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39:这只是个开始。

虽然不喜欢看到小兔子跟傅少卿这么“黏黏糊糊”的,但是厉墨成始终站在一边给两个人空间,没有催促什么,只不过脸色不好看是了。

沈佳人走到厉墨成的身边,看着紧绷着一张脸的男人,好笑又窝心,“厉墨成,我们走吧。”

“不许叫我厉墨成!”厉墨成有些怒曰的说。

“那叫你什么?”沈佳人不解,歪头看着厉墨成,她怎么觉得,这个家伙,此刻的模样像是个正在闹别扭的小男孩。

“喊老公!”厉墨成声音略微高了几分,带着明显的固执语调。

沈佳人脸微微一赧,压低了声音说:“我们先回家!”

“喊老公!”厉墨成不悦的又强调了一遍。

“你非要这么幼稚么!”沈佳人声音又压低了几分。

厉*oss傲娇的,不悦的冷哼一声。

“老公。”沈佳人脸已经丢到太平洋了,为了怕这个接近一米九的家伙再提出什么让人贻笑大方的要求来,只得妥协的喊了一声,刚说完,就羞窘的拉着厉墨成的手说:“快回家吧,宝宝该等急了。”

厉*oss达到目的,也见好就收,看了一眼坐在窗边的傅少卿,像是骄傲的孔雀一样,拉着沈佳人离开了。

沈佳人对于厉*oss的行为极度无语,走的又快又急。

厉墨成好心情的被沈佳人一路拉着走,直到从电梯出来,到了一楼大厅,才放慢脚步。

发生过命案,下面还有一堆记者徘徊不散。见到沈佳人跟厉墨成两个出来,立刻一窝蜂的围了过来,问题一个比一个尖锐。

“厉总,听说宁大小姐是跟厉少夫人起了争执,厉少夫人一时失手将她推下楼发生意外的,是这样吗?”

“厉少夫人,传闻宁大小姐对您跟傅氏总裁的关系一直耿耿于怀,请问您是怎么看的?”

“厉少夫人,您是否对宁大小姐的死心存愧疚?”

“厉少夫人……”

知道厉墨成一向拒人于千里之外,所以这些人避其锋芒,转而从看起来单纯一些的沈佳人身上入手。

沈佳人皱着眉头,唇瓣微抿,冷冷的看着周围的长枪短炮,在厉墨成开口之前,说道:“这件事太突然了,我一时间还有些接受无能,但是宁大小姐已经去世了,死者为大,这件事,我不想再讨论了,也请各位媒体朋友手下留情吧,毕竟逝者已矣。”

沈佳人话里有话,明显隐忍的姿态,让那些媒体越发觉得事情不简单,这一听就是有内幕啊,这让他们这些爱八卦就喜欢挖掘内幕的人怎么能不敏感,不激动?

于是,一个个更加敏锐更加尖锐的问题抛了出来,只是,不管这些人怎么追问,单刀直入还是旁敲侧击也好,沈佳人都抿着唇,不再开口说一个字,脸上有显而易见的隐忍,疲累与委屈。

“够了!滚开!”沈佳人不发火,不代表沈佳人身边的厉*oss好说话,见媒体穷追不舍,厉*oss的耐性终于被磨的差不多了,怒吼了一声。

狂热的媒体这才发现,他们刚才被八卦冲昏了头,忘记了沈佳人身边的男人是多么的可怕。

所有的人都安静下来,厉墨成搂着沈佳人,温柔的安抚着:“别怕,她再也伤害不到你了。”

沈佳人抬头看着厉墨成点点头,眼中疑似有可疑的泪光闪烁了一下,然后就将头埋进厉墨成的怀里,不出来了。

厉墨成抱着沈佳人,在数双探究的眼睛的注视下,迈步走开,直接去了停车场。

给沈佳人拉开车门,沈佳人刚要坐进去,就听到有稀稀拉拉的掌声响了起来,两个人都是一愣,朝着声音处看去。

楚非墨站在不远处,又拍了两下巴掌,看着厉墨成跟沈佳人,似笑非笑的说:“精彩!”

沈佳人眼中微微闪过一丝诧异,抬头看向厉墨成,却发现厉墨成眼中带着几分冷意,轻轻的握了一下厉墨成的手,心中有几分不安。

对于楚非墨这个人,沈佳人也不知道怎么的从一开始就心存戒备,现在想起来,可能是出于一种本能,因为楚非墨就算是以前伪装的太好,也总是给人一种阴柔的感觉,就像是现在,他这副不阴不阳的样子,实在是很难让人有好感。

今天晚上发生这么多事,他又在这个敏感点上出现,连沈佳人都不觉得这是个巧合。

“谢谢。”虽然是不喜欢这个人,但是出于礼貌,沈佳人还是淡淡的回应了一句,态度不喜不悲,十分平静。

“沈佳人,你今天的表现,让我刮目相看。”厉墨成的无视,让楚非墨不自觉的摸了摸鼻子,他转头看着沈佳人,说道。

沈佳人今天的表现,的确出乎他的意外,不管是她在宴会上跟以寡敌众,跟厉墨成两个并肩作战的冷静,还是刚才在酒店大堂里,面对那些媒体时候的机智圆滑,都与他认知的那个沈佳人不一样。

“我现在好像明白,他为什么会对你情有独钟了。”

“我权当这是褒奖。”沈佳人不冷不热的回应,然后官方的笑笑,坐进车里。

与楚非墨,他们之前如果还算是点头之交的话,现在恐怕连这点情分都不剩下了。

厉墨成给沈佳人关上车门,然后又绕到另外一边去,拉开车门,就在他要上车的时候,楚非墨突然说了一句:“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厉墨成像是没听到似的,完全无视楚非墨这个人,上车关上车门,发动车子,离开了。

楚非墨注视着厉墨成冷酷的侧脸,看着他一路将车子开出去老远,直到看不见,嘴角才溢出一丝嘲弄的轻笑,垂在身侧的手慢慢的松开来。

原来,不管怎么心里怎么觉得不在意,潜意识里,在面对他的时候,他还是会紧张。

厉墨成,早晚我会让你知道,我并非不如你!

让你不敢再这么无视我!

一路上,厉墨成都开着车没有怎么说话,沈佳人看着他脸色紧绷的厉墨成,饶有兴致的歪头打量着厉墨成。

“看什么看!”厉墨成被沈佳人看的不自在,终于忍不住开口问,只是语气仍旧不好。

“厉*oss,你被挑衅了哦!”沈佳人笑得有点幸灾乐祸。

“哼!凭他?”厉墨成不屑的轻哼一声,眼底划过一抹幽深。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不可轻敌!”沈佳人故意逗着厉墨成。

厉墨成抿着的嘴,成了一条直线。

沈佳人了然的,也不再逗他。

到了家里,挺稳车子,厉墨成看着沈佳人说了一句:“小兔子,今天是我不好,让你受惊了,不过,你表现的很好。”

“真的?”沈佳人眼睛一亮,看着厉墨成问。

“出乎我意料的好。”厉墨成说着,侧身低头亲了一下沈佳人的嘴,原本只是想蜻蜓点水的亲一下的,但是一碰上沈佳人柔软的唇瓣,厉墨成就觉得欲罢不能。

沈佳人一开始还有点不好意思,但是厉墨成根本不容许她退缩拒绝,压着她的唇辗转反侧,沈佳人无力的承受着厉*oss的强势掠夺,很快的沉溺其中,双手无力的勾住厉墨成的脖子,两个人帖在一起,难分难舍。

“咳咳!”就在沈佳人跟厉墨成吻的浑然忘我的时候,车外响起两声咳嗽声。

沈佳人吃了一惊,倏地推开厉墨成,脸红成一片。

厉墨成很是意犹未尽,有些不满的瞪了一眼在院子里一脸戏谑的莫远。刚刚声音就是从他嘴里发出来的。

“那个,我们先进去了。”厉雪舞尴尬的说了一句,然后急匆匆的进去了。

慈善晚宴上的事,她听说后就恨不得快点过去,生怕沈佳人出什么意外,但是却被莫远拦住了,说厉墨成能处理,她又怕自己过去添乱,只得留在家里照看孩子,一晚上都心神不宁的,刚才听到院子里有车声,知道是两人回来了,立刻迫不及待的跑了出去,想看看两个人究竟有什么事没有,谁知道,竟然看到这两个孩子在车上……

“走吧,下车。”厉墨成看着沈佳人像是只小鸵鸟似的恨不得从车上找条缝儿钻进去不出来,好笑的说。

两个人磨磨蹭蹭的下了车,进了屋,沈佳人脸上的红晕还没消散,看着厉雪舞紧张的打量着自己,一脸担忧,心里一暖,笑着说:“妈,我没事。”

“还说没事!”厉雪舞一眼就看到沈佳人脖子上的淤青,上前心疼的拉着她的手说:“佳人,让你受惊了。你放心,妈跟你莫叔还有你爷爷他们,绝对不会让你白白受欺负!”

“嗯,谢谢妈。”沈佳人感动的说。

“你这孩子!”厉雪舞嗔怪了一句,然后转头问厉墨成,语气有些不悦:“好好的一个人给你带出去,怎么弄成这样回来?那个疯女人伤害佳人的时候,你到哪里去了?怎么也不好好保护她!”

这一句问话,让厉墨成有些哑然,沈佳人看着厉墨成欲言又止的模样,心里也有些好奇,当时她被宁馨掐住脖子的时候,曾经想要找厉墨成求助,但是却发现厉墨成当时并不在宴会厅内,本来她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但是被婆婆这么一问,又看厉墨成这副模样,沈佳人直觉,事情不简单。

“妈,我错了。”厉墨成被两个女人看的不自在,也不能说破,只好干脆道歉。

“哼!臭小子,越来越不省心!”厉雪舞倒是没有沈佳人想的那么多,抱怨了厉墨成一句也就没再说什么,而是催促沈佳人跟厉墨成说:“快上楼去洗个澡,好好休息去吧,宝宝已经睡了,夜里你也不用起来给孩子喂奶了,我来就行了。”

半夜里厉墨成给厉宝宝起来喂奶的事,厉雪舞跟莫远都知道。

“还是我来吧,那臭小子脾气不好的很,你喂他不会喝的。”厉墨成摇摇头。

要不就说儿子终究没有女儿贴心,这臭小子就是专门来找他讨债的,晚上起来喝奶,保姆拿过去的愣是不喝,非要厉墨成给喂他,他才喝,就是饿极了饿得直哭,也不肯喝保姆喂的,一开始厉墨成以为他是刚到婴儿房去睡不习惯,以后会慢慢好的,谁知道这臭小子根本不是不习惯,而是故意整他的!离了他不行!

当然了,如果是沈佳人喂的话,臭小子也会乖乖的喝的,但是厉墨成肯让厉宝宝晚上再霸占着自己亲亲老婆的时间吗?答案当然是门都没有!

于是这一大一小就这么杠上了。

沈佳人跟厉墨成回房去了,厉雪舞有些无力的坐在沙发上,一个人自言自语道:“真不知道,怎么好好的会碰上这种疯子,还好佳人没什么大碍!吓死我了!”

“现在总算放心了?”莫远温柔的看着厉雪舞问。

“唉!我总觉得,这件事处处透着古怪,总觉得还没结束。”厉雪舞叹了一口气,“你说,宁馨怎么会突然这样性情大变,就算是她一直嫉妒佳人,但是她现在已经跟傅少卿订婚了,马上要结婚了,又何必闹成这样,连自己也搭进去?实在是太不明智了。”

“女人心,海底针!”莫远看着愁眉苦脸的厉雪舞,故意说得高深莫测。

“人心真是难懂,好好的过自己的安稳日子不好吗?非要整出这么多事来!”厉雪舞又感慨。

“好了,这事墨成会处理,我们也绝对不会就这么吃个哑巴亏算了,你也担心了一晚上了,该睡觉了。”莫远说着,上前拉起厉雪舞的手回到卧室。

只是厉雪舞还是放心不下,一想到沈佳人脖子上的淤青,就有点坐立不安的,忽然,她像是想到什么似的,拉着莫远的手问:“你说,这件事,会不会跟那家人有关?会不是是他们在背后捣鬼?”

那家人,自然是指的楚家人。

莫远沉默了一下,看着厉雪舞异常紧张的模样,知道厉雪舞一碰到跟楚家人有关的事跟话题,就显得异常紧张,笑着安抚道:“没有那么复杂,安心睡吧。”

厉雪舞想想,也觉得自己可能有些太敏感了,又胡思乱想了一阵,好不容易才睡了,只是怎么也睡不安稳。

楼上的沈佳人也睡得很不安稳,她洗完澡躺在床上,窝在厉墨成的怀里,一会正对着他,一会背对着他,来回的烙饼。

“小兔子,别惹火,快睡!”厉墨成终于有些受不了的在沈佳人的小屁股上拍了一下,说道:“再折腾小心明天又手酸。”

“无耻!”沈佳人在黑暗中翻了个白眼,小心的移开自己的身子,避开厉墨成的敏感部位。

“去哪里?”还不等沈佳人完全退出厉墨成的怀抱,厉墨成长臂一伸,立刻又将沈佳人给固定在怀里。

“当然是为了明天不手酸,离你这个危险的家伙远一点。”沈佳人撅着嘴娇嗔道。

“就在我怀里,哪里也不许去!”厉墨成霸道的声音在黑暗中又为清晰。

沈佳人嘟着嘴轻哼一声,但是心里却是跟裹了一层蜜似的,想起晚宴上跟厉墨成两个人共同退敌的情形来,忍不住说了一句:“厉墨成,你今天晚上真是酷毙了!”

“只是今晚上酷毙了?”厉墨成显然是很受用,但是仍旧端着架子。

“当然不是。”沈佳人已经对这个家伙的脾气了如指掌,自然懂得该怎么讨好厉墨成。

“好了,有什么问题,直接问好了,不用这么拐弯抹角的。”厉墨成捏了捏沈佳人的小耳朵,轻笑道。

“厉墨成,我跟宁馨两个冲突的时候,你去哪里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