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21:吃瘪的厉大少

厉墨成以为自己的开明大度,怎么说也要让莫远感激涕零吧,谁知道第二天吃饭的时候,等待他的还是老妈特地为他精心烹制的四菜一汤,厉墨成拿着筷子,真有点要甩门而去的冲动。

他到底是不是老妈亲生的?

“怎么了?”沈佳人不明所以,看着厉墨成对着饭菜跟看洪水猛兽似的,忍不住好奇的问。

“就是,墨成,你怎么了?怎么今天脸色这么难看?”莫远在一边落井下石的问:“难道是嫌弃你妈手艺不好?”

厉墨成暗暗磨牙,这家伙肯定是故意的,不过,在厉墨成看到莫远面前跟自己一样的菜色的时候,突然笑了,觉得莫远这分明是五十步笑百步,苦中作乐。

只是当厉墨成看着莫远很享受的将那些菜吃进肚子里的时候,又整个人都不好了,难道莫叔这个老油条不知道这些吃下去的后果?他可不想看到自己美味可口的老婆,半点反应都没有,太无视小兔子的魅力了。

“莫叔,你昨晚有没有将我的话说给我妈听?”厉墨成好奇的问。

“快吃!吃饭哪里来这么多话?”不等莫远回答,厉雪舞就呵斥了一句,脸上表情十分不自然,显然是知道了厉墨成的意思。

“妈,我突然记起来,我还有点急事要处理,先走啦。”厉墨成是打死也不会再吃这些东西的,他宁可忍的很辛苦,也不要没有反应,身为一个男人,忍耐是必修课,但是没反应是太伤自尊的事了。

“再着急也要吃早饭啊!”沈佳人拉住厉墨成的胳膊,“你胃本来就不好,不能空着肚子去上班。”

不用婆婆使眼色开口,沈佳人就拦住了厉墨成。

厉墨成心里真是叫苦不迭,她的亲亲老婆蒙在鼓里,不知道自己吃这些东西就跟吃毒药没什么分别,但是看到小兔子一脸担忧,他又不忍心让她担心,于是只得乖乖的坐下来,在莫远与厉雪舞幸灾乐祸的目光注视下,吃黄连般的吃了几口,草草了事。

沈佳人看厉墨成确实是没什么胃口,又很着急的样子,也没有再拦着他,放他离开了。

厉墨成一走,莫远也放下筷子,说了一句:“我吃饱了,你们两个慢慢吃。”就将空间留给沈佳人与厉雪舞。

沈佳人看到莫远脸上一副终于可以解脱了的模样,忍不住心中狐疑,却又不知道是哪里不对劲,总是感觉今天莫叔跟厉墨成两个怪怪的,对早餐很有意见,可是明明,婆婆的手艺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啊。

“佳人。”厉雪舞吃了一会之后,有些为难的开口。

“嗯,妈,什么事?”沈佳人问道,看厉雪舞一副难为情的模样,沈佳人心里更加确定了,这三个人肯定有事瞒着她,心里一阵胡思乱想。

“那个,你说……”厉雪舞有些犹豫的试探着开口:“你说,这家里再热闹点,好不好?”

再热闹点?沈佳人不解的看着厉雪舞,一时间没明白厉雪舞指的是什么意思,但是“当然好了,我就喜欢家里热热闹闹的。”

厉雪舞似乎是很紧张沈佳人的态度,听沈佳人的话之后,暗暗松了一口气的模样,这副小心翼翼的样子,让沈佳人更加不解了,她索性直接的问:“妈,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这样打哑谜,她猜来猜去的也猜不出个结果,有一瞬间她甚至想到了是不是厉墨成在外面胡来,人家带着孩子找上门来了,心里很不安定。

“没什么,就是,就是……”厉雪舞红着脸,然后看了一眼沈佳人不好意思的说:“就是我跟你莫叔两个结婚了,打算再要个孩子。”厉雪舞说完,恨不得将脑袋埋到桌子下面去,“想问问你的意见。”

“你跟莫叔?”沈佳人总算明白婆婆为什么这么难为情了,心彻底放下来了,高兴的说:“这很好啊,你跟莫叔好不容易走到一起,蹉跎了这么多年,早该为莫叔生个孩子了。”

“我……”厉雪舞听了沈佳人的话,更加不好意思了,“佳人,你也不反对?”

“这是好事,为什么要反对?”沈佳人不解的看着厉雪舞,什么是也不反对?难道厉墨成也是这个意思?

“可是,墨成毕竟都这么大了,而且他马上都要做父亲了,我再生孩子的话,年龄比墨成的孩子还小,辈分上……”厉雪舞无比纠结,“而且这要是传出去,对墨成的名声也不好。”

“妈,你想哪里去了!”沈佳人看着婆婆,忍不住笑了,“你跟莫叔的孩子当然是跟我们一个备份,至于年纪备份,那又有什么关系,现在谁还在乎这个啊,还有什么名声不名声的,你跟莫叔是领了证的合法夫妻,生孩子是天经地义人理伦常的事情,关别人什么事?”

“难道你就不怕出门被人指指点点?”厉雪舞还是有些纠结。

“管别人做什么?重要的是我们自己过得幸福开心,别人说下又不会少块肉,再说了,你难道真的要因为别人的想法,委屈了莫叔,他也要四十岁了,却连个子嗣都没有,你不觉得这样太不公平了?”沈佳人劝说着厉雪舞。

果然,一提到莫远,厉雪舞的眼神就满是愧疚,她想了想,看着沈佳人说:“我就是怕你跟墨成两个笑话不同意,既然你们没意见,那这件事就顺其自然吧。”厉雪舞不好意思的说。

“我跟墨成没有意见,我们都支持你跟莫叔再要个孩子,这样家里有两个小孩,年纪相仿,可以有个玩伴,再好不过了。”沈佳人高兴的说,一想到家里马上要添两个小家伙,说不出的激动。

“还八字没一撇呢,瞧你高兴的,我都这么大年纪了,也不知道还生不生的出来!”厉雪舞被沈佳人说的不好意思,但是看着沈佳人微微隆起的小肚子,分明也是羡慕的。

“妈,你哪里老了?我们两个人出去,你就跟我姐姐差不多,肯定没问题的。”沈佳人认真的说。

“就你嘴甜!”厉雪舞被沈佳人说的笑了起来,佯装生气的白了她一眼,心情突然间轻松多了。

“妈,我可不是溜须拍马,都是大实话。”沈佳人做了个鬼脸,调皮的笑着说:“你不信,就算了”。

“好了好了,快吃饭,菜都凉了。”厉雪舞不好意思的催促沈佳人吃饭。

“嗯嗯。”沈佳人点点头,吃了几口,看着厉墨成吃了没几筷子的那些菜,问道:“妈,墨成跟莫叔今天是怎么了?为什么吃的都不多?”

“不用管他们,这是他们该的!”厉雪舞看了眼厉墨成跟莫远剩下的菜,有几分没好气的说。

“哦。”沈佳人绝对是乖乖牌的媳妇,婆婆不说,她就不问,不过却暗暗将那几个菜色记了下来,吃完饭回到房间去找度娘。

沈佳人看着电脑上的解释,忍不住笑了起来,婆婆跟厉墨成跟莫叔准备的早餐,竟然全是降火的!真是太绝了,怪不得厉墨成吃起来像是吞黄连似的呢,哈哈!一想起厉墨成那副吃了哑巴亏,有苦难言的模样,沈佳人就忍不住笑喷了。

婆婆可真是厉害,竟然这样杀人于无形,她怎么就没想到呢?在床上滚了两圈之后,沈佳人决定,要是厉墨成那个混蛋再敢向昨天那么欺负她,她就学婆婆这样,给他将所有能搜到的降火食材都做个遍,还看着他乖乖的吃下去,让他再也不敢那么放肆!

哼哼!

在办公室里看文件的厉墨成突然打了个冷战,觉得背后凉飕飕的,他摸了摸鼻子,有种不好的预感,到底是谁在背后算计他?

手机响了,特定的铃声让厉墨成皱起眉来,他看着电话上的号码,犹豫了一下,接了起来,不过却是将手机听筒拿的离耳朵老远。

“小成成,你个良心让狗吃了的混球,我好心好意的帮你,你竟然陷害我,棒打鸳鸯,想要拆散我们有情人,我告诉你,我跟小离离情比金坚,是不会向你这个恶法海低头屈服的,哼哼哼!”

果然,电话一接通,就是一阵让人起鸡皮疙瘩的哭闹。

厉墨成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

“小成成,你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我跟小离离已经决定了,将你逐出组织,从此跟你形同陌路,老死不相往来。哼哼哼!”妖魅的带着撒娇调调的男音又响了起来。

厉墨成仍旧是沉默,任由对面数落发泄。

那个男人等了一会之后,没有听到厉墨成的反应,更加生气了“小成成,你还喘气不?还能喘气的话,就吱一声!你这样我跟个死人说话有什么分别,一点都不配合,不好玩啦!”

“说完了?”厉墨成冷淡的问了一句。

“当然没说完,小成成,你这个无情无义见色忘义狠心绝情没有半点兄弟道义的混球,我再也不要认识你了!我要跟你绝交,哼哼哼!”夜魅哼哼唧唧的说着狠话。

可是厉墨成很不给面子的说了一句,“那既然这样,就没什么好说的了。绝交!”厉墨成说完就要挂电话。

“等等等等!”夜魅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而且厉墨成分明是吃准了他不会真的怎么样,有些生气又有些无奈的将电话丢给一边的离杀,说道:“你来教训他!”

离杀摸了摸夜魅的脑袋,像是安抚一只闹情绪的小宠物,眼神柔软如水,只是在对着电话那边的厉墨成的时候,语气带着几分杀气。

“为什么?”简短的三个字,包含着他浓浓的不满。

“没有为什么,只是他该回去了,这个机会刚好而已。”厉墨成的语气也严肃了几分。

“韩家算什么玩意?夜魅根本不在乎!”离杀的语气又中了几分,这次是带着几分怒气。

“你怎么知道他不在乎?就算是他不在乎,也不该让原本属于他的一切就这么的拱手于人,再说了,韩家能弄出让人假孕,绝育的药丸来,而且让先进的仪器都分辨不出成分来,难道你不想知道,韩家除了这两种药,还能不能做出其它的药来?比如,短时间内控制一个人的心智……”厉墨成丝毫不在意离杀的恶劣态度,将自己的怀疑说出来。

“你是说……”离杀的语气带着几分激动。

“我只是猜测,至于答案,就需要夜魅去找了,而且,他也的确是目前最合适的人选,我相信,韩家不会是这么简单,尤其是那个韩明珠。”一想到寿宴上,韩老爷子竟然那么维护韩明珠,将所有的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厉墨成眼中就闪过一丝阴霾,对于一向自私的韩老爷子,这种行为本身就透着不正常。

“我知道了,夜魅会回去。”离杀脸色凝重的挂断电话。

“小离离,连你也出卖我!”夜魅没有听到厉墨成跟离杀具体说了什么,也不知道厉墨成到底是怎么在短短的时间内就让离杀改变主意的,但是这结果他很不满意,生气!生气!生气!

“这次的任务很重要!非你不可。”离杀脸色凝重。

“到底是什么事?小成成那个混蛋怎么连你也蛊惑了?我不要回韩家!”夜魅抗议着:“小离离,你根本不爱我了!”

“别闹!”离杀被夜魅撒娇发嗲给弄的头疼,一听夜魅说他不爱他了,立刻生气的堵上夜魅的嘴,一阵缠绵。

“你真的忍心让我回去?”夜魅气喘吁吁的问。

“嗯,这事非你不可。”离杀的态度还是很坚定。

“你……”夜魅生气的一下将离杀给压在身下,“既然改变不了你的决定,那么至少让我有点甜头吧。这次我要在上面!”

“不行!”离杀霸道的一翻身将在自己身上就扯衣服的夜魅给压在身下,目光灼灼,“放心,我会喂饱你,再让你回去的。”

“啊……救命啊!你们两个坏人,就知道欺负我一个……”夜魅尖叫着抗议,只是这声音很快化为呢喃的喘息。

几天之后,韩家长孙学成归国,韩家老爷子为孙子举办洗尘宴的报道被各大媒体播报。

沈佳人正在客厅里吃水果,看到电视里那个碎发及肩的男人,忍不住睁大眼睛,这个家伙不是那天给她诊出喜脉的医生,叫什么来着,对了!好像也是姓韩,没想到,他竟然是韩家早些年被赶出去的长孙韩修!

只是,什么学成归国?他分明一直在国内好不好?韩家人可真会做戏,竟然还弄个什么海归!

“怎么了?是不是这水果不好吃?”厉墨成将沈佳人抱到腿上,拉着沈佳人的手,咬了一口她手里的水果,不是很甜,带点酸酸的味道,是小兔子喜欢吃的口味。

“没什么。”沈佳人将手抽回来,然后一口将剩下的水果吃掉,才看着厉墨成问:“你跟韩医生很熟?”

“嗯,算是吧。”一起出生入死过,应该算很熟吧?厉墨成应付的点点头。

“那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他会回韩家?”沈佳人又问。

总是觉得这件事跟厉墨成脱不了关系,尤其是,韩悦的胳膊,可是厉墨成亲自让人砍断的。不然,这个韩修根本不会回韩家吧,她记得厉墨成说过,韩家的继承人是韩悦来着。

“意料之中。”厉墨成简短的吐出四个字,其实操控之中,更贴切一点,但是他不想小兔子知道太多,她就安心的在自己保护下,给他生个白白胖胖的女儿出来就好了。

“这个韩修好神秘的样子!”沈佳人见厉墨成不愿意多说,也不多问,只是感叹了一句。

“故作神秘。”厉墨成看了一眼电视上韩修一副高冷的姿态,想象着他平时那副让人混不得一巴掌拍飞的模样,一阵恶寒。

呃,好吧,这谈话实在是不能愉快的进行下去了,沈佳人从厉墨成的身上起来,说:“我上去看回书。”

“我赔你一起。”厉墨成也早就不想在下面呆着了,见沈佳人终于决定回房,立刻巴巴的跟上。

“咳咳咳!”厉雪舞咳嗽了几声,瞪着厉墨成,显然,是不想厉墨成这么早回房间。

“妈,你就饶了我们吧,我这还不是怕佳人有什么不懂的,才跟上去的,再说了,现在时间也不早了,难得有个周末。”厉墨成看着厉雪舞的黑脸,态度很软。

他这绝对是迫于无奈才跟老妈示弱,因为这些天,老妈见天的在饭菜上下功夫,现在就连他喝的茶,都是降火的了,偏偏,他不想留小兔子一个人在家吃饭,每次都是硬着头皮陪她坐在餐桌上,味同嚼蜡的吃一些,再这样下去,他真的要废了!

厉墨成说完,还看了一眼坐在一边的莫远,他就不相信,这么多天下来,跟他同等待遇的莫叔受得了!

“现在才8点,这么早睡什么觉,我们很久没下棋了,要不来一盘?”莫远刚要开口替厉墨成解围,却在看到厉雪舞的眼神的时候,立刻转了锋芒。

“莫叔!”厉墨成不满的喊了一句,男人何苦为难男人!

莫远苦哈哈的笑了笑,然后去摆棋盘,厉墨成无奈的只好跟上,对着沈佳人说:“你先上去等我!有什么不会的,都标记出来,我一会上去讲解给你听。”

“嗯。”沈佳人连忙答应了一声,低下头去,怕厉墨成看到她脸上掩饰不住的笑意,只是小身子一抖一抖的,泄露了她此刻情绪。

厉墨成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但是被自己的媳妇跟自己的老妈联起手来整,他根本反抗不了,只能苦逼的任劳任怨。

更让厉墨成生气的是莫远了!

“莫叔!你非要这么步步紧逼吗?”一盘棋下了快两个小时了,还没有分出胜负来,看着莫远这么步步紧逼,厉墨成气的牙根痒痒。

“下棋就是要这样。”莫远十分淡定的说:“好久没下的这么痛快了,棋逢对手。”

“算你狠!”这个为老不尊的家伙,让他几步会死?输一局能少块肉?他怎么从来不知道他这么小心眼的?

厉墨成不断的腹诽,却忘记自己也是这样的性子,对莫远分毫不让的,才导致这局棋下了这么久还没分出胜负。

莫远像是没有看到厉墨成的坏脾气似的,继续拿着棋子,全神贯注的盯着棋盘,思考着该怎么落子。

“你们两个继续下,我先回去睡了。”厉雪舞一看座钟,马上快十点了,打了个哈欠,说道。

“小舞,再等我一会,我马上就能赢了。”莫远一见厉雪舞要回房,立刻说着。

“想得美,马上就要输了还差不多!”厉墨成说着,落下一子,得意的看着莫远。

“臭小子,你别得意!”莫远拿着棋子一边看着厉雪舞一边盯着棋盘,颇有些分身乏术。

“好了,你安心下棋吧,我先回去睡了,一定要赢了这臭小子!”厉雪舞笑着说完,就回房间去了。

没想到这两个人下棋下了这么久,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分出胜负,她今天晚上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只是厉雪舞不知道,她刚一回房,原本坐在客厅里剑拔弩张,互看不顺眼的两个男人突然像是换了两个人似的,懒散的歪倒在沙发里如获大释般的松了口气。

“莫叔,你说你天天吃这些,真不怕废了?”沉默了一会,厉墨成首先开口。

“不然能怎么样?你妈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说了,我也不想让她不高兴。”莫远很是苦恼的说。

“可是,你难道就不想要儿子了?这样下去,猴年马月的才能有孩子?我妈年纪可是不小了,你小心再这样下去,我妈年纪大了,想生也生不出来了,到时候,你可就没地方哭去了。”厉墨成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莫远,鼓动他造反。

“不然你说该怎么办?”一提到孩子的问题,莫远果然乖乖妥协。

自从上次厉墨成跟他说了不排斥有个比自己孩子还小的弟弟妹妹之后,莫远就将这事跟厉雪舞说了,只是厉雪舞并没有表态,他这心里一直没着没落的,不知道厉雪舞心里怎么想的,只是每天看到那些降火的饭菜,心里觉得不踏实极了。

“很简单,做饭这种事,你比我妈在行多了,以后干脆不要让我妈进厨房了,说实话,吃了我们做了这么多年的菜,我早都吃腻了!”厉墨成一见莫远被说动,立刻说道。

“这倒是个办法。”莫远不排斥做饭,但是看到厉墨成那副阴谋得逞的模样,他有点不爽的问:“那你做什么?”

“我老婆怀孕了,我当然是伺候老婆了。”厉墨成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我看你就是故意偷懒!”莫远没好气的白了厉墨成一眼,“要是你继续打算吃那些的话,可以选择什么都不做。”虽然不怎么相信厉墨成的厨艺,但是有个人给自己打打下手,也是不错的,毕竟现在他的腿还没完全好利索,不如以前那么方便。

这是赤果果的威胁!

“算你狠!”厉墨成知道,莫远这个家伙绝对会说道做到的,为了他的性福生活,这口气,他忍!

看着厉墨成气呼呼的回房,莫远笑得好不得意,谁让这臭小子上次一口咬定他肯定生儿子的?

厉墨成回到房间,发现小兔子已经睡了,床头还有本管理学的书,将那本书拿开,厉墨成脱了衣服上床,将沈佳人搂在怀里,感觉到怀里柔软丰腴的娇躯,厉墨成呼吸不自觉的重了,但是很快的,他脸色又黑了下来,抱着这么个尤物,他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再也不能这样活了!

------题外话------

谢谢票票跟5星评价,么么哒,爱死你们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