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36:没必要解释

沈佳人闻声诧异的转头,却在看到厉墨成手里拎着的那件瓢虫的连体衣的时候闪过惊喜,“你买的?上次我跟妈一起去逛店,没有买到,没想到被你……”买回来了。后面的话,沈佳人说不出来了,声音戛然而止,因为她看到了厉墨成十分黑沉的脸色。

一低头,沈佳人看清楚了厉墨成脚下的那个盒子,有点眼熟,好像是傅少卿送的那个,再一看里面那张浅绿色的卡片上的落款,不是傅少卿是谁?

沈佳人头疼的看了一眼瞪着她一脸不悦的厉墨成,放下手中的盒子,解释道:“我也不知道他怎么就单单选了这个。”

“哼!”厉*oss傲娇的冷哼一声,下巴微抬,摆出一副生气的模样。

“不相信就算了!”沈佳人无奈的耸耸肩,然后又去逗弄儿子去了。

厉墨成拎着那件瓢虫服生气的丢在一边,然后迈步离开卧室。

这个傅少卿,越来越过分了!

厉墨成离开之后,沈佳人将那件瓢虫服拿起来,欢欢喜喜的给厉宝宝穿上,然后看着厉宝宝简直被萌到不行。

厉墨成赌气离开后没多久又折回来,结果看到沈佳人正抱着儿子卖萌,身上穿的正是傅少卿送的那件瓢虫服,顿时脸都绿了!

“小兔子!”

“咦,你怎么这么快又回来了?”沈佳人抱着儿子,有些诧异的看着厉墨成,她以为厉墨成娶忙去了,一时半会不会回来。

“你当然巴望我不回来!”厉墨成生气的低吼,然后怒视着厉宝宝身上的那件瓢虫服,“你就这么喜欢那个男人送的这件衣服?”

“我不是喜欢那个男人送的这件衣服,而是喜欢这件衣服,你不觉得,这件衣服宝宝穿起来很萌很可爱吗?”沈佳人说着,握着儿子的小手,朝厉墨成招招手。

“可是,这件衣服,是那个男人送的!”厉墨成看着儿子有点滚圆的身子,眼里露出不赞同来,哪点很萌很可爱了?他怎么一点都不觉得,只觉得这件衣服十分碍眼?

“那能怎么办?那天让你买,你不买,后来我跟妈去的时候,已经被买走了,而且,那里的衣服都是限量的,只有一件。”沈佳人不满的抱怨。

“我可以买别的!”厉墨成懊恼的开口。

“可是我就喜欢这件,你看儿子也喜欢。”沈佳人说着,逗了逗厉宝宝,小家伙很给面子的欢快的动了动小胳膊小腿,表示赞同的模样,沈佳人看着厉墨成的脸色又黑了几分,心里越发觉得好笑,其实她就是故意逗厉墨成的。

“总之就是不准穿这个!”厉墨成将厉宝宝抢过来,然后开始给儿子脱衣服,他厉墨成又不是给儿子买不起衣服,绝对不能让自己的儿子穿傅少卿那个狼子野心的家伙送的衣服。

谁知道,厉墨成刚给儿子扒下来衣服,小家伙就很不给面子的尿了他一身,要不是厉墨成躲得快,这一下非尿到他脸上不可,看着自己胸前湿漉漉的,厉*oss的脸黑的跟锅底灰似的。

大概是从来没有看到厉*oss这副模样,小家伙预感到危机,一向很安静的厉宝宝很不给面的大哭了起来。

“厉墨成,你吓到孩子了!”沈佳人一听儿子哭,立刻心疼的过来哄,看着厉墨成浑身僵硬的站在那里,垂下眸子藏住笑意。

从来没有看到厉*oss这么狼狈过。

“沈佳人,你还替这个臭小子说话!你看看我!”厉墨成毛毛的吼。

“哎呀,他才这么点,又不懂事也不是故意的,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点度量,再说了,本来好好的,是你非要给他脱衣服。”沈佳人弱弱的指出问题所在。

“所以,你现在是在怪我喽?”厉墨成声音抬高了几分。

“这么大声做什么?别把孩子再吓哭了。”沈佳人抱着刚哄好的儿子说。

结果话刚一说完,厉宝宝就十分应景的又哭了起来。

“你看看,都怪你,吓到孩子了!”沈佳人不客气的瞪了厉墨成一眼。

厉墨成看着沈佳人又看着沈佳人怀里的儿子,突然觉得自己被孤立了,明明,不是他的错!为什么最后全都怪他了?而且自从小兔子有了这个臭小子,冷落了他不是一次两次了!

这臭小子,毛还没长齐呢,就跟他抢女人!

真是岂有此理!

厉墨成气冲冲的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去书房了,在没有回来,临走的时候,还不忘记将那件瓢虫服给带走了去毁尸灭迹。

结果,他以为自己负气出走,沈佳人多少会有些内疚,至少会去书房送个茶水什么的关心一下他,结果谁知道,整整四个多小时,沈佳人都没有露面,气的厉*oss恨不得跑回卧室将那母子两个狠狠打一顿屁股教训一顿,结果最后还是生生的忍住了。

晚饭的时候,厉墨成绷着个脸,谁都不说话,厉雪舞跟莫远两个相视一眼,都有些奇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又不好多问,而沈佳人压根就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一边吃饭一边还要时不时的顾着孩子,于是,整顿晚饭,厉*oss就一个人生闷气的度过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沈佳人去洗了个澡,出来之后发现厉宝宝不知所踪,她在房间里找了一圈没找到,着急的问倚在床上看新闻的厉*oss:“厉墨成,儿子呢?”

“送走了!”厉*oss淡定的说道,眼睛看都没看一眼沈佳人。

“送——走了?”沈佳人不敢置信的看着厉墨成,“送哪里去了?”

这家伙说的就像是送走一件东西似的,那么随意的口吻,让沈佳人不由得开始心慌了,她可是没忘记,厉墨成一直喜欢女儿,不待见儿子的。

“从今天晚上开始,臭小子去婴儿房睡。”厉墨成抬起头来,看着沈佳人说。

“不行,儿子还那么小,怎么能分开睡。”沈佳人想也没想的就否定。

“我说行就行!”厉墨成咬牙切齿的说:“我不能容忍别的男人霸占着我的老婆!”

“你,你说什么呢!什么别的男人,那是你的儿子!厉墨成,你够了!跟个小屁孩也能吃起醋来!”沈佳人哭笑不得。

“总之,从今天晚上开始,他去婴儿房睡!”厉墨成不容置疑的说。

“可是,儿子晚上要起来吃奶怎么办?”沈佳人问道。

“有保姆呢,这个不用你操心,反正饿不着他!”厉墨成回答。

“我还是不放心!”沈佳人有些犹豫的看着厉墨成,“要不,让他再跟我们睡两个月,过了百岁再……。”

“沈佳人,你给我搞清楚,你到底是谁的女人!”厉墨成又有点毛了,想起自己今天下午在书房里生了一下午闷气,这个女人都顾着孩子对自己不闻不问的,他就来气,自从有了儿子,小兔子明显的冷落了他,开始不把他放在心上了,眼里只有那个臭小子!

“可那也是你的儿子!”沈佳人辩解,努力为厉宝宝争取。

“迟早都要分开,早分开早适应,难道你不觉得,每次我们做正事的时候,身边有这么个小家伙,总是会放不开手脚?”厉墨成问。

这其实才是最主要的一点,原本上次他好不容易才能跟小兔子亲热一次,可是小兔子总是分心,怕吵到孩子,而且还不让他发出声音来,本来,不能深入内地,他已经够憋屈的了,还连声音都不能出,他早就是忍无可忍了。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现在又不能……”沈佳人脸一红,娇嗔的白了厉墨成一眼。

“但是我能!”厉墨成语气有些急:“小兔子,今天好歹是我们的定情夜,不能再盖着棉被纯聊天了!”

“什么定情夜,孩子都有了!”沈佳人好笑的白了厉墨成一眼。

“那不一样,今天我可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跟你正式求婚了,你也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答应了,今天是正式定情。”厉墨成狡辩,然后不由分说的将沈佳人拉到身边抱住,“你心里不能只有那个臭小子,我才是你要陪伴一生的人,那臭小子迟早会娶了媳妇忘了娘的!”

沈佳人无语,厉*oss,你为了自己的兽欲,这么埋汰你儿子,真的好么!

知道拗不过这个男人,沈佳人也只能配合,不过就这么将儿子放到婴儿房里睡,她也实在放心不下,寻思着等安抚好这个大的,再去看看那个小的。

谁知道,厉*oss这一晚极尽折腾之能事,这一折腾,就折腾的有点晚,等沈佳人终于将这大的伺候舒坦了,已经累得睁不开眼睛了,昏昏欲睡。

但是心里装着心事,也睡不沉。

迷迷糊糊的,感觉身边的人下床离开了,不一会,就听到门外有人交谈,“小家伙喝了奶了没有?”

“大少,还没有。可能是怕生,就是不肯喝。”

“给我吧,我来喂。这臭小子,屁大一点,事儿倒挺多……”

沈佳人听到厉*oss的抱怨,闭着眼睛笑了,然后一翻身,放心的睡过去了。

自从在厉宝宝的满月宴上被羞辱后,楚家人丢了大面子,这一阶段都灰头土脸的,楚家大宅里更是不能提起任何有关孩子以及跟厉家沾边的事。

楚越的身体状况也让楚家人笼罩在一片阴影当中,楚老爷子只好退而求其次,开始重视起楚非墨来了。

“非墨,家里现在就是这种情况,如今的形势,容不得我们松懈了,你也不要再在外面游手好闲了,是时候担起家里的担子了。”楚老爷子将楚非墨叫到书房,语重心长的说。

“我明白了,爷爷。”楚非墨一副乖乖受教的模样。

楚老爷子看着楚非墨,欣慰的点点头,虽然,他也知道楚非墨并非是能挑起楚家大梁的人来,但是楚家人丁单薄,现在除了楚非墨,已经无人可用。

“傅氏想要跟宁氏联姻?”楚老爷子突然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嗯。”楚非墨点点头,了然的说:“我知道了,爷爷,你放心吧。”

楚老爷子看着楚非墨,眼中透出一丝精光,点点头,示意楚非墨可以出去了。

楚非墨也不多留,起身出了楚老爷子的书房,脊背挺得笔直,因为他能感觉到,一双老辣的探究的目光,一直在紧紧的盯着他。

楚非墨从楚老爷子的书房出来,早就等在外面的钟雪梅就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问道:“怎么样?你爷爷跟你说了什么?”

钟雪梅并不是个没脑子的女人,相反,她很有心计,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那天,她之所以处处挑事,找沈佳人跟厉雪舞的麻烦,一方面是这么多年来,跟厉雪舞积怨已深,想要找机会出口气,另一方面,自然就是挑唆楚家跟厉家的矛盾,确切的说是挑唆厉墨成跟楚家的矛盾,因为只有彻底断了厉墨成跟楚家的联系,让楚家老爷子跟楚越彻底对厉墨成死了心,她的儿子,在楚家才会有出头之日。

只是,她没想到,厉雪舞跟沈佳人两个那天会让她那么难堪,不过好在,她的目的也差不多达到了,老爷子从来不喊非墨单独进他的书房的,这次,肯定是有些临危受命的意思。“妈,男人的事,你就不要操心了,该怎么做,我自己有分寸。”楚非墨看了一眼神色激动的钟雪梅,心里有点说不出的复杂,又有些可悲。

在母亲与厉雪舞的这场争斗中,看起来,他的母亲嫁入楚家,好像是赢了,但是跟一个心里没有她的男人虚耗了二十几年,仍旧连同床异梦都是奢侈,她千方百计,费尽心机想要得到的,厉雪舞弃若敝履,她费尽心机千方百计想要帮儿子得到的,厉雪舞的儿子根本不屑一顾,这么多年下来,除了一个可悲的楚夫人的头衔,她真的没什么好炫耀的。

更可悲的是,这么多年,她却还没有看破。

钟雪梅没想到楚非墨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被噎了一下,但是很快的,又开心的笑起来:“好吧,你们男人的事,我做女人的不插手。你爷爷交代了你的事情,肯定是十分重要的,一定要好好做,不要让你爷爷失望,要让你爷爷跟那个人知道,我钟雪梅的儿子不比厉雪舞的儿子差!”

楚非墨越是不说,钟雪梅越觉得楚老爷子的跟楚非墨说的事情很重要,心里高兴的要命。

楚非墨不置可否的点点头,然后出门了。

他们也是才查到,傅少卿的亲生父亲不是傅易恒,而沈佳人才是傅氏真正的所有人,所以,傅氏跟宁氏的联姻,势必不能进行。

“为什么?”宁馨在听到楚非墨来意之后,生气的低吼:“你凭什么破坏我跟傅少卿的联姻?”

“我不是来商议你,而只是来告知你!”楚非墨冷冷的看着宁馨,说道。

“我不会同意的!楚非墨,你明知道,我对傅少卿是势在必得,我好不容易步步为营的走到这一步,任何人都别想破坏我!”宁馨眼睛微眯,不甘示弱的看着楚非墨。

别的事情,她都可以商量,唯独这一件事,她分毫都不会退让。

“任何人?”楚非墨玩味的看着宁馨,笑了。

只是这笑容让宁馨觉得汗毛耸立,但是不管怎么样,她都不会放弃傅少卿。

“楚非墨,你是因为沈佳人对不对?悦姐姐变成那样了,所以你也移情别恋了对不对?沈佳人那个贱人,到底有什么好?让你们一个个都这么念念不忘的?”宁馨被楚非墨刺激到了,心里很慌乱,口不择言的说道。

别人的威胁,她可以不放在心上,但是楚非墨,她害怕,隐隐有种预感太觉得这个男人绝对会说到做到。

“是又怎么样?”楚非墨冷哼一声,他要做什么想做什么,没必要跟眼前这个女人解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