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25:订婚,回国

“怎么回事?”厉墨白紧张的上前拉着包贝贝的手,问道,余光在那本被包贝贝丢在地上的杂志上一扫,脸色黑沉了几分。

国内的杂志。

上面报道着莫晨跟孙家小姐订婚的事,照片很大很清晰,莫晨脸上的笑容有些讽刺,衬托着孙晓璇脸上明媚动人的笑容显得十分诡异。

没想到莫家人动作这么快。

“大白!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对不对?”包贝贝抓着厉墨白的胳膊,一脸急切的问。

厉墨白看着包贝贝不说话。

“我要回去!我要回国!我要问问到底为什么?”包贝贝神色接近疯狂,抓着厉墨白胳膊的手,指甲都要陷进他的肉里。

“回去也改变不了什么。”厉墨白声音平静的说。

“我要回去!”包贝贝甩开厉墨白的胳膊,像前急速的奔跑,“我要回去!我要回去!谁都阻止不了我!”

她根本已经是被刺激的失去了理智,一想到孙晓璇那个女人虚伪的嘴脸,跟莫晨,跟莫晨站在一起,她就觉得整个世界都灰暗了。

孙晓璇那种女人,怎么配得上莫晨,就算,就算她跟莫晨两个不可能,可是也不是孙晓璇那种女人,她怎么配?怎么配?

老头子他们这分明是要毁了莫晨!

他们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么做!

“包贝贝!”厉墨白追上去,一把扯住包贝贝,“你想去哪?冷静点!”

这个女人知不知道自己在路上这么横冲直闯的乱跑,有多么的危险,而且,这里也分明不是机场的方向,一碰到莫晨的事,她就完全昏了头!

“我怎么冷静!你要我怎么能冷静下来!他们竟然要他娶孙晓璇那种女人,那种女人怎么能配得上他?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包贝贝歇斯底里的大吼。

“是不是只要不是孙晓璇就可以?”厉墨白突然眉眼一冷,问道。

包贝贝一愣,突然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是不是只要不是孙晓璇就可以?”厉墨白又问了一遍,见包贝贝不说话,嘴角突然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容,“还是,除了你,根本没有女人可以?”

“我……我……”包贝贝呐呐的,说不出反驳的话,厉墨白的眼神太犀利,仿佛看穿一切,让人心虚。

包贝贝的心虚,厉墨白看在眼里,脸上的神色更冷,他突然一个用力,将包贝贝扯进怀里,扣着她的腰说:“既然你无心逛街,我们回庄园!”

“不!我不要!”包贝贝用力的挣扎,“我不要回庄园,我要回国!厉墨白,我要回国,我要回国阻止这一切!”包贝贝尖叫着捶打着厉墨白的胸膛;“放开我!放开我!我要回国!我要回国!放开!你给我放开!”

“你回去,也改变不了这一切!”厉墨白任由包贝贝捶打,强势的带着她往停车场走去。

“不!我要回去!我肯定能阻止的!放开我!让我回去!”包贝贝发了疯的挣扎着。

“不准!”厉墨白冷酷的丢给她两个字,唇角民称一条直线。

“厉墨白!你凭什么管我?你凭什么限制我的自由?放开我!”包贝贝红了眼,死死的盯着厉墨白,质问道:“还是,你根本就是跟他们串通一气,你早就知道莫晨被逼着跟孙晓璇订婚的事,故意瞒着我对不对?对不对?”

“随便你怎么想!”厉墨白不理会包贝贝的胡搅蛮缠,他是知道莫家人这次是铁了心的要将莫晨跟包贝贝分开,但是却真没想到,莫家人会真的跟孙家结亲,接纳孙晓璇那种女人做儿媳妇。

只是厉墨白这种不解释的态度,却让包贝贝误以为厉墨白真的跟她想象的那样,与家里人串通一气,来拆散她跟莫晨,完全不能接受的崩溃!

这些年,厉墨白以大白的身份呆在她的身边,她虽然脾气不好,但是却是完全信任大白的,没想到,大白竟然在关键时刻背叛她,在她的心口捅了一刀。

“厉墨白,你这个小人!我告诉你,不管莫晨娶了谁,我都不可能嫁给你,不可能跟你在一起,你死了这条心吧!”包贝贝挣脱不开厉墨白的控制,凶狠的瞪着他怒吼。

“你说了不算!”厉墨白冷淡的看了包贝贝一眼,然后又带着她往前走!

“厉墨白,你这个卑鄙小人,你知不知道,你特么的太自以为是了,你以为你自己是谁?你凭什么管我?我告诉你,你要是再不放开我,我就让你后悔一辈子!”包贝贝口不择言,她根本不知道怎么样才能让厉墨白后悔一辈子,但是她知道,如果再不回国,不回去阻止那场联姻,莫晨这一辈子,就算是毁了,那样的话,她才真的是要后悔一辈子。

“一辈子有你,后悔也值了!”厉墨白压根不将包贝贝的话放在心上。

“厉墨白,你这个无赖!你到底怎么才肯放开我!到底怎么样才肯让我回国?”包贝贝简直要崩溃了,她从来不知道一向话不多的大白,竟然是这么难缠的角色,肺都要气炸了!

“我不会让你回去!”厉墨白一口拒绝,态度直白的让人心灰意冷。

“厉墨白,算我求你,你让我回去,只要你让我回去,我什么都愿意做,只要你让我回去,你让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你让我回去,好不好?”包贝贝一看硬的不行,又软下态度,眼泪汪汪的看着厉墨白,一脸哀求。

厉墨白的脸色却更冷了,包贝贝在她眼中一直是带着点跋扈的小豪迈的性子,整天惹祸捅娄子,仿佛天塌下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从来不会这么低三下四的求人,可是,她现在竟然为了别的男人,这么,这么低三下四的求他,说什么,只要让她回去,她就什么都可以答应,简直卑微到了尘土里,一点也不像他认识的包贝贝。

“真的什么都答应?”厉墨白微微眯着眼睛,看着包贝贝,问道。

“什么都答应,只要你让我回去,厉墨白,我要回去!我要回去!”包贝贝一听厉墨白语气松动,像是垂死的人看到了希望,立刻巴巴的说道。

“跟我回去!”厉墨白扣着包贝贝的手又紧了紧,力道大的像是要将包贝贝的腰给折断。

“你,你不是答应要让我回国?”包贝贝被厉墨白的怒气吓得有些结巴,尽管厉墨白的脸色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包贝贝就是知道,他生气了,而且是很生气的那种。

“不拿护照,怎么回去?”厉墨白冷冷的丢下一句话,打开车门,将包贝贝塞进去。

“对哦!我都忘记了,快点开车开车!”包贝贝听了厉墨白的话,立刻坐好,催促司机开车。

司机没动,像是没听懂包贝贝的话似的,对包贝贝的急切,视而未见,直到厉墨白坐上车吩咐他开车,他才发动车子,开会庄园。

一回到庄园,包贝贝就心急火燎的跳下车,冲进房间去找护照什么的,但是翻了一统没找到才记起来那些东西都在出国前被厉墨白拿走了。

“护照呢!我的护照呢!给我!”包贝贝对着跟在身后进来的厉墨白大喊大叫的。

厉墨白没理会她,平静的关上门,然后开始脱衣服,解开外套的扣子,将外套脱下来丢在一边,然后又是里面的衣服。

“你……你在做什么?”包贝贝防备的看着厉墨白,向后推到床脚,结结巴巴的问。

今天的厉墨白,很不一样,让她陌生又害怕。

“脱衣服!”厉墨白冷淡的说。

“脱,脱衣服干嘛!啊……”包贝贝不明所以,但是看到厉墨白的手已经开始解腰带,她突然捂着眼睛尖叫一声:“厉墨白,你变态啊!你个暴露狂!”

这个混蛋想做什么?

“包贝贝,不是你说的,只要让你回国,你什么都愿意做?”厉墨白放在腰带上的手停住,看着包贝贝讥诮的问。

“你,你想做什么?”包贝贝颤颤的问。

“一个男人跟一个女人独处在一间卧室,卧室里有床,还能做什么?”

这话怎么听起来有点耳熟?包贝贝脑中恍惚了一下,然后看着步步逼近的厉墨白,飞快的跑到床的另外一边,防备的看着厉墨白:“你别过来!厉墨白,你怎么能这样?”

扯火打劫,无耻之极!

“是你说只要放你回去,你什么都愿意做,什么都答应!怎么,你现在又不想回去阻止那场联姻了?”厉墨白冷笑的问,那眼神就像是猫儿在逗弄着垂死的老鼠一样。

包贝贝现在根本就是他的囊中之物,不管她怎么躲,都跑不出他的手掌心!

“我不但可以放你回去,而且还可以帮你阻止这场联姻,可以让孙晓璇再也不敢打莫晨的主意,也可让莫晨自由,不在被联姻的事逼迫,不再娶他不喜欢的女人。”但是却永远娶不到他喜欢的那一个。

一个个诱饵抛出。

包贝贝紧张的看着厉墨白,不敢置信的问:“真的?!”

厉墨白看着包贝贝明显的心动,心里更加生气,脸色又沉了几分:“当然!”他现在真的恨不得掐死这个女人!

他到底要看看,这个女人,能为莫晨牺牲到什么地步。

“你别过来!先站在那里别动!”包贝贝见厉墨白又朝她走过来,立刻紧张的大喊。

见包贝贝犹豫,厉墨白的脸色好看了一点,然后很配合的站在那里没再进一步,他给这个女人时间考虑清楚。

“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只是包贝贝接下来的一句话,却彻底的惹恼了厉墨白,原来,她的犹豫不是在计较为莫晨的事失去清白值不值,而是根本不在乎这一切却在怀疑他的可信度!

厉墨白生气的一下抓住包贝贝,一个翻身将她压在床上,平时他不是这么容易失控的人,但是今天,包贝贝的话,彻底激怒他了!

在包贝贝身边这么多年,他看着包贝贝相亲这么多次,一直由着她胡闹,甚至是纵容她,因为他知道,包贝贝这个女人虽然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很不靠谱,但是实际上,她骨子里很单纯,无非就是有些孩子气的叛逆罢了,而这一刻,厉墨白觉得,自己的底线被碰触了,无法再继续纵容下去了!

“厉墨白!你做什么!放开我!”包贝贝惊吓的大喊,她刚才都没看清楚厉墨白是怎么抓住她的,只不过感觉到眼前一花,一阵天旋地转的,她就被抓住了压在床上,厉墨白这家伙还是不是人?怎么会有这么快的速度!

“不想救莫晨了?嗯?”危险的气息浮动在包贝贝的耳边。

“我……”包贝贝眼中闪过惊慌,她看着厉墨白的脸,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你先放开我,你这样压得我不能呼吸了,根本不能好好说话!”

“这才是第一步而已,包贝贝,你想不想救莫晨了?”厉墨白的语气又危险了几分,身下的柔软让他的理智有一瞬间的涣散,气息渐粗,这个女人,怎么能这么软?让他该死的不受控制的一碰到就有了反应!

该死的!他现在竟然心里也开始矛盾,竟然想看到包贝贝点头,那么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

“我——大白——”包贝贝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脸,突然崩溃的哭了起来:“你为什么要逼我!呜呜……为什么你们都要逼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包贝贝哭的一发不可收拾。

厉墨白的身体僵硬,看着身下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包贝贝,突然挫败的叹一口气,坐起来幽幽的说:“别哭了,我送你回国。”

包贝贝泪眼迷蒙的看着厉墨白,眼泪落得更凶。

“我都说了送你回国,你还哭什么?!”厉墨白看着包贝贝那两条像是流不干的眼泪,语气说不出的烦躁。

“呜呜……臭大白!你刚刚吓死我了!吓死我了!你知不知道,你刚才的眼神好可怕,你以前都不是这样的,为什么连你也变了!呜呜……”包贝贝典型的不能给她好脸色,一得了几分颜色,就开始得寸进尺。

“每个人都会变!”厉墨白给包贝贝擦了擦眼泪,“我说了别哭了,再哭你信不信我反悔给你看?小心你三天三夜都别想走出这间屋子,下得了床!”

包贝贝被厉墨白这么一吓唬,果真停住不敢哭了,只是抽抽噎噎的,有些害怕的不敢置信的看着厉墨白,小嘴微张,好不可怜的模样。

被包贝贝这么一看,厉墨白突然觉得自己好过分,他揉了揉包贝贝的头发说:“去洗把脸,换件衣服,我让人订机票。”

“嗯。”包贝贝哽咽着点点头,起身下床朝浴室走过去,走到门口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坐在床上的厉墨白,吸了吸鼻子说:“大白,谢谢你。”

“我要的,不是谢谢!”厉墨白直直的看着包贝贝,说道。

“我知道。”包贝贝语气又带了几分可怜的哽咽,然后躲进浴室里去。

刚刚大白的反应,真的是吓到她了,虽然,她们亲也亲了好几次,但是,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感受到大白身为一个男人的*,她刚才真的被吓到了。

如果,大白真的要对她怎么样,她根本反抗不了。

幸好,他没有!

包贝贝心里此刻又侥幸又愧疚。

收拾好自己之后,包贝贝走出卧室,发现厉墨白已经不在房间里她松了口气,但是很快又一脸担忧,生怕厉墨白反悔,立刻拉开门追了出去。

“厉墨白!”包贝贝看着客厅里坐着的厉墨白急切的说,“我都准备好了,我们走吧。”

厉墨白看了一眼包贝贝身上的衣服,还是刚才那一身,脸色有点冷:“去换套衣服!穿那件紫粉色的外套!”

这个女人,难道准备就这样穿着一身皱皱巴巴的衣服出门吗?平时不是最不能容忍邋遢的模样?为了莫晨的事,已经心急到什么都顾不得了?

这样想着,心里就酸的要命!

自从身份被揭穿之后,厉墨白觉得自己的忍耐力变差了很多!

明明很早就知道,包贝贝每次一牵扯到莫晨,就会方寸大乱,但是现在却越来越不能容忍包贝贝这么的为莫晨不顾一切。

刚才,他真的很想就将这个女人就地正法了。

包贝贝听了厉墨白的话,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连自己也觉得不能容忍,立刻又咚咚咚的跑回卧室去了。

从衣柜里拿出那件粉紫色的大衣,包贝贝嫌弃的丢在床上,这种颜色,太装嫩了,虽然姐姐她天生丽质难自弃,但是这种颜色,根本不适合她的御姐范儿好不好?

在衣柜里巴拉了一大会之后,包贝贝最终又泄气的将那件粉紫色的外套给拿起来,穿在身上,算了,就当是他这次帮她忙,送她回国,她穿给他看,给他个面子好了!

整理好自己的妆容,包贝贝再次走了出去,发现厉墨白也已经换了一套衣服,收拾好了,在客厅等着她,看到她身上穿着那件紫粉色的外套的时候,眼中掠过一丝亮光。

包贝贝被厉墨白看的有些别扭,不自在的扯了扯衣角,扫了一眼厉墨白的衣服,一样的设计风格,一看就是出自同一个品牌,她觉得更不自在了。

“不打算回去了?”厉墨白看着难得别扭的包贝贝,忽然有些好笑的问。

“谁说的!厉墨白,你可不要反悔!机票定好了吗?”包贝贝急急地问。

“走吧!”厉墨白朝着包贝贝伸出手。

包贝贝迟疑了一下,还是很顺从的将手放进厉墨白的手心里,为了回国,她忍。

厉墨白捏了捏包贝贝的小手,然后满意的带着她走了出去,外面司机已经备好车,直奔机场。

“二少!这是机票,还有你嘱咐我般的,都弄好了。”刚到进场候机厅,一个人走过来,恭敬的将机票还有一个资料袋递给厉墨白。

“嗯。”厉墨白接过机票还有那个资料袋,然后打开看了一下。

“什么东西?”包贝贝好奇的探过脑袋来,结果还不等她完全看清楚里面是什么,厉墨白就将袋子合上了!

包贝贝撅撅嘴,“神神秘秘的,有什么了不起,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厉墨白瞪了包贝贝一眼,然后将资料袋收起来,说道:“你先回去,这里就交给你,尽快给我结果。”

“是,二少!”那人恭敬的点头,立刻退下了。

包贝贝看着厉墨白身边的手下对他俯首帖耳的,心里异常的羡慕,嘴上又开始不靠谱的跑火车,“大白,我现在才知道,当时我对你真是太好了,你以前可没有像他们这么听话!”

她这个雇主简直太人性化了,一点架子没有,所以大白这个混蛋才不怕她,瞧瞧他现在这副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拽样,真是越看越让人心里不舒服。

“不想回去了?”厉墨白瞥了一眼包贝贝。

“哼!就会威胁人!一点不爷们!”包贝贝不满的小声嘟囔。

“我还需要像你证明下自己多爷们?你确定要?”厉墨白眼色深了几分。

“厉墨白!”包贝贝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想起之前在卧室里的那一幕,就浑身炸了毛。

这绝对是她毕生之耻。

等她回国去……

厉墨白一眼就看出包贝贝心里所想的,只是冷冷的丢下一句:“我不喜欢聒噪的女人!”

“我管你喜欢不……”喜欢!

包贝贝想也不想的就回击,可是话没说完,就在厉墨白威胁的目光下吞了下去,然后生气的将头扭向一边。

飞机上,整个头等舱,都是厉墨白的人,包贝贝无聊的坐在那里有一下每一下翻弄着杂志,烦躁的不时看看手表,时间为什么过的这么慢。

厉墨白不动声色的将包贝贝的表情都看在眼底,有些无奈又有些好笑,这个女人竟然真的因为他上飞机前的一句话,不喜欢聒噪的女人,而跟他赌气,从那时候开始竟然一句话也没有跟自己说过。

都多大的人了,还这么的孩子气!

“二少,先回厉家还是莫家。”下飞机之前,一个手下过来请示。

“先回家。”厉墨白淡淡的吐出三个字。

“回什么家?!当然是先回莫家!”包贝贝听了厉墨白的话,再也忍不住,生气的说。

厉墨白看了激动的包贝贝一眼,没有说话,而是对手下又说了一遍,“先回家!”

“厉墨白,你答应过我的!你别想反悔!”包贝贝急眼了,生气的瞪着厉墨白说。

“你不是也答应我了?”厉墨白不以为意的说。

“我答应你什么了?!”包贝贝继续瞪眼,她可不记得自己答应过这个家伙什么。

“自己想!”厉墨白丢下三个字,继续把玩手里的手机。

“神经!”包贝贝翻了个白眼,然后趁着厉墨白不注意,小爪子伸向厉墨白面前的那个文件袋,她一直好奇这里面有什么东西,让厉墨白这么在意,一路都宝贝着,不给她看。

“想不起来也不要紧,到时候我会连本带利一起算!”厉墨白一把拍开包贝贝的小爪子,说道。

“我根本没答应你什么!反正一会我要先回莫家!”包贝贝揉着被怕疼的小手说。

“也可以,要是你真这么迫不及待的话!”厉墨白忽然转了性一样,看着包贝贝笑笑。

“我当然着急回去!”包贝贝愤愤的瞪了厉墨白一眼,忽然觉得心里不踏实,她现在完全猜不透厉墨白这个家伙心里在想些什么,总有种被他算计了的感觉。

这种感觉简直糟糕透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