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32:沈佳人,说好的女儿呢!

沈佳人被送进医院产房,厉墨成不顾医生的反对,全程陪同,穿着无菌服也跟着进了产房。

傅少卿等在产房门口,有些羡慕又有些担忧,整个人冷静不下来,等厉家的人一赶过来,他说明了下情况,就匆匆赶回去处理公司的事情了。

那边还有一大堆事情等着他,他只能陪伴沈佳人到这里了。

“怎么里面都没有什么动静,不会有事吧?”厉雪舞站在产房外,不断的徘徊,担忧的问。

“放心吧,有墨成在里面呢,能有什么事?”莫远拉着厉雪舞的手,强逼迫她坐在休息椅上,“坐下等,你都转的我头晕。”

“墨成在里面能起什么作用,他又不能帮佳人生孩子!”厉雪舞还是放心不下,当年她生墨成的时候,整整疼了一天一夜,死去活来的,那种痛苦,现在想起来还让她心有余悸。

“你不知道,女人生孩子,就像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似的,当年我生墨成差点死在产房里……”厉雪舞絮絮叨叨的说着,忽然一抬头,目光冷了下来:“你怎么在这里!”

楚越看着厉雪舞,听到她提及当年,目光中的复杂一闪而过,但是在看到厉雪舞身边的莫远的时候,眼中迸射出恨意,他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莫远。”厉雪舞不安的看着莫远,她早就觉得今天的事情蹊跷,楚越这个时候出现在医院,更加说明了这一切。

“放心吧,墨成不会有事,佳人也不会有事,这里是医院,公共场合,我们无权决定任何人的来去,不是吗?”莫远握着厉雪舞的手,笑着说。

厉雪舞点点头,但是心里的不安越发的明显。

这几个月,楚家那边一直没有什么动静,她以为这件事就这么了了,谁知道却在佳人生孩子的紧要关头,突然出现,这分明表示,楚家人一直在监视着他们这边的动静。

到底,要怎样?

产房外也因为楚越的出现,陷入了安静,气氛压抑到不行。

一个多小时过去,产房的门被推开,一个医生走出来,问道:“哪位是沈佳人的家属?”

“我是我是,我是她婆婆,请问,我儿媳妇的情况怎么样?”厉雪舞紧张的问。

“产妇情况很不好,孩子跟大人只能保一个,我出来问一下你们家属的意见。”医生看着厉雪舞问。

“什么?!”厉雪舞听了医生的话,像是一道晴天霹雳一样,顿时觉得眼前一黑:“你,你说什么?!怎么会这样?佳人的身体一直很好,怎么会突然这样?”

厉雪舞根本不能接受。

“小舞,你先别激动,注意身体。”莫远抱着厉雪舞,安慰道,眉宇间也是染上愁绪,怎么突然这样?

“现在产妇情况危急,请你们快点决定。”医生催促着。

“保孩子!”

“保大人!”

医生的话说完,响起两道不一样的声音。

厉雪舞看着面无表情的楚越,突然冲过去,抬手给了楚越一个响亮的耳光。

“楚越,是你!你为什么总是要这么阴魂不散?你凭什么说保孩子,你有什么资格?”厉雪舞气的浑身发抖,对着医生说:“保大人,孩子还可以再有!”

“保孩子!”楚越冷冷的从嘴里挤出几个字:“这是楚家的长孙,不能有任何差池!”

他早就知道,孩子的性别,这次厉家跟莫家联姻,他恰巧在S市,看到厉墨成抱着沈佳人出了酒店,他也跟着过来了,谁知道孩子竟然难产,不过楚越几乎是立刻就做出了决定,保孩子!

沈佳人的身份原本就不被接受,要不是因为她肚子里怀的是个男孩,楚家早就出手将她除去了。

“保孩子!”楚越又冷冷的说了一句,“这将是楚家的长孙,而且你以为,经过这一次,沈佳人还能再生?”

“楚家长孙?笑话!”厉雪舞大笑起来,“我们厉家的孩子,厉家的媳妇,跟你们楚家有什么关系?就算是佳人以后都不能生了,也是我们厉家的媳妇,没有孩子又怎么样?只要他们小两口能过的幸福,怎么样都可以!”

“你,你怎么能这么糊涂!墨成说到底,是我的孩子,他原本就该姓楚,他的孩子,也该姓楚!”楚越看着厉雪舞脸上的恨意,原本的怒气也消了一些,说道。

“从你们楚家不认我们母子的那一刻开始,我们跟你们,墨成跟你们楚家,就再也没有一点关系,我们厉家的事,轮不到你们楚家人来置喙!”厉雪舞说完,看着医生说:“保大人,我只要大人平平安安的。”

虽然,这个孩子,也是他们大家期盼已久的,但是什么也比不上沈佳人重要,因为厉雪舞知道,如果沈佳人没了,就算是留下孩子,他儿子这一辈子,也会跟行尸走肉一样。

医生看了一眼厉雪舞又看了一眼楚越,最后,将目光停留在莫远的身上,莫远看着医生说:“保大人。”

说完之后,跟厉雪舞相视一眼,眼中满是默契,心意相通。

医生转身进了产房,产房外又安静下来,比之前更安静,有些死气沉沉的。

大约又过了两个小时,一声婴儿的啼哭,惊醒了产房外的人,厉雪舞听到孩子哭,一个没站稳,直接跌坐在地上:“佳人!不——为什么,为什么这样!”

“小舞!”莫远紧紧的抱着厉雪舞,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这是孩子们的选择。”

楚越表情僵硬的看着厉雪舞跟莫远,刚才,他差点忍不住上前去抱住厉雪舞,可是却被莫远抢了先,他只有站在一边,默默的看着的份!

不过好在,沈佳人没有让他失望,最终还是选择了孩子,他心里清楚,如果让厉墨成选的话,肯定会二话不说的选择保大人。

不然,也不会让医生出来询问他们的意见!

产房的门被推开,沈佳人跟孩子被推了出来,厉雪舞擦了擦眼泪,在莫远的搀扶下,踉跄的走向沈佳人,眼里的泪像是断了珠子似的落下来,“佳人。”

“妈,我没事。”沈佳人身上已经汗湿,看着厉雪舞哭的眼睛红红的,抱怨的瞪了厉墨成一眼,然后安抚着厉雪舞。

“佳人?!”厉雪舞不敢置信的看着沈佳人,发现她平安无事,忽然激动的大哭起来:“你没事,太好了,吓死妈妈了!吓死妈妈了!”

“你们,你们……”楚越看着沈佳人,脸色瞬间黑沉下来,他急切的看向婴儿车,发现里面正打着哈欠的小家伙的时候,突然说不出话来,激动得走上前,就要伸手去抱孩子。

只是,有人比他更快一步将孩子抱进怀里。

“墨成,让我,让我看看孩子。”楚越看着厉墨成,语气中带了几分激动的祈求。

“楚部长,这次又让你白费心机了,离我的孩子跟家人远点,不然,我可不保证自己一时间激动,做出什么让大家难看的事情来。”厉墨成抱着襁褓中的儿子,冷冷的警告。

刚才在产房里,情况十分惊险,他一直以为自己将小兔子保护的很好,却不知道,原来小兔子体内一直潜藏着危险,只要她受到刺激,孩子早产,就会在生产的时候发生血崩,而今天的这一系列的变故,都应该是眼前的男人,精心策划的吧?要不是韩修这阶段暗中调查韩家的事,知道了那些药的危险,及时的送了解药过来,小兔子这次真的就会像他们想的那样,死在产房里!

这些人,这次是真的触碰到他的底线了!

“你,你在说什么?什么意思?”楚越被厉墨成的话弄得有点蒙,但是他不是个糊涂的,稍微一想今天的事,就发现自己被人算计了,只不过,即便是他知道自己被人算计了,也百口莫辩,因为这件事太巧合了,他根本就说不清楚。“你自己心里清楚!”厉墨成看着楚越脸上神色变化,冷冷的哼了一声。

“我……”楚越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任何来。

“佳人,刚刚真的是吓死妈了。”厉雪舞情绪大起大落的,看到儿媳妇跟孙子都没事,心里一时间高兴的不知道该怎么办,进了病房后,一会看看沈佳人一会看看孙子,脸上像是绽开一朵花。

倒是一边的莫远,十分有条理的给沈佳人张罗吃喝,然后又打电话将沈佳人平安顺产下孩子的事告诉两家人,让他们放心。

“对了,贝贝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沈佳人睡了一觉起来之后,听到莫远打电话,这才想起婚礼上的变故,连忙问道。

“也没什么大事,墨白跟他们会处理好的,你别担心。”厉雪舞面上有几分犹豫跟凝重。

“妈,你就别瞒着我了,省的我胡思乱想。”沈佳人一看厉雪舞的表情就知道事情不简单,不然的话,依照包贝贝的性格,知道自己生了孩子,才不会管什么婚礼不婚礼的呢,肯定立马冲过来。

“还是我来说吧。”莫远一看厉雪舞为难,说道:“贝贝跟墨白下去敬酒的时候,跟孙晓璇起了点口角冲突,贝贝一时冲动,就将手里的酒泼在孙晓璇的脸上,谁知道,那杯酒有问题,把孙晓璇的脸毁了。”

“怎么会这样?”沈佳人不敢置信的说,“幸亏贝贝没喝下去,不然……”沈佳人第一个反应就是这样,虽然孙晓璇被毁容了有点惨,但是沈佳人知道,包贝贝肯定是被孙晓璇给刺激到了才会那么激动,说起来,也是孙晓璇那个女人咎由自取,每次都喜欢玩弄这种小聪明来挑衅贝贝。

“嗯,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莫远点点头。

“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太可怕了!”虽然包贝贝没事,但是沈佳人还是一阵后怕,这场婚礼,盯着的人太多了,虽然厉家人跟莫家人千防万防,布置周密,但是仍旧不能面面俱到,防备每一个人,还是被人钻了空子。

这下孙家真的是要彻底的赖上莫家了。

“好了,你呀就别操心这些事了,我也不管,现在我跟你莫叔的任务就是好好的将你跟宝宝伺候好了,那些事,有人去操心,你这阶段就是好好养好身体,你不知道,你今天真的将妈妈吓死了,这次妈一定要寸步不离的守着你。”厉雪舞拉着沈佳人的手抹着泪说。

“妈,这都怪墨成,他知道那个人在外面,故意让医生那么说的。”沈佳人看到婆婆流泪,心里十分过意不去,生气的看了一眼厉墨成的方向,说道。

“这个混账小子,真是气死我了。”厉雪舞也生气的瞪了一眼厉墨成。

只不过,此刻的厉墨成根本就没听到沈佳人跟厉雪舞的话,而是跟婴儿车里的小家伙正大眼瞪小眼的较劲儿。

这个满脸褶子跟小老头似的小东西,竟然敢挑衅他,真是岂有此理!

躺在婴儿车里的厉宇轩懒懒的打了个哈欠,眼睛看着头顶斜上方的灯光,乌黑的大眼睛眨呀眨的,萌萌哒。

只是小家伙这副萌样,却让求女心切,美梦破碎的厉*oss成功的误会了,很不待见的跟厉宇轩两个较开了劲儿。

沈佳人原本还以为厉墨成会在知道是儿子的时候看都不看孩子一眼,谁知道两个人竟然这么含情脉脉的看了将近半个小时了,这让她一直悬着的心,落了下来。

还好,还好!

在医院里住了三天,沈佳人就出院了,这期间,厉家人跟莫家人都来探望过,但是却唯独没有见到包贝贝跟厉墨白,后来才从莫远的口中得知,婚礼当天,厉墨白就带着包贝贝两个去了国外度蜜月去了,还不知道沈佳人生孩子的事。

至于孙晓璇,也被送往国外治疗,不过医生说她的脸恢复的机会不大。

而宁馨,厉墨成调查了当天的监控录像,发现的确是有人推了宁馨一把,但是厉墨成却始终不相信宁馨是无辜的,尤其是他查到当初跟孙氏的那个案子是宁馨主动牵线搭桥,已经将宁馨列为关注对象。

楚家那方面,自从沈佳人生完孩子见过楚越一面之后,就再也没有人出现过,楚老爷子数次打电话过来想要看看孩子,都被厉墨成给不客气的拒绝了,而且再三申明,他跟楚家,他的儿子跟楚家,没有任何关系,楚老爷子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碰壁过,灰败程度可想而知。

不过这些事,沈佳人也都是无意中听弟弟沈佳宇说的,厉墨成他们不想让她知道,她也就假装不知道,再说,这些事她也管不了插不上手。

最让沈佳人头疼的是,傅氏的那个烂摊子。她坐月子的期间,傅氏的事情都落在了厉墨成的肩膀上,冯杰一直下落不明,虽然有厉墨成在其中斡旋,但是孙氏一直咬住不放,对傅氏影响很不好,再加上楚家又不放过机会出来落井下石的搀和一脚,让局势更加复杂。

“厉墨成,你看看,儿子是不是尿了?”晚上的时候,沈佳人听到小家伙哭,就推了推身边的厉墨成说。

“说了让他跟保姆睡!”厉墨成不满的嘟囔。

“是谁之前特地在卧室里添了小床,说是让宝宝跟我们一起睡,好方便照顾的?”沈佳人没好气的说。

“那是我给女儿准备的!”一提起这个事,厉墨成就情绪激动:“谁说要让这臭小子跟我们一起睡了?”

“……”沈佳人原本以为,在医院里厉墨成没有表现出对儿子的不待见,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谁知道一回到家,她才知道自己大错特错了,厉墨成每次一看到儿子,就像是看到抢了自己女儿的仇人一样,意见深的很。

“厉墨成……”沈佳人无奈的起来,想要去给儿子换尿片,却被厉墨成烦躁的又摁回到床上躺好,“我来!”

他怎么能让小兔子太操劳。

沈佳人听话的乖乖躺好,其实她不是累也不是犯懒,就是想要让厉墨成跟宝宝多接触,多互动一下,早点消除他们父子之间的隔阂而已。

谁知道,厉墨成麻溜的给儿子换好尿片,在看到儿子的小*的时候,不满的瞪着沈佳人,眼里全是指控:“沈佳人,说好的女儿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