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26:闪婚?!

“要不,你去你家,我回我家。”这样各找各妈的,都不耽误。“等我处理完了家务事,再会合。”

包贝贝为自己的提议感到窃喜,更重要的是,她可以摆脱这个家伙,不用再受他控制。

“听起来好像也不错。”厉墨白看了一眼包贝贝,在包贝贝眼底染上抑制不住的喜悦的时候,突然浇了一盆冷水:“你想的美!”

这个不靠谱的女人心里打什么鬼主意,以为他不知道吗?

包贝贝的脸色一垮,没好气的瞪了厉墨白一眼,然后又不说话了,故意将嘴巴闭得紧紧的,跟蚌壳似的。

“都去莫家。”厉墨白对着手下吩咐,刻意强调了那个都字,手下的人意会,点点头离开了。

打发走手下的人,厉墨白又看了一眼包贝贝,包贝贝很不客气的给了个冷哼,厉墨白很无感。

包贝贝就这么气鼓鼓的直到下了飞机,腮帮子都酸了,一下飞机就气呼呼的甩开厉墨白急匆匆的往前走,却被厉墨白一把拉住:“走那么快做什么!”

“要你管!”包贝贝甩了甩胳膊,没有甩开厉墨白的手,生气的说:“你拽着我做什么?放开我!”

“不想帮莫晨摆脱联姻了?”厉墨白问。

“你真的有办法?”包贝贝眼神晶亮的看着厉墨白,急切的问。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厉墨白对包贝贝的质疑很不满。

“大白,我就知道你最好了!我就知道你不会不管我的!”包贝贝激动的抱着厉墨白的胳膊说。

厉墨白看着缠着自己胳膊的包贝贝,眸色一深,他知道,包贝贝这么紧的抱着自己,并不是出于男女之情,在她眼里,恐怕根本没有在意过他的性别。

“一会不要说话,紧紧的跟着我就可以了,要是你真的想帮莫晨的话!”厉墨白紧了紧包贝贝缠着自己胳膊上的手,说道。

“好,我什么都听你的!”包贝贝放心的说。

“记住你说的话,不然,我也帮不了你!”厉墨白深深的看了一眼包贝贝,心里喟叹一声。

他现在情绪有点小激动呢,不知道这个女人一会后会是什么心情。

包贝贝压根就不知道厉墨白心里的盘算,也不知道一会等待她的是什么,她只记得厉墨白的话,不要说话,紧紧跟着大白就好了。

可是,当她们一进机场,被一大波带着长枪短炮的媒体记者包围之后,包贝贝心中的那股不好的预感更强烈了,尤其是听到那些记者的问题,她顿时觉得一阵阵头晕。

“二少,请问你跟贝贝小姐是怎么认识的?你真的跟贝贝小姐闪婚了吗?传闻是不是假的?”

“贝贝小姐,传闻你与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莫晨莫大少感情非同一般,您这次与厉二少闪婚,是不是为了报复莫少与孙小姐订婚而故意这样做的?”

包贝贝傻傻的看着那个记者,脑袋里一阵眩晕,闪婚?!报复?!

这是在说什么?为什么她一句也听不懂,目光狐疑的看向身边的男人,包贝贝想要从厉墨白的脸上求证,这些人说的是不是真的?

肯定是她刚才下飞机的方式不对,或是她进机场的方式不对?是不是?

厉墨白温柔的将包贝贝的一缕发丝别到耳后,低头在包贝贝耳边说:“记住我跟你说的话。一切交给我!”

包贝贝抬头看着厉墨白,她真的能将一切交给这个男人来处理吗?

不过厉墨白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包贝贝没了反驳的勇气:“如果,你真的肯为莫晨做任何事的话。”

两个人在一大波媒体面前窃窃私语,眉来眼去,成功的让那些爱捕风捉影的记者误会了。

“厉二少跟贝贝小姐的感情真好。”人群中发出感叹。

“各位,我的小妻子刚下飞机,有些累了,至于你们问题,我想有一样东西可以说明一切。”厉墨白说完,对着手下人使了个颜色,立刻有人恭敬的地上一个文件袋,包贝贝认出来,那就是上飞机前,厉墨白的手下送到机场的东西,也是她好奇了一路的东西。

文件夹打开,厉墨白从里面拿出两个小本子,慢慢的打开展示给媒体记者。

包贝贝被上面的字闪得眼前一片眩晕。

那是荷兰签署的结婚证,她在去荷兰之前,特地搜了许多这方面的信息,还曾经跟莫晨说过,两个人的指纹组成一个心形,这样浪漫的方式,只有荷兰这样富有爱的国家才想象的出来,此刻,看着厉墨白手里的那本结婚证,包贝贝腿都开始发软,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不对!她记得自己从来没有印上去什么指纹,所以,这结婚证不可能是真的!

想到这里,包贝贝立刻来了精神,很配合的挽紧厉墨白的胳膊,靠在厉墨白的胸前,撒娇的说:“好累,我们什么时候能回去?”

“这就走。”厉墨白有些诧异的看了包贝贝一眼,对于她突然的顺从与配合有些不解,但是乐于接受。

厉墨白收起结婚证,然后交给手下,搂着包贝贝的腰离开机场。

“厉二少真是疼老婆。”

“不知道贝贝小姐为什么脸色不好。”

“旅途劳累,人家新婚蜜月,你们这种没结过婚的小姑娘不懂的!”

身后传来打趣的声音,厉墨白跟包贝贝充耳不闻,在手下的护送下,一路出了机场,上了车。

直到车子开动,走了一会后,包贝贝才缓过劲儿来,一把从厉墨白哪里抢过那个文件袋,掏出里面的结婚证开,仔细的看了一会后,对厉墨白竖起大拇指来说:“厉墨白,你真牛,这结婚证弄得跟真的一样,我都完全找不出破绽来!”

厉墨白从包贝贝的手里拿过结婚证,收起来放在一边,然后冷淡的看了一眼包贝贝说:“你当然看不出来,因为这本来就是真的。”

“得了吧你,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包贝贝被厉墨白眼底的认真一噎,但是很快的不相信的摆摆手说:“得了吧,这里又没有外人,别骗我了你就!”

“没有必要骗你!”厉墨白看了包贝贝一眼,闭上眼睛不说话。

“厉墨白,你什么意思?”包贝贝心里一惊,摇晃着厉墨白的胳膊问。

“字面的意思。”厉墨白冷淡的回答。

“我什么时候跟你结婚了?我压根就没有摁过手印,你这是造假,别想骗我!”包贝贝情绪激动起来。

她可没有同意要嫁给这个家伙,这都是骗局,她根本就没有莫名其妙的结婚。

“别吵,我休息一会,有什么事到家再说。”厉墨白闭着眼睛说。

“不行,这事必须说清楚!”包贝贝执拗的摇晃着厉墨白的胳膊,结婚这么大的事,她怎么能这么稀里糊涂的什么都不知道?“快点说清楚,快点说清楚,快点说……唔……”

包贝贝不舍弃的摇晃着厉墨白的胳膊碎碎念,不期然被厉墨白欺身一下吻住,她吓得激烈挣扎,可是越挣扎,厉墨白越亲的用力,吓得她最后一点点往一边退过去,而厉墨白也一点点的紧贴过去,直到将无路可退的包贝贝压在车门上,两个人在狭小的车厢内深吻纠缠。

“厉墨白!你混蛋!”包贝贝一获得自由,就忍不住甩了一个巴掌给厉墨白,清脆的耳光声响了起来,车子突然一个颠簸,包贝贝也吓得愣住了,“你……”。

这个家伙,为什么不躲开?他明明有这个本事躲开的。

厉墨白摸了摸有火辣的脸,看了一眼包贝贝红肿的唇瓣,没有说什么,坐回到自己原来的位置上,闭上眼睛假寐。

包贝贝深吸一口气,“厉墨白,这是你自己找的,不能怪我!”

半晌之后,包贝贝开口,但是说完之后又后悔了,她干嘛要先开口跟厉墨白说话?

“厉墨白,结婚的事不是真的,对不对?”又过了一会后,包贝贝抱着最后一丝残存的侥幸问。

厉墨白仍旧不回答,像是睡着了似的。

“厉墨白,我知道你没睡,你是不是为了骗过我们家的人,为了帮莫晨摆脱孙晓璇,才弄得假结婚证,对不对?”包贝贝的脑子,只能想到这里了。

“我再说一遍,结婚证是真的。”厉墨白终于有了反应,看了一眼包贝贝说。

“那你一定是为了怕那帮人看出什么问题来,所以才想到这个办法,我们先假结婚的,对不对?等莫晨跟孙晓璇的事情一结束,我们就会离婚,对不对?”包贝贝见厉墨白终于开口,立刻问道。

“摆脱了一个孙晓璇,你以为莫晨就自由了吗?你信不信,只要我们离婚的消息一公布,莫家很快就会给莫晨找无数个孙晓璇,想要让莫晨自由,你就只能呆在我身边!”

虽然,用这种方式绑着她有点趁人之危,但是厉墨白实在想不出来,还有什么办法能快速的斩断包贝贝跟莫晨之间的那些不该有的情愫,将包贝贝从那个坑里拉出来。

再说了,莫家早就默认这门婚事,他这么做,也是提前得到莫老爷子授意的。

“你是说,我们不会离婚了?”包贝贝惊恐的看着厉墨白问。

她承认,厉墨白说的那些事是真的,但是一想到要跟厉墨白一辈子生活在一起,她就浑身不自在。

“怎么?你不是说为了莫晨,什么都肯做?这是救莫晨最快最好最有效的办法,你不觉得吗?”厉墨白看包贝贝的脸色,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不禁心里一阵堵。

包贝贝沉默着不说话,难得安静的坐在那里想事情。

车子很快开到莫家,原本,包贝贝还在考虑怎么跟家里人解释她跟厉墨白闪婚的事,谁知道,迎接她的是厉家跟莫家两大家子人的热情欢迎。

包贝贝被双方的家长叫过去嘘寒问暖的说了一会话,厉墨白的妈妈孟嘉怡对包贝贝赞不绝口,喜爱不已,夸的包贝贝都不好意思了。好不容易找了个借口,才总算从双方家长的夹攻下溜了出来,到花园里透个气。

“贝贝。”沈佳人扶着肚子走过来,看着在花园里揪扯着花叶的包贝贝,喊了一声。

“佳人。”包贝贝看了一眼沈佳人然后又开始继续揪扯花叶。

“怎么不回屋里去,外面冷,你穿的这么少,会感冒的。”沈佳人上前拉着包贝贝的手,将那株可怜的花解救出来。

“不想进去!”包贝贝很直接,“不想看到孙晓璇那个贱人!”这次她回来,孙晓璇也跟着来了,而且还一副以她嫂子自居的模样站在莫晨身边,十分挑衅,看的她恨不得上前撕破那个渣女的脸。

“你跟大白两个,还好吧?”沈佳人拍拍包贝贝的手,担忧的问道。

“说起那个混蛋,沈佳人,你给我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大白的身份?亏我还将你当成好姐妹,你竟然帮着她们一起欺骗我!”包贝贝一想起厉墨白了,就一肚子火,生气的甩开沈佳人的手。

“贝贝,你误会了,我也是才知道不久。”沈佳人连忙解释,为这件事,她还跟厉墨成两个闹了别扭,罚厉墨成三天睡书房。

“真的?”包贝贝追问。

“我什么时候骗你过?”沈佳人连忙说。

包贝贝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想起大白也跟她说过同样的话,不禁苦笑:“有的时候,我真的希望你们能骗骗我!”

“贝贝,你怎么了?”沈佳人担忧的看着好友,从包贝贝一进门,她就看出包贝贝的脸色不对,“你怎么跟大白两个,结婚了?”

就算是知道大白的身份是厉墨白,知道大白是为了包贝贝而一直以另外一个身份接近她,保护她但是结婚,这么突然,她还是有些不能接受,而且看包贝贝这副迷惘的模样,她好像并不快乐。

“就那样了!”包贝贝一副不愿意多说的模样,其实,她现在心里很乱,也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跟沈佳人说。

“贝贝,不管怎么样,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是站在你这边的,如果大白对你不好,让你觉得委屈了,我帮你修理他!”沈佳人安慰着包贝贝。

一边是闺蜜,一边是小叔子,如果不能两全,她还是选择帮闺蜜。

“我有什么好委屈的,现在看来,该委屈的人是他吧?那么优秀神秘的厉家二少,被我呼来喝去的使唤了这么多年,怎么看都是他亏了。”包贝贝赌气的说。一想起机场内的时候,那些女人花痴的羡慕嫉妒的嘴脸,有那么一刻,连她都觉得,嫁给厉墨白,是自己赚大发了!

“别说气话!”沈佳人握紧包贝贝的手,忽然发现包贝贝的脸色有些不好,她一转头,就看到莫晨朝这边走过来,心里一叹,松开包贝贝的手说:“外面有点冷,我先进去了。厉墨成找不到我,又该担心了。”

“嗯。”包贝贝感激的看着沈佳人点点头,目送沈佳人离开。

“贝贝,为什么?”沈佳人一走远,莫晨就再也忍不住,生气的问道。

只不过是才分开短短几天,她就跟厉墨白闪电结婚了,这让他情何以堪?

“不为什么?”包贝贝别开脸,她能怎么说?告诉莫晨,自己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他,为了不让他跟孙晓璇那个女人结婚?她说不出口,虽然,她的目的的确是这样。

“跟他离婚!这门亲事我不同意!”莫晨紧紧抓住包贝贝的肩膀,说道,语气前所未有的强硬。

“那么你呢?你明知道我不喜欢孙晓璇那个女人,为什么还要跟她订婚?”包贝贝的肩膀被抓的很疼,她强忍着,怒视着莫晨质问。

“我那是权宜之计。”莫晨一听包贝贝问起孙晓璇的事,立刻解释,“只是订婚,不会结婚的。家里逼得太紧,你也知道,老爷子这次是铁了心的要这样,我没办法。”

“我也是……”权宜之计。

“大哥,你抓疼我媳妇儿了!”包贝贝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厉墨白打断,他上前来不客气的甩开莫晨抓在包贝贝肩膀上的手,然后将包贝贝强势的搂进怀里,看着莫晨微微皱眉。

莫晨看着厉墨白,微微眯起眼睛来,往日那双总是含着笑意的眼睛里,一片刀光剑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