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22:你就羡慕姐吧!

一大早,沈佳人是被厉墨成毛手毛脚的骚扰给弄醒的,她睡眼惺忪的看着忙的不亦乐乎的男人,脑子里还是初醒的迷糊,糯着声音喊了一句:“厉墨成……”声音也软绵绵的。

“乖,喊老公。”厉墨成在沈佳人的唇上落下一个吻,诱哄着。

“老公……”沈佳人迷迷糊糊的喊了一句,声音不自觉的带了几分柔媚,让厉墨成原本就染了情绪的呼吸越发急促了起来。

“小兔子,饿不饿?”厉墨成咬着沈佳人的耳朵问。眼底却是带着几分得意,他知道,这个时候的沈佳人是最好骗的。

果然,沈佳人下意识的摸了摸肚子,小嘴微张:“饿。”

现在她很不经饿的,一天要吃五六顿,婆婆说这样少吃多餐,不会骤胖,孩子也不会缺乏营养。

“我喂饱你。”厉墨成阴谋得逞,脸上露出几分狐狸的狡诈,不由分说的就压了上去,当然了,力道很收敛,避开了沈佳人的肚子。

沈佳人被厉墨成亲吻的意乱情迷,等她明白过来厉墨成嘴里的此饿非彼饿之后,大局已定,她清醒过来,看着厉墨成隐忍而又得意的脸色,忍不住生气的拉过他的手,在他的手上狠狠的咬了一口,“坏蛋!”

厉墨成倒吸一口气,身体一瞬间僵硬,他低头在沈佳人的唇上惩罚似的肆虐了一会后,才哑着嗓子说:“是你先挑逗我的。”

“我哪有!我好好的睡着,哪里挑逗你了?分明就是你心怀不轨!”沈佳人气愤的辩解。

“这里,这里这里这里!”厉墨成的大手在沈佳人的身上游移,呼吸一促,“都是在挑逗我!”

“懒得跟你说!强词夺理!”沈佳人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无数次的经验证明,跟这个男人根本就没有道理可讲。

厉墨成看这沈佳人嘟起的小嘴,更是欲罢不能,恨不得就这样将小兔子跟一口吞进肚子里去。

吃了个开胃菜的厉墨成,原本打算继续在床上跟沈佳人温存的,但是一想到跟莫远的计划,还是依依不舍的起床了。

“怎么今天起这么早?”沈佳人看了一眼时间,才六点多一点。

“起来给我媳妇儿做早餐。”厉墨成嘴角微翘,亲了亲沈佳人的脸,说。

“不用了,你在休息一会,早餐妈会做的,你白天还要上班呢。”沈佳人拉住厉墨成的手,关心的说。

“好媳妇儿!”厉墨成又忍不住亲了亲沈佳人,然后坏笑着说:“是不是还没吃饱?要不我们再来一次?”

“讨厌!”沈佳人羞恼的瞪了厉墨成一眼,她就不该给这个家伙好脸色!

“这有什么好害羞的,医生说女人怀孕之后身体会特别敏感,需求也会比以往更大,你……”厉墨成见沈佳人脸红,忍不住又坏心的逗弄她。

“厉墨成!不是说要给我做早餐吗?还不快滚!”沈佳人恼羞成怒的说完,将脑袋埋在被子里,不再搭理厉墨成,这个男人总有办法三言两语就让自己气急败坏的。

“遵命!老婆大人!”厉墨成搞怪的将两个指头放在耳边往前一滑,然后简单的冲了个澡,穿上衣服下楼去了。

房间里只剩下沈佳人一个人,沈佳人才从被窝里钻出来,小脸酡红一片,不知道是被羞的还是被闷的。

厉墨成下楼之后,发现莫远早已经在厨房里忙活了,两个人相视一眼,眼底都有些了然的清明,便各自忙活了起来。

厉雪舞起来准备早饭的时候,发现厨房里的莫远跟厉墨成,愣住了:“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妈,早!”厉墨成看到厉雪舞,给了她个灿烂的微笑。

“小舞,你怎么这么早起来了?再去休息一会,早餐做好了我喊你。”莫远看着厉雪舞,眼里是满满的深情。

厉雪舞狐疑的看着这两个男人,她起的早?她今天早上明明是起的有点晚好不好?只是这两个男人——“你们到底在做什么?”

“妈,你难道真看不出来,我跟莫叔在做早饭?”厉墨成一副你不会是老眼昏花了的调侃模样。

“臭小子!我当然是看到你们在做早餐,我是问你们两个怎么会在做早餐的?”厉雪舞生气的拍了一下厉墨成,问道。

“这个……”莫远脸上露出几分纠结,他不想欺骗小舞,可是实话能说吗?

还不等莫远想好要怎么说,厉墨成立刻接过话来,“莫叔昨天晚上下棋下输了,我就让他教我做菜,我想给佳人做早餐。”厉墨成说谎不脸红。

“真的?”厉雪舞狐疑的再看一眼儿子,然后又看了下莫远,发现莫远正全神贯注的摆着拼盘,心里更加怀疑。

“当然,我这是从书上看到的,怀孕的女人对家庭的幸福指数要求更高,心思更敏感细腻,很容易胡思乱想,所以我要让佳人连胡思乱想的机会都没有。”厉墨成煞有介事的说。

“……”还有这种说法?厉雪舞眉头一皱,不过好像听起来也蛮有道理的。

“所以,莫叔一听我的提议立刻就同意了,今后你跟佳人两个就别为做饭的事操心了,交给我跟莫叔好了。”厉墨成拍着胸脯,大包大揽,然后不给厉雪舞拒绝的机会,上前搂着厉雪舞的肩将厉雪舞带出厨房,让她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给她打开电视机,说:“妈,你就看会电视,一会吃饭的时候我喊你。”

厉雪舞点点头,看着厉墨成离开的背影,总是觉得哪里不对,但是又说不出来。

厉墨成回到厨房,对着莫远做了个OK的手势,表示已经搞定老妈,莫远稍稍松了口气,然后脸色一变,“你说我下棋输给你?”

昨天,明明是和局好不好!

“莫叔,难道你想对我妈说谎?你难道不知道我妈最恨别人骗她?”厉墨成立刻据理力争,一副我这是帮你解围,你别不知道好歹的拽样。

莫远看着厉墨成,冷哼一声,将铲子塞进厉墨成的手里,看到厉墨成发愣,忍不住说:“怎么,不是说让我教你炒菜?我一个人全做了,你什么时候能学会,自己炒去!”

“小气鬼!”厉墨成不满的嘟囔了一句,然后真的拿着铲子翻炒起来,有模有样的。

他说要给小兔子做心早餐,可不是骗人的!

直到早餐摆上桌,厉雪舞看着大快朵颐的厉墨成跟莫远两个人之后,才恍然大悟,不过看着两个人这些日子以来难得的好胃口,也没有拆穿他们,看来是自己做的太过分了,将他们逼得太狠了。

沈佳人自然也瞧出早餐的玄机,不过婆婆没发话,她也就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吃着厉墨成专门为她做的爱心早餐,虽然没有婆婆做的味道好,火候差了一点,但是想到厉墨成的心意,她心里暖暖的,胃口更是大开。

一连三天,厉墨成跟莫远两个都是抢着做饭,将厉雪舞完全的闲置起来,自然了,这几天,厉墨成过的也异常逍遥,早上晚上都能跟小兔子温存一下,虽然有的时候只是望梅止渴口更渴,但是他也是痛并快乐着,而沈佳人,这几天明显就是被滋润的越发动人了,那眉眼,都含着春水,明媚动人。

只有莫远,苦逼的不敢轻举妄动,明知道厉雪舞已经知道他们这几天抢着做饭的动机,但是厉雪舞不戳破,他也就假装厉雪舞不知道,不敢放肆。

这天晚上,两个人躺在床上,莫远闭着眼睛酝酿睡意,一只小手突然放在他的胸前,莫远睁开眼睛,看了一眼闭着眼睛已经睡着的厉雪舞,以为她是无意的,小心翼翼的将厉雪舞的小手拿开,然后暗暗地深呼吸一次,只是,他刚闭上眼睛,调整好呼吸,那只小手又放了过来,莫远呼吸一滞,然后看向厉雪舞,发现厉雪舞睡态安详,然后又小心的将那只手移开。

只是,不一会之后,那只手又探了过来,而且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手指在他的胸口上拨弄了几下,让莫远的呼吸彻底乱了节奏,他侧身看着厉雪舞,试探的喊了一声:“小舞?”

厉雪舞仍旧睡得安稳,一动不动。

莫远有些失望又有些不舍的将厉雪舞的手再次拿开,刚放下,不经意的一抬头,发现厉雪舞嘴角露出一丝浅笑来,莫远脑袋轰的一声,不敢置信的看着厉雪舞,要不是厉雪舞此刻嘴角的笑意还没有散去,他真的以为是自己老眼昏花了。

“小舞!”莫远哑着嗓子又喊了一声厉雪舞,将厉雪舞那只屡次作怪的小手拉倒嘴边,轻轻的亲吻着,他做梦也没想到,小舞竟然主动挑逗他!

自从两个人结婚以来,虽然做过很多次但是每次无一例外的都是他主动,小舞被动承受,这还是第一次,小舞像他发出信号。

“小舞,我知道你醒着。”莫远的声音带着几分急促,他将厉雪舞搂进怀里,手指在她的眉眼上描画,“小舞,我想了,可以吗?”

厉雪舞装不下去了,但是却更不敢醒来,脸红的像是只大番茄,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来,但是每次看莫远这么忍着,小心翼翼的怕她生气,她心里又好气又心疼。

“小舞……”不否认就是默认,莫远不再犹豫,翻身压了过来,掠夺这具让他朝思暮想的身体。

最后一刻,厉雪舞突然睁开眼睛,推着莫远,“别在里面。”

“为什么?”莫远有些受伤,小舞仍旧不想给他生孩子吗?只是他这次却没有如往常那样顺着厉雪舞,因为他自己都控制不住的来不及。

“对不起!”事后,莫远有些受伤的道歉。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厉雪舞微微叹一口气,她是不是太霸道了?为什么他们两个,看起来莫远更像是个受气的小媳妇儿?

“你放心,以后不会这样了?小舞,我不会逼你做你不喜欢的事。我们两个,也很好。”能跟她在一起,已经是奢求了,他不该太贪心的。

“你又胡思乱想哪去了?我不是不愿意要孩子。”厉雪舞叹一口气解释:“只是时机不对。”

“什么时机?”莫远高兴,又不解。

“你想想,佳人现在才不到五个月的身孕,我要是这个时候怀上了,那等她生了后,谁给她伺候月子,照看孩子?这都是我这个做婆婆的应该做的。”厉雪舞说。

“原来你是因为这个!”莫远惊喜的看着厉雪舞,“不是不想生?”

“佳人跟墨成两个都不反对,我有什么不想的。”厉雪舞有些窘迫的别开脸,莫远的目光太亮了,看的她眼花。

“这有什么好顾忌的?不是还有我么?再说了,到时候要是真的照看不过来,让保姆来就是了,我们又不是请不起,不需要事事都亲力亲为。”

“我也知道,可是就怕外人没有那么仔细,委屈了佳人。”厉雪舞还是有些担忧。

“你就是操心的太多了,佳人才不会这么想!”莫远搂着厉雪舞兴奋的难以形容。

厉雪舞看着莫远激动成这样,也不忍心再说什么,“那就顺其自然吧。”

“嗯,顺其自然就好!”莫远说完又翻身压住厉雪舞,眼中光亮如同星空下的水波。

“你做什么,休息吧!”厉雪舞窘迫的推着莫远,她真的是老了,完全应付不了莫远的好精力。

“你不是说顺其自然吗?我就是在顺其自然而已。”莫远狡猾的笑笑熬,不再跟厉雪舞反抗的机会。

第二天,厉墨成照例起来做早饭,却意外的看到厨房里莫远跟老妈两个正在忙活,他一时间有些不好的预感,但是看到莫远一脸如沐春风的样儿,又觉得事情没想象的糟糕。

“在这愣着做什么?将那个汤盛出来。”厉雪舞难得看到儿子这副呆愣的模样,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提示到。

“好咧!”厉墨成回过神,将厉雪舞炖的汤弄好,在检查了一遍厨房里的菜色不是以前的降火料之后,悬着的心放了下去,这应该只是个偶然。

吃饭的时候,厉雪舞说:“你们两个不用下班就急着赶回来做饭了,路上开车慢点,注意安全。”

“老妈,没事的,你看你做了这么多年的饭,也该歇歇,享享清福了,就当给我跟莫叔一个表现的机会。”厉墨成一听厉雪舞的话,立刻嘴上像是抹了蜜。

说完,还对着莫远使了个眼色,说道:“是吧,莫叔?”

莫远看了厉墨成一眼,不置可否的来了一句:“顺其自然。”说完,目光灼灼的看着厉雪舞。

“莫叔,你……”厉墨成没想到莫远这么没节操,竟然叛变,刚想说点什么挽回一下,就被厉雪舞不客气的打断。

“你这个臭小子!你肚子里几根弯弯肠子,我还不知道?”厉雪舞被莫远那句顺其自然,弄得脸红,将不满都发泄在厉墨成身上了。

厉墨成有点儿委屈的看着厉雪舞,然后继续吃早饭,为自己今后又要过会那种不举的日子担心。

男人的自尊啊!

莫叔简直太没骨气了!

想到这里,还忍不住愤愤的瞪了莫远一眼,可是偏偏莫远对此视而不见,继续若无其事的吃饭,气的厉墨成郁结。

厉墨成白天上班,一天几乎是定时的给沈佳人打电话,询问沈佳人的状况,都做了些什么云云,每天都是如此,黏糊的跟什么似的,让沈佳人很是吃不消。

“厉*oss,你女儿在肚子里很好很安全,营养充足,我今天还听了两个小时的小提琴曲,保证小家伙身心愉悦,你能不能将一颗心放回肚子里去,别整天这么紧张兮兮的好么?”沈佳人已经可以预见,厉墨成将来宠女儿宠的无法无天的一面,心里有些隐隐的担忧,她可不想将自己的女儿养成那种不讨喜的骄纵的大小姐。

“嗯。”厉墨成严肃的发了个单音节,然后冷冷的给一边暗笑的赵霖丢了个刀眼,在看到赵霖瞬间惨白的脸色之后,心情很好的说:“一会包贝贝可能会过去,离她远点,别让那个疯女人伤了我女儿。”

“哦。”沈佳人一听包贝贝要来,立刻高兴起来,竟然都忘记问为什么包贝贝来不是给她打电话,而是厉墨成先知道的?

厉墨成又不放心的叮嘱了几句之后,才挂断电话。

这边沈佳人刚放下手机,就听到包贝贝在院子里过于嘹亮的声音了,沈佳人笑着站起来迎了出去,心想这厉*oss嘴里所说的一会可真是准。

“沈佳人!”不等沈佳人迎出去呢,包贝贝就冲了进来,朝着沈佳人就熊扑过来,热情劲儿吓得沈佳人冒了一身冷汗,连忙躲像一边,看来厉*oss的提醒是对的,要离包贝贝这个不靠谱的女人远点,这一下真是要扑到,就是在平时也够她受的了,更何况她现在肚子里还有个球,非被包贝贝挤掉不可。

只是沈佳人也多虑了,包贝贝还没碰到沈佳人衣角呢,就被一只大手拎了起来,她伸着手在半空中挥舞,不满的用脚踢着大白的腿,“混蛋大白!你做什么!”

“她是孕妇!”大白面无表情的提醒了一句。

包贝贝继续张牙舞爪,“废话,我当然知道!放开我!”

沈佳人刚想因为包贝贝的滑稽模样笑上一笑,结果就听到砰地一声,包贝贝跌坐在地,揉着屁股尖叫:“死大白,你做什么!”

“你说让我放开!我放开了!”大白面无表情的看了包贝贝一眼,然后走到一边沙发上坐下,完全无视身后目瞪口呆的两个女人。

“臭大白!我跟你拼了!”包贝贝从地上爬起来,朝着大白就扑了过去,对着大白耳朵胸口就是一拳。

大白闷哼一声,眉头都没有皱一下,继续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看着包贝贝。

包贝贝傻了眼,“你,你怎么不躲开!”那一拳有多用力她自己知道,她以为大白的身手根本很轻易就躲开她的,可是谁知道他根本不躲不避,就这么直直的看着她,害得她觉得自己像个无理取闹的小孩子,明明刚才是他不礼貌的拎她衣领,然后又将她摔在地上的!

为什么,此刻,她竟然觉得心虚?

沈佳人看着大白跟包贝贝两个人,小嘴长成了O型,这两个人有必要跑到她家里,在她一个孕妇面前秀恩爱吗?

“臭木头!”包贝贝大概也察觉到沈佳人的不对劲了,别扭的瞪了一眼大白,恨恨的骂了一句,然后又转头一脸笑意的看着沈佳人,说道:“沈佳人,可想死我了!让我看看我干女儿!”

只是这次,规矩多了,没有熊扑过去,只是轻轻的走过去,小心翼翼的拿手贴在沈佳人的肚子上。

“你怎么知道是女孩,说不准是男孩呢!”沈佳人没好气的瞪了好友一眼。

“难道不是女儿?我是上次在宴会上听厉*oss说的是女儿啊,他明明说的那么肯定。”包贝贝狐疑的看着沈佳人说。

沈佳人失笑,原来是被厉墨成给传染了,“还不知道男女呢。不过墨成想要个女儿。”简直想女儿想疯了,不然也不会到处说怀的是女儿!

“这样啊!”包贝贝的手在沈佳人的肚子上摸了摸,说道:“生男生女一个样,你们两个人基因这么好,不管男女,都肯定美美哒!”包贝贝一边说,一边在沈佳人的肚子上摸索,没有要拿开的意思,那神情,似是羡慕又似是惆怅。

沈佳人还是第一次从这个粗线条的包贝贝脸上看到这么复杂的表情,直觉这女人有心事,拉住她的手说:“贝贝,好久都没看到你了,我们说说悄悄话去。”

“好啊好啊!”包贝贝一听沈佳人的提议,眼前一亮,然后回头瞪了一眼大白,凶巴巴的说:“你不准跟来,不准偷听!”

沈佳人有些无语的看着包贝贝,也不知道包贝贝跟大白之间到底是怎么了,以前包贝贝对大白态度虽然也阴晴不定喜怒无常的,但是没有恶劣到这种程度。

拉着包贝贝的手,沈佳人带她朝暖房走去,她每天都要在暖房带上一段时间,或是眯着眼享受日光,或是看一会书,哪里很安静,适合说悄悄话。

沈佳人走出几步之后,回头看了一眼大白,发现大白的目光紧盯着包贝贝的背影,察觉到沈佳人的注视,朝着沈佳人微微一笑,点点头。

沈佳人也对着大白轻轻点点头,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大白的笑容有点苦涩。

“佳人,你可真会享受,这里阳光真好,充足又不刺眼,整个人暖洋洋的,好舒服。我上次来还记得没有这个,看来是厉*oss让人新弄的了。”包贝贝舒舒服服的躺在一张软塌上,很没形象的四肢大张,说道。

“是我婆婆让人弄的,她说多晒晒太阳好。”沈佳人在另外一张软塌上坐下,笑着说。

“你可真好命,看来,这次是掉进蜜罐子里了,怪不得都舍不得出门了,连我这个闺女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包贝贝一脸羡慕嫉妒恨的夸张模样。

“你少来了,我哪有你过的逍遥,想去哪里就去哪里,羡慕死人了!”沈佳人没好气的看着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好友数落道。

原本以为,包贝贝会反唇相讥,谁知道包贝贝这次却出奇的安静,就在沈佳人不解,觉得有些不对劲儿的时候,忽然听到包贝贝说了一句:“你说得对,我比你自由多了,想去哪就去哪!沈佳人,这次我想出国去玩几天,你就羡慕姐吧!”

------题外话------

美妞们,投票请选五颗星,或是经典必读,么么哒。

爱心早餐,前面加了个做字,我晕,让我找了半天才改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