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44:弃暗投明,艳福不浅

正在扣纽扣的手一顿,厉墨白深吸一口气,转身看着包贝贝,温柔的说道:“贝贝,跟我回家。”

“你做梦!”包贝贝的情绪激动了起来,揪过一个枕头用力朝厉墨白砸过去:“你做梦!做梦!我是不会跟你回去的,不会!”

“贝贝!”厉墨白头疼的看着包贝贝,眼中有点焦躁,但是压下心头的不悦,仍旧温柔的劝说着:“这里毕竟不是我们的家,贝贝,别闹了。”

“我闹?好!是我闹!厉墨白,你让我别闹了,好,我可以不闹,除非你放我自由!”包贝贝眼圈红了红,深吸一口气说。

“你哪点不自由了?贝贝,我并没有干涉你任何!”厉墨白看着包贝贝,眼中带着几分失落,除了身上上是她的老婆,跟他住在一起,他根本没有限制她任何,甚至明知道她跟莫晨两个联系频繁,也始终假装不知道,任由她高兴,他已经给了她最大限度的自由。

“厉墨白,你明知道我说的自由是什么!”包贝贝声音尖锐了起来。

厉墨白眼神一暗:“想要离婚,门都没有!贝贝,死了这条心,跟我好好过日子。”

“不可能!厉墨白,不可能!我要跟你离婚!离婚!”

包贝贝任性的大吼大叫,惊动了别墅里其他人,沈佳人正在给厉宝宝喂奶,听到动静连忙放下宝宝就要去看看怎么回事,却被厉*oss霸道的一把抱在怀里,“先给儿子喂奶。”

“可是贝贝……”沈佳人不无担忧。

“不用管她,墨白会处理,放心,不会出什么事。”厉墨成有些不喜的皱眉,这个包贝贝真不知道在矫情个什么劲儿,眼眶这么高,他都替自己的弟弟觉得委屈,厉家的二少爷,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偏偏就对那个不靠谱的女人死心塌地的,真是闹心。

“……”沈佳人虽然还是很担心,但是选择相信厉墨成的话,毕竟解铃还须系铃人,他们两口子的事,老是这么拖着也不是办法,早点了结了也好,这些天,她看出来了,包贝贝经常回摸着肚子发呆,微笑,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对肚子里的孩子是在意的,喜欢的,她相信,包贝贝是不舍得伤害孩子的。

可是,出乎沈佳人意料的是,此刻楼下的客房里,包贝贝正拿着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一把水果刀,对着自己的肚子,威胁厉墨白离婚,不离婚的话,就跟孩子同归于尽。

“贝贝,你可不要做傻事!”

“包贝贝,你疯了!”

厉雪舞跟莫远看着情绪激动的包贝贝,在一边劝说着,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

“厉阿姨,你不要劝我了。”包贝贝看着厉雪舞,眼里有大颗的泪滴落下来,然后她又看着一向宠她,从来没跟她大小声的莫远,心里更觉得委屈:“小叔,你根本不知道我心里有多难过,我是被逼的,我根本一点都不快乐!”

“那也不能拿孩子开玩笑!”莫远是真的动怒了,他一向骄纵包贝贝,但是却绝对不会毫无原则,孩子的事,绝对碰触到他的底线。

“我没办法!我没办法!”包贝贝的声音又凄厉了几分,握着刀子的手也抖个不停,让房间里的三个人,心也跟着抖个不停,生怕她一失手,一冲动,就酿成惨剧。

“你就这么想要离开我?”厉墨白声音幽幽,带着一丝沉痛与嘲弄,看着包贝贝。

“这还用问吗?厉墨白,我们是怎么在一起的,你比我心里更清楚!你卑鄙!”包贝贝看着厉墨白的眼神,心里一颤,她从来没有看到厉墨白这副表情,很陌生,甚至让她有点可怕。

“包贝贝,我可以跟你离婚。”厉墨白习惯性的从口袋里掏出烟,刚想要点燃,但是看了一眼包贝贝,又放下了,就算是再生气,他也没忘记,眼前的女人是个孕妇。

实际上,自从跟她在一起之后,他已经很少吸烟了,只是今天情绪有点控制不住,憋闷的要命,想要借助烟草来舒缓一下。

“什么,你说真的?”包贝贝不敢置信的看着厉墨白,然后大声说:“厉墨白,你不要耍花样!我不会再上当!”想起自己这段时间被她骗的团团转,包贝贝心里的防备很重:“你有什么条件?”。

厉墨白将手里的烟放回去,双手插在裤袋里,看着包贝贝冷笑一声:“当然是有条件的,我要这个孩子,孩子生下来之后,我们就离婚!”

“既然都决定离婚了,为什么还要孩子?你别想糊弄我,有了孩子,我们之间根本就牵扯不清。”她包贝贝不是傻子。

“你以为,我会再利用孩子跟你破镜重圆,或是到时候利用孩子让你留下来?”厉墨白嗤笑一声:“包贝贝,你凭什么有这个自信?觉得我非你不可?我厉墨白,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凭什么让你这么践踏!”

宁肯死也要跟他离婚!

包贝贝,你很好!

“既然你要什么样的女人都有,为什么还要这个孩子,有的是女人愿意给你生孩子!”包贝贝不甘示弱的反问。

她才是被践踏的被欺负的一个好不好?

“我们厉家的骨肉,不允许糟蹋!”厉墨白双眼一眯,“你放心,孩子生下来,我就带他离开,保证不会打扰你日后的清静。但是在这期间,你要牢记自己的身份,不仅仅是我的厉墨白的妻子,还是一个孩子的母亲!”

包贝贝心里还有疑虑,却又听到厉墨白补充道:“我会拟一份协议,你也不用怕我会反悔,你自己考虑清楚!”厉墨白说完,就决然的离开了。

包贝贝傻愣愣的看着厉墨白的背影,手一软,水果刀掉在地上,她下意识的用手捂住肚子,心里一时间分辨不出是什么滋味。

他,竟然就这样同意离婚了,只是要孩子?!

“贝贝,你吓死阿姨了。”厉雪舞连忙将水果刀收起来,递给莫远,让他丢的远远地,上前拉着包贝贝的手说。

“对不起。”包贝贝喃喃的说,双眼却像是没有聚焦一样,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厉雪舞跟莫远两个看着这副模样的包贝贝,相视一眼,摇了摇头,心里感叹不已,这两个孩子,明明都对彼此有情,却非要说些彼此伤害的话来。

厉墨白的办事效率很快,下午的时候,就将协议弄好了,送到包贝贝手里。

包贝贝看着协议书上的那些条款,眉头指着一条说:“我连孩子的探视权都没有吗?”

“我以为,你根本不稀罕,不过,等孩子生下来之后,我想移居国外,就算是加上这一条的话,我想你到时候也不会有时间远端重洋去看他一眼的吧。”厉墨白有些嘲弄的开口:“而且,我觉得,到时候,既然要离婚,就断的干干净净最好,没有必要再联系了。”

包贝贝皱了皱眉头,心里有些不愿意,但是最终也没有再说什么反驳的话,厉墨白说得对,他这次可能是真的打算与她彻底决裂了吧。

“还有这个,我根本不需要这些。”包贝贝指着上面的财产分割列表,离婚后,厉墨白将自己名下一半的财产分给包贝贝。

虽然,包贝贝知道厉墨白很有钱,她从小衣食无忧肆意挥霍的成长环境让她对金钱并没有什么太多的概念,但是在看到那长长的满满的好几页财产列表的时候,还是不小的震惊了一把。

“财产的问题就这样吧,我可不想让你们莫家人觉得我亏欠了你,毕竟,你也算是给厉家添了血脉,这些是你应得的,我厉墨白不是个会委屈女人,没有担当的男人。”厉墨白看了一眼包贝贝,然后说:“要是觉得没问题,就签字吧,孩子生下来的那一刻,这份协议就生效。”

包贝贝将协议又仔细的看了一遍,然后拿起手边的笔,毫不犹豫的签上自己的名字,又将那份协议递给厉墨白,厉墨白冷笑一声,拿起笔潇洒的签上自己的大名,然后将协议交给律师。

一切都弄好,包贝贝又些尴尬的看着厉墨白,“现在,我该做什么?”

总感觉,这协议一签,她跟厉墨白就像是建立起一种雇佣关系似的,有点不舒服。

“协议生效之前,你依旧是我的妻子,对于双方父母那边,我要求你必须就协议内容保密,尽到儿女的责任,这不过分吧?”厉墨白手里把玩着那只笔,问道。

“不过分。”包贝贝点点头,心里对厉墨白的父母,有些愧疚,不管厉墨白如何,他的父母是真心实意对自己好的,要是以后,知道了这份协议,真不知道,该怎么……

“那你打算到时候怎么跟他们说……”包贝贝问。

最不好搞定的就是父母。

“这个我来做,你就不用担心了,安心待产吧,包贝贝,我希望,这段时间你是真的能做到一个合格的孕妇该做的,我不想我的孩子受到一点点的委屈。”厉墨白揉了揉眉心,说道。

“我明白,我毕竟也是孩子的,妈妈。”包贝贝声音有点塞,妈妈两个字说出口,她的心也塞住了。

厉墨白不置可否的笑笑,显然带了几分讥诮。

签完协议,包贝贝就跟厉墨白回去了,沈佳人送走这两口子,转身看着没事人似的厉墨成问:“你怎么一点都不担心?这两人都闹到这种地步了!”

签什么协议的,在沈佳人看来,这两个人简直是疯了,这个买卖儿童,有什么分别?

也只有包贝贝这个不靠谱的女人,才会做出这么疯狂的事情来。

“有什么好担心的,墨白之前还是死刑,现在变成了死缓,你该高兴才是。”厉墨成洞悉先机的说。

“你是说……?”沈佳人狐疑的看着厉墨成,不会真的是她想的那样吧?

“就是你想的那样。”厉墨成揉了揉沈佳人的头发,好笑的说。

“可是,这能行吗?”沈佳人还是很担忧。

“要是这段时间还不能让包贝贝回心转意,那也没继续的必要了。”厉墨成的眼神幽深。

沈佳人叹一口气,但愿贝贝能及时醒悟,别再执迷不悟下去了,看到厉墨白的好。

不过,这厉家的兄弟真是一个个腹黑天王级别的,刚才他看厉墨白的那副冷酷无情的做派,差点都被他骗过去了。

还以为,他真的是对包贝贝心灰意冷了。

包贝贝的事,总算也是平息下来了,虽然只是暂时的,但怎么说也是了了沈佳人的一桩心事,只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沈佳人的安稳日子没过多久,傅氏就又出事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沈佳人带着马成才匆匆去警局,看到傅少卿,问道。

她下午在家里看孩子呢,就接到马成才的电话,说是傅少卿因为强奸罪入狱了,强奸的人还是楚家的楚思雪学,沈佳人当即就震惊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打死她也不会相信傅少卿会做出这种事情来,肯定是被人陷害了。

“佳人,你相信我吗?”傅少卿一脸灰败,看着沈佳人问。

“当然相信!我不相信你难道还相信楚家人吗?到底是怎么回事?”沈佳人看着傅少卿,声音急切。她现在最想弄清楚,到底楚家人是用了什么手段,让傅少卿宰了跟头。

“我也不知道。”傅少卿揪着头发,一脸颓废。

他今天中午接到楚思雪的电话,楚思雪约她出来面谈,说是掌握了一些证据,他于是很爽快的赴约了,谁知道,两个人到了一家餐厅,点了菜,刚开始还好好的,一切正常,吃了几口菜之后,楚思雪不知道怎么的,就坐到她怀里来了,而他,却根本不想推开她,反而就在包厢里扯开了她的衣服,不顾楚思雪的挣扎,就那样将楚思雪给……

后来因为动静太大,引来了餐厅的服务员,将他跟楚思雪两个分开,后来,有人报案,直接就被带到警局来了。

“怎么会这样?你是不是被人下药了,那饭菜肯定有问题!检查了没有?”沈佳人听了事情经过,问道。

“我也觉得饭菜有问题,可是当时事发突然,根本没来得及就……被送到这里来了,后来我跟警局说明情况申请做身体检查,结果表示一切正常。”傅少卿郁闷,“怎么会这样?”

回想当时的情况,自己根本就是不受控制,可是意识却是清醒的,从强迫楚思雪发生关系,到最后被人拉开,楚思雪打了他一耳光,整个过程,都记得清清楚楚,可是,他怎么会做这种事?他对楚思雪,根本就没有男女之情,他也不是个滥情的人!怎么就突然做出这么禽兽不如的事情来了呢!

傅少卿的脑子里简直一团糟。

“这件事,交给我,你放心,我会尽快把你弄出来的。”沈佳人握住傅少卿的手说。

傅少卿下意识的缩了缩手,看着沈佳人黯然的说:“脏。”他现在感觉自己好脏,怕污染了沈佳人。

“说什么呢!我相信这肯定不是你本意!放心吧,很快会没事的。”沈佳人说着,又拍了拍傅少卿的手,神色坦荡。

“嗯。”傅少卿点点头。

沈佳人将马成才留下,跟傅少卿说一些相关的法律程序跟细节,自己则是出了警局,给厉墨成打了电话,将事情说了下,让厉墨成出面协助。

“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厉墨成问。

小兔子特地强调协助两个字,是想大展身手了?

“我先去约楚思雪见个面。”沈佳人眼中露出一丝轻嘲,这种事,当然还是当事人最清楚了,就算不是楚思雪的本意,她也是现在唯一的突破口。

“好。我让人设法将餐厅的监控弄到手。”厉墨成配合的说,然后又忍不住吐槽了一句:“这傅少卿真是艳福不浅啊。”

“目前为止,所有跟他有过关系的女人都没有好下场,你确定这是艳福?”沈佳人又好气又好笑的问。

“还好你早早的弃暗投明了!”厉墨成拽拽的回了一句。

“……”这才是你厉*oss想要抛砖引玉说的话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