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38:宁馨,死不足惜

宁家人的来得很快,宁皓先是在楼下看到惨死的宁馨,然后带人气冲冲的就来到二十一楼,看到厉墨成跟沈佳人,他二话不说就吩咐让人将沈佳人抓起来。

“宁皓,你以为你是谁?”厉墨成笑了,眼中渗出点点森凉的光,像是削铁如泥的风刃,让人不敢直视他的眼球,仿佛只要看上一眼,就会被秒杀一样。

“我不是谁,我只是一个要为女儿报仇的父亲!厉大少,宁馨是我的唯一,现在她死了,我一把老骨头,也没什么可以留恋的了,我知道厉家权势通天,家大业大,但是我不怕!”宁浩说完,对着手下的人又吩咐了一遍:“抓起来!”

“想要给你女儿报仇?恐怕你找错了人!”厉墨成一脚将一个冲上前来想要抓沈佳人的保镖踹飞,那名气势汹汹的保镖在地上抽搐了一会之后,就趴在地上不动了,吓得周围的人倒吸一口冷气,没有人敢上前去查看那名保镖的生死。

厉大少真是太可怕了,一脚就将人直接踢废了!

“厉大少,我劝你还是把人乖乖的交给我!”宁浩也是见惯大场面的,虽然对厉墨成的身手有些惊讶,但是仗着自己人多势众,所以一心想要将沈佳人带走,置之死地,给宁馨报仇。

“笑话,连自己的女人都互不周全,那还是个男人吗?你想将我老婆带走,除非我变成一具尸体。”厉墨成冷笑一声。

“那就得罪了!”宁浩猩红着眼,想起宁馨摔得四分五裂的模样,狰狞着说:“厉大少护妻心切,不小心跟妻子一起掉下楼。”

她女儿的痛苦,他也要这两个人遭受,谁都不能阻止他!

“很好!我也很期待,你到底有没有这个本事!”厉墨成的嘴角抿出一道残酷的弧度,说道。

“上!”宁浩冷冷的下令。

“厉墨成,你放开我,我不想拖累你。”沈佳人焦灼的看了一眼眼前的这十几个大汉,又很快的分析了一下他们目前的形势,说道。

如果是平时,他相信厉墨成的身手对上这十几个人,就算是不能全身而退,应该也吃不了太大的亏,但是现在他们站在窗边,地形对他们十分不利,稍有不慎,就会像宁馨那样,从二十一楼掉下去摔个粉碎!

“小兔子,你太小瞧你男人的本事了,于我而言,你从来不是拖累,我在你在!”厉墨成安抚的将沈佳人护在背后,“看好了!”

沈佳人心里一阵感动,同时也异常激动,一个可以将后背交付给你的男人,不光是出于爱护,还有他的信任,沈佳人一时间心中热血沸腾,虽然她比不上厉墨成厉害,但是至少也不会那么废物,她会与厉墨成并肩作战。

宁浩是铁了心的想要置沈佳人与厉墨成与死地,已经豁出去了,根本不去考虑什么后果了,他身边的人,也一窝蜂的将厉墨成跟沈佳人包围起来,一点点想要将他们逼上绝路。

因为担心沈佳人受到伤害,又不能退让,厉墨成免不了有些束手束脚的,这一仗打起来没有平时那么得心应手,但是很快的,他就发现,自己背后的那个女人绝对不是好欺负的,时不时的搞个偷袭,出其不意的给对手致命一击,两个人很快的找到默契,化劣势为优势,不一会,十几个人放倒了一半多,压力骤减。

“没用的东西,给我弄死他们!”宁浩没想到,处于这样的劣势,厉墨成跟沈佳人两个都能化解,眼中的恨意更加明显,对着手下的人咆哮着。

只是,很快的,剩下的那几个人,又有三个人被厉墨成踢出战斗圈,没有了再战的能力,沈佳人跟厉墨成的面前,只剩下三个人了,而他们也已经从窗边回到安全地带,这一架,胜负已分,赢得毫无压力。

另外一个窗边,一直默默注视着这一切的男人,嘴角露出个惋惜的轻嘲,将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然后拿起手机说道:“戏要散场了,上来吧。”

说完,他将酒杯放在窗台上,双手插口袋,慢慢悠悠的离开了。

一群酒囊饭袋,真是无趣!

很快的,周遭想起刺耳的警笛声,警局的人姗姗来迟,看了一眼当前的形势,立刻讨好的快步走到厉墨成的身边问:“厉大少,听说这里发生命案,这是……”

“的确是发生命案,你们来的还真是快啊,要是再晚一步,说不定会发生特大连环命案,我看你这个警察局局长,也不用当了!”厉墨成冷冷的看着方成鑫,说道。

“大少,我们一接到报案就来了。”方成鑫一脸严肃的说。

“我现在要控告这个女人谋杀!”宁浩好歹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但是一看到警局的人来了之后,对他视而不见,一心的只讨好厉墨成,火气烧的更旺了,这些人简直太罔顾法纪了。

只是宁浩忘记了,这原本就是他们这些上流圈子里的潜规则,如果今天他对面的不是厉墨成,而是另外一个身份地位比他低的人,现在的局势,肯定是逆转的。

“宁总,这……”方成鑫为难的对宁浩陪着笑脸,然后又讨好的看了一眼一脸冷酷的厉墨成,说道:“宁总,我们警察办案是要靠证据的。”

“我女儿的尸体还在楼下呢,还要什么证据!方局长,难道你是想包庇杀人凶手?”宁浩怒吼道。

“方局长,正好,我也要报案,我要告宁浩买凶杀人,罔顾法纪,企图将我跟我妻子杀死。”厉墨成开口说。

“方局长,我也要报案,我要告宁浩的女儿宁馨杀人行凶,不过未遂。”沈佳人从厉墨成的身后出来,站在大家面前,坦然无畏的说。

“厉少夫人,你这……”方成鑫自然是懂得趋利避害的,宁浩跟厉墨成两个他都不敢直面对上,所以就选择了看起来无害一点的沈佳人。

“沈佳人,你害死了我的女儿,竟然还敢反咬一口?”宁浩冲上前就想要掐死沈佳人,结果被警察给拦住了,气的他大发雷霆,眼里的凶光恨不得将沈佳人凌迟了。

“谁想要害谁还说不定的,方局长,我刚才发现在我站的窗边有一个摄像头,我想这会对你们破案有用,你不妨去调一下监控,我也很想知道,宁大小姐倒是是发了什么神经,要置我与死地!”沈佳人指着身后的位置,说道。

她刚才也是跟厉墨成在打斗的时候,不经意的发现那里有一个摄像头的,虽然不知道那个摄像头好不好用,能不能起什么作用,但是但凡有一点线索,她也不会放过。

听沈佳人这么一说,方成鑫那里还有不应允的,立刻让人调了酒店的监控录像来。

因为涉及的不是一般的人家,警察这次的办案效率很快,不一会,监控录像就调过来了,慈善晚宴上有播放器,很快的,沈佳人跟宁馨两个起冲突的原因就真相大白了。

原来,是宁馨看到沈佳人一个人在窗边透气,过去主动招惹,先是辱骂沈佳人,然后又掐住沈佳人的咽喉差点将人掐死,沈佳人自救,正当防卫,才将宁馨推开的,谁知道,宁馨在向后摔倒的时候,一不小心被什么绊了一下,这才从窗户摔下去的,而沈佳人看到宁馨摔出去还好心的去救宁馨,不过没有救援成功而已。

看完这段监控,所有的人都唏嘘不已,觉得这个宁馨真是自己找死,而她们真的是冤枉了沈佳人。

“这不可能!”宁浩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女人竟然是这么死的,不相信的大吼,然后看着一脸平静的沈佳人说:“肯定是你,肯定是你做了什么刺激了她,不然,宁馨怎么会突然性情大变!”

宁浩不是不知道宁馨对沈佳人有成见,但是只当这是女人之间的那些不入流的争斗,根本没放在心上,左右,沈佳人已经嫁人,而且,他也相信,只要沈佳人不是傻子,就知道傅少卿跟厉墨成两个该怎么抉择,结果自然是他所料想的那样,女儿宁馨一直喜欢傅少卿,他除了成全,也没什么能做的,毕竟就这么一个孩子,将来的一切都是她的,她要怎么折腾都由着她高兴就好,再说了,他也考察过傅少卿,觉得傅少卿无论是从人品还是才干上来看,都符合作为他女婿的合适人选,原本是乐见其成的事,双方都满意的事,谁知道只不过是一转眼间,就成了这样。

“宁总,我跟你女儿之间并无交集,不过,我倒是很好奇,宁小姐说的那些话是不是跟我数月之前遭遇的一场车祸有关?毕竟这是她亲口承认的,宁小姐数月之前早就有杀我的动机,今天这件事,就不算突然事件!”沈佳人字字珠玑的回应。

而此刻,厉墨成看着沈佳人脖子上的淤痕,脸色难看到极点,“宁馨,死不足惜!”

“厉墨成,你不要太目中无人!就算是我女儿有错,沈佳人这也算是过失杀人!”宁浩死死的瞪着厉墨成说。

“我没心情跟你讨论法律问题!”厉墨成转头看向方成鑫,说道:“方局长,我现在报案,数月前那起车祸,我怀疑是宁馨所为,现在我请警局去宁家查看是否有肇事车辆。”

方成鑫点点头,数月前的那起车祸,被厉墨成用手段压下来了,但是他也是知道的,此刻厉墨成咬翻旧账,他只能配合,毕竟人家的请求合情合理,而且宁馨在死前,对她所做的事供认不讳,只要一找到肇事车辆,证据确凿,这案子基本上也就可以定性了。

“你们凭什么!”一听警局要让人去家里搜查,宁浩有点慌,他不知道宁馨曾经做出过要撞死沈佳人的事来,但是他知道,家里的车库里停着一辆黑色的无牌照的车,车上有明显的撞击痕迹,那辆车从买回来就宁馨开出去一次,然后就放在车库里一直再没人动过。

“我会马上签署搜查令,宁总,还请你们配合警方工作。”方成鑫一看宁浩的表情,就知道这件事跟宁馨说的*不离十,心里替宁浩惋惜的同时也不忘记打官腔。

“你……”宁浩生气的瞪了一眼与厉墨成沆瀣一气的方成鑫,知道大势已去,转头离开了,宁馨的尸骨还在楼下,等他去收殓。

一转头,看着坐在窗边一动不动的傅少卿,宁浩心里怒气又涌了上来,刚才,宁馨跟沈佳人起冲突的时候他在哪里?他将自己的掌上明珠交给他,他竟然没有保护好她,让他的宝贝女儿遭受这种不测,这种男人,真是没用!

“我在此宣布,宁氏与傅氏的所有合作项目都作废,从今往后,宁氏与傅氏将不会有任何业务往来!”宁浩留下一句话,气冲冲的离开了。

傅少卿看着宁浩的背影,嘴唇动了动,没有说什么,只是颓然的坐在窗边,看着外面的夜色,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发生了命案,慈善晚宴当然进行不下去了,警局的人录了几分口供之后,就离开了,而晚宴的客人,也都很快的散了,刚才还热闹非凡的宴会,一下子变得无比冷清。

沈佳人有些担忧的走到窗边,看着傅少卿说:“抱歉,我也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这不怪你。”傅少卿转头打量了一眼沈佳人,在看到沈佳人脖子上的於痕的时候,垂下眼帘问了一句:“你还好吧?”

“我没事。”沈佳人摸了摸脖子,笑容有些沉重。

厉墨成不耐烦的站在三步之遥,瞪着沈佳人,不时的看看手表。他其实不喜欢小兔子去跟傅少卿道别的,但是看傅少卿那副娘了吧唧的样子,还真有点担心这个蠢货想不开什么的,他想不开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小兔子的傅氏都是他任劳任怨的打理,他要是真的死了,厉墨成怕小兔子心里留下阴影。毕竟,他已经可以想象,明天的娱乐报纸上会写些什么,一年的时间克死两个未婚妻,这傅少卿的名声,可真是够臭的了。

“对不起。”又沉默了一阵,傅少卿低低的说。

“嘎?”沈佳人不明所以的看着傅少卿,“没什么的。”她以为傅少卿是在为宁馨的事道歉,连忙说道,宁馨已经死了,这件事她就是想找人计较也找不到人了,所以根本不会计较。

“我其实早该察觉到宁馨的不对劲的,可是却一直骗自己,一直选择忽略,没想到,因为我的不作为,竟然会造成今天这样的悲剧。对不起。”傅少卿诚挚的说。

“这不关你的事。”沈佳人暗暗的吸一口气说。

“不,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宁馨喜欢我,我一直都知道,但是我……其实不光是你,也也该跟宁馨道歉,你知道吗,宁馨死了,我心里虽然很歉疚很不忍,但是我竟然有松一口气的感觉,像是心里有一道枷锁,被打开了,自由了的感觉,我从来不知道,我竟然这么——卑鄙!”傅少卿的声音有些微微变调:“我真的这么卑鄙!沈佳人,你选择厉墨成,是对的!”

“傅少卿!”沈佳人没想到傅少卿竟然会这样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劝说他了,她印象中傅少卿一直是意气风发的,就是又狼狈的时候也没有像现在这样颓废脆弱过。

“他在等你,你回去吧,我没事。”傅少卿调整了一下呼吸,说道。

“可是你……”沈佳人很不放心,傅少卿现在的样子,让人很担忧。

“放心吧,明天公司还有一大堆事等着我处理呢,现在让我好好静一静吧。”傅少卿抬起头,给了沈佳人一个安抚的笑容,尽管,很勉强。

“那,你保重!”沈佳人走出去几步,又忍不住回头说:“傅少卿,傅氏的事,你看开一点,多为自己考虑一下,不要太勉强。”

“嗯,你也保重。”傅少卿点点头,又转身看着窗外无边的夜色。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