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19:私了,处置韩悦

沈佳人看着韩悦眼中毫不掩饰的恨意,微微一扯嘴角,这个女人终于不再装乖卖巧了,看起来倒是让她觉得舒服多了。

韩悦被沈佳人脸上的笑容刺激的怒气爆增,看着沈佳人肚子的目光一紧。

沈佳人,你凭什么这么好运,什么好事都被你占了,竟然让你怀上厉墨成的孩子!

韩悦的目光实在太*太放肆,沈佳人本能的将手放在肚子上,不再与韩悦斗气,她现在是个孩子的妈妈了,犯不着跟韩悦那个女人逞一时之勇。

只是沈佳人不计较,不代表其他人不计较,尤其是坐在沈佳人身边的厉雪舞。

“韩悦,这里是厉家,容不得你放肆!”厉雪舞沉着脸看着一脸嫉恨的韩悦,再看看韩悦身边的韩夫人,心里越发不喜,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

“厉阿姨,不过才几个月没见,你变了很多。”韩悦淡笑着看着厉雪舞,说道。

“哼!”厉雪舞根本不屑于韩悦说话,冷哼了一声,然后看向韩家这一群人,冷笑着问:“今天这场寿宴,我可没记得给你们韩家人下帖子,不知道韩老爷子什么时候竟然这么沉不住气了,喜欢不请自来了。”

因为知道了韩夫人的手段,厉雪舞想通了很多事情,当年的事,她那个好闺蜜,身后若是没有韩老爷子的许可与支持,又怎么会将一切做的天衣无缝,不留痕迹?

“雪舞,你还在为小悦的事生气?我们今天就是为这件事来的。”韩悦的父亲韩穆修陪着笑脸说。

“韩悦,还不快来给你厉阿姨道歉!”韩悦的妈妈韩明珠,拽了一下韩悦的胳膊,生气的呵斥了一句。

“妈!”韩悦不满的喊了一声,却被韩明珠生气的瞪了一眼:“还不快给你厉阿姨道歉!”

“厉阿姨,我错了!”韩悦有点心不甘情不愿的说。

“雪舞,都怪我教女无方,你就看在我们多年的情分上,饶了小悦这一次,别生气了,啊?”韩明珠陪着笑脸说。

“我们多年的情分?”厉雪舞看着韩明珠,意味深长的笑了,“情分?我们之间真有情分这种东西存在吗?”厉雪舞看着韩明珠冷笑一声。

“雪舞,我知道,小悦这次是做的太过分了,你生气也是应该的,但是你也不能抹杀了我们之间多年的情谊。”韩明珠被厉雪舞看的心里暗暗一惊,面带忧伤的说。

难道厉雪舞已经知道当年的事是她做的了?不可能!小悦只是在沈佳人的汤里下了绝育药,她不会怀疑到自己的身上的。

韩明珠只以为厉雪舞是因为韩悦下绝育药的事被拆穿了,并不知道,韩悦在此之前,还给沈佳人下过其它的药,所以,心虚也只是一瞬间的事,很快就稳下心神。

“我们之间,如果真的有什么情谊的话,那也是我自己这么多年来一直一厢情愿自以为是罢了,韩明珠,人在做,天在看,你自己做过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厉雪舞看着韩明珠这副虚伪做作的嘴脸,已经懒得再跟她说些什么了。

“雪舞,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韩明珠一脸受伤。

“雪舞,这期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韩穆修看着厉雪舞有些诧异,他不知道厉雪舞为什么突然性格大变,以前,对明珠的态度可不是这样的。

“没有误会,韩部长,这里不欢迎你们,请你们回去吧,今后,也不要再在我面前提什么旧日情分,我厉雪舞不欠你们韩家任何人的,相反,你应该回去好好问问,你的好夫人,当年究竟做了什么!这笔债,我迟早会讨回来的!”厉雪舞对韩穆修倒是没有太多的苛责,从现在来看,韩穆修应该是一直蒙在鼓里,并不知道当年的事。

“雪舞,既然你这样说,我们之间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本来,我今天是想带小悦来道歉的,但是你既然不顾之前的情分,说出这样的话,那我们之间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小悦,我们走!”韩明珠听了厉雪舞的话,就知道不好,立刻想要离开。

“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当我们厉家是菜市场?”就在韩明珠带着韩悦刚卖出一步的时候,一个冷酷的声音响了起来。

“厉墨成,你想要怎么样?”韩明珠看着一身肃杀之气的厉墨成,有些惊慌的问。

“怎么样?当然是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将当年你陷害我妈未婚先孕,毁坏我妈名声的事,做个了断!”厉墨成冷冷的看着韩明珠说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妈当年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那时候只不过是医疗条件太差,而且农村里人愚昧落后,思想守旧,才会造成那样的误会罢了。”韩明珠提替自己辩解。

“是吗?”厉墨成冷冷一笑,然后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颗药丸,他捏着那颗药丸,看着韩明珠说道:“听说韩夫人早年因为一些事情,所以生了韩悦之后,就再也不能生育了,我现在手里这颗药丸,韩夫人吃下之后,可以在三分钟之后,就查出喜脉来,不知道韩夫人愿不愿意试试?”

“你做什么?!”韩明珠死死瞪着厉墨成手里的那颗药丸,眼里带惊恐防备。

厉墨成手里怎么会有这种药?这不可能!不可能!

“厉墨成,你做什么?上门是客,这就是你们厉家的待客之道?”韩悦将韩明珠紧紧的护住,生气的看着厉墨成说道。

“客?我们什么时候邀请你们韩家人来做客了?不请自来,非偷即盗,还好意思以客人自居,你们韩家人就是这么喜欢强词夺理,颠倒黑白?”沈佳人走到厉墨成的身边,看着韩悦冷冷的说。

她知道厉墨成肯定是不屑于跟韩悦两个去辩白的,有失男人的身份,但是她怎么能够让自己的男人吃了亏?

“沈佳人,这里有你什么事?没有你说话的地方!”韩悦见沈佳人走过来,立刻不满的呵斥。

“这是在我家,我都没有说话的地方,韩小姐,就算是你一直打着鸠占鹊巢的主意,但是你是不是太沉不住气了点,想要反客为主,你至少也要称称自己的斤两吧!”沈佳人看着韩悦,讥诮的回击。

“你……”韩悦被沈佳人噎了个半死,气的一句话也说不上来,只能死死的瞪着沈佳人,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

只是沈佳人站在厉墨成的身边,根本不怕韩悦的威胁,尤其是厉墨成还一边给她顺着气一边说:“老婆,消消气,犯不着为了一两只疯狗,坏了心情。”

“我没事,就是好奇为什么韩夫人这么怕你手里的这颗药丸而已。”沈佳人狡黠一笑,然后看着韩明珠,面带不解,很成功的将刚才被韩悦转移的注意力又拨回到了韩明珠的身上。

“这种来路不明的东西,我怎么会胡乱吃!”韩明珠生气的看了沈佳人一眼,然后说道。

“墨成,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韩穆修看看韩明珠跟韩悦,又看看厉墨成跟沈佳人,不解的问,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让两家人大动肝火,如此撕破脸,他原本以为,今天是为了带韩悦来道歉,修复两家关系的,可是看起来,修复无望,倒是火上浇油更贴切。

“韩部长,怎么回事,这就要问你的好夫人了!”厉墨成对韩穆修谈不上好坏,只是当时年纪小小,他也知道韩穆修曾经对自己的母亲有些异样的情感,但是做事一直很有分寸,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明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还牵扯到当年的事?这个药丸到底是什么?”韩穆修转头看向韩明珠。

“穆修,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好的突然就扯出这么多事来,今天本来是想接着厉老爷子的寿辰,希望厉家能大人大量的不计较小悦的顽劣任性,谁知道,竟然会是这样!”韩明珠一副委屈的模样。

“韩夫人真是演的一手好戏,怪不得当年将我婆婆骗的团团转,明明是被你陷害,还把你当成恩人,患难知己一样感激了这么多年。”沈佳人看着韩明珠虚伪的嘴脸,忍不住说道。

“你闭嘴!你是个什么东西,竟然敢这样跟我说话!”韩明珠生气的瞪了沈佳人一眼,不满的呵斥:“看来传言的没错,你这个煞星走到哪里,哪里都不得安生,现在竟然挑拨起我跟雪舞的关系来了,真不知道你是用了什么狐媚手段,将厉家人都迷惑的神志不清,偏心你!”

“我是不是用了什么手段,就不劳烦韩夫人费心了,不过没想到韩夫人你玩弄阴谋诡计的手段这么高超,让我佩服不已,而且你明明被人拆穿了,都还能站在这里面不改色的狡辩,睁着眼说瞎话,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形容现在对你的敬仰了。”沈佳人不屑的看了一眼韩明珠气的发抖的脸,说道。

“就凭一颗小药丸,你们就想要诬陷我,是不是太可笑了?”韩明珠强装镇定的说。

“就是,你们厉家人难道是想要趁着人多势众,对我们屈打成招吗?”韩悦也连忙附和。

“屈打成招?有这个必要吗?韩老头?”一直没有开口的厉老爷子突然出声,看着一直目睹着这场闹剧,没有表态的韩老爷子问。

“厉老头,你都早就算计好了?”韩老爷子不答反问。

“他那个直葫芦当然没这个本事,这事是我做的。”莫老爷子不等厉老爷子开口,立刻说道。

“你个莫老头,还是这么爱出风头!”厉老爷子生气的哼哼了两声,说道。

今天的事情,在他们的意料之外也在意料之中,这阶段这两个老人看起来每天就是下棋斗嘴的,但是暗中也做了不少事,楚家根深叶大,一时间动摇不了,但是韩家,却容易多了,虽然韩家人这些年爬的很快,但是毕竟根基有限,所以,他们暗中联合一些老战友,集体一施压,韩家人自然就撑不住了,想要找个机会示弱,所以挑上了这个日子。

只是,韩家人万万没想到,他们只当是厉家人为了韩悦给沈佳人下绝育药的事不满,却不知道他们已经知道了当年暗害厉雪舞的事,他们也已经知道了,所以,今天这招请君入瓮,他们想要全身而退,真的是不可能了。

“既然这样,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厉老头,今天你打算怎么样?”韩老爷子直接了当的问。

“爸,你怎么能……”韩明珠一听韩老爷子的话,立刻不安的说。

老爷子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打算招认了?这怎么可以?!韩明珠一边示意韩老爷子不要,一边不安的看着韩穆修,要是让韩穆修知道当年她做过那些事,他是绝对不会原谅她的!

“当年让人散布雪舞怀孕的谣言,是我做的。”韩老爷子像是没有看到韩明珠的暗示,开口说道:“是我让明珠将可以让人假孕的药丸放到雪舞的饭菜里的。”

韩明珠一直提心吊胆的,在听到韩老爷子的话之后,心里总算安顿了些,她没想到韩老爷子竟然将一切的罪责都揽到了自己的身上,不过一想到她曾经为韩家做的那些事,又很快的释然了,悲戚戚的看着韩老爷子说:“爸,你别说了,是我对不起雪舞。”

“算了,本来就是纸包不住火,说出来,这样我就不用一直心存愧疚了,这些年,我心里也一直不好过。”韩老爷子对着韩明珠摇摇头,“当年爸也不该因为你喜欢穆修,就威胁你利用你,不然,你现在也不会这样。”

既然已经打算背黑锅了,厉老爷子索性将一切都揽个干净彻底。

“爸,你们……你们……竟然……”韩穆修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妻子跟父亲,竟然还背着自己做出这样的事来,一时间难以接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厉老头,你知道,我就两个儿子,一个从小不成器,家里只有穆修能挑大梁,当初穆修喜欢上雪舞,我是又高兴又忐忑,但是雪舞不喜欢穆修,而且跟楚家的小子暧昧不清,楚家人更是不看好她,我当时,当时也是被逼无奈,才做出那样的事,以为这样就可以断了穆修的念头,断了楚家小子的念头,对我们三家人都好,谁知道,最后竟然会这样,唉……”韩老爷子一副很无奈的模样,他这副语焉不详的话,暗中将楚家人也给扯了进来,话里的意思很明白,当年的事,不是他一个人的手笔,他也是被逼无奈。

“说的真是比唱的好听!”厉老爷子冷哼一声,然后看着韩老爷子说:“韩老头,论阴谋诡计,溜须拍马,我们这几桌子人绑起来,也不是你的对手,既然你自己的都承认了当年的事是你做的,那就不要在这里扯东扯西的了,你放心,当年暗害我厉家的人,一个都不会放过!”

以为将楚家扯进来,他就怕了吗?笑话!

“你今天想要怎么办吧?”韩老爷子看着厉老爷子问。

“怎么办?当然是要问雪舞跟佳人的。你们两个说。”厉老爷子看着厉雪舞跟沈佳人说。

“我听我妈的。”沈佳人看着厉雪舞,她其实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事情其实一点也不复杂,但是牵扯的这么深,这么远,而且还关系两个大家族,她的确不知道该怎么拿捏轻重。

“我不想再看到这些人了。”厉雪舞疲惫的叹气,虽然早就知道韩明珠的所作所为,但是今天这样当面对峙,再次认清楚了韩明珠的嘴脸之后,厉雪舞觉得异常的恶心,看到韩明珠就食不下咽。

“就这么放过他们?”厉老爷子显然不赞同,这沈佳人将皮球推给女儿,他能理解,毕竟沈佳人作为一个小辈,能有这么样的顾虑,考虑的这么周到,他很是欣慰,但是自己的女儿,竟然也不打算追究,他就有些不得其解了,不过在看到厉雪舞跟莫远两个紧紧握在一起的双手的时候,厉老爷子也只能独自感叹,这女儿就是心太软了。

“当然不可能就这么放过她们!”不等厉雪舞开口,厉墨成就接话道。

“厉墨成,你什么意思?”韩明珠不悦的质问,她刚才都想快点离开了,谁知道又被厉墨成给拦住。

“就是字面的意思。”厉墨成冷酷的说了一句,然后看着韩老爷子问:“今天的事,韩老爷子是打算私了呢还是公了?”

“私了是什么?公了又是什么?”韩老爷子一边问一边打量着厉墨成,这个年轻人的气势,哪怕是他这一把年纪的长辈,也都抵不住,怪不得楚老头千方百计的要让他认祖归宗,而韩悦那丫头,除了他,谁都不要,怎么也看不上楚非墨!

“私了,很简单,就是按照我的规矩来,让下药的人每个人断一只胳膊再离开,公了嘛,当然是依靠法律途径来解决,到时候,胳膊可以保住,但是几年的牢狱之灾,恐怕是免不了的,更何况……”厉墨成故意压住不说,意味深长的看着韩老爷子笑笑。

“更何况什么?”韩老爷子心头一紧,看着厉墨成问道。

“韩老爷子难道心里不清楚吗?下药的事,能牵扯出来的问题可就多了,这哪里没有一两个屈死的冤魂,万一到时候有人来索命,说不定就不光是我们厉家人的这一桩事了。”厉墨成明明是笑着的,但是话里却有股无端的冷气,让人听了心里一阵阵发寒。

“哼!我韩老头这一辈子,最不信的就是牛鬼蛇神!”韩老爷子冷冷的哼了一声说。

“那好,我们公了!”厉墨成立刻接话,“几位请回吧,律师函随后就到!”厉墨成搂着沈佳人,让开路。

韩老爷子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气急败坏的看着厉墨成,站在那里半天,都没有要走的意思。

“爸!”韩明珠催促了一声,韩老爷子不走,她也不敢走。

韩悦也是,不安的看着韩老爷子,等韩老爷子抉择。

她们不是没听出厉墨成话里的威胁,但是她们心里共同的想法是,公了的话,等待她们的未必就是牢狱之灾,韩家的关系网,分布也很广,到时候究竟怎么样,还不一定。

“我们私了!”韩老爷子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

“爸,你说什么!”韩明珠不赞同的看着韩老爷子,心里止不住的发寒,难道老爷子真的要断她一根手臂?她宁可去吃牢饭,也不要变成个残废!

“我说私了!”韩老爷子生气的又抬高声音,然后看着韩悦说:“小悦,你妈年纪大了,你带她受过吧。”

“爷爷!”韩悦像是听到个晴天霹雳一样,不敢置信的看着韩老爷子。

老爷子这是要牺牲她,来保全韩家的颜面?可是自己要是没有了两只胳膊,今后还怎么活?她现在很后悔,自己跟着老爷子来厉家了。

“爸,小悦可是我们韩家唯一的继承人了,你这样,让她今后怎么办?”韩明珠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不知道是心疼韩悦还是害怕。

“没有了胳膊,她依旧是我们韩家的继承人!”韩老爷子不容置疑的瞪了韩明珠一眼,吓得韩明珠不敢说话了,就连哭也不敢哭了。

“厉老头,你们看着办吧!”韩老爷子说完,看了厉老爷子一眼,在看到厉老爷子眼中早就料到会如此的神色的时候,眼睛微微一眯。

“韩老头,我早就知道你绝情,没想到,你竟然冷血到这种地步,好!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我们就私了!”厉老爷子看了韩老爷子一眼,无视他眼中的恨意,对着厉墨成说:“墨成,让人带韩悦下去!”

“不要!”韩悦完全被吓傻了,直到有人来抓她的胳膊,她这才反应过来,立刻拼命的挣扎,凄厉大喊:“爷爷,你不能这么对我!妈,妈,救我!救我!你们放开我,我不……”

“韩悦!”韩老爷子突然冷喝一声,打断了韩悦的话。

韩悦回头对上韩老爷子的目光,身子忽然软了下去,被人拖死狗一样的拖了下去。

“小悦!”韩明珠上前两步,却被韩老爷子一把拽住,“你别添乱!给我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

韩明珠身子一颤,果然就乖乖的站着不动了,只是眼泪流个不停。

沈佳人没想到厉墨成竟然会这么血腥的要斩断韩悦的两只胳膊,觉得血腥的有些受不了,仅仅的揪着厉墨成胸前的衣服不放,神经也紧绷起来。

一想到韩悦没有胳膊,肩膀上两个大血洞的模样,她就连腿都软了。

厉墨成稳稳的将沈佳人抱在怀里,低头温柔的说了一句:“别怕,这是她应该得到的报应。”

“我知道。”沈佳人对着厉墨成勉强笑笑,她不是同情韩悦,只不过是适用不了这么血腥暴力的方式而已,再转头看看婆婆,脸色更是苍白,沈佳人又开始担忧厉雪舞,莫远察觉到她的心思,紧了紧握着厉雪舞的手,厉雪舞回过神来,看到沈佳人一脸担忧,对她笑着摇摇头。

寿宴上的气氛一时间安静无比,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不能见血,所以沈佳人不知道韩悦被带到哪里去了,所有人都不说话,好像在等待着什么结果一样。

不一会,一声相隔遥远却依然不掩尖锐凄厉的声音传了过来,所有人的表情一变,在第二声尖叫传来的时候,韩明珠也控制不住的尖叫了一声,直接昏了过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