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23:私奔

沈佳人看着包贝贝那夸张的表情,总是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儿,但是一想到包贝贝历来不靠谱的丰功伟绩,又觉得好像没什么,她有些羡慕的问:“出国玩?打算去哪个国家?”

“这个……”包贝贝眼珠转了转,狡黠的看着沈佳人问:“你猜?”

沈佳人无语了,没好气的说:“我哪里能猜到?”

总算看出来包贝贝今天是有点反常来了,她向来是个直肠子,有什么事巴不得全世界都知道,向来不会卖关子吊人胃口。

“或许是米国,或许是西班牙,或许是法国,荷兰,澳大利亚……”包贝贝掰着指头数。

“行行行!”沈佳人有些不耐烦的白了包贝贝一眼,“你这打算环球旅行吗?”这个不靠谱的!

“差不多吧,咯咯~”典型的包贝贝没心没肺的笑声响了起来。

沈佳人无奈的皱皱眉,这个女人天生爱折腾,不过——“有大白陪着你,我也不担心什么,只有羡慕的份了!”

沈佳人是真羡慕,她长这么大还没出过国呢,与傅少卿结婚的时候,傅老爷子说让他们去国外度蜜月,结果傅少卿以工作太忙的借口屡次推脱,后来因为傅老爷子的去世,出国的事更是镜花水月,厉墨成也说要带她出国玩,但是她现在怀着孩子,怎么说也要等孩子生下来,大一点,才有机会了。

宝贝被听到沈佳人提到大白,脸色微微一变,没有说什么。

“贝贝,你怎么了?不是跟大白两个还在吵架吧?”沈佳人一想着两人进来时候的表现,忍不住问。

“没,没有!”包贝贝否认,然后迎上沈佳人怀疑的目光,有些愤愤的磨牙,“我哪敢跟他吵架啊,你没看到他今天直接将我丢到地上去,差点摔得我屁股开花?”

“那也肯定是你得罪他了,你不知道上次我爷爷寿宴,他跟莫晨两个打架,你只顾着莫晨了,带莫晨一离开,大白就吐血了,要不是被墨阳发现了,带他去上药休息了下,他非昏倒在外面冻死不可,本来我们是打算留他身体好一些再走的,但是他担心你,非要回去找你……”沈佳人将那天的事说给包贝贝听,当然了,一些是她亲眼看到的,一些是后来听墨阳说的。

“你说他吐血了?这么严重?!”包贝贝忽然想起大白帮她挡那一拳,可是当时他并没有什么异样啊?包贝贝突然有些歉疚感,怪不得这家伙这段时间都对自己阴阳怪气的。

“是很严重!”沈佳人郑重的强调。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包贝贝忽然烦躁的挥挥手,然后听到手机响了,她拿出来看了一下,没有接起来,然后转身看着沈佳人说:“我要走了,佳人,你保重!”

“谁的电话啊?这么着急!好久不来了你都,再玩一会再走啊!”沈佳人听包贝贝要离开,站起来看着她,不舍的说。

“下,下次再说吧。”包贝贝眼神闪烁,然后忽然上前抱着沈佳人说:“沈佳人,你要好好的。”语气有些微微的哽咽。

“包贝贝,你什么时候这么多愁善感了!”沈佳人好笑拍了拍包贝贝的肩,还好这家伙刚才避开了她的肚子,吓死她了。

包贝贝不说话,就这样抱着沈佳人,直到手机铃声再次响起来。

“切!姐姐这不是觉得会有阵子看不到我干女儿了,感慨下嘛!”包贝贝放开沈佳人,然后拍拍沈佳人的肩膀,说:“我走了!”

“哦。你也要保重。”沈佳人看着包贝贝的背影,说道。

“我一定会的。”包贝贝停下,回头说道,表情是前所未有的认真。说完后,就快步离开了,像是有人在催命似的。

大白见包贝贝离开,也跟着离开了,临走的时候深深的看了沈佳人一眼,欲言又止。

沈佳人送走包贝贝后,总是觉得哪里不对劲儿,心里极为不踏实,包贝贝那个女人藏不住事,看着刚才明明有些什么话要说的,却又忍住了,什么时候,她们姐妹间也有秘密了?

不过,一想到包贝贝跟莫晨的事,沈佳人又觉得,她们之间早就有秘密了,包贝贝这个女人还是挺能藏事的。但总是觉得她今天的表现有点反常,就连大白也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晚上,厉墨成回家的时候,沈佳人还在纠结呢,看的厉墨成很不爽,将人抱在怀里问:“在想包贝贝的事?”

“你怎么知道?”沈佳人惊讶的看着厉墨成问。

厉墨成嘴角扯出一抹轻笑,这小兔子所有的表情都在脸上了,写的这么清楚明白,他怎么能不知道?

“贝贝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事?”连厉墨成都知道了,她这个包贝贝最好的闺蜜却一无所知,沈佳人突然觉得自己很失责。

“她能有什么事?”厉墨成揉了揉沈佳人的头发,不以为然的说道。

“我看她分明是有心事的模样。”沈佳人没想到厉墨成会这么说,有些不解的问:“你刚才不是也说她有事?”

“我可没说过,我只是推断而已,知道你今天就见过包贝贝,现在这副心事重重的模样,肯定是受了包贝贝的影响。”厉墨成好笑的说。

沈佳人哦了一声,说了跟没说一样。她现在想知道包贝贝到底有什么事,可不想听什么推理。

“放心吧,她不会有事!”厉墨成看沈佳人还在纠结,说道。

“也对。”包贝贝就是莫家的眼珠子,又有大白时刻跟在身边保护,她能有什么事?

包贝贝那个女人,从来就不靠谱,风一阵雨一阵的,也就她爱胡思乱想!说不定,包贝贝那个女人现在已经在国外逍遥了呢!

沈佳人很快将包贝贝的事抛到脑后,却不知道,此刻她认为在国外逍遥的包贝贝却即将上演一场私奔大逃亡。

“大白,我们好好谈谈?”包贝贝坐在大白对面的沙发上,将给大白倒好的水推到他面前说道。

大白看了一眼包贝贝送过来的水,没有说什么,继续沉默着坐着。

“喂喂喂!你别老是板着一张死人脸好不好,这些天都快被你给闷死了!”包贝贝坐到大白这一边的沙发上,拽着大白的胳膊使劲儿摇晃着抗议着,受不了的大喊,大白这些天对她冷淡的让人抓狂。

大白看了一眼包贝贝拽着他的手,依旧没有说话。

“我已经知道那天你吐血的事了,对不起,那天我不该丢下你一个人。”包贝贝又摇晃了下大白的胳膊,道歉道。

大白眉心一皱,看着包贝贝。

包贝贝见大白有了反应,像是受到鼓励,将那杯准备好了的水拿起来,送到大白面前,说道:“我给你赔礼道歉,好不好?喝了水就算是原谅我了,这件事就翻片儿了。”

大白定定的看着那杯白开水,又看向包贝贝,依旧不说话。

“哎呀!你说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小气,我举得胳膊都酸了!”包贝贝见大白仍旧坐着不动,生气的撒娇。

“你真让我喝?”大白看着包贝贝,认真的问?

“当,当然!一杯水而已,又不是毒药!算了算了,你不喝算了,好像我会毒死你似的!好心当成驴肝肺!”包贝贝说完,就要将水杯端走,撇开脸,掩饰自己的心虚。

只是,手中却突然一空,包贝贝诧异的转头,却发现大白已经将被子里的水咕咚咕咚喝干净了。

包贝贝放下一颗心的同时,心里对大白越发的愧疚,默默的在心底道歉,大白,对不起,我下次肯定不会再骗你了!

药效上来的很快,大白就这么坐着一动不动的,看着包贝贝,从眼神清明,到眼皮无力的耷拉下来,他努力的撑着眼皮,想要看清楚眼前的包贝贝,直到睁着不过,一头歪倒,从沙发上跌在地上。

包贝贝看着大白的眼睛,在看到大白眼中那些澄明的光的时候,心里突突直跳,尤其是大白根本自始至终都没有问她一句为什么,这么平静的接受了昏迷,让她心里越发的愧疚。

她知道,大白什么都知道了!

对不起!

虽然大白是她的保镖,包贝贝有些时候喜欢拿他保镖的身份说事,但是实际上,她一直将大白当成好朋友,跟沈佳人是一样的。

不放心大白就这样躺在地上,包贝贝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忙活出一身汗,才将大白给弄到沙发上躺好,本来,是想将大白给弄到床上的,但是大白太重了,还是就近选择沙发吧。

拿出一条毯子,包贝贝给大白盖上后就准备离开,但是手却忽然被拉住,身子跌入一个怀抱被人翻身压在沙发里,包贝贝吓得尖叫一声,唇就被堵住,她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睛,看着正用力的亲着她的大白,脑中一瞬间空白。

“啊——放开我!”一会后,包贝贝激烈的挣扎开了,可是大白的身体跟死尸似的,沉沉的压着她,她根本挣不开,慌乱中,她抓起茶几上的水杯,用力的砸在大白的脑袋上。

疼痛让大白睁开眼睛看着包贝贝,继而又无力的闭上眼睛,嘴里艰难的吐出两个字:“别……走!”然后就真的昏迷过去了,

毕竟药劲儿没过,脑袋又被袭击,他的确撑不住。

包贝贝跟本没心思听大白说什么,刚才她被大白突如其来的吻吓傻了,大白一昏迷,她就连忙推开大白的身体,抓着自己的包包,逃也似的跑了出去。

“贝贝,你怎么了?”莫晨看着惊慌的包贝贝,问道。

“没什么!我们快走!”包贝贝爬上车,急促的喘息着说。

莫晨一眼看到包贝贝有些红肿的唇瓣,眼神一凝,说道:“他亲你了?!”

“没有!我自己咬的!快开车!”包贝贝想也没想的就撒了谎,几乎是本能的,然后一个劲儿的催促莫晨开车,“我好不容易才把他搞定,你给的那些药怎么样?能让他昏迷多久?”

为什么大白刚才竟然醒过来了,包贝贝都怀疑莫晨是弄到假药了。

“一包的话,至少要让他睡一天。”莫晨又看了一眼包贝贝,发动了车子。

包贝贝哦了一声,心里后悔自己怕那些药有副作用没有将那一包药都给大白下上,然后越发急切的催促莫晨快开车,她怕大白醒来,但是又不敢告诉莫晨。

“好了,别担心,我们有的是时间离开。”莫晨笑着揉了揉包贝贝的头发,路线他都计划好了,一个小时后,两个小时候他们就能上飞机。

包贝贝看着一脸笃定从容的莫晨,点了点头,心里总算平静了些,坐在位置上不说话。

自从上次莫晨为她跟大白大打出手之后,家里人越发开始对他们两个人逼得紧,爷爷更是二话不说的要将莫晨跟孙家小姐的亲事给定下来,非要他娶那个女人进门,态度前所未有的坚决,她们被逼急了,没办法,才下定决心要私奔!

只是,计划了好多天,真的到了要离开的这一刻,包贝贝却又有些不确定了,她们真的要在一起了,先到荷兰,那里风气开放,她们可以在那里住一段日子,然后再选择要不要去别的国家,可是,真的要这样,永远在外面四处漂泊吗?包贝贝心里有些乱,没有了开始的坚定。

“贝贝,你会不会后悔?”莫晨听不到包贝贝说话,看着坐在副驾驶上沉思的包贝贝,有些不安的问道,平时这个小家伙最爱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现在却怎么如此安静。

“不会。”包贝贝看着莫晨近在咫尺的脸,心里忽然坚定,这是她一直喜欢的莫晨啊,她一直想要在一起的莫晨啊,即便是抛下一切,也要跟他在一起的莫晨!

莫晨看着包贝贝,放心的笑了。

车子继续在黑夜里狂奔,就像此刻车内两人,奔腾的心情一样。

半个小时后。

“怎么会有人追来?”包贝贝紧紧的抓着车把手,看着后面跟来的几辆车子,脸色煞白煞白的问。

他们明明做的很隐秘了,这些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是不是你今天去跟沈佳人道别,让她看出什么来了?”莫远一边开着车子,一边问,他早就嘱咐过包贝贝不要去找沈佳人,谁知道还是没看住,让小妮子给溜了。

“不会的,我什么也没说。”包贝贝连忙否认,然后又有些不确定的问:“难道真的被她看出来了?”包贝贝心里懊恼,沈佳人那个女人比她聪明太多!

“或许。”莫晨不忍心说包贝贝什么了,给了她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然后又嘱咐她:“坐稳了,抓紧扶手!”

“嗯。”包贝贝点点头,抓着扶手的指节都惨白了起来。

黑色的路虎在道路上不断的加速,包贝贝看着车上的表盘跳到一个让她眩晕的数字,整个人的脸色都白了起来,如果是平时,她会觉得刺激,说不定还会尖叫几声发泄下,但是此刻,她只想吐,想昏过去。

“啊……”最终,包贝贝还是受不了的尖叫起来,破碎尖锐的声音,在夜色里传播的很远,吓得开车的莫晨心一跳,紧张的看着包贝贝问:“贝贝,你怎么了?”

“没事,注意看路!啊——”包贝贝摇头,然后看到莫晨开车差点撞上路边的护栏,又忍不住尖叫了一声。

莫晨也惊出一身汗,将车子开上正规,放慢了一些速度,刚才差一点,他们就出车祸了。

经过这一折腾,包贝贝发现跟在他们后面的那些车不见了,莫晨也发现了,速度又降了一些,不管怎么说,他要首先保证贝贝的安全。

车子又开出去半小时,仍旧没有那些车跟上来,包贝贝放松了下来,说:“怎么回事?是不是那些人搞错了?”

“或许是。”莫晨看着一脸心情大好的包贝贝,说道。心里却没有这个有片刻放松,反而越发凝重,他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两个人一路有惊无险的到达机场,莫晨拉着包贝贝的手走进刚走进机场登机大厅,就被几个黑衣人给包围了起来。

莫晨一看这几个黑衣人的气势,就明白了一切,心里凄凉一笑,果然!在这里等着他们呢!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要做什么?”包贝贝刚才在车上被刺激的腿软,现在看着这些来者不善的家伙,情绪有些控制不住的尖叫。

那些黑衣人却像是木桩子似的,站在那里不动,只是将他们给围住,不让他们离开,好像是在等什么人。

“滚开!好狗不挡道!”包贝贝抓狂了,她一向率性而为,脾气又直又冲的,根本不怕得罪人,上前对着拦他的人又推又踹的。

只是那个人却像是个死人一样,任由包贝贝踹打,仍旧一动不动的挡在那里。

就在包贝贝折腾的手软脚软,没有力气的时候,突然有个冷冷的声音传来:“够了!”

包贝贝身体狠狠一震,不敢置信的转身看着身后,大白慢慢的朝他们走了过来。

“大白!”包贝贝有些心虚的喊了一声,然后又生气的指着那些拦路的黑衣人说:“让你的人都走开!”

“你们都让开!”大白果然如同包贝贝说的那样,让黑衣人都让开。

那些黑衣人接到命令,二话不说,让开一条路,像是听从指令的机器人一样。

“莫晨,我们走!”包贝贝虽然不知道大白为什么放他们一马,但是现在她压根顾不上想这些,拉着莫晨的胳膊就要往前冲,只要上了飞机,他们就自由了!

只是莫晨的身体却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他反手握住包贝贝的手,看着包贝贝急切的表情,脸上漫过悲凉,“贝贝,我们走不了了!”

“怎么会?大白都放水了,我们先上飞机,只要去了国外,就没人能管住我们了!”包贝贝看着莫晨,急急地说,她不敢去看大白的脸,只有死死的拉着莫晨,想要快点离开,所以,没有看到大白因为他的话,脸上泛起的冷意。

“已经晚了!”莫晨苦笑,将包贝贝拉回身边,眼底有些疼痛的光,再也遮不住。

“怎么会?”包贝贝犹不死心,只是声音有些轻颤:“我们离开就好了”。

“混账!你们要往哪去?”一个苍老的声音愤怒的呵斥道。

包贝贝的身体一瞬间僵硬,她抬头看着莫晨的脸,发现莫晨脸上只有苦涩的笑,然后,她不敢置信的一点点扭头看向身后,在看到莫家那一群人都站在面前的时候,彻底的绝望了。

目光下意识的低垂,但是下一刻,包贝贝就有抬起头来,看着不远处的莫家人打招呼说:“爷爷,茹姨,你们,你们怎么在这里?我只不过是要跟晨哥哥去国外散散心,你们也没必要这么兴师动众的来送行吧?”

“去国外散心?不是……”私奔两个字,莫老爷子是怎么也说不出来,只是恨恨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孙子孙女,心里直叹,家门不幸!

“当然了,不然你们以为呢?”包贝贝装傻,从小她犯的错多了去了,最会装傻称愣的推卸责任了。

说完,包贝贝还暗中扯了扯莫晨的衣袖。

莫晨清了清嗓子,“贝贝说要去看雪。”莫晨的声音透着几分苍凉,心里早就下过一场雪一样。他不像包贝贝这么乐观,他心里清楚,这次被抓之后,等待他的将是什么。

握着包贝贝的手又紧了紧,不想放手却又不得不放手的凄凉萦绕着他。

“莫晨哪有时间陪你出去瞎胡闹?你要去国外散心,让大白陪你,莫晨,跟我回去!”大庭广众之下,莫老爷子也不得不顺着包贝贝的梯子往下爬,先将这两人分开再说,省的看着他们这么亲密的拉着手气的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血压升高,一命呜呼了。

“可是我就想我晨哥哥陪着,大白那个扑克脸,太无趣了!”包贝贝上演了她的撒娇功夫,心里还幻想着,只要瞒过去,出了国,她跟莫晨就摆脱这一切了。

“大白!”莫老爷子这次却一点不卖包贝贝面子,直接对包贝贝身后的大白喊道。

大白上前,直接抓起莫晨跟包贝贝紧握在一起的手,不客气的将两人的手分开。

“大白,你做什么?你个野蛮人!”莫晨不松手,大白又用了些力道,将包贝贝弄疼了。

只是大白却像是没听到包贝贝的话一样,分开两个人之后,直接拉着包贝贝朝前走去,在到了莫老爷子他们面前的时候,说了一句:“我们先走了!”

莫老爷子点点头。

“先走?去哪里?大白你放开我!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里?放开我!混蛋!”包贝贝被大白强硬的半抱半拖的向前走,受不了的大喊,心里慌成一团。

大白这是要带她去哪里?这里是机场!

“去看雪!”大白扣紧包贝贝的腰,冷冷的说。

“谁要跟你一起去看雪,你放开我!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包贝贝大吼大叫的。

“由不得你!”大白冷冷的丢下一句,接过黑衣人递给他的机票什么的,带着包贝贝离开。

直到听不到包贝贝的声音,看不到包贝贝身影,莫晨还像是木头似的站在原地,一脸绝望的死灰。

“莫晨,你怎么就这么傻!她是你妹妹啊!”薛水茹看着自己没了魂魄的儿子,心疼的说。

“跟我回去!”莫老爷子走上前,看了一眼莫晨,生气的说了一声,然后迈着步子离开。

莫晨被一群人护卫着,带回莫家,而包贝贝则被大白强势的带上飞机,原本两个准备私奔的人,一夜间,天各一方!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