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42:折腾

强暴?!

沈佳人听了包贝贝的话愣住了,她能猜到包贝贝跟厉墨白在一起,肯定是厉墨白用了点小手段,但是却没想到会是——强暴!

这些年来,大白对包贝贝的纵容她都看在眼里,虽然当时他顶着个保镖的身份,但是别说是她,就连包贝贝绝大多数时间也从来没真的将他当成保镖看,沈佳人真的想象不出,厉墨白会对包贝贝做出那种事情来。

可是,看着包贝贝哭的这么伤心欲绝,沈佳人也知道包贝贝说的绝对是真的。

“贝贝,你先别哭了,怀孕了哭鼻子对眼睛不好。”沈佳人柔声安慰着包贝贝。

清官难断家务事,包贝贝跟厉墨白的纠葛,她也理不清,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劝说包贝贝,只能让她先保重自己的身体。

“我不要怀孕,不要孩子。呜呜……佳人,我不能跟他生孩子……呜呜。”包贝贝哭的有些绝望,她知道,自己要是真的如厉墨白所愿的生下这个孩子,那么这一辈子就别想跟这个男人划清楚界限了。

沈佳人一听包贝贝说不要孩子,立刻头疼了起来:“贝贝,不管大人怎么样,孩子是无辜的。”

“可是,可是我真的不能给厉墨白生孩子,生下孩子,我就真的跟他理不清了!”包贝贝的眼泪像是怎么流也流不完,她突然用力的抓住沈佳人的一只胳膊,充满祈望的开口:“佳人,要不你陪着我,你陪着我,你陪着我去医院,我就不会害怕了,你陪我一起去做手术,好不好?好不好?”

包贝贝此刻显然是六神无主了,有些口不择言。

“贝贝,那是一条小生命啊,你怎么能这么随便的就剥夺他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权利,这么轻易的放弃他扼杀他,你不是很喜欢宇轩吗,你想想,他将来也会是个跟宇轩一样可爱聪明的宝宝,是你的宝宝,你怎么能狠得下心?”沈佳人语气有些严厉,盯着包贝贝的眼睛说。

包贝贝可能是从来没有见到对她这么疾言厉色的沈佳人,一时间愣住了,但是很快的,她又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无助的说:“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沈佳人,你说,你说我该怎么办?我觉得,我真的是走投无路了!呜呜……”

“贝贝,难道你跟大白,就真的,真的过不下去了?”沈佳人抓紧包贝贝的胳膊,问道。

“是他强迫我,算计我的,我怎么能忍受?我不要这样的婚姻,我不要!这个孩子根本就不该来。”包贝贝哭的绝望,声音有些崩溃。

“贝贝,你难道就不能试着给大白一个机会,你跟莫晨,你们两个终究是不可能的,你为什么还是放不开?”沈佳人担忧的看着包贝贝,劝说着。

“佳人,你不懂,你不懂!”一听沈佳人提起莫晨,包贝贝的眼泪流的更急。

自从在婚礼上发生投毒事件以后,莫晨就跟孙晓璇两个去韩国了,期间莫晨给她打过几个电话,她听得出来,莫晨的声音很消极,很不好,她真的没办法告诉沈佳人,当她听到莫晨说想她了的时候,自己那一刻心如刀绞,恨不得有双翅膀,立刻飞到莫晨身边去,可是,她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对着手机默默流泪,不敢让莫晨知道,更不敢让厉墨白知道。

她心里的痛苦,根本没有人能体会。

“好,是我不懂,你别激动,贝贝你别激动,小心孩子啊。”沈佳人看着包贝贝这副精神失常的模样,心里担心极了,她真怕包贝贝的情绪太过激动,伤到孩子。

包贝贝看着沈佳人,无助的哭了起来。

她现在心里一片混乱,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沈佳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她一边安抚着包贝贝,一边在心里暗自盘算着找个借口偷偷给厉墨成打个电话,向厉墨成求助,她觉得厉墨成肯定比她有办法。

只是沈佳人没想到,想曹操曹操就到,她这刚思虑着怎么通知厉墨成呢,敲门声就响了起来,沈佳人心里一喜,但是在感觉到包贝贝骤然紧绷的身体的时候,脸上又露出几分担忧。

两个女人面面相觑,包贝贝害怕的抓着沈佳人,惊慌的说:“他找来了!佳人,他找来了,他来抓我了!我不要跟他回去,佳人我不要跟她回去。”

“我猜是我家厉墨成,他估计知道我这么久没回家,心里担忧,根据定位找到这里来了。”沈佳人的手机里有个特殊的定位装置,是厉墨成给她安装上的。

沈佳人说完,就要去开门,包贝贝却拉着她的胳膊不让她去,慌乱的站起来身来说:“让我去!”

沈佳人自然是不会跟她抢的,只是跟在她身后,提醒她慢点,生怕她磕着碰着的。

包贝贝从猫眼里看到,的确是厉墨成站在门外,放下心来。转头对着沈佳人说:“是他,开门吧。”

沈佳人也从猫眼里看了一眼,确定的确是厉墨成站在门外,于是身手去拉门,只是不等她的手碰上门把手,包贝贝突然快速的抓住了她的手,说:“佳人,我怀孕的事不要告诉别人,厉墨成也不能说。”

“嗯。”沈佳人点点头,示意包贝贝放心。

包贝贝现在情绪异常激动,她说什么,沈佳人为了不刺激她,都会答应。

包贝贝却是将沈佳人的手攥的更紧,看着沈佳人说:“你不要骗我,佳人,我身边现在只剩下你一个可以依靠的人了。”

这话听得沈佳人心里有点发酸,她另外一只手搭在包贝贝的手上,郑重的说:“放心吧,贝贝。”

得到沈佳人的保证,包贝贝总算松了口气,放开沈佳人的手,沈佳人打开房门,就看到厉*oss一脸严肃的站在门口。

“怎么找过来了?今天不是很忙吗?”这阶段,明诚的事挺多的,尤其是今天,有个剪裁还有个大案子要签,所以厉墨成今天只是让司机跟她去傅氏,现在突然找到这里来,的确让沈佳人挺惊讶的,“忙完了?”

厉墨成看了一眼房间内的情形,没有说话,身子一移开,露出了被他一直挡在身后的厉墨白。

沈佳人一看厉墨白,心里自然清明了,她没说什么,只是有些担忧的看向包贝贝,心里感叹,看这情形,不用自己泄密,厉墨白也大概是知道了孩子的事了。

包贝贝在看到厉墨白之后,脸色大变,尖叫一声就逃回客厅,然后防备的站在沙发后面,声音尖锐的说:“厉墨白,你别过来!你别过来!”

厉墨白看着包贝贝哭的红肿的眼睛,跟煞白的脸色,又看着她一副拒他于千里之外像是看到洪水猛兽似的表情,心里不免有些生气,但是一想到包贝贝此刻的身体状况,他又放软了语气,哄着她说:“贝贝,跟我回家。”

“不,我不跟你回去!厉墨白,你个混蛋!我不会跟你回去,你个骗子,大骗子!”包贝贝听着厉墨白理所当然的语气,顿时崩溃了,用力的大吼。

“贝贝,你听我解释!”厉墨白一看包贝贝的情绪不对,脸色有点慌,连忙走上前想要解释,结果听到竭力撕底的大喊:“厉墨白,你别过来!你别过来!”

一边说,一边顺手捞起桌上的小摆件,朝着厉墨白砸过去。

包贝贝虽然准头有限,但是这么近的距离,厉墨白又诚心不躲闪,所以,那个小摆件正砸在他的额头上,尖锐的棱角在厉墨白的脸上留下痕迹,一道血线蜿蜒而下。

“你……你怎么不躲?”包贝贝没想到这么轻易就砸中了,彻底愣住了,回过神来,惶恐的问道。

“我做错了事,任凭你处罚,你要怎么打我都没问题,贝贝,跟我回家。”厉墨白像是额头上的伤口根本不存在似的,对着包贝贝说,又走近了两步。

“你……你别以为你这样我就会原谅你,厉墨白,你个大骗子,大骗子!我不会原谅了你,说什么都不会原谅你!”包贝贝大声吼道。

“好,就算是不原谅我,也要顾惜你的身体,跟我回家好不好?”厉墨白脸上飞快的闪过一丝黯然,继续对包贝贝说着,说话间,又悄悄的朝包贝贝走进两步。

“我不会再相信你!厉墨白,我不会上当了!再也不会相信你了!”包贝贝看着厉墨白,痛苦的摇头。

厉墨白瞅准时机,刚想要冲上前将包贝贝给抱住的时候,谁知道被包贝贝发现了意图,吓得尖叫一声,逃到了沙发的另外一边,顺手又抓起一个摆件来,对着厉墨白威胁:“你别过来!你别过来!我不会跟你走的!不会跟你回去!”

“贝贝,你别激动,你别激动!”要是平时,厉墨白肯定早就抓住包贝贝了,但是现在担心她肚子里的孩子,投鼠忌器,生怕刺激到包贝贝,有个万一。

“厉墨白,你别逼我!别逼我!”包贝贝紧紧的抓住那个摆件,突然对准了自己的肚子,猩红着眼睛说:“你再往前走一步,我就死在这里。”

厉墨白果然动都不敢动。一双眼睛充满痛苦的看着包贝贝,他真怕把包贝贝逼急了,这个女人绝对说道做到。

“贝贝,你别冲动!别冲动!”沈佳人见两个人一见面就闹得这么僵,生怕包贝贝真的伤害自己跟肚子里的孩子,立刻出来打圆场,安抚着包贝贝。

包贝贝看着沈佳人,眼里的泪又滚了出来:“佳人,都是他逼我的,都是他逼我的。呜呜……为什么要逼我!为什么要逼我!”

沈佳人心里一阵难受,然后看着厉墨白,示意他不要在妄想着制服包贝贝了,厉墨白没有说话,紧紧抿着唇,眼中神色灰暗难辨。

孩子的事,是他刻意而为的,他每次都是计算好了日子,提前好几天禁欲,然后就是为了提高排卵期时候的受孕率,他知道包贝贝不想要孩子,所以故意扎破了避孕套,想着要是有个孩子的话,包贝贝或许就能安下心来,跟他一辈子。

可是现在看来,这个孩子的到来竟然刺激的包贝贝绝望,其实,看着包贝贝终于,他心里又何尝不绝望?

“贝贝,你不要冲动,墨白他不会强迫你回去了。”沈佳人见厉墨白无声的叹了口气,知道他放弃了带包贝贝离开的打算,柔声劝说着包贝贝。

包贝贝不相信的看着沈佳人,然后又看着厉墨白,显然心里的防备根本没有完全放下。

“老公,你带墨白先离开。”沈佳人求助的看向厉墨成。

一声老公,喊得厉墨成通身舒畅,于是,很麻溜的拎着厉墨白离开了,临走给了沈佳人一个安心的眼神。

而厉墨白知道,自己不能在这里再刺激包贝贝,也很配合的跟着厉墨成离开。

房门被关上,包贝贝仍旧紧攥着那个摆件没有松手,精神还处在紧绷状态。

沈佳人慢慢的走上前,搂着包贝贝的肩膀,温柔的说:“贝贝,他走了,他不会带你回去了,你别怕,坐下来好好休息下,好不好?”

包贝贝紧绷的身体渐渐放松了下来,目光有些木然的看着沈佳人,很顺从的被沈佳人拉着坐到沙发上,沈佳人这才小心翼翼的把包贝贝手里的那个摆件拿开,暗暗松了口气。

她刚才真怕任性的包大小姐拿这玩意往肚子上招呼,里面的那颗小嫩芽儿,可经不起这么摧残折腾。

包贝贝排斥跟厉墨白回去,沈佳人的家就成了她的容身之地了,沈佳人花了两个多小时,将家里打扫干净,然后看着坐在沙发蜷着身子发呆的包贝贝问:“贝贝,你饿不饿?”

都,忙活老半天了,沈佳人一看时间,才发觉已经是下午两点半了,她跟包贝贝午饭还没有吃。

“不饿。”包贝贝摇摇头,但是肚子却不争气的咕咕叫了起来。

沈佳人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包贝贝,故意冷下脸来说:“包贝贝,泥垢了!跟我都来虚的,真那自己当外人啊你,既然这样你去睡大马路去,我这里庙小,塞不下你。”

“我这不是没胃口。”包贝贝被抢白了几句,脸色尴尬的说。

饿是生理反应,骗不了人,但是没胃口也是真的。

“没胃口也得吃饭,你现在可不是一个人了!不能这么再由着性子来,不负责任!”沈佳人一脸严肃的说,说完,掏出手机来,“我打电话叫外卖好了,你说你想吃什么?”

“我真没胃口,随便吧,其实我也不知道该吃什么。”包贝贝看着焕然一新的屋子,又看到沈佳人一脸倦色,有些愧疚的说:“佳人,真的麻烦你了!”

“丫的,我看你是真的想去睡大马路了!”沈佳人有点生气了,白了包贝贝一眼。

包贝贝勉强扯了扯嘴角,然后又低下头不说话了。

沈佳人无奈的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心想,难道自己这么多年来吃包贝贝的,就是为了这种时刻还回来?没想到包贝贝这个不靠谱的女人还挺能未雨绸缪的。

沈佳人打电话叫了外卖,特地按照包贝贝的口味点的,仔细嘱咐了些细节问题,她可是对包贝贝这个吃货的口味掌握的一清二楚呢。

只是沈佳人没想到,外卖来的特别快,超乎想象的。让沈佳人联想起一个挺流行的词儿来“光速厨房”。

正感叹自己跟包贝贝的胃不用等待遭罪呢,沈佳人去接外卖的时候,在看到送外卖来的人的时候,心里了然。

“大嫂,这几天就麻烦你照顾她了,拜托了。”厉墨白一身工作服,刻意压低了自己的帽檐,说道。

“放心吧。”沈佳人接过外卖来,说。

厉墨白不舍的从门缝看了包贝贝一眼,然后对着沈佳人指了指楼下,“我在外面等着,有什么事叫我。”

“好。”沈佳人点点头,看着厉墨白依依不舍的下楼,心里感叹:也不知道这两人要折腾到什么时候是个头。

------题外话------

千言万语化成两个字:谢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