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41:直觉,怀孕。

时间的确是治疗一切的良药,闹得满城风雨,沸沸扬扬的宁馨事件,在宁氏跟傅氏发表生命终止一切合作之后两个月的时间,便自然的平息了。

这两个月,傅氏在又一次大风大浪中挺了过来,虽然仍旧没有完全恢复元气,但是却奇迹般的没有倒下,让那些虎视眈眈的一直觊觎傅氏的人恨得牙根痒痒却又无可奈何。

“真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厉害。”沈佳人看着手中的报表,感慨道。

在外界看来,傅氏这次能屹立不倒,完全是因为有明诚这颗大树支撑,但是作为局内人的沈佳人却是十分清楚,明诚给予傅氏的只是名誉上的支持,所有的资金方面的援助,都被傅少卿拒绝了,所以,傅少卿能在这么快的时间内带傅氏走出绝境,真的是个奇迹。

“只不过是命不该绝。”傅少卿轻轻一笑。

这是沈佳人第一次这么高调的夸他,他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高兴。

“对了,听说你最近跟楚思雪走的挺近,你们没什么吧?”沈佳人合上报表,问道。

傅少卿目光有些复杂的看着沈佳人,脸上的笑容敛去,没有说话。

“你当我多管闲事好了,只不过不管是作为朋友还是出于什么立场,我都要提醒你一句,楚思雪不是你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楚家的对傅氏的觊觎一直没变。”沈佳人提醒道。

“你认为,在我眼里,楚思雪是什么样的?”傅少卿好笑的看着沈佳人问。

“我不知道,但是我跟楚思雪接触过几次,她给我的感觉比楚思雨藏得更深。”沈佳人想了一下说。

“我知道。”傅少卿嘴角的笑意又舒展开,“一个楚思雨的教训就够了,我不会傻得再在楚家人身上吃亏。你放心吧。”

“那你跟楚思雨……”沈佳人想起最近傅少卿跟楚思雨走的很近,被媒体拍到的几次传闻,忍不住问。

“相互利用而已。”傅少卿不愿意说的太详细,他不愿意让沈佳人觉得自己是个卑鄙无耻,唯利是图,为了利益什么都可以出卖一身铜臭的商人。跟楚思雨的逢场作戏,的确是仅仅两个人相互利用。

“这样我就放心了。”沈佳人明显松了一口气,脸上带着几分释怀的笑。

“没想到你也会担心我。”傅少卿打趣,语气轻松。

“当然,没有你,我去哪里找这么个有本事又肯做牛做马的人来管理傅氏这个烂摊子。”沈佳人丝毫不掩饰自己的私心。

“你果然懂得怎么伤人心!”傅少卿做出一副很受伤的模样。

沈佳人一愣,随即又绽开个更大的笑容,这是跟傅少卿两个认识以来,她在傅少卿面前笑得最真实最无压力的一次。

傅少卿看着沈佳人,眼中深埋的温柔险些藏不住,为了怕沈佳人发现,他故意不客气的赶人,说道:“好了,领导已经视察完工作了,也出来半天了,该打道回府了,不然饿着家里的小男人,酸着家里的大男人,我可担当不起。”

“看来我现在是不受欢迎的很啊,好了,既然傅总都发话了,那我也就不再死皮赖脸的赖在这里占用您宝贵的时间了,拜拜!”沈佳人一看腕表,的确出来时间很长了,立刻顺着傅少卿的话就坡下驴,站起身来拿着自己的包包往外走。

傅少卿说了声再见,目送沈佳人离开后身体倚在宽大舒适的座椅上,想起沈佳人刚才笑得那么真切,嘴角不自觉的又勾了起来。

这样,就很好。

楚思雪一进傅少卿的办公室,就发现傅少卿笑得特别傻的模样,忍不住吐槽:“能别当着一个大美女的面,笑得这么淫荡吗?会很容易让人误会的。”她上来的时候,看到过沈佳人,一看傅少卿的模样,就知道两个人相谈甚欢。

傅少卿收起笑容,看了一眼突然闯入的楚思雪,不悦的问:“你怎么来了?”

“当然是有事找你。”楚思雪怔了怔,为傅少卿的突然变脸感觉到不适应,同样是美女,为什么区别待遇就这么大呢?

“什么事?”跟楚思雪以前虽然也有接触,但是大多是因为楚思雨,而且当时傅少卿被楚思雨蒙蔽,眼里只容得下那一个人,楚思雨说什么都是对的,对于楚思雪,难免不带一丝偏见,如今楚思雨的真面被拆穿,再反观楚思雪,傅少卿能很客观公众的对待她了。

当然,虽然两个人相互利用,说起来算是合作关系了,但是,介于楚思雪是楚家人,傅少卿每次跟楚思雪接触都是暗暗防备不已。

“我怀疑楚思雨还没死!”楚思雪皱着眉头,脸色有些不好看。

“这怎么可能。”楚思雪的话让傅少卿从椅子上坐直了身子,语气中带着明显的不信,但是基于他对楚思雪的了解,他觉得楚思雪不像是会拿这种事跟他开玩笑的人。

“你为什么这么说?有什么发现还是有什么证据?”

“没有证据,有证据我就不会仅仅说是怀疑了!”楚思雪找了个地方坐下来,样子有些苦恼,“这是我的直觉,但是我的直觉向来没有出错过。”

毕竟,跟楚思雨两个是姐妹,而且又是从小到大明争暗斗了这么多年的对手,楚思雪觉得自己的直觉不会出错,但是这件事太过震撼了,她一时间也有些不能接受,所以自然的就想起来找自己的盟友。

楚思雪相信,傅少卿跟她一样,不想要楚思雨活在这个世界上,毕竟,楚思雨对于傅少卿来说,代表的是耻辱!

楚思雨要是真的活着,那么对于他们之间的合作,也绝对是个极大的阻碍。

“楚思雪,你大老远的跑过来,跟我闲扯了这么多鬼话,是来逗我玩的?”傅少卿的脸色难看起来,他觉得楚思雪肯定是梦魔了,发神经了!

作为一个男人,他是不相信也不理解女人所谓的直觉这种玩意的,在傅少卿看来,这都是女人吃饱了没事干凭空臆想出来的。

根本就是胡扯淡!

“傅少卿,你大概还不明白,楚思雨跟我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中长大的吧?你以为,我是游手好闲吃饱了没事干故意拿这种无稽之谈来勾搭你,接近你的吗?”楚思雪脸色也难看起来,“我没你想的那么无聊,而且,你也根本不是我中意的男人,我跟楚思雨不一样,从来不屑于利用感情来控制一个男人!”

“可是你凭什么让我相信你?就凭你毫无根据的直觉?”傅少卿反问,脸色黑沉几分。

“我也知道,这让你很难接受,别说是你,就是我,我很难接受,但是在楚家那个神奇又龌龊的地方,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我们不得不防!”楚思雪知道自己很难说通傅少卿,她也是在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感觉到极大的不安,想要找个人倾诉而已。

楚思雪的话,让原本认为这一切是无稽之谈的傅少卿愣了一下,他目光极深的看着楚思雪,发现她脸上的极力掩饰的不安是那么的名衔,心思转了一下,说道:“我知道了,我会留意,你先回去,要是有什么可疑的地方的话,及时通知我,保持联络。”

“嗯,我知道。”楚思雪点点头,然后对着傅少卿说:“下次不会这样了。”她指的是自己今天突然不打一声招呼就闯进傅少卿的办公室的事。

现在想想,她的确是欠考虑,毕竟,她跟傅少卿的合作是私下进行的,实在不适合出现在这里。

“嗯。”傅少卿表示赞同的点点头,楚思雪让他欣赏的就是这一点,不管是以前她伪装的跋扈也罢,还是现在表现的让他刮目相看也罢,她都是个性子极为干脆的女人,做事不拖泥带水。

“那我走了。”楚思雪起身往外走,走到门口的时候,又看着傅少卿说:“如果真的是她的话,你觉得,她回来,最想报复的人是谁?”

傅少卿没有回答楚思雪的话,而显然,楚思雪也不需要他回答,她的意思只是在于提醒,因为答案,他们都心知肚明。

办公室里再次回复了清静,傅少卿的心情,却没有之前的平静,脑中不由自主的想着楚思雪的话,心里犹豫着要不要打电话提醒一下沈佳人,但是犹豫再三,也没有打出去。

傅少卿心想着不能因为楚思雪捕风捉影的怀疑直觉,就给沈佳人造成恐慌,是十分不明智的,所以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沈佳人从傅氏出来,坐车往回走,在经过医院的时候,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她连忙让司机停车,然后快步的追上前面像是幽魂一样的人,拉住她的胳膊问:“贝贝,你怎么了?”

包贝贝被吓了一大跳,抬头看到是沈佳人,才松了一口气,然后吸了吸鼻子,像是没事似的看着沈佳人嗔怪:“沈佳人,你是鬼吗?走路都没声音的,突然跑出来吓人,你知不知道,吓死人了!”

沈佳人看着包贝贝明显哭过的眼睛,还有不正常的脸色,压根就没有跟她耍嘴皮子的心情,担忧的问:“你怎么了?来医院做什么?墨白呢?他怎么没陪着你?你到底是哪里不舒服?”

一连串的问题,昭显了沈佳人的急切,她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脆弱的包贝贝,脸色这么差,太让人担心了。

“我……”包贝贝看着沈佳人,突然不知道怎么的,隐忍了好久的泪水一下子绝提了,抱着她哭了起来。

“怎么了?你别吓唬我,贝贝,到底怎么了?墨白他是不是欺负你了?”沈佳人被包贝贝这么一哭,更慌了,要知道,包贝贝这个女人最讨厌哭哭啼啼的了,要看到她的眼泪,真的是很不容易,而且,她现在这个样子,哭的这么伤心,这么绝望。

“沈佳人,带我离开这里,陪陪我。”包贝贝抽抽噎噎的说。

“好好好,你先别哭,我陪着你,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陪着你。”沈佳人立马爽快的答应:“我们先上车再说,在这里让人看到多不好。”。

包贝贝一听沈佳人的话,立刻抹抹眼泪,跟着沈佳人上了车。

沈佳人递给包贝贝纸巾,然后问包贝贝:“我们去哪里?”

“随便,找个安静的地方就好。”包贝贝擦擦眼泪,说道。

沈佳人想了想,看着包贝贝说:“要不,去我家?”她指的是她以前住的房子。

“嗯。”包贝贝没有意见,点点头。

沈佳人吩咐司机去自己以前住的小区,到了楼下,让司机在下面等着,然后拉着包贝贝上了楼。

房间里很久没人住了,盖住沙发的白布上都落了一层灰,不过此刻的包贝贝跟沈佳人也都没心情在意这些,沈佳人将白布扯掉,然后让包贝贝坐下,自己坐在她身边问:“到底怎么了?快点告诉我,都急死我了。”

一提起这个事,包贝贝的情绪又开始激动起来,眼泪又抑制不住的落了下来:“佳人,我,我怀孕了!”

大姨妈好久不来,包贝贝一直有种不好的预感,前天的时候,买了验孕棒查了一下,结果真的是中奖了,她不明白明明她跟厉墨白两个做的防护措施妥妥的,为什么还会中奖,昨天她不经意的发现他们常用的避孕套都被戳上洞洞了,原来,这不是什么意外,分明就是厉墨白蓄意而为设计好的。

包贝贝从小到大,没有吃过什么亏,最痛恨被人算计,当然不想吃这个哑巴亏,她想了一天,一气之下,就打算一个人偷偷去医院将孩子拿掉,可是,当她一个人躺在冰冷的台子上的时候,听着医生摆弄着那些冰冷的器具,突然心像是被什么给攫住了似的,一阵恐慌,不知道为什么又从医院里跑出来了,然后就是遇到了沈佳人。

“怀孕?!”沈佳人声音里带着惊喜看着包贝贝,但是在看到她红肿的眼圈的时候,惊喜又全变成了担忧,小心翼翼的问:“贝贝,你不会做傻事,把孩子拿掉了吧?”

看包贝贝这副苍白失魂的模样,沈佳人真怕包贝贝已经这样做了。

毕竟她早就看出包贝贝跟厉墨白之间的不对劲儿了,包贝贝的性子,做出这样的事,是极有可能的。

“我本来是今天约了医生想要去的,但是,我,我躺在手术台上的那一刻,我突然好害怕,佳人,我好害怕!呜呜……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包贝贝趴在沈佳人的肩膀上大哭起来。

还好!

沈佳人在听到孩子还在的时候,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好在孩子还在。

“贝贝,你跟我说,你跟大白,你真的,真的对他一点点感情都没有吗?一点也不喜欢他?”沈佳人将包贝贝的身子扶正,直视着她的眼睛,问道。

“我……我,我怎么会喜欢他……我,我不想提到他!”包贝贝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但是沈佳人明显的察觉到她的眼神有些躲避。

作为包贝贝的资深闺蜜,沈佳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贝贝,把孩子生下来吧。好好跟墨白过日子,他是个你可以依靠一辈子的男人。”沈佳人给包贝贝擦了擦泪,说道。

“不!不可能的,佳人,你不知道,是他强暴我的,一切都是因为他才会变成现在这样,就连这个孩子,原本也不会有的,是他设计我怀孕的,他根本不是你们表面上看起来的那样,呜呜,你们都被他骗了!都被他骗了!”包贝贝一听沈佳人帮厉墨白说好话,顿时有种孤立无援的崩溃。

全世界都相信厉墨白是个好人,只有她自己知道,他有多霸道无耻,她已经被逼无奈跟他结婚了,根本没想过要给他生孩子!

------题外话------

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没规律的更新了,人生最可悲的事就是你原本以为风平浪静了却不料想又一场惊涛骇浪已经在等着你。

最近更新可能都在晚上了,等文的美妞们不用熬着了,第二天再看吧。

对不起。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