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24:我已经根本停不下来。

“大白,你个混蛋!放开我!放开我!”从下了飞机,包贝贝就一直吵闹不休,可是平时纵容她的大白,这次却是像根本没听到她说什么似的,将她从机场一路带出来,然后直接塞进车子里,车子一路开出机场,路过闹市,向郊区的方向开去。

车厢里一直沉默,包贝贝放弃了无谓的挣扎,荷兰陌生的城市陌生的景色,她根本无心欣赏外面的景色,整个人前所未有的安静,木然的坐在车上。

大白坐在包贝贝的身边,一脸神色肃穆,唇角微抿,也是不说话,但是胸口起伏的节奏,让人很容易能察觉出来,他此刻在生气。

荷兰的民风是开放一些,路上甚至能看到同性的情侣在街上热情亲吻,一想到包贝贝想要到荷兰来的初衷,大白的脸色就怎么也好看不起来。

不知道车子开了多久,直到开进一个庄园,才停下来。

“下车!”大白打开车门,对包贝贝说。

包贝贝转头看了大白一眼,冷冷的说:“我要回去。”

“下车!”大白像是没听到包贝贝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我说我要回去!大白你聋了!”包贝贝气愤的拿起包朝大白丢过去。

这个混蛋怎么竟然敢这么对她,明明她才是主人,他只不过是一个保镖,违抗她的命令也就罢了,竟然还敢囚禁她,真是太过分了!谁给的他这么大的胆子!

大白一偏头,躲开包贝贝的包,然后直接将包贝贝从车里拽出来,拽着她进了屋子。

“大白!我要杀了你!你放开我!我要杀了你!”包贝贝大声尖叫着,大白还从来没有对她这么粗鲁过,一直以来,他都是逆来顺受,千依百顺的,了不起就是冷着脸不说话不发表意见,但是却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这突然的转变,比陌生的环境让她还不能适用。

大白对包贝贝的话恍若未闻,拽着包贝贝直接的进了一间卧室,然后将包贝贝丢到床上,说了一句:“你休息下!”就径直离开了。

“我要回去!放我出去!”包贝贝从床上起来,追过去,却发现门已经关上了,她生气的将房间里所有能砸的东西都砸了,将所有能想到的骂人的话都骂了一遍,声嘶力竭的跌坐在地板上,半晌后,她忽然从地上一跃而起,走到窗边想要打开窗户逃跑,但是一开窗户,才发现,外面竟然十步一岗五步一哨,守卫森严,她根本逃不掉。

老头子这次竟然下了血本,雇佣这么多人来对付她!

她该怎么办?难道真的跟莫晨两个天各一方?她敢肯定,莫晨被抓回去后肯定会被逼着跟孙家那个不要脸的女人结婚的,她不要莫晨娶那个贱人!

天色渐浓。

大白再次推门进来的时候,房间里已经被破坏的面目全非,完全没有下脚的地方,他看着呆呆的抱着膝盖坐在床上的包贝贝,眼中划过一抹疼惜,但是很快的便被他藏了起来。

“吃饭。”大白冷冷的吐出两个字来。

包贝贝坐在床上一动不动,像是没有听到大白的话,大白看着她纤瘦的肩膀,目光闪了闪,又重复了一遍:“出来吃饭。”声音明显比之前柔了很多。

包贝贝仍旧不动,像是被抽离了魂魄的躯壳一样。

大白皱眉,朝床边走过来。

“不要过来!”包贝贝突然激动的大喊,一双眼睛戒备的看着大白,像是只受惊的小刺猬,竖起无谓的防备。

大白的眉头皱的更深,站在一片狼藉之外看着包贝贝,包贝贝脸上的防备让他很不舒服。

“你到底是谁?”包贝贝看着大白,声音有点儿微微发抖。

她想了一下午,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大白明显有很多的事瞒着她的,而且,在机场的时候,跟莫老头擦肩而过的时候,她好像隐约听到他们说什么交给你了之类的话,更重要的是,大白竟然喊她家老头莫伯伯,以前,大白从来不会这么喊的,都是规规矩矩的喊他一声莫先生,他到底是谁?

包贝贝突然觉得无比挫败,跟大白朝夕相处了好几年,她竟然连自己身边的人都没有看清楚过。

“你想知道什么?”大白看着包贝贝淡淡的问。

“所有!告诉我所有的事!你的身份,你为什么要做我的保镖,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跟莫晨要计划来荷兰的事?还有,还有我所有不知道的,统统都告诉我。”包贝贝神情激动的大吼。

“……”问题有点多,真要说起来,恐怕两三个小时也说不完,“先吃饭。”

“我不要,你不说清楚,我就不吃饭,谁知道你饭里会不会放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可不敢乱吃。”包贝贝继续蛮横的说着,感觉到大白的气势弱了一些,她立刻露出本性。

“我可不是你!”大白想起之前包贝贝在给他的水里放了药的事,脸色发黑,这个女人给他下药,还打晕她,真是越来越骄纵了!

“防人之心不可无!”包贝贝脸色一晒,然后又理直气壮的说。

“先吃饭,边吃边说。”他怕自己说完之后,这个女人恐怕没什么胃口了。

“我不……”包贝贝刚想反驳,但是肚子里传来一声不争气的咕噜声,她窘迫的狠狠捏着衣角,话锋一转:“你真的会告诉我?”

“嗯。”大白点头,看着她这副能屈能伸的模样,禁不住好笑。

“不会说假话骗我糊弄我?”包贝贝再次求证。

“那是你!”谎话连篇的人从来都是眼前这个女人,可不是他的专利。

“你要是敢骗我,我就……废了你!”包贝贝眼睛扫了一下大白的下身,自以为凶狠的威胁道。

大白笑了,嘴角微微向上翘起来,然后整个眼睛里都含了笑意,带着几分意味不明的痞气。

包贝贝还是第一次看到大白这样笑,一时间有些傻眼,说实在的,大白无论是身材还是长相,绝对都是万里挑一的,但是他从来都是冷冰冰的,不苟言笑,而且又是保镖的身份,让包贝贝这个万草丛中过的色女一直灯下黑的没有留意。

意识到自己在想些什么的包贝贝,生气的甩了甩头,都这个时候了,包贝贝你在想些什么?

“记住你说的话!”包贝贝晃了晃拳头,然后磨磨蹭蹭的从床上下来,踮着脚尖,一跳一跳的朝门口走过去,走到大白身边的时候,还不忘记提醒一句:“你给我记住了。”

“你不舍得。”大白牛唇不对马嘴的回了一句,然后在包贝贝错愕的当口,率先离开卧室,这个房间不能住了。

包贝贝完全没有弄明白大白的意思,只觉得一道温热的呼吸在她的脖子上绕了绕,绕的她脑袋有点发晕,再回过神来,却只看到大白的背影。

这个混蛋!包贝贝想起之前被大白轻薄的事,恨恨的捏了捏拳头。

晚饭很丰盛,但是包贝贝虽然很饿,却没什么胃口,她胡乱的吃了几口之后,丢下筷子,看着大白催促道:“我吃完了,快点告诉我。”

“这个喝了。”大白指着包贝贝身边的一碗汤,说道。

包贝贝二话不说,端起碗来喝了一口,咕咚一下咽下去,然后盯着大白,一副迫不及待的模样。

“厉墨白,你的——未婚夫。”大白看着包贝贝,淡定的吐出几个字。

“噗!咳咳咳咳咳!”包贝贝正觉得那汤有些特别的好喝,刚又喝了一口,结果听到大白的话,果断的被呛到了!

厉墨白看着包贝贝刻得满脸通红的模样,递过去一张纸巾,然后又轻轻的拍着包贝贝的后背,看着仍旧咳得像是要将内脏都吐出来的包贝贝,心中反省,好吧,是他不该让她喝什么汤。

“厉墨白?未婚夫?”包贝贝折腾了大半天之后,终于顺过气来了,一把推开大白,不敢置信的看着大白:“你在开什么玩笑!什么未婚夫?你什么时候成了我的未婚夫了?谁同意的?”

“你要是不想要未婚夫也可以。”厉墨白被猛地推开,脸色变得很是难看。

包贝贝看着厉墨白,嘟囔了一句:“本来就不是,不管莫老头对你说了什么,我根本不承认!”

“我们可以马上去领证结婚!”厉墨白冷冷的说。

“你说什么?!”包贝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你凭什么这么做?谁同意跟你结婚了?笑话!”

厉墨白不说话,只是看着包贝贝,眼里认真的神色,让人很容易就能看出来,他完全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等等,你说你是厉墨白?”包贝贝的思维跳跃,无视厉墨白的黑脸,“厉家的那个厉墨白?厉墨成的弟弟,厉墨阳的二哥?”

“是!”厉墨白吐出一个字。

“这怎么可能?厉墨白?厉家的老二厉墨白给我做保镖做了这么多年?拜托你撒谎也要找个靠谱点的说法好不好?”包贝贝冷笑着睨着厉墨白,完全不相信他的身份。

厉家的二少,身份神秘难测,几乎从来不在外界露面,但是莫家跟厉家渊源极深,莫晨不可能认不出厉墨白,而且,就算是莫晨认不住出来厉墨白,那么其他人呢?厉墨白在自己身边这么长时间,跟自己出入各种上流社会的宴会,她就不相信,这么多人都没有认出他来!

厉墨白自然是知道包贝贝的疑惑,没有说话,去了一个房间,然后再出来的时候,整张脸已经变了模样,除了那双眼睛,要不是因为他身上的衣服没有换,包贝贝简直,简直都不敢相信,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就是一直在他身边呆了好几年的大白了!

“你……”包贝贝傻眼了好久,才找回自己的舌头,指着站在不远处的厉墨白,说不出话来。

“之前带了面具。”厉墨白看着包贝贝这副呆傻的模样,心里有些满意,从这个女人的眼神中他可以判断出来,自己的长相,至少还是能入得了她的眼的。

“人皮面具?”包贝贝,纠结了半天,才憋出这么一句话来,简直是大变活人,原本大白的脸就够好看的了,现在这张,比之前的有过之无不及,而且更加的怎么说……风骚!对的!就是这样!更加的风骚!

厉家的基因到底是怎么长的,竟然这么优良,真是让人嫉妒。

“不是人皮,是一种高科技合成材料,更加透气轻薄,不过要用特殊的药水才能摘下来。”厉墨成说着,扬了扬手中的药水。

“就算,就算你是厉墨白好了,可是你为什么……你究竟有什么目的!”包贝贝防备的看着厉墨白问。

她包贝贝虽然自恃良好但是也不是没有自知之明,厉家,厉墨白这样的男人,或许会看上她,但是却不会这样到自己身边委屈的做个任打任骂的保镖,而且还是一做这么多年!

讲不通,这根本不科学!

“没有什么目的,这是厉家欠莫家的,我只不过是恰好被挑来还债而已。”厉墨成淡淡的说,心里却是黯然,这个女人,根本就不记得他,而且,一直将他当成别人。

“还债?”包贝贝狐疑的看着厉墨白,有些不相信,但是一想起莫家跟厉家的渊源来,又觉得似乎可以解释的通。

“可是现在厉阿姨成了我的小婶婶,厉家根本不再欠莫家什么了,所以你也不用可笑的还什么债了!厉墨白,你自由了!”包贝贝一副施恩不图报的口吻。

“是自由了,身份自由了,但是心却不自由了。”厉墨白看着包贝贝,眼里前所未有的认真:“我已经根本停不下来。”

“你……你不需要这样的,我,我也不需要你这样,总之,总之,我们不可能!”包贝贝被厉墨白那双眸子里迫人的眼神摄住,心慌意乱的说。

“我需要,你也需要,包贝贝,你逃不掉!”厉墨白逼近包贝贝说。

“不,我不需要!厉墨白,这个玩笑一点不好笑!”包贝贝猛地推开厉墨白,慌乱的套回房间去了,砰地一声关上门。

一连几天,包贝贝都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不肯出来,厉墨白也不强求,他知道,要给包贝贝时间,这个女人要是把她逼急了,说不定又头脑发热做出些不理智的事情来。

只是,这次,包贝贝别扭的时间有点长,不过,一个星期后,厉墨白在早餐桌上看到包贝贝的时候,脸上露出一丝隐隐笑意。

他就知道!

“看什么看!”包贝贝恨恨的瞪着厉墨白,虚张声势的怒吼,“厉墨白,你让我在那个乱七八糟的房间里呆了七天,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

包贝贝愤愤的,要不是不想在那间屋子里发霉,她真的不想出来见这个混蛋!

“你不是客!”厉墨白淡淡的回应。

包贝贝听出厉墨白的言外之意,立刻反驳:“少跟我套近乎,我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厉墨白深深的看了包贝贝一眼,对于既定事实,他向来不喜欢浪费唇舌去分辨。

“吃晚饭我带你出去逛逛,回来之后,房间就会恢复如初。”厉墨白说完,拿起筷子:“现在先吃饭。”

包贝贝心不甘情不愿的也拿起筷子来,毫无形象的大吃大喝,不管是身为自己保镖的大白,还是此刻的厉家二少厉墨白,这个男人的修养都是极佳的,她就不信,他会看上她这样的。

厉墨白只需一眼,就能看穿包贝贝的心思,只是看穿却出拆穿,他在包贝贝身边这么多年,包贝贝什么样他没见过?与她那些不靠谱的光辉事迹相比,这点简直就是小儿科,而且,看着包贝贝这副跟饿狼似的吃法,厉墨白觉得,也挺有趣的。

包贝贝见自己夸张的表演了半天,厉墨白根本就不懂欣赏,一点反应都没有,有些泄气的丢下筷子,“我吃饱了!”

一点胃口都没有了!

“那我们走吧!”厉墨白优雅的放下筷子,擦擦嘴。

包贝贝气冲冲的走出餐厅,高跟鞋故意踩得地板嘎嘎响。

厉墨白看着赌气的包贝贝,眼底蕴着笑意,跟上包贝贝的脚步。

两张出色的过分的东方面孔走在异国的街道上,引来不少人侧目,更有甚者,有些人热情奔放的异国美女直接过来跟厉墨白攀谈,动作也很大胆,气的包贝贝牙根痒痒。

“厉墨白,我们回去!”包贝贝忍耐不住,终于受不了的尖叫。

“不逛了?”厉墨白看着空空如也的双手,这个女人每次出来都要乱七八糟的买一大堆东西回去,今天有些反常啊,难道转性了?

“我说回去,你聋了?”死男人,在外面招蜂引蝶的很享受?

“那我们回去!”厉墨白无所谓的耸肩,反正他也是陪着她出来,自己本身对逛街没什么兴趣。

包贝贝气冲冲的往回走,突然身体定定的站在那里,然后失态的从一个路人的手里抢过一本杂志,看完之后,丢在地上,失控的大喊,“不可能!不可能!这不可能!”

------题外话------

我觉得一场婚姻到了家暴的地步,已经完全没有必要继续下去了,最近家里乱七八糟的事情太多,倒了葫芦起来瓢,对不起,我真的尽力了,大纲很清晰,可是我写不出来,昨晚一夜没睡,到现在,只有这么一点。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