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27:还能再无耻点么?

“厉、墨、白!”莫晨看着搂着包贝贝腰的厉墨白,眼睛里像是要喷出火来。

“大哥,有什么指示?”厉墨白对着莫晨笑得温和,态度是恭维的,但眼神是挑衅的。

“你藏得可真是深!”莫晨看着厉墨白,咬牙切齿的说。

“谢谢大哥夸奖。”厉墨白依旧笑意淡淡,态度真诚。

莫晨心口像是堵着一块巨石,他这是夸奖吗?这个混蛋从哪里听出这是夸奖了?

垂在身侧的拳头捏的咯咯响,莫晨死死的盯住厉墨白,像是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那些凌冽的恨意与杀气,让包贝贝都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她第一次觉得莫晨可怕。

“乖,别怕!”厉墨白感受到包贝贝的恐惧,将她抱得又紧了紧,安抚的说:“大哥只是对我们的婚事太意外了。”

被厉墨白这么一提醒,莫晨才察觉到自己刚才的表情吓到包贝贝了,连忙心急的喊了一声:“贝贝,我不是……”他怎么能让贝贝害怕他?这连他自己都不能容忍自己。

只是莫晨的话还没说完,一个带着几分愉悦的声音响了起来:“莫晨,我到处找不到你,原来你躲在这里跟人家小两口聊天。”孙晓璇走了过来,笑意盈盈的挽上莫晨的胳膊,看着包贝贝骤然间难看了的脸色,有几分得意的说:“贝贝,还没有恭喜你跟厉二少呢,没想到你竟然结婚跑到我们前头去了,到时候你们婚礼,我可要做伴娘,然后让莫晨做伴郎!”

“哼!我结婚不会请你!”包贝贝反感的冷哼一声,说道。

“都是一家人了,说什么请不请的,太见外了。”孙晓璇像是没听明白包贝贝话里的意思似的,笑着说。

这个女人的脸皮是有多厚啊!

包贝贝气的恨不得撕烂她的脸,就在她眼看要忍不住的时候,厉墨白突然冷下脸看着孙晓璇说:“我们的婚礼,不会让你参加。”

孙晓璇没想到厉墨白会这么不给面子的直接当面打脸,面色很难看,不过很快的就有隐藏起自己的情绪来,看着莫晨笑着说:“莫晨,他们可真会开玩笑,你可要帮我,你看人家小两口夫唱妇随的,多让人羡慕啊!”

莫晨冷冷的看着孙晓璇,突然甩开她的胳膊,大步的离开。

孙晓璇一连两次没得脸,脸上险些又挂不住,她转身深深的看了一眼包贝贝,然后紧追着莫晨离开了,反正她的目的就是不想让莫晨跟包贝贝见面在一起,现在达到目的了,也没有必要呆在这里了。

“贱人!”包贝贝被孙晓璇临走时那挑衅的一眼看的火冒三丈,恨不得追上去踹那个女人一脚。

“好了,她不会得意太久的。”厉墨白看着包贝贝这副张牙舞爪的孩子气举动,忍不住笑着说。

“你放开我!”包贝贝生气的甩开厉墨白的胳膊,继续撕扯那株可怜的花叶。

厉墨白无奈的看着一个人独自声闷气的包贝贝,心想看来以后家里要多种些这样的盆栽花草了。

“你说,他们这样在一起,会幸福吗?”沈佳人站在二楼的阳台上,担忧的问厉墨成,刚才花园里那四个人的互动,她跟厉墨成都看在眼里,虽然听不到他们说什么但是看到他们不欢而散,可以猜出个大概。

“新鲜炸的果汁,先喝一点。”厉墨成没有回答沈佳人的话,而是将一杯鲜果汁送到沈佳人的嘴边。

“厉墨成,我在跟你说正事呢!”沈佳人不满的抗议,这个家伙是在暗示她太啰嗦多管闲事,想要堵上她的嘴吗?

“我也在说正事!”厉墨成神色也带了几分不满,但是看到沈佳人皱着的眉毛撅着小嘴,立刻软下来,说道:“先喝一口,别渴着我宝贝女儿。”

“谁说一定是女儿了,我偏要生儿子!”沈佳人不满的哼了一声,说道。

平时,厉墨成一直女儿女儿的,她也就忍了,可是现在心情不好,偏要跟她唱反调。

“女儿!”厉墨成不满的强调,然后看了一眼手里不嫌弃冷落的果汁,邪气一笑道:“要不我喂你?”

沈佳人没好气的拿过果汁喝了一大口,然后生气的瞪着厉墨成。

“小口喝,我女儿可是个小淑女,不要把她带坏了!”厉墨成打趣的捏了捏沈佳人的鼻子。

“哼哼!”沈佳人所有的不满都化成两声哼哼,她觉得孩子还没生下来,她就已经失宠了,要是真的生个女儿,厉墨成这个家伙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儿,标准的女儿控啊!

一晃眼,又是两个月过去,包贝贝跟厉墨白的婚礼在紧锣密鼓的准备,而莫晨与孙晓璇也并没有像所有人预料的那样分开,仍旧纠缠的在一起,所有人都不知道莫晨心里在想些什么,包贝贝为此,将婚礼的日子一拖再拖,厉墨白也好脾气的由着她,现在身份不同,不能像以前那样以大白的身份时时刻刻陪着她,但是也几乎是整天都腻在一起。

“佳人,你说说你就不能帮我管管你小叔子,太过分了,一个大男人这样什么都不做的天天围着女人打转,太没出息了!”包贝贝被缠得烦了,就来找沈佳人诉苦。

“以前,他不也是天天跟你在一起,怎么没见的你烦?”沈佳人好笑的看着暴躁的包贝贝,又看了一眼坐在客厅里跟厉墨成两个聊天的厉墨白,问道。

“那能一样吗?那时候他是我的保镖,现在,现在身份不一样了啊!”包贝贝咬咬嘴唇,抱怨道。

“你就当做还跟以前一样,不就好了吗?”

“那哪能一样!”一提到以前,包贝贝反应情绪更大了,以前,大白可是任劳任怨的,她说风是风说雨是雨的,但是现在呢?身份不一样了,他虽然也纵容她,但是却要时不时的管着他,而且自己若是要反抗,他就对自己动手动脚的,这两个月来,他已经强吻她十八次,有两次将她压在床上,差点就……,要不是她最后清醒过来,拼死挣扎,他们说不定就真的弄假成真了!

以前大白可不会这样对她的!

呜呜,还是大白好!

“怎么不一样了?”沈佳人见包贝贝脸色红一阵黑一阵的,忍不住好奇的问。

“反正就是不一样不一样,哼!他根本比不上大白!”包贝贝生硬的说。

“可是,他就是大白啊!”沈佳人好笑的看着闹情绪的好友,觉得包贝贝孩子气的心虚又可爱,其实,她心里也是有厉墨白的位置的,只是一时间接受不了厉墨白跟大白之间的转变而已。

“不是!不是不是!”包贝贝像是个无理取闹的孩子一样。

沈佳人头疼,这女人是在像自己诉苦呢还是在秀恩爱呢?她怎么觉得两者都有?

“怎么回事?”厉墨成在楼下早就听不下去了,但是上来打扰小兔子跟闺蜜的私人时间是不礼貌的,他好不容易熬到小兔子加餐的时间,立刻端着一盘点心走了过来,一进门就听到包贝贝在吵闹。

“没什么。”沈佳人朝厉墨成笑笑,然后看了一眼紧跟着厉墨成进来的厉墨白。

包贝贝还是很害怕厉墨成的,见厉墨成开口,立刻规矩了很多,厉墨白见包贝贝那副欺软怕硬的小样,忍不住有些好笑,上前拉着她的手说:“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大嫂要休息了。”

虽然领证了,但是介于他们的特殊情况,也跟厉墨成他们一样,没有回老宅住着,而是在厉墨白外面的一栋别墅里,靠近厉家跟莫家,回哪家都很方便。

“我们才来了多久啊!”包贝贝一听要走,不舍得看着沈佳人:“我都还没跟佳人说完悄悄话呢!”刚才光顾着跟佳人抱怨去了,她还有很多话要跟沈佳人说呢,最近烦心的事太多了。

“有什么悄悄话回去跟我说也是一样的。”厉墨白拉着包贝贝往外走。

“那怎么能一样!”包贝贝不满的抗议着:“我要找佳人!”

“我们回家说悄悄话去!别打扰大哥跟大嫂独处了,大哥今天好不容易休息,你再在这里做电灯泡,大哥的脸都要绿了!”

包贝贝听了厉墨白的话,回头看了一眼厉墨成,果然看到他脸色难看,吓得吐了吐舌头,然后对厉墨白抱怨,“结婚真的麻烦,以前我什么时候想跟佳人在一起就什么时候跟她在一起,哪里还要看别人脸色!”

“那不是别人,是她老公!”厉墨白听着包贝贝的碎碎念好笑的提醒。

“老公有什么了不起,我还是她的姐妹呢!”包贝贝不满的一路抱怨,声音渐远。

沈佳人目送着两个好友走远之后,才看着一脸嫌弃的厉墨成,笑着说:“又怎么了?”刚才不是在下面跟墨白两个聊得挺好的吗?

“以后少跟包贝贝在一起,我可不想让我的女儿变成怨妇!”厉墨成说着上前抱住沈佳人,然后坐在椅子上,一只手习惯性的托住沈佳人的肚子,减缓她的压力。

这两个月来,变化最大的就是沈佳人的肚子了,七个月的身孕,肚子凸显的像是揣着个气球,每次厉墨成看到都有些心惊胆战的,生怕一不小心就让气球破了,这两个月来担忧又期待,整个人竟然憔悴了不少,沈佳人数次都怀疑他是患上了产前焦虑症。

“你就是爱吓操心,贝贝现在的状况,不跟我说还能跟谁说。”沈佳人吃了一口厉墨成送到嘴边的小点心,叹了一口气。

“别唉声叹气的,要保持愉快的心情。”厉墨成在沈佳人的脸上亲了一下,眉头微皱,最近老二的两口子的事,老是影响她妻子女儿的心情,应该好好处理一下了。

“其实,我也觉得孙晓璇配不上莫晨!”沈佳人想到那一对,又忍不住发愁,包贝贝虽然今天没来的急跟她抱怨那个女人,但是,她知道,这两个月,孙晓璇肯定不会让贝贝好过,那个女人最喜欢的就是玩阴的,贝贝这种直来直去的性格,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我看他们就挺好,莫晨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厉墨成一听沈佳人为莫晨说好话,立刻不乐意了,他可没忘记当初莫家那些人可是极力的撮合小兔子跟莫晨的,而且还搞什么相亲宴,差点就将他的小兔子骗走了!

“你醋劲可真大!”沈佳人看厉墨成那副不虞的模样,就忍不住觉得好笑,这个家伙可真是记仇啊。

“不说他们了,我女儿不爱听,都累了,动都不动了。”厉墨成的手一直放在沈佳人的肚子上,以前,小家伙都是会动来动去的跟他打招呼的互动的,但是今天好半天了,都不动一下,厉*oss将这一切的根源都归结于包贝贝跟莫晨那对煞风景的兄妹。

沈佳人无语的牵牵嘴角,“厉墨成,要不我们去看看男女吧?确定是男女之后,取名字也好。”

“肯定是女儿!”厉墨成态度强硬的打断沈佳人的话,“女儿!”

沈佳人极度无语,懒得跟厉墨成争论了,不过她现在真担心,万一到时候生下的是个儿子,厉墨成会不会被打击的不行?

她要不要先去偷偷看一下?

要是女儿还好,要是儿子,她也好提前给厉墨成做做思想工作,免得他到时候落差太大,父子之间有隔阂。

可是,这样会不会是她太胡思乱想,杞人忧天了?

“在想什么?”厉墨成见沈佳人一脸纠结的不说话,忍不住捏了捏她的脸颊,问道。

“没什么,厉墨成,我问你,我就是随便问一下,如果,要是,要是真的生下儿子……”

“没有如果!女儿!女儿!”厉墨成拒绝接受任何有关不是女儿的猜想假设,不容置疑。

果然!

沈佳人无奈的暗暗叹息,看来,她真的要去偷偷看下男女了,厉墨成这个家伙对女儿已经到了偏执的程度,希望会是个皆大欢喜的结果。

“好吧,女儿,女儿。真受不了你了!”沈佳人没好气的白了厉墨成一眼,语气微酸:“人家都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小情人,厉墨成,你是不是厌烦我了?”

“小兔子,你在吃醋?吃自己女儿的醋?!”厉墨成看着沈佳人,笑得一脸欠扁。

“吃醋怎么了?难道我不该吃?”沈佳人说着,佯装生气的推开厉墨成,站起来往卧室走去。

“有什么好吃的,我喜欢女儿,还不是因为喜欢你,是你为我生的才喜欢!”厉墨成觉得沈佳人这醋吃的莫名其妙的,就跟自己吃自己的醋似的。

沈佳人也觉得自己胡搅蛮缠了,但是——“儿子也是我生的,为什么你不喜欢?”

“女儿!”厉墨成一听沈佳人嘴里吐出儿子两个字来,立刻脸色大变,阴沉的像是能滴出水来。

“哼!还说什么喜欢我!骗人!分明就是有二心了!”沈佳人生气的进了卧室,将门一下甩上,真的自己跟自己吃起醋来。

“小兔子!”厉墨成吃了闭门羹,打开门继续追在沈佳人的屁股后面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

“自相矛盾!懒得跟你说,我要休息了,别来打扰我!”沈佳人白了厉墨成一眼,躺在床上闭上眼睛。

万一真的要生出个儿子,厉墨成不知道会怎么样,她一定要尽快的知道孩子的性别,好早做打算。

“我陪你睡一会。”厉墨成一听沈佳人要睡觉,立刻巴巴的贴上来,飞快的在另外一边躺好。

沈佳人闭着眼假寐,不理会厉墨成,这个家伙分明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这种戏码上演太多次了最近。

果然,沈佳人这个念头刚过,厉墨成的毛手就不安分起来。

“老婆,我真的是喜欢你才喜欢女儿的,不信你试试……”

“厉墨成我要休息了。”沈佳人闭着眼睛打了个哈欠说。

“不行,我还没有让你看到我的诚心。”厉墨成说完,拉着沈佳人的手往下。

“厉墨成……”沈佳人受不了的甩开他的手,“难道你就不怕累到你女儿?”

一提到女儿,厉墨成果然安分了,只不过一会之后,又开始不规矩起来:“女儿会懂我的。”

……

厉*oss,还能再无耻点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