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28:筹码,我们来做个交易

“佳人,我要跟厉墨白离婚。”大约过了一个多星期,包贝贝跑过来,哭着说。

“怎么了?”沈佳人看着哭的眼睛都红肿的好友,担忧的问。

“那个混蛋欺负我,他家暴我!”包贝贝抽抽噎噎的指控着说。

“大白打你?!”沈佳人听了包贝贝的话,情绪激动了起来,一脸的不敢置信。

“他……他……呜呜……”包贝贝想起来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就又忍不住伤心的哭了起来,不知道该怎么说。

“到底怎么了?我打电话去问大白,太过分了!”沈佳人见包贝贝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急躁了起来,拿起手机就要拨给大白。

只是电话一拨通,铃声却是在客厅里响起的,厉墨白一接电话,就心急火燎的开口问:“大嫂,你起床了没有,贝贝在你房间里吧?”

他只是起来弄早饭的当口,包贝贝这个女人就跑出来,他一猜就知道肯定会来找沈佳人,可是这一大早的,他可不敢随便乱闯沈佳人的卧室,只得在下面干着急。

包贝贝一听是厉墨白的声音,立刻对着沈佳人又是摆手又是摇头的,不让沈佳人泄露她的行踪。

“大白,贝贝在忙什么?我打她电话也不接,就打你的问问,你们不在一起?”沈佳人接到好友的暗示,问道。

“大嫂,别瞒我了,贝贝在你房间里,你让她出来,还是我上去。”厉墨白根本不相信沈佳人的说辞。

“大白,你跟贝贝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沈佳人继续装傻。

“大嫂!电话里说不清楚,你让贝贝下来,我们当面说。”厉墨白说着,直接走上来,敲沈佳人的房门。

沈佳人看着包贝贝,包贝贝对着她死命摇头,一脸惊恐的模样,沈佳人心里犯嘀咕,难道是真的大白家暴了,把贝贝吓成这副模样?

可是,沈佳人不经意间看到包贝贝耳根下的暗红印记的时候,突然一下子明白过来。

这两个人,该不会是突破那层障碍了吧?

虽然包贝贝跟厉墨白结了婚,但是沈佳人知道,包贝贝跟厉墨白睡在一个房间,但是却同房不同床,一直没有圆房,相安无事,如今包贝贝这个模样,沈佳人想想也知道,两个人发生了些什么。

“贝贝,逃避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你跟他好好谈谈吧。”沈佳人对着包贝贝说。

“不要!”包贝贝惊恐的摇头,紧紧揪着沈佳人的胳膊说,“佳人,你让他走,我不想看到他!我不想看到他!”

“好吧你别激动,我这就让他走!”沈佳人看包贝贝的情绪异常激动,安抚着她说。

现在包贝贝的情绪,实在也不适合谈事情。

“大白,你先回去吧,贝贝不在我这里。我今天早上有些不舒服,要休息了。”沈佳人对着门外的大白说。

“大嫂!大嫂!”厉墨白一听沈佳人这样说,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包贝贝那个女人不想见他,可是,他也不敢擅闯进去。

沈佳人现在怀着身孕,他可不敢惹这位大嫂,不然大哥绝对会饶不了他的,可是他也不能就这样一直僵持着,今天说什么也要带包贝贝回去。

“大哥,我大嫂身体不舒服,你赶紧回来。”厉墨白突然脑筋一转,给厉墨成打了电话,既然大嫂身体不舒服,这种大事,自然是要报备给大哥知道的。

果然,没过多久,厉墨成就风风火火的赶回来了,看着客厅里的厉墨白问:“怎么回事?你大嫂呢?”

“大嫂在房间……”厉墨白话还没说完,厉墨成就一阵风似的上楼了,厉墨白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立刻跟上去。

沈佳人跟包贝贝两个正在小声的聊天,房门砰的一下被打开,害得她们两个人都吃了一惊,尤其是在看到厉墨成身后的厉墨白的时候,包贝贝吓得一下子尖叫起来。

厉墨成一看到房间里的包贝贝,瞬间也明白过来,之前是他关心则乱,现在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看着自己的二弟,生气的问:“怎么回事?”

“大哥,我先带贝贝回去,有什么事我以后再跟你解释。”厉墨白上前一把抓住包贝贝,准备撤退。

“佳人,救我!厉墨白,你个混蛋,放开我!”包贝贝挣扎着大喊救命。

“贝贝,大白,你别这样,有什么事好好说。”沈佳人看着这对好友,头疼的说。

“贝贝,听话,有什么事,我们回去关上门慢慢说,别在这里打扰大嫂消息。”厉墨白见厉墨成脸色沉了下来,立刻抢先开口,厉墨成一听厉墨白的话,看了他们一眼,没再说什么,厉墨白立刻会意,赶紧带着包贝贝火速撤退了。

“吵到你睡觉了?”送走那对瘟神,厉墨成上前搂着沈佳人,问道。

小兔子这段时间嗜睡的厉害,晚上要起夜好几次,他早上起来的时候,都是尽量轻手轻脚的怕打扰到她,这个包贝贝真是没眼色,一大早的来折腾她们。

“没有,我早就醒了,就是贝贝跟墨白……”沈佳人有些担忧这两人。

“不用管他们,这么久了,连个女人都搞不定,丢人!”厉墨成一想到今天被厉墨白摆了一道,就有些气愤。

“也不知道这两人什么时候能消停下来,莫晨那边也是,贝贝跟墨白在一起,是为了让莫家人不逼迫他跟孙晓璇在一起,可是现在呢,他却非要跟孙晓璇搅合在一起,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沈佳人想起刚才包贝贝给她说的话,就觉得一团乱。

“他们莫家的烂摊子让他们自己处理去,你就好好的在家养好我的宝贝女儿好了。”厉墨成说着摸了摸沈佳人的肚子,感受到小家伙正在里面活跃的跟他打招呼,立刻高兴了起来。

“我知道,你回去上班吧。”沈佳人点点头表示认同厉墨成的话。

“今天不上班了,在家陪老婆孩子。”厉墨成舒服的两只胳膊环抱着沈佳人说。

回都回来了,还回去干吗?公司里最近也没什么事,要不是沈佳人每天催他去上班,他乐得天天翘班呆在家里。好不容易有个借口回来了,他可不想再出门。

“……”沈佳人看着厉墨成这副打定主意不想离开的模样,默默的叹息,厉*oss你天天这么公然翘班,真的好嘛?

再说包贝贝被厉墨白带走,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开车去了海边的一栋别墅。

“厉墨白,你要带我去哪里?”包贝贝坐在车里,忐忑不安的问。

“到了你就知道了!”厉墨白看了一眼不安的包贝贝,嘴角一深,包贝贝眼底的那些防备与排斥,让他心情很不爽。

“我不想知道,你放我下车!”包贝贝生气的怒吼,只是,厉墨白压根不将包贝贝的坏脾气看在眼里,继续开着车。

包贝贝折腾不起来,一个人在车上生闷气。

车子一停下,包贝贝就逃下车,朝来的路狂奔。

“包贝贝!”厉墨白生气的下了车,追上包贝贝,将她紧抱在怀里问:“你要去哪里?”

“去哪里都好,就是不要跟你在一起!你放开我!你这个流氓,骗子!大骗子!”包贝贝扭打挣扎着怒吼。

“这么有力气,看来是昨天晚上我对你太仁慈了!”厉墨白突然脸色一沉。

“你……”包贝贝气的眼圈红红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转,要落不落的。

厉墨白看包贝贝这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心立刻就软了,他微微松了点力道,看着包贝贝问:“还疼吗?”

昨天晚上进入的那一刻,他忘不了眼前的女人疼的脸色发白的模样,可是,那时候,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只想掠夺,占有,让她完完全全的属于他。

“嘎?”包贝贝一听厉墨白的话,一脸迷糊,醒过神来之后,脸色立刻变得难看无比:“厉墨白,你这个混蛋,你竟敢还敢问!”

“我是担心你。”厉墨白看着包贝贝,眼底满是深情,“还疼吗?”

“厉墨白!你再敢问,信不信我咬死你!”包贝贝快要被气死了,“你放开我!我不想看到你!”

“放不开了,贝贝,你以为,我们现在这样,我还会放手吗?”厉墨白亲了亲包贝贝的眼睛,说道:“我们好好过日子吧,贝贝,像正常夫妻那样,我会让你跟沈佳人一样幸福的。”

“我们哪样?!”包贝贝听了厉墨白的话,心慌慌的,她用力的捶打着厉墨白,生气的说:“厉墨白,我告诉你,昨天晚上只是个意外,就当是,就当是一夜晴好了,现在天亮了,你就给我忘掉,统统忘掉!不然,不然我们就离婚!离婚!”

“你要跟我离婚?!”厉墨白在听到离婚两个字的时候,脸色立刻变了,昨天晚上,虽然是他不对,没有控制住自己的*,但是他以为,他们两个人做到这一步,是水到渠成的,就算是包贝贝还一时不能接受,但是闹闹别扭也就行了,至于离婚?想都别想!

“厉墨白!是你自己说的,结婚是为了帮我,可是现在呢,莫晨跟孙晓璇不但没有分开,反而天天在一起,你根本就是骗我的,我为什么不能跟你离婚!我要离婚!”包贝贝生气的数落着厉墨白,一想起每次见到孙晓璇,那个贱女人一副得意的模样挽着莫晨的胳膊,包贝贝就受不了的想要上去撕下她虚伪的面具。

“包贝贝,难道你跟我结婚,完全就是为了莫晨,这么多年的相处,你心里对我就没有一点点感情?”

“当然是为了莫晨,不然你以为呢?”包贝贝理直气壮的回答。

“难道在你心里,除了莫晨,就再也没有其他人?就一点点我的位置也没有?”

“我喜欢莫晨,而你只是我的保镖,我只把你当朋友!从来没有……”

“好!很好!包贝贝,你有种!”厉墨白简直要被气死了,他打断包贝贝的话,二话不说扛着包贝贝进了别墅。

“厉墨白,你要做什么,放开我!你这个混蛋!放开我!”包贝贝被厉墨白扛在肩上,难受又害怕的大喊大叫的。

只是厉墨白对包贝贝的反抗充耳不闻,径直扛着她进了卧室,将她丢在床上。

“厉墨白,你要做什么!”包贝贝害怕的快速缩到床脚,惊恐的看着面前的男人:“放我离开,你不能再对我做那种事了,昨晚上的事我就当是,就当是你一时昏了头不计较,你不能再那样对我了!”。

厉墨白不说话,冷冷的盯着床上的包贝贝,那目光带着几分薄凉与嘲弄,让包贝贝心惊。

“你……唔……”不等包贝贝再说什么,厉墨白突然发难,将包贝贝压在床上,扯落她的衣服。

“厉墨白,你,你放开我!你不能再,再这样对我了!呜呜……唔……”包贝贝哭喊着,可是她的反抗根本抵不住厉墨白的力道,很快,房间里就只剩下哭喊声与喘息声,后来全都化成有节奏的啪啪声。

整整一天,包贝贝被厉墨白压在床上无尽的索取,她昏迷过去又醒来,发现苦难还没有结束,眼泪干了流不出来了,她就看着那样不知疲倦的厉墨白连说一句反抗的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又昏迷了过去。

厉墨白,他是不是吃了药了?为什么这一切还没有结束,她好疼,好疼……让她死了吧!

第二天,包贝贝是晚上才醒来的,她睡了整整的一天一夜,醒来后看着昏暗的天色,整个人都是蒙的,像是做了一场噩梦,如果不是身体的酸疼提醒她,噩梦里的那些事是真实的发生在她的身上的话。

下面有点清凉的感觉,刺激的包贝贝整个身体都禁不住紧绷起来,她转动着眼球,看着手里拿着药膏正给她涂抹的厉墨白,情绪激动的低吼了一句:“滚开!”

一张口,包贝贝彻底愣住了,这声音嘶哑破碎的根本不像是是她的。

“别动,这样好的快些。”厉墨白压住包贝贝的腿,生怕她乱动,可是他这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包贝贝现在根本浑身没有一丝力气,想动也力不从心。

厉墨白上好药,在包贝贝的脸上亲了亲,包贝贝别开脸,避开厉墨白的唇。

厉墨白眸色暗了暗,起身去出去了,不一会,又端了一碗汤走了进来,喂包贝贝喝汤。

包贝贝照旧是不合作,一碗汤洒的到处都是,没喝进去半口。

“贝贝,就算是你生我的气,也不该拿自己的身体不当回事,吃点。”厉墨白看着包贝贝这副倔强的闭着嘴不肯合作的模样,一脸无奈,他怎么恍惚在包贝贝的脸上看到沈佳人的模样,果然,闺蜜什么的很可怕,性格什么的会传染的。

包贝贝绝食了,躺在床上不死不活的,任由厉墨白想尽了办法,也不肯吃东西,就算是厉墨白以嘴对嘴的方式喂她,她也吃进去很少,这样长久下去,根本不是个办法。

第一次见到包贝贝这么执拗的一面,厉墨白完全慌了手脚。

又这么样持续了三天。

这天,厉墨白端着吃的走进卧室,在包贝贝嘲弄的目光注视下,将吃的东西放到一边的茶几上,然后走到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包贝贝,两个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战了半天,厉墨白最先放弃,他冷着脸说:“包贝贝,莫晨跟孙晓璇的婚期定下来了,就在下个月的二十一号,你要是不想让他们的婚礼举行,我们就来做个交易。”

果然,一提到莫晨,包贝贝脸上的情绪丰富了起来,她沙哑着嗓子,说了这三天来第一句话:“我凭什么还要再相信你?”

“因为这次,你只能相信我!”厉墨白听着包贝贝的声音,心里涩然,但是脸上仍旧表情冷酷。

包贝贝冷笑一声,表示自己不会再上当,别过脸去不再看厉墨白。

“因为我能让孙氏企业土崩瓦解,这个筹码,够不够?”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