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35:你若不离,我便不弃

所有人都是一愣。

沈佳人与厉墨成不约而同的看向来人,然后嘴角不约而同的勾了勾,那样如出一辙的表情,很容易让人想起夫唱妇随来。

“谁让你们来的!”厉雪舞看了一眼突然出来搅局的楚家人,脸顿时拉下来,不客气的说:“这里不欢迎你们!”

“男儿膝下有黄金,你看看,你看看墨成现在成了什么样子!”楚老爷子生气的指责。

“我的儿子长成什么样子,跟你们没有任何关系,也轮不到你们来指手画脚!”厉雪舞不屑的看了楚老爷子一眼,回击道。

“简直是不知所谓!不知所谓!”楚老爷子没想到厉雪舞竟然敢公然在这么多人面前不给他脸面,气的浑身发抖。

“厉雪舞,你怎么能这么对长辈说话,真是没教养!”钟雪梅见楚老爷子吃瘪,立刻跳出来上前指责。

“你——”莫远刚想开口,就被厉雪舞拉住,她对着莫远摇了摇头,示意自己处理,莫远有些不满的瞪了钟雪梅一眼,没说再说话。

“哎呦,我倒是忘记了,你现在已经是莫家的媳妇了。”钟雪梅尖酸的挖苦着厉雪舞,挽着楚越的胳膊,眼中全是得意。

这场二十几年的争夺,最终还是她钟雪梅赢了!

厉雪舞将钟雪梅的神色看在眼里,嘲弄的笑了笑,不紧不慢的说:“说起来这男儿膝下有黄金,倒是让我想起来,当年某些人像是乞丐一样跪在我脚下,请求我的原谅,现在回想起来,我真庆幸我当时没有心软。”

厉雪舞的话一说话,原本站在那里一脸冷漠的楚越脸色彻底变了,他两眼怒气看着厉雪舞,拳头捏的咯咯响,在看到厉雪舞眼中的讽刺与恨意的时候,楚越又颓然了。那些经年的往事涌上心头,心里像是被钝刀割着,疼的难以呼吸。

“你胡说!”钟雪梅气的恨不得上前撕烂厉雪舞的嘴,她做梦都不敢相信一直高高在上的楚越曾经那么卑微的给厉雪舞下跪过。

“胡闹!简直是胡闹!”楚老爷子也没料到一向心高气傲的儿子竟然还做出过这样有损尊严与颜面的事,气的胡子直抖。

“老婆,你愿意嫁给我吗?”在台上的厉墨成看够了闹剧,适时的又开口问道,声音比之前嘹亮几倍不止。

“我愿意。”沈佳人也抛开羞涩大声的回答,满含深情的看着厉墨成说:“你若不离,我便不弃,这辈子,除非死亡,否则什么也别想将我们分开。”

厉墨成激动的将戒指戴在沈佳人的手上,然后拉着那只嫩白的小手,轻轻的印上一吻,说道:“就算是死亡也不会将我们分开,你要是死了,我绝对不会独活。”

“我心亦然。”沈佳人对着厉墨成展开一抹笑颜,认真的说。

厉墨成站起来,将沈佳人拉进怀里,低头深深的吻住,此刻整个宴会在她们的心里就好像是只有她们两个人一样。

两个人的话将在场的人都深深震撼了!

不知道是谁起头,宴会上响起热烈的掌声,而且经久不息,直接将楚家人那些不和谐的反对之声给淹没。

楚老爷子看着台上紧紧抱在一起的厉墨成与沈佳人,脸色气的红一阵黑一阵,倒是一边站在一直没有开口的楚非墨,此刻竟然也跟着鼓起掌来,气的钟雪梅生气的拍了他的手一下:“你怎么也跟着瞎起哄!被传染了?”

“妈,你不觉得这两个人的爱情很伟大吗?如果看到这样的两个人最终反目成仇劳燕分飞,一定会很有成就感吧?”楚非墨吊儿郎当的说,他的话让楚家人的脸色都是一变,纷纷看着他,不过从他那副似笑非笑的脸上,没有人判断出他话里究竟是什么意思。

楚越看着这样的楚非墨,这个一直被自己冷落和不待见的小儿子,突然觉得有些陌生,但是随即又释然,他们父子之间,原本就不熟悉,从他出生到现在,他们相处的时间有限,数都数的过来。

至于他是个什么样,他并不关心。

抬眼看了看台上的那个意气风发的男人,楚越眸色中带着几分沉痛几分担忧,他的儿子,终究还是要步上他的后尘,走上他的老路。

“老婆,抱歉,好好一场求婚,被那些不识趣的人给生生破坏了。”厉墨成牵着沈佳人的手,走下台的时候有些不悦的说,声音大到足够让那些不识趣的人听到。

“我反而觉得很好。”沈佳人高兴的笑笑,“有了反对的声音,我更加觉得要珍惜现在的幸福。”沈佳人跟着厉墨成从楚家人面前走过,完全无视这些不速之客。

“佳人,好不容易见上一面,不请我坐坐?”楚非墨像是完全没有感应到沈佳人与厉墨成的不待见一样,上前搭讪。

“楚非墨?!”沈佳人停下脚步,对着楚非墨露出个疏离而又带着几分讽刺的笑意:“我是不是该说一声好巧?”

“是有点巧!”楚非墨悻悻的耸耸肩,脸上倒是没有什么尴尬的表情。

对于楚非墨的厚脸皮,沈佳人倒是一点也不觉得讶异,毕竟对楚家人一家都没有什么好印象,尤其是这次满月宴,他们不请自来,自讨没趣,也就不存在给他们留什么脸面了。

“我这里只欢迎真心祝福的人,至于那些捣乱的见不得别人好的人,还是识趣的早点离开为妙,不然被赶出去的话,可不是丢面子这么简单了。”沈佳人拿眼看着楚非墨,话却是对楚家所有人说的。

“没教养的东西,你是什么身份,竟然敢这么跟我们说话!”钟雪梅听了沈佳人的话,气的直接炸毛了,厉雪舞也就罢了,沈佳人算是个什么东西?

“我不需要什么显赫的身份,我只是这场宴会的主人,不过说到教养,看到楚夫人现在的样子,我突然对教养这两个字有了更深的感触与理解,听出楚夫人出身名门,自小受过高等教育,我真的很好奇,楚夫人所受的高等教育竟然与我们所认为的有这么大的差距,不请自来的跑到主人家的宴会上大放厥词也就罢了,现在竟然还好意思与主人家讨论教养,面对楚夫人这样的有教养的人,我也真是只能无奈的”呵呵“了。”沈佳人看着钟雪梅,不卑不亢的说,将每一个教养都咬的很重,言语间的讽刺浅显易懂。

“你……”钟雪梅哪里受过这样的窝囊气,被一个自己看不上眼的小辈指着鼻子拐弯抹角的在大庭广众之下骂没教养,气的她举起手来就要给沈佳人一个耳光,只是,不等她的手落下,手腕就被沈佳人抓住,她看着钟雪梅冷冷一笑:“楚夫人,大人是犯法的,而且,更不是一个有教养的人应该有的举止!请你看管好自己的教养,不要贻笑大方!”

钟雪梅气的恨不得昏过去,尤其是不知道是谁忍不住笑了一声,周围立刻就有人忍不住也放肆的笑了起来,对着她指指点点,气的她恨不得杀人。

楚非墨玩味的看着这一幕,楚越则是冷漠,楚老爷子却是隐忍,没有一个人上前帮钟雪梅解围。

他们都低估了沈佳人。

原本以为沈佳人这样平凡低贱的出身,当着他们这些大人物的面该是唯唯诺诺的,就算是心有不甘,也不敢表现出来,谁知道她竟然敢这么锋芒毕露的挑衅钟雪梅,而且句句都入骨三分,将钟雪梅逼到了那样的绝境。

不过越是这样,楚老爷子越是觉得沈佳人绝对不能留,这样的女人,根本不适合留在厉墨成的身边。

“老婆,手举着累不累?”厉墨成拉过沈佳人抓着钟雪梅的手,然后皱着眉头说:“我带你先去洗个手。”

“好啊,要好好洗洗。”沈佳人对着厉墨成展颜一笑,两个人眼底都有默契的光。

“沈佳人!”钟雪梅怎么会听不出来她们再嘲讽她的手脏,气的又举手想要甩沈佳人耳光,却被沈佳人灵活的躲开,她看着气急败坏的钟雪梅淡淡的说:“楚夫人,请你自重,我可不想再脏一回手!”说完,讥诮的看了钟雪梅一眼,跟厉墨成两个去洗手去了。

“厉雪舞,这就是你教导出来的好儿子,竟然娶了这么个没教养的老婆!”钟雪梅不能奈何沈佳人,又转身针对厉雪舞。

“钟雪梅,你发什么神经?病还没好就去继续接受治疗,疯人院的费用太高你住不起的话,我可以免费资助你点,别跟条疯狗似的见人就咬!”厉雪舞冷冷的看着钟雪梅,然后吩咐了一声:“送客!这种不相干的人,不要随便放进来坏了大家的兴致!”

厉雪舞的话一说完,立刻就有人上前要将钟雪梅等人赶走,楚越终于忍不住的开口:“厉雪舞,什么叫不相干的人?墨成是我的儿子,今天是我孙子的满月宴,我什么时候成了不相干的人!”

不相干,三个字实在太伤人,尤其是看到厉雪舞身边还有莫远一副占有保护的姿态,楚越心里就嫉妒的发狂。

“真是笑话!”厉雪舞脸上的笑容越发的冷了,“楚部长,你的儿子好端端的站在你的面前,你不会也是得了失心疯吧?出来随便乱认亲戚!”

厉墨成是楚越的儿子,这虽然不少人都知道,但是也仅限于那几个大家,如今楚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揭开厉墨成的身世,让在座的不少人都惊讶的张大嘴巴。

厉家已经够显赫了,再加上楚家,这厉大少的身份当真是金光闪闪,让人不敢直视的。

“不管过去发生过什么,墨成他身上流着我的血,这是不容置疑的事实,他是我的儿子,我不是什么不相干的人!”楚越激动的大吼。

“流着你的血,是我这辈子都洗刷不掉的耻辱!”不等厉雪舞出声,厉墨成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带着几分残忍。

“你,你说什么?”楚越不敢置信的问,身体禁不住摇晃了一下,血压升高。

“你说的没错,血缘关系不容置疑,我没有哪吒的本事,剔骨还肉给你,但是也请你弄清楚,自从你们楚家人将我们母子拒之门外,不肯承认我的那一天起,我就为有你这么一个懦弱自私又自以为是的父亲感到耻辱,请你以后也不要再跟我提什么父子亲情,因为在我眼里,你连一个外人都不如,根本没有资格做我的父亲!”厉墨成的话,重如千钧。

楚越眼神中带着几分绝望,看着厉墨成,忽然就那样栽倒,幸好有楚非墨早就发现不对劲,上前一把扶住楚越。

钟雪梅为这突然的变故,吓得尖叫起来,手足无措。

楚老爷子铁青着一张脸,看着厉墨成,带着几分狰狞的威严。

厉墨成冷眼旁观这一切,黑眸微眯,没有说话。

“大哥,你今天有些过分了!”楚非墨皱眉说道。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明知道;来是自取其辱,他们仍旧是不死信心,难道,他楚非墨就真的比不上厉墨成!

“你认错人了!”厉墨成冷淡的回了一句,然后对着身边的手下说:“从楚部长一家离开!”

楚越昏迷过去,楚家人自然是不会再多做纠缠了,只是楚老爷子临走的时候,看着厉墨成丢下一句话:“你好自为之!不要为今天的决定后悔!”

“我的字典里从来没有后悔两个字!”厉墨成态度强硬的回应。

楚老爷子眯眼危险的看了厉墨成一会后,扭头离开。

他真是老了,竟然被一个孙子辈的臭小子这么侮辱!早晚,他要扭断他的翅膀!

沈佳人被楚老爷子的目光看的心里一颤,不自觉的抓紧厉墨成的手,厉墨成只是安抚的用拇指摩挲了下她的手背,对着她无所谓的一笑。

该来的迟早要来。

被楚家人这么一闹,原本欢乐的满月宴气氛也淡了许多,沈佳人虽然仍旧很圆满,但是让沈佳人的心里总归有些不自在。

“佳人,这是个宝宝的,恭喜你。”送客送的差不多了,傅少卿才赶过来,将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递给沈佳人。

“谢谢,让你破费了。”沈佳人笑着接过来,看着傅少卿风尘仆仆的模样,忍不住问:“你还好吧?其实不必专程赶过来的,心意到了就行。”

傅少卿笑笑,疲惫中带着真心的欢喜。

最近傅氏已经开始有了起色,傅少卿忙的恨不得一个人掰成几个人用,以前还有冯杰帮他,现在虽然有新秘书,但是总归不如冯杰……

“还没有冯杰的消息吗?”沈佳人忍不住问。

“没有。”傅少卿面色一僵,摇摇头。

沈佳人也沉默着不说话。

“厉少夫人,恭喜了。”就在沈佳人与傅少卿沉默的时候,马成才也拿着一个精致的盒子走了过来,递给沈佳人。

“马律师,怎么你也这么破费!”沈佳人看着马成才,笑着说。

“应该的应该的。”马成才说完,又对着傅少卿点点头,算是打招呼,然后有些郑重的嘱咐沈佳人:“礼轻情意重,还请厉少夫人回去看一眼。”那模样倒是像怕沈佳人不在乎的将东西带回去就搁置一边了似的。

“我会的,谢谢马律师。”沈佳人笑着说。

傅少卿也对着马成才笑笑,眼睛不经意的看到沈佳人手里的那个盒子上的一个白玉兰的标志的时候,心中划过一丝狐疑,这个标志,他好像在什么地方见到过,但是又想不真切了。

“老婆,该回去了。小家伙饿了。”厉墨成走过来,亲密的圈着沈佳人的腰肢,说道,这完全占有的姿态,让傅少卿跟马成才顿觉尴尬不已,沈佳人也忍不住红了脸轻轻的将厉墨成推开一些。

你做什么呢!

谁让这个碍眼的家伙老是不识趣的盯着你不放!

两个人暗中眼波较量了一番。

“咳咳,佳人,你赶紧去照顾孩子吧,我公司还有事,先回去忙了。”

傅少卿看着这一幕成功的误会了,连忙找了个借口,匆匆跟马成才离开。

厉墨成看着傅少卿有些落荒而逃的背影,忍不住得意的说:“算他识相!”

沈佳人无语的瞪了厉墨成一眼,拿着马律师给的那个盒子离开了。

回到家,沈佳人安顿好厉宝宝,想起马成才的话,总觉得他话里有话,拿起他送的礼物拆开看看,结果刚一打开,就听到厉墨成在一边带着几分怒气的抱怨:“小兔子,这是怎么回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