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30:这一切,很快就会结束了

“大哥,我说找不到你呢,原来跑到这里来躲清闲了。”就在包贝贝愣神的当口,一个调侃的声音响了起来,紧接着,她的腰上多了一双手臂,微微窒息的感觉,让她想要反抗,但是最终什么都没有做,因为她看清楚,跟着厉墨白一起过来的,还有莫晨,以及孙晓璇。

“你们怎么都过来了!”厉墨成看着化妆间里突然多出这么多人,不悦的皱了皱眉,只是他的目光是落在门口的莫晨跟孙晓璇身上的,很明显这质问的语气也是针对他们的。

莫晨只是看了厉墨成一眼,没有说话,然后又看向盛装打扮的包贝贝,眸色中有什么复杂的情绪翻涌不已,但是很快的,他将一起情绪压下,露出个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唯一的妹妹结婚,我这个做哥哥的当然舍不得,有些体己的话要交代一下,也是情理之中的吧?”

莫晨说着,就搂着孙晓璇的腰朝包贝贝走了过去。

包贝贝在听到莫晨的那句唯一的妹妹后,脸色一瞬间煞白,看着步步接近的莫晨,她本能的想要退缩,但是在看到孙晓璇眼里的那些得意的挑衅的时候,她强迫自己挺直腰背,抬头看着走进的两个人,她包贝贝的骄傲与傲气不允许她在孙晓璇这样的女人面前退缩。

“既然大舅子有话要说,那大哥你先带大嫂去别的地方休息吧。”厉墨白好风度的开口。

厉墨成看了对面的四个人一眼,打横抱起沈佳人,离开了。

“我自己能走的。”沈佳人有些羞窘的拽了拽厉墨成的衣服说。

“我喜欢抱着你。”厉墨成不容拒绝的抱着沈佳人说。

“你说,他们会不会……”沈佳人看着合上的化妆间的门,一脸担忧。

“不会。”李沫辰肯定的说:“别操心了,老二会处理好。”

“嗯。”沈佳人点点头,但是心里还是很担忧,她知道厉墨白很有能力,但是感情的事不是简单的说一是一说二是二那么清楚明了,而且,刚才,她明显的感觉到贝贝心事重重的,根本没有新娘子的喜悦,尤其是在莫晨出现后,她根本就是在强撑了。

“我有些话想要跟贝贝单独说,你们出去。”厉墨成跟沈佳人离开后,化妆间里有片刻的沉默,莫晨先开口要求。

“莫晨,现在这里没外人,有什么话一家人不能听的?”孙晓璇听莫晨这样说,立刻紧张的紧紧挽着莫晨的胳膊,说道。

这阶段,家族企业遭受了重创,多亏莫晨的协助,才勉强维持,她相信莫晨对她并不是完全的没有感情,但是比起包贝贝,她还需要些时间,来彻底征服这个男人的身心,所以,在这个期间她一定要将这个男人牢牢看住了,不能让包贝贝这个女人有任何的死灰复燃的机会。

这样的独处,她是不能容忍的。

可是,莫晨根本就不在乎孙晓璇的意见,而且,他看也没看孙晓璇,目光直直的看着厉墨白,他唯一要驱离的,只是这个男人而已。

“既然大舅子这么说了,莫敢不从。”厉墨白好风度的笑着说。

“别走。”包贝贝腰上的束缚一松,反而紧张的抓着厉墨白的胳膊,眼底有些明显的慌乱。

厉墨白在包贝贝的额头上亲了一下,说道:“我就在门外,相信,大舅子也用不了多久。”

“莫晨,你看贝贝跟墨白两个多亲密,你非要做恶人让人家分开。”孙晓璇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离间莫晨跟包贝贝的机会,看到包贝贝不想让厉墨白离开,立刻添油加醋的说。

“出去!”莫晨冷冷的说,自始至终,连一个冷漠的眼神都没有给身边的女人。

孙晓璇不敢违逆莫晨的意思,撅撅嘴,不甘心又假装识趣的离开了。

厉墨白捏了捏包贝贝有些僵硬的脸,打趣道:“放松点,大舅子又不是洪水猛兽。”

一句话,成功的让莫晨的脸色又黑了几分,厉墨白才放手离开房间。

原本有点拥挤的化妆间只剩下包贝贝与莫晨两个人,显得有些空荡,但是空气却压抑到不行,让包贝贝觉得呼吸困难。

“为什么?”莫晨看了包贝贝半天,深吸一口气,问道。

“你又是为什么?”包贝贝也深吸一口气,反问道:“明明,我跟厉墨白两个结婚,你就根本不需要跟孙家联姻,你却又为什么还要跟孙晓璇那样的女人在一起?”

他究竟知不知道,这样的话,他让她觉得自己的一切,都牺牲的毫无意义毫无价值。

“包贝贝,你竟然以为,我会用你牺牲的幸福来让自己幸福吗?你以为,我没有了你,还会有幸福吗?不是你,谁都一样,娶了孙晓璇又如何?”莫晨听了包贝贝的话,气的脸色狰狞。

“我……”包贝贝被莫晨质问的脸色又白了几分,她缓了缓,艰难的说:“我们两个人明明不可能,早点断了,对我们都好。”

“如果,如果我不是你哥哥呢?”莫晨看着包贝贝脸上的痛苦,心里何尝又好受,“会不会跟我走?”

“可你明明是。”包贝贝,跌坐在椅子上,这个世界上,可惜没有如果。

“你只要回答我,如果我不是你哥哥,你会不会跟我走?会不会?”莫晨语气又加重了几分,眼神急切。

“不会。”包贝贝痛苦的摇摇头,就算他不是她哥哥,一切也已经回不去了,她跟厉墨白两个已经……她不是过去那个包贝贝了,再也配不上他了。

“包贝贝,为什么?”莫晨眼底有些心碎的痕迹,看着包贝贝,带着几分恨意:“难道,你真的心里有了他?”

“我……”包贝贝眼泪垂落,刚想开口否认,却被莫晨猛地打断:“算了,我不要听!一切不是很明显吗?”

包贝贝张了张嘴,发现自己已经无话可说。

“厉墨白这阶段一直在打压孙氏,我是不会让他如愿的!”莫晨冷笑一声。

“那么你呢?你这么维护孙氏,是不是说明你也在意孙晓璇?”包贝贝看着莫晨,问道。

“与你何干?”莫晨冷漠而又残忍的看着包贝贝说。

包贝贝震惊的看着莫晨,除了流泪,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莫晨深深的看了一眼包贝贝,然后转身离开。

门被关上,包贝贝像是被抽干了所有力气一样,歪倒在长椅上。

而在外面的阳台上,孙晓璇看着一脸自若的厉墨白,像是根本不担心似的,终于忍不住说:“二少难道就不怕他们旧情复燃?”

“旧情复燃?”厉墨白轻笑一声,“他们之间只有兄妹之情,孙小姐想多了!”

“我就不信,你一点不担心让他们两个独处!”孙晓璇冷笑,她以为厉墨白是故作镇定,其实心里跟她一样不安,不甚至是比她还不安,毕竟,要是真的闹出什么事,他今天的婚礼可就是泡汤了,外面可不知道要怎么笑话他们呢。

包贝贝的任性妄为,她早就深有体会。

“有什么可担心的,莫非是孙小姐连自己的枕边人都不相信?”厉墨白讥诮的勾了勾嘴角,孙晓璇的急躁,让他觉得可笑。

并不是他对包贝贝的感情有多么的自信,而是他知道,包贝贝虽然是个不靠谱的性子,但是骨子里最为传统,她的身体已经给了他,是不会再回到莫晨身边去的。

“我当然相信,只是怕二少过于自信而已。”孙晓璇被厉墨白刺激的心口像是堵了一团棉花,呼吸不畅的说。

没过多久,化妆间的门打开了,莫晨脸色难看的走了出来,孙晓璇一看莫晨,一直悬着的心放了下来,莫晨脸上的不快,让孙晓璇心里大快。

“二少,还不快去安慰一下新娘子?”孙晓璇看着莫晨走向人群,有些迫不及待的跟了过去,临走的时候,还不忘记刺激一下厉墨白。

“杞人忧天。”厉墨白冷笑一声,看了一下时间,还很宽裕,就继续站在阳台上看风景,他知道包贝贝需要一点儿时间收拾心情,她不会允许自己狼狈的出现在自己面前,他现在要做的,不是趁虚而入,而是维持她的自尊。

果然,等厉墨白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之后,再次进入到化妆间的时候,包贝贝已经妆容完美的坐在里面,眼底那些哭过的痕迹都被粉底完美的遮盖住,出了眼圈有点微微泛红,看不出任何不妥来。

“婚礼要开始了?”包贝贝无比镇定的问。

“还有一点时间。”厉墨白走上前,看着包贝贝微红的眼圈,抬起她的下巴,低头要亲她的嘴,却被包贝贝一下撇开脸。

“会弄花口红的。”

厉墨白轻笑一声,在她的脸颊上轻轻的亲了一下,“贝贝,过了今天,你再也没有机会反悔了。”

“也就是说,现在我还可以反悔?”包贝贝轻轻推开厉墨白,看着他苦笑着问。

“现在也没有。”厉墨白回答。

“我知道,我早已经没有退路了,不是吗?或许,我原本走的,就是一条死路!”爱上自己的哥哥,她早就应该知道,这样的感情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大喜的日子,不准说什么死不死的。”厉墨白轻轻捏了一下包贝贝的手。

包贝贝没有再说话,自从海边别墅回来之后,她的性子收敛了很多,已经不会肆无忌惮的乱发脾气,她心里对眼前的男人生出几分戒备与惊恐,知道他不再是过去的那个任由她任性妄为的大白,她怕他再对她做那样的事,虽然他承诺过,婚礼前绝对不会再碰她,也做到了,可是今天之后……

想起那两次不愉快的经历,包贝贝心里就直发抖。

莫骢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厉墨白跟包贝贝两个抱在一起说话,脸上露出一丝欣慰来,厉墨白这个女婿他是一千一万个满意,这么婚事,也让他放心。

“爸,贝贝就先交给你,我去那边准备。”厉墨白见莫骢进来,放开包贝贝,有点窘色。

“嗯,赶紧去忙吧,我跟贝贝说说话。”莫骢点头。

厉墨白又亲了亲包贝贝的脸,抽身离开。

厉墨白一走,包贝贝就低下头坐在椅子上不再说话。

“贝贝,以后跟墨白两个好好过日子,相信爸爸的眼光,他是个值得你托付终身的人。爸爸不会害你。”莫骢知道自己女儿心里想的是什么,心头微微叹了一口气,说道。

“我知道,你别操心了,将我这样的麻烦精惹祸精送出门,你也可以过安稳日子了。”包贝贝虽然心里清楚莫骢是为她好,但是嘴上仍旧不饶人。

“的确是个麻烦精,惹祸精,这些年要不是墨白一直守着你,拦着你,我早就敲掉你的脑袋,打断你的腿了,你看看你以前做的那些,都是些什么事?也就墨白一直纵容你!”莫骢跟包贝贝的脾气是一样的,经不起刺激。

“为什么不早点打断我的腿,敲掉我的脑袋?现在趁着婚礼还没举行,你要是觉得遗憾,就赶紧打断我的腿,敲掉我的脑袋!”包贝贝气鼓鼓的低吼。

她坚决不承认这个无理取闹的老家伙是自己的老子!

“死丫头!”莫骢被包贝贝气的说不上话来,差点没压住火气,但是毕竟是一把年纪的人了,还是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只狠狠的骂了包贝贝一句,就不再说话。

本来还有些嫁女的不舍与惆怅的,结果被包贝贝这么不识相的话一打击,只想快点将这个烫手山芋丢进厉家,眼不见心不烦的。

婚礼程序千篇一律,但是沈佳人坐在席上,看着厉墨白跟包贝贝两个在亲人的见证下,交换戒指,互许誓言,还是激动不已,紧紧地抓住厉墨成的手,脸上的情绪,比新娘子还激动,让厉墨成看的有些吃味。

“小兔子,又不是你结婚,你这么激动什么?小心刺激到我女儿!”厉墨成不满的说。

“怎么能不激动,贝贝跟大白,是我最后的朋友,我两个最好的朋友结婚,我能不激动嘛!”沈佳人觉得自己都激动的忍不住落泪了,可是旁边的男人却一副局外人的冷淡模样,让她觉得很不爽。

“你好歹也是大白的哥哥,怎么弟弟结婚,你一点感触都没有吗?”

“谁说我没有感触?”厉墨成声音有些恨恨的:“臭小子竟然敢将婚礼举行到我的前面去,早晚要好好教训教训他!”

关键是敢让她的老婆跟女儿如此激动,骗取他老婆的眼泪,简直不可饶恕。

“……”沈佳人无语,厉*oss的神经线总是不跟他们这种凡夫俗子在一个频率上跳跃的。

厉家与莫家的婚礼,自然是宾客济济一堂,而且都是些大有来头的人,几乎是全B市所有的上流社会的人都出现在这里了。

傅少卿是跟宁馨一起来的,一进来,目光就情不自禁的开始搜索着沈佳人的身影,这几个月,沈佳人都在家里安心养胎,傅氏的事,全都是他一手打理,虽然他会每个星期跟沈佳人汇报工作以及傅氏的近况,但是却都保持着上下级的通话,更不必说是见上沈佳人一面了。

虽然早就做过心理准本,但是看到沈佳人那一刻,傅少卿还是有些控制不住激动的心情,拉着宁馨的手不自觉的收紧了。

孕期的沈佳人丰腴不少,原本清瘦的脸上显得有点肉嘟嘟的,原本的妩媚,带了几分为人母的柔美,更加的动人,让人移不开眼睛。

“少卿,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宁馨强忍住将傅少卿的手甩开的冲动,努力勾起一抹笑容说。

这个提议正是傅少卿要的,他点点头,松开宁馨的手,有些歉意的说:“抱歉,没弄疼你吧?”

“没有,我们过去吧,好久不见佳人,她的肚子都已经这么大了,好想过去摸摸里面的小宝宝。”宁馨做出一副羡慕而又惊奇的模样。

傅少卿笑笑,朝着沈佳人的方向走了过去。

宁馨挽着傅少卿的胳膊,跟上傅少卿有些急迫的步伐,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意。

沈佳人,这一切,很快就会结束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