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33:戏演得不错

自从冯杰卷款潜逃不知所踪,傅氏陷入了重重危机,虽然有明诚力挺,但是想要盘活傅氏,哪有那么容易,而且,傅氏的问题,远不止表面上的那么简单。

“怎么了?最近是不是太累了?”沈佳人给厉宝宝喂奶的时候,发现厉*oss竟然在失神,眼底还有几分掩饰不住的憔悴之色,担忧的说:“傅氏的事,就顺其自然吧,别把明诚也给拖累了。其实,就算是傅氏破产,也没什么的。”

沈佳人其实早已经看开了,傅氏虽然是属于她的,但是就像是天上掉馅饼,凭空落在她手里一样,她对傅氏的责任心,远没有傅少卿强烈,而且她目前真的还没有能力经营这么大一家企业,自从她成为傅氏的大股东之后,能在傅氏决策上起到的作用真的很小,傅氏其实一直是由傅少卿跟厉墨成两个一明一暗撑起来的,如今发生这样的事,她不想厉墨成这么累的再去为傅氏奔波,至于傅少卿,沈佳人相信,没有了傅氏的羁绊,他或许能活的更好。

“怎么会没什么!”厉墨成回过神来,“傅氏是你的,有人想拿傅氏开刀,就跟动了我一样,你觉得我会忍气吞声的任人宰割不还手?”

“我是不想让你太累。”沈佳人当然知道厉墨成不是那种人。

“放心吧,这些都有我,你就安心在家里调理身体,不用操心这个。”厉墨成把玩着沈佳人的发丝,突然目光落在抱着一只奶满足的吸得欢快的厉宝宝脸上,吞了吞口水,呼吸不满的加重:“小兔子,你说我们给这臭小子找个奶妈怎么样?”

明明是属于他的福利,现在却被这个臭小子霸占了,厉墨成想想就觉得十分不爽!

“我奶水足够,找奶妈做什么?”沈佳人不解的看着厉墨成,在看到厉墨成眸色中的两弯深色之后,没好气的推了厉墨成一把,转过身去说:“厉墨成,你看什么呢!”

“明明是我福利,被这个臭小子霸占了不说,现在连看都不能看了?沈佳人,你公平点!”厉墨成生气的低吼。

“说什么呢!不要脸!你这么大个人了,还跟儿子挣什么挣?”沈佳人脸色泛红,娇嗔着抱怨。

“总之就是看这臭小子碍眼!”厉墨成没好气的说:“沈佳人,你还我女儿!”

沈佳人再次无语了!

这种戏码,几乎每天都要上演,厉*oss间歇性的就会来上这么一句。这是对儿子多不待见啊这是!

“厉墨成!你是不是就是看不上我跟儿子!”沈佳人佯装生气的质问,一脸泫然欲泣:“你既然这么不喜欢我们,那我带着他走好了。”

“小兔子,我什么时候说不喜欢你们了?”厉墨成没想到沈佳人突然变脸,有些委屈的说。

“你还说,这么多天了,你还老是抱怨我生了个儿子不是女儿,还说不是嫌弃我们母子!这日子没法过了。”沈佳人说完,抱着喂完奶的厉宝宝就要往外走:“宝宝,既然你爸爸不喜欢我们,那我们就不要在这里碍眼了,我们离家出走。”

“小兔子,别闹!”厉墨成头疼的上前抱住沈佳人母子两个,无奈的说:“我那不就是说说而已,哪有真的不喜欢,再怎么说,这臭小子也是你给我生下来的不是?”

“哼!”沈佳人不满的哼哼两句,然后又将厉宝宝换了一边,继续喂奶。

厉墨成看着沈佳人撩起衣服来,怀里的小家伙跟头小猪崽似的,脑袋在沈佳人的怀里拱了拱,准确的瞄准位置,一口叼住,又撒欢的吸了起来,不禁连连吞了好几口口水。

小兔子那里大了很多,白皙的软绵更加诱人了,看着这臭小子吸得这么欢快,他只觉得浑身燥热的不行,两只眼睛紧盯着沈佳人的胸口,喉咙也随着小家伙吞咽的动作一动一动的,鼻子里有什么热热的东西流了下来,他忍不住吸了吸。

沈佳人感觉到厉墨成太过安分,抬头看他,却在发现厉墨成鼻子里竟然流出两道鼻血,大吃一惊,“厉,厉墨成,你,你……”

厉墨成回过神来,擦了一下鼻子,惊觉不对劲儿,低头一看,脸色顿时黑了,板着脸起身一言不发的进了洗手间。

沈佳人愣愣的看着厉墨成的背影,好大一会儿,终于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他们英明神武的厉*oss,竟然流鼻血了?!

这真是跟天方夜谭一样的稀奇!

厉墨成懊恼的用冷水洗了脸,擦干净鼻血,听到卧室里沈佳人放肆的笑声,气的脸都绿了,“沈——佳——人!”

都是这个女人害得,竟然还敢嘲笑他!

他厉墨成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这么糗过!

都怪这几天老妈跟莫叔老是炖什么大补的东西给小兔子,吃的他一身火气,竟然还流鼻血了!

“好吧好吧,我不笑了,我不笑,哈哈……”沈佳人听到厉墨成气急败坏的声音,忍了好几忍,最终还是没忍住,又哈哈大笑起来,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沈佳人!”厉墨成被笑得脸上挂不住,生气的走到沈佳人的面前,瞪着沈佳人。

沈佳人倏地停住,只是脸色很快别的红通通的,忍得十分辛苦,到最后,又忍住笑了起来,一边笑还一边说:“厉墨成,你别这样,让我,让我再笑一会,就一会,实在是太好笑了!哈哈!笑死我了!”

厉墨成看着沈佳人,真是又好气又无奈,一把扣住沈佳人的脑袋,低头堵上她的嘴。

让你笑!看你现在还怎么笑的出来!

笑声戛然而止,而沈佳人挣扎了几下,挣脱不开,也慢慢的臣服在厉墨成高超的吻技下,有点意乱情迷。

而她怀里正吃奶的厉宝宝,吐出奶来,怔怔的看了一会这两个嘴巴紧紧黏在一起的大人,然后懒懒的打了个哈欠,头一歪,就闭上眼睛睡着了,那副慵懒无所谓的模样,好像在控诉这两个人的无聊。

这老男人每次都黔驴技穷的用这招,有意思么?

当然了,这一幕,正沉浸在热吻里的沈佳人跟厉墨成是不知道的,他们早已经浑然忘我,要是让厉墨成知道自己被这个小不点如此鄙视了,估计这父子两个的梁子又结大了。

与沈佳人这边的浓情蜜意不同,傅少卿此刻正陷入天人交战之中。

“少卿,这曲子好听吗?”宁馨优雅的喝了一口咖啡,然后放下杯子,对着走神的傅少卿浅浅一笑。

“嗯。”傅少卿应付的点点头,其实刚才乐师拉的什么曲子,他根本一个音符都没听进去,只是满脑子都在想着宁馨刚才的提议。

傅氏此次危机,让他焦头烂额,虽然有厉墨成出面帮他化解,但是私心里傅少卿很排斥厉墨成介入,一方面是出于嫉妒厉墨成的身份,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傅氏是沈佳人的资产与依靠,虽然,沈佳人从来都没有觉得傅氏之于她有多么的重要,但是他一心以帮沈佳人守护好傅氏为己任,因为他觉得,这是属于沈佳人自己的东西,万一有一天,沈佳人遭遇什么变故,至少,她身后不是一无所有。

所以,在傅氏当前的环境下,宁馨提出可以说服她父亲注资傅氏的提议,真的让他有点心动。只是……傅少卿看着宁馨,不说话。

“这首曲子也是我最喜欢的。”宁馨怎么会看不出傅少卿的心不在焉,但是却假装什么也不知道,与傅少卿东拉西扯的说些别的,大多数都是她小时候的趣事。

“大概是我妈妈走的早,所以我爸爸将所有的爱都倾注在我身上,有的时候,我都觉得特别的无奈。”宁馨在说起小时候她跟小朋友闹矛盾,他父亲不分青红皂白的维护她的时候,颇有些好笑与感慨。

“大概,每个父亲都特别的宠爱女儿吧。”傅少卿应付了一句,思绪又开始发散,厉墨成就是那样的男人,又一次,他无意间听到厉墨成跟沈佳人通话,厉墨成颇有些气恼的问:“沈佳人,说好的女儿呢!”

厉墨成重女轻男的思想,他身边的几个秘书高管都知道,他起初还真的有些担心厉墨成因此对沈佳人不好,但是在看到厉墨成虽然是质问但是眼角柔软的溢满了温柔的时候,只能在自己心底苦笑。

他还在期盼些什么?沈佳人好,他就安心了。

“真的是这样呢,怪不得人家都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小情人呢!”宁馨说着,笑了起来,眉眼中带着几分骄傲,喝了一口咖啡后又问:“少卿,我的那个提议,你考虑的怎么样?”

“我需要点时间想一想。”突然的话题转换,让傅少卿的面色一僵,有几分不自然。

“少卿,我是真的想帮你,但是,我也承认,我有一些私心在里面,但是傅氏现在不仅仅是急需一大笔钱这么简单,而且要我爸爸毫无理由的拿出这么大一笔钱来,总要有个说得过去的理由,我知道,你对佳人姐,你们还……不然,那天你也不会将我推开,丢下我一个人离开了。”宁馨看起来颇有些伤心的说。

“我跟佳人现在只是同事关系,她现在是厉太太,我们之间没有任何暧昧的牵扯!”傅少卿打断宁馨的话,一想起包贝贝婚礼那天的事,他对宁馨心里不免有几分愧疚:“那天的事,对不起,但是佳人当时怀有身孕,事有轻重缓急,我……”

“我知道,我伤心也只是因为你根本不信任我。”说起那天的事,宁馨一脸黯然,“不过我明白,毕竟我不是你喜欢的女人……”

“宁馨,别这样说。”傅少卿突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少卿,我知道,你一时间还难以接受我的条件,但是傅氏的形势已经不允许你再拖延下去了,我们可以假订婚,假结婚,只要你反悔了,我随时都可以退出的。”

“宁馨,你真的没必要这样委屈自己的。”傅少卿顿了顿,有些艰难的开口:“傅氏的事,我可以解决的。”

“我知道,我知道!”宁馨的语气有些着急了,“少卿,我从来都相信你的能力,你一直是那么的优秀,我相信只要给你时间,傅氏的事你迟早会圆满解决,但是我实在看不下去了,我听你的新秘书说,你已经连续好多天都没有好好休息过了,我担心你……”宁馨的眼里,盈满了泪,说的那么的情深意切。

“我很好。”傅少卿有些动容了,宁馨的关怀,正中他心底柔软的地方,自从父亲去世,他一个人撑起傅氏,可是紧接着,母亲入狱又去世,最心爱的女人背叛,最信任的好友与工作伙伴背叛,傅氏在短短的一年时间内先后两次陷入危机里,一次比一次形势更危机,他其实真的很累很累了,心里也伤痕累累,宁馨的关怀,让他体会到了些许的温暖,尽管,这温暖对于他来说,有些抗拒,但是仍旧感激。

“少卿……我……”宁馨情绪有些激动,她忽然低下头,抬手挡住眼睛,然后话锋一转,“抱歉,我去一下洗手间。”说完,就急匆匆的离开座位,冲了出去。

傅少卿眉头紧皱了起来,宁馨起身的一瞬间,他看到了她脸上泪,心里很不是滋味,拳头紧紧的捏了起来,重重的锤了一下桌子,为自己的无能为力!

宁馨走进洗手间,用冷水洗了把脸,想起傅少卿的反应,脸上冷了下来,她都已经退让到这种地步了,傅少卿竟然还无动于衷,看来他中沈佳人那个女人的毒,已经深入到五脏六腑了!

但是不管怎么样,她都要将沈佳人从傅少卿的心里彻底拔除!

“戏演得不错!”就在宁馨甩了甩手,抽了一张纸擦手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一个声音,她先是一皱眉,然后在从镜子里看清楚说话的人的时候,一双眼睛震惊的睁大了。

“是你!”

“怎么,才几个月不见而已,你不会已经忘记我了吧!”韩悦冷笑着走近宁馨,在看到宁馨防备的向后退了几步的时候,脸上露出几许嘲弄来。

“悦姐姐,你,你什么时候来S市的?怎么都不来找我!”宁馨强压住不宁的心神,看着韩悦扯开一抹笑容。

“你确定想要我去找你?即使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韩悦忽然扯下手上的长手套,露出两只丑陋的冰冰凉的金属手臂,在宁馨的面前转动了几下,斜眼看着宁馨问。

“悦姐姐,你的手……你……”宁馨看着韩悦的手,心不由的颤了颤,有些害怕的瑟缩了一下,然后又强撑着笑脸说:“悦姐姐,你误会了,我绝对没有那个意思,不是你想的那样!”

韩悦的突然出现,让宁馨害怕极了,以前的韩悦,姿态摆的很高,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而现在的韩悦,虽然还是那么的高傲,但是脸上多了一丝戾气,尤其是还有这一双金属的手臂,泛着冷光,让人看了就觉得无端的害怕。

“是不是已经不重要了。”韩悦不耐烦的打断宁馨的话,然后慢条斯理的拿起自己的手套戴上,对宁馨说:“你很聪明,对付傅少卿,就是该用这样的手段,恭喜你马上就要达成心愿!”

“悦姐姐,我,我没有想要算计他,只是我不这样,他或许永远也走不出沈佳人那个贱人的阴影,我也是没办法才会这样。”宁馨唯唯诺诺的说。

“得了,宁馨,不需要在我面前装柔弱,我又不是傅少卿!”韩悦讥诮的看了一眼宁馨,眼底全是不屑。

“悦姐姐,我……”宁馨咬咬唇,想要为自己辩解,却被韩悦打断:“你该出去了,戏作过头就不好了!”

“好。”宁馨巴不得韩悦赶她走呢,一听韩悦这样说,立刻点头,临走的时候还假情假意的说了一句:“悦姐姐,有事情一定要来找我啊。”

韩悦看着宁馨仓皇的背影,冷笑着没说话。

傅少卿,沈佳人,厉墨成,我——回来了!

------题外话------

佳人说:我家厉宝宝最喜欢打小怪兽,来一对打一双!有种放马过来!

明天开始着手处理渣渣。

家里的事情基本上处理好了,这一阶段心力交瘁,谢谢美妞们对我的包容与理解,爱你们。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