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34:联姻,我不同意

尽管外面已经铺天盖地的都是傅氏要与宁氏联姻的宣传报道,但是沈佳人一心只在家里照顾孩子,厉墨成又不想让她对其他的事劳心伤神,所以沈佳人是从苍海那里知道傅少卿要与宁馨订婚的事。

苍海向来沉默,从来不多说话,他特地打电话将这个消息告诉沈佳人,沈佳人只是稍微一想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挂断电话之后,沈佳人叹了一口气,又拨了傅少卿的电话。

“佳人?!”傅少卿没想到沈佳人会主动打电话给他,兴奋之余又有些不敢置信。

“少卿,我听苍海说了联姻的事,你不必这样的。”沈佳人开门见山的说。

如果之前,傅少卿告诉她,他要跟宁馨两个交往,沈佳人觉得这不过是很正常的事情罢了,那么现在,沈佳人完全不会这么想,傅少卿以前出于什么心理告诉她要跟宁馨交往,沈佳人不想去深想,但是从上次包贝贝的婚礼,傅少卿对宁馨的态度,她已经完全可以感觉的出来,傅少卿跟宁馨的关系,根本不是她想象的那样。

傅氏现在岌岌可危,各种负面影响扑面而来,傅少卿在这个时候跟宁馨两个订婚,无非是绑上了宁氏这棵大树,又有了一个支撑,无论是从舆论影响还是资金链方面都是有益无害的,但是沈佳人不希望傅少卿这么做,傅氏没了就没了,她不想又制造出一个悲剧来。

“我没有怎么样啊?我跟宁馨,迟早的事而已,我之前就跟你说过了,我跟她在交往,你知道,我虽然……但是对待感情,我不是那么随便的人,也许,宁馨更适合我。”傅少卿笑笑说。

“或许宁馨的身份适合你,但是你不喜欢。”沈佳人咬咬唇,吸了一口气说:“傅少卿,傅氏的事,尽力就可以了,结果并不是那么重要。”

“结果对我很重要,傅氏毕竟是我父亲……这次傅氏的危机,是我用人不当,这个责任当然是我来承担。我不能让傅氏垮在我的手里。”傅少卿情绪有些激动。

沈佳人为傅少卿差点脱口而出的话,沉默了。

她不得不承认,她对于傅氏的感情以及责任心,完全没有傅少卿的强烈,虽然,傅少卿不是傅易恒的亲生骨肉,但是自小就跟在他身边学习管理,后来又一手撑起傅氏,这么多年,他已经将这份责任看得比什么都重,再加上,他的身世被拆穿,对于傅易恒的敬仰与愧疚,让他对傅氏越发的尽心尽力,其实,当时就算是沈佳人不用道德绑架傅少卿,让他留在傅氏,只要她不赶走他,他也不会离开的吧?

“佳人,你还恨我吗?”傅少卿沉了一会,忽然问道,又觉得自己的话很是不妥,怕沈佳人窥视到他的心思,语气有些忐忑的补充了一句:“恨我从小就霸占了你应该有的位置。”

恨?沈佳人摇摇头,“不恨。”恨傅少卿什么呢?恨他有个那样的母亲,可是梁桂芬已经死了,人死灯灭,还有什么好恨的?就算是憎恨傅少卿那一年的婚姻里对她的不闻不问与冷漠,但是现在想起来,那些真的不是傅少卿的过错,如果真要说他有错,他只错在不爱自己,爱都没有,又哪来的恨?

“谢谢你。”傅少卿放松的舒了一口气。

沈佳人苦笑,“少卿,你跟宁馨的事,你好好考虑一下吧,我不想你因为傅氏的事,赔上自己的幸福。你应该娶一个你喜欢的女人过一辈子。”

“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宁馨适合我,至于喜欢,我想我会喜欢上她的。”喜欢是多么奢侈的事,可遇不可求,他曾经遇到过,但是错过了,再也追不回来了,如今,是谁又有什么分别。

沈佳人无话可说,只是微微叹一口气,挂断了电话。

傅少卿有傅少卿的固执,他决定了的事,她更改不了,现在只是希望,他跟宁馨,真的能过下去。毕竟,不得不承认,傅少卿说的有道理,宁馨,是适合他的。

傅少卿与宁馨的订婚宴,极尽豪华奢侈,各大媒体都做了相关的报道,沈佳人没有出月子,还不能出门,但是也从电视直播上,看到了个大概。

宁家宠女,全S市的人都知道,宁馨作为宁家人的掌上明珠,而且还是宁家唯一的继承人,自然是光芒万丈,她穿着上千万的礼服,挽着傅少卿的胳膊走上红毯,接受各方来客的祝福,脸上的幸福已经像是溢出来的海水,怎么收都收不住。

“怎么?羡慕了?”厉墨成环抱着沈佳人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直播,语气有些酸溜溜的。

他这几天很不爽,傅少卿那个家伙不配合他排斥他对傅氏的援助也就罢了,竟然一转身跟宁氏勾搭上了,而且还弄出这么大排场来的订婚礼,分明就是在打他的脸!

尤其是,看着小兔子这一脸惊艳的表情,厉*oss现在就像是吞了一只苍蝇般呃难受。

“宁氏真的是财大气粗,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弄出这么大这么奢侈的排场来。”沈佳人关注的跟厉墨成想的根本不一样,这么仓促的时间,宁氏竟然可以做到这一步,不得不说,让她有些震惊。

“早有预谋罢了。”厉墨成凉凉的说了一句。

这次的订婚宴的确是宁氏一手主导,但是要这么短的时间内弄成这样,宁氏的确是没有这么大的本事。

“什么意思?”沈佳人不解的问。

“想知道?”厉墨成感受到沈佳人语气中的急切,有些不满的皱眉:“讨好一下我。”

“什么?”沈佳人疑惑,但是在看到厉墨成眼中的那些邪恶的光芒的时候,脸色一红,生气的啐骂道:“不要脸!不说拉倒!”

自从她这几天身体调理的有起色了之后,这个家伙就开始越来越不规矩了,当然了,医生的嘱咐他是没忘记,但是不能任意驰骋,他还有别的办法来折腾她,一开始就是趁着孩子吃奶的时候趁机沾点便宜,这几天,越发的不规矩,尤其是昨天晚上,竟然死皮赖脸的缠着她——害得她今天早上,手还是酸的。

“真不想知道?”厉墨成紧追不舍,看着沈佳人红通通的小脸,呼吸紧了起来。

“不想!好奇心害死猫!我还想多活两年!”沈佳人说完,站起身来朝卧室走去,她可不想跟这个危险的家伙呆在一起。

“小兔子越来越难搞定了。”厉墨成看着沈佳人的背影,无趣的摸了摸鼻子。

还要再忍一个多月!

与此同时,市南区的一栋房子里,一个女人也坐在沙发上看着宁氏与傅氏联姻订婚礼的直播,在看到傅少卿搂着宁馨的细腰,对着媒体露出大方得体的笑容的时候,忍不住生气的将手里的酒杯捏个粉碎,然后她看着自己冰凉的泛着银光的双手,禁不住癫狂的大笑起来,将茶几上所有的东西都扫落在地,瓷器破碎了一地,这声音像是更刺激了她一样,忍不住发狂的将房间里所有能砸的东西都砸了。

“你发什么疯!”一个冰冷的声音呵斥道。

韩悦猛地转头,愤恨的目光遇上女人阴沉的眸子,躲闪了一下,然后又惯性的低下头,没有说话。

韩悦这副臣服的姿态,让女人很是不齿,轻蔑的说:“控制好你的情绪,否则,我不介意帮你控制!”

“下次不会了。”韩悦听了女人的话,身体情不自禁的瑟缩了一下,低眉顺眼的说道。

女人冷哼一声,转身回房间了。

直到女人离开,关门声响起来,韩悦才抬起头,一脸愤恨的瞪着那扇刚刚关起来的房门,金属手臂捏的咯咯响。

总有一天,她要让所有的人都付出代价!

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傅少卿与宁馨订婚宴的刺激,厉宝宝的满月宴,厉墨成决定大操大办,而且这个提议,得到了厉家所有人的强烈支持,就连在外面度蜜月消失了快一个月的包贝贝都急火火的提前一天赶回来了。

“沈佳人,你个没良心的,生了孩子也不给我打电话,你这是挑拨离间我跟我干儿子之间的感情!”包贝贝一回来,看到沈佳人就大声控诉着。

“干儿子?”厉墨白挑了挑眉头?声音有些不悦。

包贝贝面色一僵,声音立刻降了好几个分贝:“干儿子怎么了?这是我跟佳人早就约好的,将来我们都互为孩子的干妈,你又不是不知道。”最后一句,分明是有些娇嗔的撒娇的意味了。

“知道是知道,现在身份变了!”厉墨白搂紧包贝贝的腰,对着被沈佳人抱在怀里的厉宝宝郑重的说:“大侄子,这是你婶婶,喊句婶婶听听给糖吃!”

沈佳人看着厉墨白那副一本正经的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墨白,你什么时候也跟贝贝一样,这么不靠谱了?孩子才满月,那里会说话!”

厉墨白面上有些尴尬,不好意思的笑笑。

“你们两个啊,也赶紧要个孩子,也好跟宇轩做个玩伴,家里小孩子多,也热闹些。”厉墨白的妈妈孟嘉怡看着小两口,笑着说。

一听要孩子的事,包贝贝禁不住缩了缩脖子,厉墨白立刻打圆场:“我们才新婚,孩子的事不急,顺其自然就好了。”

“是妈妈心急了,顺其自然,顺其自然。”孟嘉怡自然是看出包贝贝的不自在,立刻改口。

这两个孩子出去一个月,她原本还担心呢,现在看她们两个和和美美的出现在一起,心里的石头也就落地了,只要小两口好,她也没什么好强求的,孩子的事,的确不能催的太紧,还是要看年轻人的意思。

包贝贝不好意思的笑笑,为孟嘉怡的通情达理感到窝心,禁不住抬头看了厉墨白一眼,发现厉墨白也正含笑看着她,她吓得立刻移开眼,低着头不说话了。晚饭是在厉家老宅这边吃的,难得的一家人全都在,大伙谈天说地的,好不热闹。

沈佳宇这几个月的行程全被厉墨阳安排的满满的,如今好不容易回来一趟看到沈佳人又看到小外甥,高兴的饭都顾不上吃了,最后还是厉墨阳威胁他说是不好好吃饭,晚上让他去练功房蹲一晚上马步,他才不情不愿的吃了一点儿。

“佳宇长高了不少。”也黑了不少,不过比之前更阳光帅气了,如果不说话的话,根本看不出来他有哪里不妥。

沈佳人感叹着。

“姐姐,佳宇现在很厉害了,不过佳宇还要变得再厉害一点才行。”沈佳宇说道。

“为什么?”包贝贝不解的问。

“因为佳宇现在要保护的人又多了一个,不光是姐姐一个人了。”沈佳宇指指在婴儿车里的厉宇轩。

“那佳宇还要再再厉害一点。”包贝贝煞有介事的说。

“为什么?”沈佳宇不解了。

“因为佳宇还要保护贝贝姐啊。”包贝贝理所当然的说。

沈佳宇看看厉墨白,犹豫了一下,摇摇头:“贝贝姐有大白哥哥一个就够了,不能太贪心。”

包贝贝被沈佳宇的话噎到,不服气的说:“可是你姐姐也有你姐夫了啊!”

“那佳宇该怎么办?”沈佳宇突然变得很失落,有些茫然不知所措的看着厉墨阳。

“佳宇快点找个可以保护的人不就好了!”包贝贝随口说着。

“不要!女人都是麻烦!”沈佳宇突然放下筷子,一个人去练功房了。

沈佳人愣愣的看着佳宇离开,然后不解的问厉墨阳:“怎么了这是?”

“没什么,大概恋爱了!”厉墨阳无所谓的耸耸肩,继续吃饭。

沈佳人却被厉墨阳的话给炸的脑袋晕晕的,一顿饭追问个不停,她这阶段太忽视弟弟了,竟然连发生这么大的事都不知道,太失职了。

“嫂子,真没什么,就是佳宇这样,怎么会少了女人喜欢,可能是那些人太露骨太过分了,让佳宇反感了,我回头好好整治整治。”厉墨阳再三解释,其实他不敢说是有几次他跟个小嫩模风流,被佳宇看到了,他一时间恶作剧心思起,想要带佳宇开开荤,好几次带他去那些风月场所,结果可想而知,那些女人见了沈佳宇就像是见了唐僧肉似的,前仆后继的,成功的将佳宇给吓到了,连滚带爬的从那群女人堆里跑出去,那狼狈的模样差点笑破他的肚皮,佳宇也因此好几天都没理他,害得他好长一段时间都吃素。

“也不要矫枉过正,或许能适当的刺激下他,也是好的。”沈佳人想了一下,说道。

“OK,我明白,明白!”厉墨阳嘴上应承着心里却是苦笑不已,那小子显然是被自己刺激大劲儿了。

厉宝宝的满月宴,声势浩大,而且极度的奢靡,大到场景布置,小到一颗喜糖,都是经过精心布置挑选的,于细微处都显露十分心思,处处高大上,让人惊羡。

厉*oss搂着娇妻抱着娇儿周旋于宾客之间,和谐美满的画面以及嘴角上少见的笑容,生生冲淡了他平素的冷酷,闪瞎了一群人的眼睛。

宴会进行到*,厉墨成突然拉着沈佳人走上台,就在众人不知道他要做什么的时候,厉*oss突然单膝跪地,在众人的惊呼声中,将早就准备好的黑色丝绒的盒子打开,里面一枚设计精巧的心形钻戒闪闪发光。

“老婆,我一直欠你一个盛大的求婚,嫁给我!”

沈佳人看着厉墨成,眼里笑出了泪:“哪里有喊着人家老婆还求婚的。”

“我不管,快答应!”厉*oss脸上有点发热,板起脸来严肃的催促。

“这是强迫?”沈佳人眼里的泪已经压不住,嘴上还是不饶人的问。

“答不答应?”厉*oss又沉声问了一句,然后小声的用两个人的能听到的声音补充了一句:“小兔子,晚上回去有你好看!”

沈佳人嘟嘟嘴,有些不情不愿的伸出手,刚想说话,就被一个霸道的声音抢了先:“我不同意!”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