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20:给我生个弟弟出来

“你们竟然真的……”韩老爷子在听到那两声惨叫之后,脸色也为之一变,声音有些微微发颤。

“韩老头,看来这些年养尊处优的日子让你忘记了,我们这些人当年是怎么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这点血腥你都受不住!”厉老爷子听了韩老爷子的话,忍不住嘲讽道。

这个韩老头,这些年只顾着趋炎附势,见高踩低了,真是半点骨气都没有了!倒是他身边自始至终都没有再开过口的韩穆修,让人刮目相看,看来韩家这些年怕的这么高,也不是完全没道理的。

“厉老头,这新帐旧账,从此两清。”韩老爷子强打着精神,说道。

“说起来还是便宜了你,韩老头,管好你的小辈,要是以后再敢做什么针对我们厉家的事,那就不是今天这么简单了。”厉老爷子冷哼一声,然后说道:“送客!”

“哼!”韩老爷子听到厉老爷子的话,冷哼一声,然后看着扶着韩明珠的韩穆修说:“我们走!”

厉墨成将韩家一家人送到门口,看了一眼断了两条手臂的韩悦之后,脸上露出几分冷嘲。

韩家人离开后,宴会又继续开始,毕竟在场的客人都是当年大风大浪里洗淘出来的,见惯了血腥,韩悦的事,根本不足以影响他们的心情,倒是坐在厉老爷子身边的黄老爷子有些不放心的嘱咐了一句:“厉老头,你今后可当心着点,我看着韩老头不会就这么算了,这狗东西最会来阴的,我当年跟他一个连队,可没少吃他的亏!”

“放心吧,敢砍了他孙女的双臂,就不怕他来寻仇!”厉老爷子拍拍黄老头的肩膀说。

“你真的让人……”厉墨成回来,沈佳人拉着他的胳膊问。

“嗯,便宜她了!”厉墨成说完,又看了一眼沈佳人有点发白的脸色,安抚道:“吓着你了?”

“有点害怕。”沈佳人诚实的说。虽然她知道韩悦这是自作自受,但是一想到那种血淋淋的画面,她还是有些胆战心惊,她毕竟只是个普通人而已。

“有我在。”厉墨成将沈佳人搂在怀里,然后对大白使了个眼色。

大白接到厉墨成的示意,离席出去打了个电话,交代了一下,刚挂断电话,就察觉到背后有人,他转过身,看到莫晨一脸狐疑的看着自己,没有说话,准备离开,错身的时候,莫晨突然问:“你到底是谁?”

大白停下脚步,偏头看了莫晨一眼,然后继续走。

“你是厉墨成的人,厉家将你派到贝贝身边,到底想要做什么?”莫晨拦住大白,盯着他的眼睛问。

从上次沈佳人被绑架,他就有所怀疑了,刚才在宴会上,他看到厉墨成跟大白相视一眼,接着大白就出来了,他好奇就跟了出来,果然,证实了自己的猜测,大白跟厉墨成两个不简单,可是,这样一个人,厉家为什么要派到贝贝身边,有什么企图?

“这是我的事。”大白剥开莫晨的手,冷漠的丢下一句话。

“你的事?你这样神秘的身份呆在贝贝身边,竟然还说是你的事?我不会放任贝贝身边有一个不安定的因素在。”莫晨的脸上,前所未有的冷。

“你是以什么身份说这种话?”大白也看着莫晨,语气中带着几分讥诮。

“我是贝贝的哥哥!”莫晨面上飞快的闪过一丝狼狈,那是被敌人窥视到心中秘密的不甘。

“那就记住你的身份!安分的做一个哥哥应该做的事!”大白说完,推开莫晨往前走。

但是莫晨却并不打算放他走,一拳砸了过来。大白的话,刚才正戳到他的痛处,让他失去了往日的冷静。

再说,他想要跟大白较量,已经很久了。

大白飞快的转身,接下莫晨的拳头,然后不客气的也送出去一拳,他其实是故意刺激莫晨,想让他出手的,他早就想要跟莫晨两个好好打一架了,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而已,如今莫晨主动出手,他又怎么会放过这样一个机会。

两个互看不顺眼的人,在院子里大打出手。

包贝贝见大白出去好长时间没回来,不禁好奇,也离席来到院子里,却发现大白跟莫晨两个正在院子里打的难分难解,而且两个人脸上都挂了彩,她惊呼一声:“你们两个做什么?快住手!”

莫晨跟大白的动作一顿,看了一眼包贝贝,然后又继续打斗在一起。

“别打了,我让你们别打了!都住手!住手!”包贝贝见两个人仍旧不肯停手,气的冲了上去,想要将两个人拉开。

只是大红了眼的莫晨跟大白两个人根本听不到包贝贝的话,一心想要分出个高低来,拳拳脚脚都用尽全力。

“啊……”包贝贝那点小力气,哪能跟这两个发了狂的大男人相提并论,她刚冲过来,就看到莫晨的拳头朝自己的脑袋挥了过来,吓得睁大眼睛尖叫起来。

只是预期的疼痛并没有出来,包贝贝只觉得眼前一花,自己被人紧紧抱住,耳边传来一声闷哼。

莫晨发现自己要打到包贝贝了,但是去收势不住,不过减缓了几分力道,现在看到大白将包贝贝紧紧的抱在一起,包贝贝躲在大白怀里,一副被吓坏了的模样,觉得异常刺目。

“贝贝!过来!”莫晨双拳紧握,站在一边,冷冷的开口。

“大白,你怎么样了?”包贝贝像是没有听到莫晨的话,紧张的看着大白问。

“我没事!”大白对着包贝贝摇摇头,强忍住喉咙中的腥甜。

刚才莫晨那一拳用尽全力,即便是收了几分力道,但是也足够他受的,只是幸好没有打到包贝贝,不然,他真怀疑包贝贝会被莫晨一全打死。

“没事就好,吓死我了!”包贝贝拍拍自己的心口。

“贝贝,过来!”莫晨生气的又说了一句。

“哦!”包贝贝走到莫晨身边,在看清楚莫晨脸上的伤的时候,尖叫一声:“你怎么伤的这么严重?”

“我没事!”莫晨看着包贝贝眼中的担忧,安抚的笑笑,心里觉得好受多了,眼角的余光不自觉的扫了一眼大白,十分得意。

“还说没事!都被打成猪头了!我带你去医院上药!”包贝贝生气的瞪了莫晨一眼,觉得莫晨分明是在逞强,然后又不满的数落着大白:“大白,你也真是的,怎么下手就没个轻重,把莫晨伤成这样?”

大白看了一眼包贝贝,然后又看了一眼得意的莫晨,沉默着没有说话,他刚才受那一拳,比莫晨身上所有的伤都要重,但是他看着包贝贝却一句辩解都没有。

或许,是觉得说什么都没有用吧。

包贝贝带着莫晨离开后,大白终于忍不住咳嗽了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来。

“你真是自讨苦吃!”厉墨阳走上前,看着大白,脸上没有了平素的吊儿郎当,一脸凝重复杂,“那个人有什么好?值得你这样吗?”

“她的确不够好,但是值得。”大白说完又吐出一口血来,脚步有些踉跄的往前走。

“真不知道她给你灌了什么*药了!”厉墨阳有些恨铁不成钢的上前一把扶住大白,“我带你去上药!”

等大白跟厉墨阳两个离开后,在花丛后面的沈佳人跟厉墨成两个才走出来,沈佳人担忧的看着大白离开的方向,说道:“墨成,大白他……”

刚才大白跟厉墨阳的话,她都听得清清楚楚,原本她以为大白对包贝贝只是有些男女间的好感,没想到他对包贝贝已经用情至深,到了这种地步。

“他们的事,我们插不上手,你要是真想帮他,就让你那个好姐妹长点心,就是块石头,这么多年,也该捂化了,开窍了!”厉墨成看着大白的方向,脸色很不好。

“哦。”沈佳人也觉得包贝贝看起来挺精明的,实际上有些事迟钝的很,只是:“为什么我觉得,你跟大白两个之间有不可告人的奸情?”

这个男人除了对家人,此外对谁都冷冰冰的,为什么对大白的事这么上心?

“你确定是奸情?”厉墨成危险的语气逼近沈佳人。

“确定!你跟大白……啊——”话还没说完,就被厉墨成打横抱起,吓得沈佳人尖叫一声,立刻抱紧厉墨成的脖子,“厉墨成,你做什么?!”

“让你理解下,什么才是奸情!”厉墨成说完,低头就擒住沈佳人的嘴,将她的抗议都堵了回去。

“厉……嗯~放开,放开我!”沈佳人喘息不定,有气无力的推着厉墨成的胸膛说。

“还没有跟你解释清楚呢,怎么会半途而废!”厉墨成坏笑,带着沈佳人上楼。

察觉到厉墨成的意图,沈佳人挣扎了起来:“别,宴会还没结束,要是让他们发现我们不见了……”

“你想多了,他们顶多会认为我们跟包贝贝他们一起溜出去玩了,不会想到我们其实已经回卧室了。”厉墨成踢开卧室的门,抱着沈佳人进去,然后又一脚将门关上,迫不及待的将人扑倒在床上。

他为了今天已经忍了几个月了,没有力气再忍下去了!

今天就是天王老子来了,天塌下来了,也阻止不了他跟小兔子恩爱。

“厉墨成!你轻点!别伤到孩子!”沈佳人小心的护住肚子,脸上红光潋滟,她其实也很想。

一个下午的时间,两个人都在房间里耳鬓厮磨,虽然沈佳人怀有身孕,但是厉墨成真的说到做到,跟她完整的一遍遍诠释了奸情两个字的意思,直到沈佳人累的睡着了,他才不舍得放过他,仍旧一脸意犹未尽。

小兔子这么美味,这么让人着迷,真恨不得将她揉进骨子里,融为一体,但是现在她怀着孩子,他也不敢太过分,等孩子生下来后……

厉墨成想着,在沈佳人的红唇上狠狠的又亲了一口,然后压下心中的热浪,起身去了浴室。

剩下的火,就只有淋冷水了。

再说韩老爷子带着韩家人离开,在去医院的路上又被车撞到,不过人都没事,只不过是车子被撞得有点变形,韩悦刚送到医院救治,有关韩家人一家遭遇车祸,韩悦双臂救治无效被迫截肢,韩家恐无人继承的新闻就出来了,韩老爷子看到新闻后,气的将病房里的水杯,狠狠的摔到了地上。

“厉老头真是逼人太甚!”韩老爷子气的浑身发抖,他原本想将这件事低调处理,韩悦失去胳膊的事秘密封锁起来,谁知道,厉家人根本不给他机会,现在想想,那场车祸,也是早有预谋!

“爸,这可怎么办?”韩明珠一听到继承人的事,立刻紧张了起来,看着病床上的韩悦,心思翻涌。

韩悦这次恐怕是没有出头之日了。

“穆修,你说说,要怎么办?”韩老爷子没有回答韩穆修的话,看了一眼坐在那里跟木桩子似的韩穆修问。

“厉雪舞的事,真的是你让她做的?”韩穆修抬头,看着韩老爷子问。

“这事是我当年一时糊涂,你也知道我们韩家当年是什么状况,有楚家人跟钟家人施压,我也是没有办法,我总不能看着他们毁了你!”韩老爷子感叹一声。

“你到现在都在骗我!”韩穆修突然凄凉一笑。

“穆修!”韩明珠不安的看着韩穆修,突然发现这个相处了二十几年的男人,无比的陌生。

“闭嘴!你没有资格喊我的名字!”韩穆修生气的呵斥了一声,神色突然激动无比,两眼充血般的红了起来:“当年,你是不是也在我酒里下了药?是不是?”

他当时是因为厉雪舞的事打击的不行,以为厉雪舞跟楚越已经暗通款曲,所以借酒浇愁,但是第二天醒来,就发现他跟韩明珠两个赤身*的睡在一起,再后来,他弄明白厉雪舞是被人冤枉的,却失去了追求她的资格,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跟楚越在一起,甚至就连想要帮她都没有资格,要假借韩明珠的名义。

“我没有!”韩明珠飞快的否认,看着神色癫狂的韩穆修心里异常害怕,她是知道韩穆修的脾气的,他这个人虽然责任心强,但是最恨别人设计利用他,所以当年的事,她打死也不会承认。

“呵——你当然不会承认!”韩穆修冷冷的看着韩明珠,“我真是瞎了眼,这么多年,还以为自己娶了个通情达理的好妻子,结果,却是在身边养了一条蛇!”

被一个女人欺骗玩弄了二十多年,韩穆修觉得自己的人生真的很失败,现在想想,这些年来,自己也不是一点都没有觉察,只是自己拒绝去深想,一心想要粉饰太平罢了。

“穆修,我没有,你相信我!”韩明珠吓得上前拉住韩穆修的胳膊说。

“滚开!别碰我!”韩穆修嫌恶的甩开韩明珠,然后看着病床上韩悦,心中更冷,这是这个女人最爱的女儿,可是她竟然忍心让韩悦代替她承受自己的罪孽,将她的另外一只胳膊也断掉,这个女人的爱,也不过如此。

韩明珠倒在地上,仍旧看着韩穆修辩解:“我没有!不是你想的那样!”

“够了!”韩穆修冷冷的打断韩明珠的话,“离婚协议我会让秘书送过来!”

“都给我住嘴!”韩老爷子没想到韩穆修竟然激动成这样,生气的呵斥道:“你看看你这点出息,当年的事是我让明珠做的,你有本事也跟我划清界限,断绝父子关系!”

“爸!”韩穆修看着自己的父亲,心里一阵寒凉,“我以为,我这些年的成绩,是靠我的努力换来的,可是实际上呢,是不知道踩着多少人的鲜血一步步上去的,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名利真的这么重要吗?如果你真的这么稀罕这些,你复出好了,我立刻回去引咎辞职!”

“胡闹!”韩老爷子一听韩穆修要引咎辞职,气的一巴掌甩在韩穆修的脸上,指着韩穆修的鼻子说:“你这个,混,混账东西……”话还没说完,就昏迷了过去。

“爸!”韩明珠吓得扶住韩老爷子,然后哭着对韩穆修说:“穆修,你别闹了,爸身体不好,你难道打算把他气死吗?”

韩穆修看着脸色发白的韩老爷子,突然露出一丝苦笑来,他上前将韩老爷子扶起来,心里默默叹了一口气。

韩明珠见韩穆修不说话,一直悬着的心落下去一点,她就知道,韩穆修还是在意老爷子的,只要有老爷子在,他就翻不出什么大浪来。

厉墨成跟沈佳人一直睡到晚上九点多才起来,要不是担心沈佳人饿着自己,厉墨成真想就这样一直睡下去。

“小兔子,起来吃点东西再睡,嗯?”厉墨成捏着沈佳人的鼻子,左右摇晃着说。

“唔……别闹,让我再睡一会。”沈佳人排开厉墨成的手,然后翻了个身继续睡。

“快起来了,吃点东西再睡。”厉墨成看着沈佳人这副娇弱的模样,忍不住好笑,玩性大起,又双手捏着沈佳人的腮帮子,来回的抖动。

“厉墨成,你个混蛋,放开我!”沈佳人被折腾的不舒服,忍不住咆哮了起来。

“脾气还挺大!”厉墨成摸摸鼻子,知道不能再逗弄这只小兔子了,于是识趣的起来去厨房里去给她拿吃的去了。

一下楼,就看到老妈厉雪舞坐在客厅里,听到他下楼的动静,立刻转头看着他,没好气的瞪了厉墨成一眼,“你个混账小子,要是敢伤着我的宝贝金孙,你就给我仔细你的皮!”

这臭小子竟然趁着她照应宾客的当口,溜回房间去做坏事,一下午到晚上都没出门,真是气死她了,好几次,她都差点没忍住要上去砸门了。

“妈,你真是杞人忧天,我能没数吗?”厉墨成悻悻的看了了老妈一眼,心里忍不住吐槽,要不是你们这两个月将我看的这么紧,一点空子都不让我钻,我能折腾这大半天吗?

“哼!最好是这样!”厉雪舞说着又生气的瞪了厉墨成一眼。

厉墨成权当什么都没看到,刚想进厨房,就看到莫远端着一个盘子出来了,让后将手中的盘子递给厉墨成说:“给佳人准备的。”

“谢谢莫叔,还是莫叔最懂我了!”厉墨成难得狗腿一会。

“少在这里甜言蜜语了,你少让你妈操点心,我就谢天谢地了。”莫远没好气的瞪了厉墨成一眼,然后看着厉雪舞说:“我就说不会有事,这下你该放心了?快回去睡觉吧,今天也累了一天了。”

“嗯。”厉雪舞点点头,然后又不放心的叮嘱厉墨成,“晚上不准再折腾了,不然你今后都给我睡书房,等佳人生完孩子再说。”

“是!我知道了。”厉墨成有气无力的说,然后看了一眼手中的汤,问了一句:“我的晚饭呢?”

“厨房里有东西,你自己弄!”厉雪舞不客气的说。

“妈,你这是典型的有了媳妇忘了儿,我才是你亲生的好不好!”厉墨成苦着脸控诉,他怎么觉得自己在家里的地位越来越低了?

“媳妇能给我生孙子,你能吗?”厉雪舞不客气的反驳。

“那要是没有你儿子,怎么会有媳妇?”厉墨成无赖的反驳。

“反正现在我眼里就看得到媳妇,你自己看着办。”厉雪舞磨磨牙。

“好了好了。”莫远看着吵架的两母子,忍不住笑着说:“都多大的人了,还跟小孩子似的,也不怕吵到佳人休息。”

一句吵到佳人休息,让母子两个都安静了下来,厉雪舞回到房间,莫远指着餐厅桌上的保温箱说:“你妈给你留的饭都在桌上了,慢慢吃。”说完,还给了厉墨成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才回房。

厉墨成总是觉得莫远的那个笑容有点不对劲,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但是就是觉得有点诡异,他进了餐厅,打开保温箱,在看到里面的饭菜的时候,终于明白莫远是什么意思了。

里面放着四菜一汤,很是丰盛没错,但是每一道菜都是降火的,尤其是那汤,厉墨成怀疑自己喝下去之后,至少有一个星期不会挺。

老妈这次真是下死手了啊,这是为了孙子,往死里整他啊这是!

不过虽然吐槽,但是厉墨成还是多少吃了一些个饭菜,毕竟做了一下午的体力劳动,他消耗很大,也是需要补充的。

莫远出来倒水的时候,发现厉墨成臭着一张脸将吃剩下的东西端进厨房,在看到那些动过的菜之后,幸灾乐祸的笑了。

厉墨成发现莫远笑得不怀好意,冷哼了一声,“五十步笑百步,我就不信,我妈没逼着你吃这个!”

莫远脸上的笑容一僵,差点维持不住,看着厉墨成露出几分同病相怜的意味来。

“莫叔,你的腿怎么样了?”厉墨成成功的打击到莫远之后,冷不丁的问了一句。

“正在恢复中,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莫远拍了拍自己的腿,已经有直觉了,这段日子他一直在做复健,很快就会好起来。

“谁问你这两条腿!”厉墨成白了莫远一眼。

“你这个臭小子!”莫远明白过来之后,有些羞恼的瞪了厉墨成一眼,要不是坐在轮椅上,他真恨不得给厉墨成一个爆栗,竟然敢怀疑他的能力。

“那怎么我妈的肚子还没动静?”厉墨成没看到莫远的不自在似的,问道。

“你是说?”莫远有些惊喜的看着厉墨成,“你同意?”

他是想跟厉雪舞生个孩子出来的,但是厉雪舞不同意,他也就没坚持,两个人一直做着避孕,她能理解厉雪舞,毕竟墨成都这么大了,马上快有儿子了,要是他们现在生一个孩子出来,比墨成的孩子还小,恐怕会让墨成更难做人。

“我为什么不同意?”厉墨成像是没有看到莫远的疑虑似的,问:“难道莫叔不想要个自己的孩子?”

“当然想!”莫远想也不想的回答,立刻又犹豫了,“可是……”

“有什么好可是的,趁着我妈还能生出来,赶紧给我生个弟弟出来。”厉墨成说完,丢下莫远端着吃的东西上楼了。

“为什么要生个弟弟出来?”莫远在厉墨成身后不解而又不甘心的问,他跟厉墨成一样,喜欢个女儿好不好?

“当然是好让我女儿欺负的!”厉墨成不客气的丢下一句话,心情大好的回房了,留下莫远一个人在原地,气的牙根痒痒。

------题外话------

谢谢美妞们,么么哒,爱死你们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