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37:宁馨之死

“我会跟傅少卿分开!”宁馨被楚非墨气坏了,态度不变。

“那你就等着身败名裂,万劫不复。”楚非墨冷酷的说,心里却是充满鄙夷,宁馨这种女人,真是被惯坏了,根本不懂得,身为一枚棋子,根本没有说不的权利,一旦棋子想要脱离下棋人的掌控,就只会有一个后果。

“楚非墨!你以为你是谁,凭什么这么威胁我,你太自大了!”既然已经撕破脸,宁馨也完全没有再示弱伪装的必要。

楚家是高高在上,但是宁家也不是无名小卒,想要让她身败名裂万劫不复,也要看看楚非墨是不是真有这个本事!

她宁馨可不是被吓大的。

再说了,这里可不是A市,她早就受够了楚非墨这些人那副高高在上的瞧不起人嘴脸!

“好自为之。”楚非墨一眼就看穿宁馨心里在想些什么,玩味的丢下一句话后离开了。

不听话的棋子,只能除去。

楚非墨离开后,宁馨无力的歪倒在椅子上,虽然刚刚表现出很无畏的模样,但是不得不承认,楚非墨这个男人给了她巨大的压迫感,她也不怀疑楚非墨刚才那些话绝对不是用来吓唬她的,但是,让她放弃傅少卿,却是绝不可能的事。

想到这里,宁馨看着自己的手机,脸上露出几分得意。

楚非墨,你以为,我是真的一点没有准备的来赴约吗?

与楚非墨不欢而散之后,宁馨径直去找韩悦,不管楚非墨要用什么样的手段对付她,她现在首先要做的就是给自己找一个盟友,而韩悦,自然是上上之选。

“悦姐姐,你听听,我之前就说了,楚非墨这个男人不可靠。”宁馨将刚才跟楚非墨在一起的电话录音给韩悦听,一脸愤愤不平:“也不知道沈佳人那个贱人到底是使了什么魔法,竟然让他也帮着她!”。

韩悦把玩着宁馨的手机,听着里面楚非墨冷酷而又不屑的声音:“是又怎么样?”突然脸色一变,手一用力,将那只手机直接捏废了。

“悦姐姐!”宁馨心里一颤,有些害怕的看着韩悦,虽然,她的目的就是要激起韩悦的怒气,但是却没想到,韩悦生起气来竟然是这么的可怕!

她此刻甚至都忘记去心疼自己的手机,而是觉得脖子像是被韩悦的手给掐住似的,有些难以呼吸。

“我知道了!”韩悦一松手,报废的手机从自己的手中掉落在地上,然后她看也不看宁馨一眼,说道:“你走吧,这件事我会处理好!”

“哦!好,好!”宁馨吓得连忙拿着包包离开,连手机都没有勇气捡起来就离开了。

只是她刚走出门,就听到后面传来瓷器破碎的声音,宁馨的身子僵了僵,嘴角弥漫起一丝得逞的笑意。

“你发什么疯!”楼梯上,传来一个冷漠的声音。

韩悦生气的用力的撕扯着沙发抱枕,很快的,客厅里就满是飘落的棉絮,她听到声音后,疯狂的对着楼上的人大喊:“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楼上的女人轻蔑的看了韩悦一眼,“收拾好!我不想看到这么杂乱——狼狈的样子!”说完,楼上的女人转身进了卧室。

“啊——”韩悦嘶吼一声,然后用力的一拍茶几,那张看似结实的玻璃制品的茶几,裂开了,很快的,变成残渣,落了一地。

宁馨以为自己成功的刺激到了韩悦,有了韩悦这个帮手,不说牵制住楚非墨,至少也会让楚非墨束手束脚的,而她这几天,除了跟傅少卿见面,通话,几乎不出门,不跟任何人联系,为的就是怕楚非墨找到机会对她下手。

只是,两个星期过去了,楚非墨都按兵不动,有几次她甚至与楚非墨打了照面,但是对方像是完全没看到她似的,直接将她无视了,并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这让宁馨多日来悬着的心,有了些着落,当然了,她不觉得楚非墨会放过对付她,但是也觉得楚非墨或许是没有找到合适的时机。

这天晚上,韩悦给宁馨打电话,“晚上,皇朝大厦有个慈善晚宴,你跟傅少卿会去?”

“嗯,你怎么知道的?悦姐姐?”宁馨心里一顿,佯装轻松的问。

这个慈善晚宴很重要,不是对她重要,而是对傅氏很重要,这阶段,借助宁氏联姻,傅氏在进行企业形象危机公关,像是这类大型的慈善晚宴,傅氏一定是要出席的。

“没什么,就是告诉你一下,厉墨成跟沈佳人也会参加,到时候有一场好戏。”韩悦不紧不慢的说道:“沈佳人这次不会再有翻身的机会!”

“我知道了,悦姐姐,那我就等着看好戏!”宁馨一听韩悦的话,立刻兴奋了起来,能让沈佳人跟厉墨成当着她跟傅少卿的面吃瘪,她自然是期待不已。

韩悦没有再说什么,挂断电话,嘴角一深。

慈善晚宴,设在皇朝大厦的二十一楼,到场的几乎全是S市的名流,还有不少是各地慕名受邀而来的名流显贵。

沈佳人挽着厉墨成的胳膊一下车,就感受到了上流社会那种奢华的扑面而来。

“走吧。”面对闪关灯,厉墨成眼中划过一丝不耐烦,他低头紧了紧沈佳人在他胳膊上的手,温柔的说。

“嗯。”沈佳人一笑,亲密的挽着厉墨成的胳膊,跟上厉墨成的脚步。

“少卿,你看什么呢?”宁馨端过一杯酒,递给傅少卿,发现傅少卿在走神,顺着傅少卿的目光看过去,脸色沉了下来。

沈佳人今天穿了一身宝蓝色的旗袍,设计很简单,原本没有什么特色的衣服,但是沈佳人不知道为什么,穿在沈佳人身上,却硬生生的添了几分异样的简洁高贵只敢,尤其是她今天带了一套黑珍珠的首饰,被她莹白的肌肤衬托下,显得格外的光彩夺目。

这个女人!

沈佳人的随意,让宁馨觉得自己今天花了几个小时才精雕细琢出来的造型十分的死板刻意,嘴紧紧的抿了起来。

她从韩悦那里知道沈佳人要来参加这次慈善晚宴之后,这些天总是在绞尽脑汁的花心思从各个方面压沈佳人一头,却没想到,沈佳人简简单单的一个出场,就将自己的刻意比成了个笑话。

“没什么!”傅少卿收回目光,接过宁馨的酒,客气的说了一句:“谢谢。”

“佳人姐自从生了孩子之后,越发的有女人味了,对不对?”宁馨有些羡慕的看着沈佳人说:“少卿,我们也生个宝宝好不好?真想跟佳人姐一样,这么有女人味啊。”

傅少卿听了宁馨的话,身体一僵,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察觉到傅少卿的不自在,宁馨立刻像是做错事似的,小声说道:“少卿你别误会,我就是随口说说的,你放心,我不会忘掉我们之间的承诺的。”

傅少卿勉强的笑笑,看着宁馨小心翼翼的脸,心里生出些愧疚来。

宁馨越是这样委曲求全,他就越是觉得心里亏欠了这个女人,傅氏这阶段恢复神速,跟宁馨不遗余力的帮助是分不开的。

沈佳人当然也看到了傅少卿跟宁馨,但是碍于厉*oss这只大醋桶,她没有上前打招呼,只不过是跟傅少卿点头示意之后,就跟着厉墨成跟相熟的人打招呼去了。

宁馨看到沈佳人跟傅少卿眉来眼去,眼睛危险的眯了眯,手心攥的死紧,但是一想到韩悦的话,又努力的让自己忍了下来,她就等着看沈佳人的好戏。

这种慈善宴会很是无趣,沈佳人虽然知道以后跟在厉墨成身边,这种场合少不了,但是一时半会的还是很难融入进去,陪着厉墨成转了一圈后,她有些无聊,找了个借口,去床边透气。

“佳人姐,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宁馨端着一杯红酒,走过来,对着沈佳人举了举。

“没什么,透透气。”沈佳人回了个很官方的微笑,然后喝了一口手里的果汁,说道。

对于宁馨这个人,沈佳人虽然没什么好感,但是碍于她跟傅少卿的关系,她也不好表现出来。

“贱人!”宁馨突然冷笑着看着沈佳人说了一句。

沈佳人一愣,“宁小姐,你说什么?”沈佳人不解的看着宁馨问。

“贱人!”宁馨眼神变的狰狞,看着沈佳人又重复了一句,“沈佳人,你这个贱人!”

“宁小姐,请你注意你的礼貌!”沈佳人不悦的警告着,然后四下看了看,发现宴会上的人都在大厅里交谈,没有人注意到这个角落,她四下搜寻厉墨成的身影,却没看到他,心里不禁有些慌,想要去找厉墨成却被宁馨一下拽住,掐住脖子。

“你……”

“沈佳人,你这个贱人,凭什么结婚了孩子都有了还来勾搭我的少卿,你有什么资格?”宁馨面色狰狞的说。

“我,我没有……你,放……开!”沈佳人呼吸不顺畅,挣扎着说。

“沈佳人,我真后悔,上次饶过你,当时我就该直接撞死你,要是你死了,我的少卿也不会对你念念不忘,看你还怎么来勾搭少卿!”宁馨手上又用了几分力气,“你怎么没死!你为什么不死!贱人!”

“是,是你!”沈佳人睁大眼睛,想起那场车祸,沈佳人还心有余悸,她没想到,竟然是宁馨做的!

“当然是我!只可惜没有撞死你!不过,现在弄死你也不晚!”宁馨说着,脸上的杀气与恨意又狰狞了几分。

“你,疯,疯了,放,放开我……”沈佳人自然不会让宁馨这么欺负,用力的挣扎起来,不过她没想到的是,宁馨的力气竟然这么大,她两个人在揪着了好大一会,沈佳人终于瞅准机会,一脚将宁馨踢开。

“你这个,咳咳!疯子!”沈佳人一边咳嗽,一边大声骂道。

而她们这边的动静,终于引起周围人的注意,不少人看过来,目光带着不解。

“啊……啊……不……”就在大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突然宁馨发出尖锐的叫声,沈佳人一回头,就看到宁馨收势不住,朝后面摔了过去,而后面……沈佳人的行动比大脑做出快一步的反应,飞快的上前抓住宁馨的手,“抓紧了!”

“啊……救命!救命!啊……沈佳人我恨你!贱人!”

尽管沈佳人很用力的抓住宁馨的手,但是宁馨还是从窗户摔了下去,耳边传来宁馨痛恨的骂声,以及重物落地的声音,沈佳人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

她不知道宁馨今天晚上为什么性情大变的对自己这样,但是,她无法眼睁睁的看着一条生命就这样消失在自己的面前。

“宁馨!宁馨!”傅少卿快步跑过来,看着宁馨坠落的方向,大喊起来,整个人身体不由自主的软了下来。

“天!”

“MYGOD!”

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之后,宴会厅里响起阵阵惊呼,主办方已经吓破胆了,跑过来看着沈佳人颤着嗓子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宁小姐她……”

沈佳人无力的收回手,看着傅少卿,又看看周围的人,突然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宴会大厅也陷入沉静。

“我,我看到是她,是她把人从这里推下去的。”一个小孩子从人缝里钻进来,指着沈佳人说,一脸惊恐。

“闭嘴!”孩子的母亲生气的呵斥了一句多嘴的儿子,瞪了他一眼,然后小孩子不敢说话了,只是一双充满惊恐的大眼睛还是放在沈佳人身上,显然,已经认定了沈佳人是杀人凶手。

童言无忌,小孩子的话,让宴会上的人心里都有了计较,只不过是碍于沈佳人的身份,没有说出来罢了,但是看沈佳人的目光,却是不加掩饰。

沈佳人的身子禁不住的轻微颤抖了起来,她知道自己现在百口莫辩,也不想花费力气分辨,深吸了一口气,平静的说了一句:“报警吧。”

“不要!”第一个出声打断沈佳人的竟然是傅少卿,他转头看着沈佳人,一脸痛苦的问:“为什么?”

为什么要报警?

“让警察来处理,会更好些,我不想被别人误会是杀人凶手。这只是一场意外。”沈佳人强迫自己冷静的说着。“什么意外?”就在这个时候,厉墨成分开人群,走了过来,看着头发有些凌乱,气色惨白的沈佳人说:“不是意外,这是一场凶杀!”

“厉墨成?”沈佳人看着厉墨成脸上伪装的平静几近崩溃,带着哭腔喊了他一声。

“这是场意外,佳人为什么要杀宁馨?她根本没有杀人动机!”傅少卿没想到厉墨成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显然在这个时候,他将案件定性为凶杀案,对沈佳人是极为不利的,立刻反驳道。

“我看还是交给警方来处理吧,毕竟死的人不是一般身份,我已经打电话通知宁家那边来人了!”主办方见厉墨成出来说话,立刻说道。

“报警。”厉墨成简短的给出两个字,然后走上前,将沈佳人抱紧,轻声的拍着她的背,安抚道:“别怕!”

沈佳人紧紧的窝在厉墨成的怀里点点头,虽然厉墨成的话让周围的人摸不着头脑,但是沈佳人相信,厉墨成无论做什么决定,都肯定是对她最有利的。

况且,正如主办方说的那样,死的是宁家大小姐,身份不一般,这种事,压也压不下来,最好的就是按正常程序来。

现场安静的过分,不少人都将目光放在窗边紧紧抱着的那一对男女身上,猜测着厉墨成的用意,没有人注意在另外一边的角落,一个人对着外面的夜色举了举杯,冷酷的吐出两个字:“好走!”

------题外话------

宁渣渣死的透透的了,当然了,佳人是不会为她偿命滴,看我们厉*oss肿么给佳人翻盘!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