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40: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宁馨的事,在S市引起不小的轰动,谁也没料到,一个最近天天在媒体上跟未婚夫秀恩爱秀甜蜜晒幸福的豪门大小姐,转眼间就香消玉损,而且,死因还是杀人未遂,失足坠楼,更不敢相信,她死前还亲自承认自己早在数月之前就有杀人动机,这次性情大变根本不是突然之举,而是一直以来,伪装的比较好罢了。

沈佳人从来没想过要将自己放在一个让人同情的位置上,但是随着宁馨的死,宁馨的很多生前事被挖掘出来,其中就包括宁馨曾经在沈佳人嫁给傅少卿之后,数次指使人绑架陷害教训她,这些事,无疑是将宁馨给黑化的彻底。

“这到底是谁做的?”沈佳人看着那些八卦消息,哭笑不得,这些媒体真的是有本事,那么久的事,她都要记不清楚了,他们竟然能挖掘出来,真不知道他们买的挖掘机是什么牌子的!

“不知道。”厉墨成深皱着眉头看着那宁馨那一条条罪状,眼中带着肃杀之气。

这一刻,他真不知道是自己太没用来还是宁馨隐藏的太好了,竟然这么一个危险的大炸弹潜伏在小兔子周围这么长时间,他都不知道,而且,就连车祸的事,还是从凶手嘴里知道的,厉*oss深深的觉得,自己被打脸了。

“怎么了?这些都过去了,再说,宁馨也死了。”沈佳人看厉墨成脸色不好,将那些杂志都推倒一边去,说道。

“小兔子,我受伤了!”厉墨成将沈佳人拉在自己腿上坐着,嘟囔道。

“怎么了?伤到哪里了?”沈佳人担忧的看着厉墨成,在他腿上坐直了身子,问道。

“嘶~”厉墨成倒吸一口气,然后将沈佳人乱动的身体固定住,拉着她的一只手放在胸口上,说道:“心疼。”

沈佳人无语,他们家的厉*oss这是在跟自己撒娇吗撒娇吗撒娇吗?

眉眼认真的审视了厉墨成半天,沈佳人最终败下阵来,十分淡定的接受了厉*oss撒娇的事实,小手在他的胸口上揉了揉,说道:“揉揉就不疼了,乖!”

厉*oss的呼吸不可抑制的粗重起来,目光灼灼的盯着沈佳人,情不自禁的舔了舔自己干燥的嘴唇。

沈佳人觉得此刻厉*oss的表情特别好玩,明明目光这么放肆,但是却有不得不拼命隐忍,让人忍不住想要好好的逗弄欺压一番,而她也毫不客气的这么做了,身体在厉墨成的腿上不断的乱动,看起来毫无意识的扭动,若有似无的摩擦……

“够了!”厉墨成终于忍不住,将这只坏心的披着兔子皮的小狐狸给赶下腿去,然后毫不迟疑的朝外走。

“厉墨成,你不是心疼吗?我给你揉揉。”面对厉*oss的突然翻脸,沈佳人一点害怕的自觉都没有,反而越发的得寸进尺,追上来就要在深一步的挑逗。

“我现在心不疼了,但是我内伤!你确定你还要再继续揉下去?或许,你可以换个地方!”厉*oss对于沈佳人的紧追不舍,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来。

“哎呀,怎么都这个点了,我去看看宝宝。”沈佳人被厉*oss*裸的明示的目光看的心虚,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假装想起什么来,找了个借口,落荒而逃。

厉墨成看着沈佳人匆匆而去的背影,不悦的磨了磨牙,还有半个月,小兔子,你给我等着,看我到时候不给你褪下几层兔子皮来!

尽管被沈佳人这么一闹,厉*oss心里的不快散去很多,但是他看了一眼那些让人眼花缭乱的报道,眸色不免又是一沉,他绝对不会相信,这些东西在这个节骨眼上被挖出来是偶然或是巧合。

宁馨的过往被披露出来,最为震怒的当然就是宁馨的父亲宁浩了,正在遭受丧女之痛的他看着那些不堪的报道,注意力根本不在那些报道是否属实上,而是无比痛恨厉墨成跟沈佳人,她的女儿已经死了,这两个人竟然还不放过她,让她不得安宁!

太过分了!

很显然,宁浩很是如这一切幕后策划人所愿的,将所有的帐都算到了沈佳人跟厉墨成的身上。

宁馨死了,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宁氏与傅氏的合作,刚一安排完宁馨的后事,宁浩直接就召集媒体发表声明,宁氏与傅氏的所有合作项目都取消,今后宁氏与傅氏将不会再有任何合作。

这一举措,无疑给刚要有点起色的傅氏当头重击,让一个跌倒了刚要站起来的人再次被痛殴趴下。声明刚一发表,傅氏的股票当天就跌停,整个傅氏,再次被一团阴云笼罩。

不过,这段时间接二连三的打击,也让傅氏有了抗压能力,尤其是傅少卿在宁氏有所动作之前,早就作出一些列的应对措施,所以,局势很快的就被控制住了,但是还是不免对傅氏造成重创,可谓是雪上加霜了。

“果然一切都在你的计划之中。”韩悦从电视上收回目光,看着坐在沙发里正慵懒的坐着,百无聊赖的晃动着手里的酒杯的楚非墨,意味不明的说。

她早就知道这个男人是个恶魔,只是如此随意的就决定了宁馨的生死,破坏了宁氏与傅氏刚建立起来的姻亲关系,可叹宁馨傻得到死那一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还愚蠢的将一切都归结于沈佳人。一想到这些,韩悦就不自觉的对眼前的男人心生畏惧。

楚非墨像是没有察觉到韩悦的畏惧似的,不咸不淡的说:“这还要多亏了你,不是吗?”

“跟我有什么关系?”韩悦戒备的看着楚非墨,宁馨的死,跟她根本就没有半分关系。

“不管有没有关系,但是这一切不也是你想看到的吗?”楚非墨看着韩悦,轻笑一声,但是随即脸色就阴沉了下来,“听说你最近很不安分?别忘记你现在的身份!要是管不住自己给我惹出什么乱子来,你知道的,我可不懂什么叫仁慈!”

“我知道了!不过不安分的可不只是我一个!”韩悦说着,抬头看向楼上,一个女人此刻正站在二楼,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脸上带着几分鄙夷与不屑。

韩悦对上女人的目光,下意识的低下头,咬紧嘴唇,脸上有着背后告状被人当场撞破的不安,心里却是恨恨的扭曲着。

楚非墨放下酒杯,看着二楼的女人,嘴角溢出一丝笑容。

二楼的女人看了楚非墨一眼之后,转身径直又回到自己卧室里去了,没有任何言语。

楚非墨看着那扇没有关上的房门,眼中划过几分了然,对于美女的邀请,他可是想来很有绅士风度的。

站起来整理了下自己衣服,楚非墨上了二楼,进了女人的卧室,关上门。

韩悦这才放松了下来,她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那扇刚刚关上的房门,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盯着电视上正在开记者招待会做危机公关的傅少卿,微微失神。

经历过这么多风浪,不得不承认,傅少卿比之前更成熟稳重了,也更内敛更有魅力了。

看了一会,韩悦突然坏脾气的将电视关掉,遥控器捏碎,丢在地上。

二楼上传来一声女人的尖叫,韩悦看着那扇门,嘴角一深,还以为她有多不同多清高呢,还不是一样是个婊子!

二楼的房间里。

女人站在窗边,听到关门声并没有回头,她知道此刻进来的人是谁,只是冷冷的质问了一句:“楚非墨,我到底还要在这里憋屈多久?”声音里有明显的不悦。

这么多天,她像是个鬼影一样的躲在这里,什么也做不了,简直都要发霉了。

“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楚非墨走到窗边,与女人并立,也看着窗外的景色,说道。

“什么意思?”女人生气的转过头,看着楚非墨。

“就是字面的意思。”楚非墨似笑非笑的看着女人说。

“楚非墨,你别卖关子,把话说清楚点!”女人脸上分明有了几分急切。

“也没什么,就是要看你怎么讨好我而已。”楚非墨脸上的笑意浓了几分,偏头打量着眼前的女人说。

“我为什么要讨好你!你以为你是谁!”女人带着几分厌恶与不屑的看了楚非墨一眼,又转头看向窗外,只是,她此刻紧绷的身体,泄露了她心底的情绪,她此刻心里并不像是表面上这么平静。

“我也很好奇,你究竟是谁?”楚非墨嘲弄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这句话,戳到女人的软肋上,气的她抬手就要朝楚非墨的手上扇过去,只是却被楚非墨不客气的一把用力的抓住,她用力的挣扎,想要摆脱楚非墨的钳制,但是根本敌不过楚非墨的力气,只得气的大声嚷嚷:“楚非墨,你放手!”

“想打我?”楚非墨的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我看你是真的还不知道自己目前的处境,竟然敢这么放肆,你以为你还是以前的你?”楚非墨说完,就用力的一甩,将女人给甩在床上,然后拽了拽自己的领带,将外套脱下来丢在一边。

“楚非墨,你,你要做什么?”楚非墨脱衣服的动作让女人眼中飞快的闪过一丝慌乱,但是仍旧力持镇定的看着楚非墨,问道。

“既然你不知道自己的处境,那我就用实际行动告诉你,免得你今后再不知道天高地厚,敢对我挥手。”楚非墨说着,已经解开皮带。

“你疯了!你不可以!”女人彻底慌了,一咕噜爬起来,就想要往外跑,只是还没有跑到门边,就被楚非墨一下子拽住,用力的又甩到床上。

这一下,摔的有点重,女人头晕脑胀,但是也明白了一个事实,楚非墨根本没有平时的半分怜香惜玉,他是故意摔疼了她的。

“楚非墨,我不是你可以玩弄的人!”即便是处于劣势,女人还是想要端着架子提醒楚非墨,“你要知道,我们之间,仅仅是合作关系,你不能对我做这些!”

“合作?”楚非墨笑了,带着说不出的嘲讽,“你以为,你现在这种见不得光的身份,还有什么资格跟我谈合作?你以为你还是昔日的大小姐?笑话!”楚非墨冷笑一声,欺身压了下来。

“楚非墨,你放开!放开我!”女人心里的慌张已经掩饰不住,彻底的暴露出来,她一边激烈的挣扎,一边怒斥楚非墨:“你放开我,谁准你这么对我的!”

楚非墨根本不管女人如何叫嚣,反正他有的是本事将这个女人给调教的乖乖的臣服在自己脚下。

不得不说,楚非墨在男女情事上,是个高手高高手,不过是一会的功夫,身下的女人反抗就弱了下来,气息不稳,尽管她此刻看着楚非墨,眼中带着清醒的恨意与绝望,但是身体却本能的迎合着楚非墨,起了让人羞耻的反应。

“不!”最后一刻,女人痛苦的尖叫一声,身体僵硬的像是块顽石。

楚非墨将那点阻碍完全不当回事,看着女人绝望的泪水,笑得异常讽刺:“给我看清楚,现在占有你的人是谁!是我楚非墨!收起你心里的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不要再做白日梦了,如果你乖乖听话,说不定我一时高兴,就让你达成所愿了呢!”

女人木然的听着楚非墨的话,任由楚非墨动作,只是眼里的泪水,却是怎么止都止不住。

她保留了这么多年的清白,竟然就毁在一个她从来都不看好的男人手里!

楚非墨发泄完了之后,看了一眼躺在床上像是条死鱼一样的女人,目光落在床单上的那抹绯色的时候,露出一丝满意,落着身子去了浴室洗澡去了。

听着浴室里传出来水流的声音,穿上的女人终于有了点反应,不过她没有大喊大叫,大哭大闹,只是死死的抓着身下的床单,眼中射出可怕的恨意来。

沈佳人,这一切都是你害的,总有一天,我遭受过的耻辱都会加倍还在你身上。

楚非墨洗完澡出来,发现女人还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眼中微微闪过不满,就在他想要开口呵斥的时候,女人突然转过头来,看着楚非墨,在看到他*的身子的时候,有些不自在的别开眼,眼中划过一丝娇羞,“你怎么都不知道穿衣服的!”

楚非墨对于女人的反应有些诧异,不过随即又露出一丝玩味,走到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女人说:“有必要吗?”

女人咬咬唇,眼中飞快的闪过一丝厌恶,她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却不想被楚非墨看的清清楚楚,眼中的玩味越来越浓了。

女人有些娇弱无力的坐起身来,半环住自己的身体,看着楚非墨问道:“你已经达到你的目的得偿所愿了,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出去?”

“我达到目的得偿所愿了?我达到什么目的了?”楚非墨不解的问。

“你……”女人被楚非墨的话噎住,脸色憋得通红,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她抬头看着楚非墨说:“你已经得到我了,不是吗?”

这个男人做这么多,不就是处处想要跟厉墨成对比,想要在各个方面赢厉墨成一头,包括对她。

“我得到你了?不过是一具毫无情趣可言的身体而已,我不觉跟其他女人有什么不同。”楚非墨无情的说。

“楚非墨!你不要太过分!”刚刚*,又被这个夺取清白的男人这么讽刺,女人再也维持不了冷静。

“厉墨成不要的女人,我闲着无聊解闷下,你以为我会觉得有什么成就感?无趣!”楚非墨嘲弄的丢下一句话,然后慢条斯理的穿上衣服,看都没看一眼快要气疯了的女人,径直离开了。

“王八蛋!”女人抄起一个枕头,砸在门上,恶狠狠的说。

她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