音,她甚至觉得很过瘾很爽,在打开男人皮带的时候,她脑中甚至还划过一个念头,要是将男人绑起来,用皮带狠狠的抽几下,应该更爽吧?

不,这个人不是她!她怎么会这么想?是谁在操控她?

不!不要!

眼看着男人被她剥的只剩下一条内裤,她也已经要扯掉自己的衣服,楚思雪觉得自己的整个灵魂都要战抖起来了。不!

为什么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个提线娃娃,行为根本不受自己的意志支配?

谁来阻止她?她不要这样!

不要!

就在楚思雪绝望的时候,沈佳人突然咳嗽了一声,然后被楚思雪压住的保镖一下将楚思雪给推开,楚思雪踉跄了一下,被自己的衣服绊住,狼狈的跌坐在地上。

“为什么会这样?”楚思雪惊魂未定的看着沈佳人,这会,她的意识已经清醒了。揪着自己身上的布料勉强遮住自己的重点部位,疑惑的问。

“楚小姐,为什么会这样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现在是不是已经明白傅少卿当时的身不由己?”沈佳人要的效果达到了,看着楚思雪问。

“怎么会这样?”楚思雪自认为自己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在楚家,从小到大不知道见过多少龌龊的手段,但是从来没有一次让她像今天这么害怕过。

那种意识明明清醒,身体却不受控制的感觉,就像是你身体里还住着一个人似的,你完全就是个傀儡。

“你要我怎么做?”楚思雪也是个聪明的,很快就明白了沈佳人的用意,问道。

“也没什么,我只不过是知道一些八卦消息,据说,楚思雪跟姐姐楚思雨向来是面和心不合,两姐妹多年来一直明争暗斗,傅少卿心系楚思雨,而作为妹妹的楚思雪却也暗中爱慕姐姐的未婚夫,如今姐姐不在了,妹妹觉得有机可乘,但是碍于傅少卿对楚氏的防备,一直不得其法,于是就想出这么个主意来,谁知道弄巧成拙,将事情闹大了,害得心上人被误会被抓,楚小姐觉得这个传言可不可信?”

“听起来很有道理。”楚思雪苦笑一声。

她现在已经能够想象,这样的消息一出,她今后在楚家的处境,会是多么的艰难。

“今天的用餐很愉快,楚小姐再见了。”沈佳人拿起自己的包,笑意盈盈的说。

“的确是很愉快,傅少卿这样的男人,怎么看好像都是我赚了。”楚思雪玩笑的说,嘴角一丝显而易见的嘲弄。

“这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了。”沈佳人留下一句话,潇洒的离开了。

楚思雪一直目送着沈佳人离开,直到看不到沈佳人的身影了,才苦笑着从地上爬起来,然后整理好自己身上乱七八糟的衣服,直到觉得自己的仪表没有问题了,才拿起自己的包包,若无其事的走了出去。

有了当事人的证词,傅少卿很快的就被放出来了,当然了,因为沈佳人早就有授意,跟楚思雪的合作,还可以继续下去,傅少卿只是雷声大雨点小的扬言要追究楚思雪的责任,最后不了了之。

“真的有这么神奇的药?”晚上回到家,沈佳人跟个好奇宝宝似的,拉着厉墨成问个不听。

“应该有。”厉墨成给的答案模棱两可,捏了捏沈佳人的脸说道。

“什么叫应该有啊!”沈佳人有点不乐意了,觉得厉*oss分明就是在敷衍。

“今天你做的不错,很有气势。”厉墨成想起从监控录像里,看到沈佳人对付楚思雪的模样,忍住赞叹。

没想到小兔子范儿还挺足,看来自己这阶段对她的“言传身教”完全发挥了作用,那小腔调,拿捏的十分到位。

“什么嘛,你就别打趣我了。”沈佳人白了厉墨成一眼,有些不好意思。

其实,今天她也就是依葫芦画瓢,将监控里傅少卿跟楚思雪两个吃饭的时候说的话,做的事场景重现了一遍,至于又是屏蔽信号,又是保镖,又是威胁的,根本就是为了要打击楚思雪的心理防线,然后给催眠大师制造机会,让他神不知鬼不觉的催眠楚思雪,让她好好的体会一下当时傅少卿的感觉。

没想到,这一招还真管用。

“说起来,那个催眠也是挺玄乎的,我以前只是看小说上这么写,神乎其技,一直不大相信,没想到竟然这么厉害,太震撼了,也太可怕了。”想起那个催眠大师的手段,沈佳人有点恐慌。

“放心吧,这些都离你很远,只要意志力够坚强,这些都伤不了人。”厉墨成看着沈佳人有些凌乱的情绪,好笑的宽慰着。

小兔子今天恐怕是第一次做坏事,做恶人,精神有点亢奋了,问个没完没了的。

“真没想到,竟然发生这种事,你说,会是谁在背后暗算傅少卿跟楚思雪呢?”沈佳人没什么头绪,她一开始觉得是楚家,但是后来觉得楚家虽然一早就觊觎傅氏,也极有可能利用楚思雪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但是沈佳人觉得楚家没有这样的本事,可是,冥冥中,又觉得,这件事又跟楚家脱离不了关系。

人心,好复杂!

“你猜?”厉*oss眨眨眼问。

沈佳人没好气的捏了一把身边的男人,结果换来身边男人一声夸张的口申口今,她忍不住又白了一眼故作姿态的厉*oss,然后就真的开始猜了:“另外一个楚家?楚非墨?”

两个楚家,五百年前是一家,也都不是什么良善之家,很有可能联手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毕竟A市的楚家,想要打击明诚,有点鞭长莫及,而S市的楚家,恰好跟他们有同一个目的,两家人一拍即合。

“或许。”厉墨成又给了不确定的答案。

“要不是韩家?”沈佳人皱着眉头又猜。

韩家这阶段虽然一直很低调,但是跟厉家的梁子结大发了,就算是韩家这阶段一直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但是谁心里都清楚,厉家人当着韩老爷子的面毁了韩家下人掌权人的双臂,韩家虽然是有错在先,但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但是,跟楚家与厉家比起来,韩家毕竟势单力孤,想要找个人联手对抗厉家,做出这些事情来也不是不可能,毕竟,前阶段傅氏遭受重创,短时间内又走出低谷,东山再起,除了他们几个,外界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是明诚注资傅氏,将傅氏盘活的,鉴于厉墨成对傅氏的重视,这些人难免不会先对傅氏下手,然后揣摩一下厉墨成的态度,投石问路。

“韩家?听起来有点道理。”厉墨成假装思考了一下,说道。

“你就别吊我胃口了,到底是谁?”沈佳人有些不耐烦的问。

“我也不知道。或许你猜的这些都是,又都不是,没有证据,所有的猜测都不成立。”厉墨成耸耸肩说。

“那你还让我猜!你这不是存心逗我玩么你!”沈佳人不高兴了。还以为这家伙知道真相了呢。

“我只是不想打扰老婆你的雅兴,尽量配合你的情绪而已。”厉墨成有些无辜的说。

“跟你简直不能愉快的交流了,睡觉!”沈佳人被惹恼了,钻进被窝里,背对着厉墨成睡觉。

“谁说不能愉快的交流了?只是方式不对而已。”厉墨成立刻为自己申辩。

“什么方式不对?”沈佳人转过头,看着厉墨成。难道是自己思维太过局限?或是有什么细节没有注意到?

“当然是交流的方式。”厉墨成一眼就看穿沈佳人误会了,在成功的吊起沈佳人的胃口之后,有些恶趣味的将沈佳人压在身下,微眯着眼睛打量着沈佳人说:“小兔子,今晚我们换个姿势,一定会交流的很愉快的。”

“厉墨成!”沈佳人咬牙切齿的低吼了一句:“你能不能正经一点,我在跟你说正事!”

“我也在跟你说正事。”厉墨成幽怨的看着沈佳人,说道:“一男一女躺在床上,还有比这件事更像是正事的事么?小兔子,是你一直在不务正业!”

“你简直是强词夺理!”沈佳人又羞又气,极力为自己申辩。

只是厉*oss哪里肯听她那一套,霸道的本性又暴露无疑,“其实我觉得男人有的时候粗暴一点好,你看今天的视频里,虽然是被强暴,但是我觉得楚思雪其实也挺受用的,要不我们试试?”

“试个毛线!”沈佳人抬脚踹了厉墨成一下。

“那要不你学着楚思雪对我也粗暴一下,我不介意的!”

“我介意!”沈佳人气吼吼的说:“再这样我就跟儿子睡了。”

这威胁实在是不管用,只不过厉*oss觉得是自己的问题,反省了一下,说道:“那好吧,还是传统姿势好了。”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