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18:火花四射

“你说什么?沈佳人怀孕了?”韩悦带着几分尖锐的声音响了起来:“这不可能!”

“韩姐姐,这有什么不可能的,厉墨成跟沈佳人两个天天晚上睡在一起,怀孕不是很正常的吗?”宁馨不满的将手机拿离耳朵一段距离,脸上却是带着几分幸灾乐祸,嘴上却是愤愤不平的说:“韩姐姐,你说沈佳人那个狐狸精怎么这么好命,竟然这么快就怀上孩子了,我听少卿说,厉家人跟莫家人简直拿她当宝贝似的,恨不得供奉起来,现在连班都不让她去上了,专心在家养胎。把少卿给累的,现在连跟我约会的时间都没有了,真是个祸害!”

让你们不快点除掉沈佳人那个贱人,哼哼!现在看你心急不心急!

“我知道了!”韩悦冷静下来,轻淡的说了一句,宁馨的那点小心思,她又怎么会不知道,只是,她们两个人目的相同,那个女人还有用,她不想戳破罢了。

“韩姐姐,你不会连这样都还能忍吧?”宁馨一听韩悦的语气,顿时急了。

“我会看着办的。”韩悦不冷不热的说。

“可是,韩姐姐,沈佳人怀孕了啊,万一你说她要是命好,第一胎就生下个男孩,那她在厉家的地位不就是更加稳固了?到那时候在想要动她,可是难上加难了。”宁馨故意又将孩子的事拿来刺激韩悦。

“就算是你最终跟厉墨成在一起,中间还是会隔着个孩子,难道你要跟钟阿姨一样……”

“闭嘴!”韩悦生气的呵斥了一句,她才不会跟钟雪梅那个蠢货一样,她必定要厉墨成俯首帖耳,“不过是怀个孕,有什么大不了,生下来才是本事!日子还长着呢!”

“原来韩姐姐早有打算,是我太心急了!”宁馨一听韩悦生气了,彻底放下心来了。

“你最近多帮我留意一下厉家的事,我现在在A市不方便!”韩悦交代一声。

“放心吧,韩姐姐,我可是跟你一样,见不得沈佳人那个女人好的。”宁馨满口答应,这点她还是能做到的,而且,她也乐意做,时不时的刺激下韩悦,让韩悦早点除去沈佳人那颗眼中钉。

沈佳人这段日子过得跟米虫完全没有区别,作为一只食五谷杂粮而又作息十分规律的米虫,她也是很合格的,早上睡到自然醒,早餐是婆婆跟莫叔叔花样百出的餐点,汤水,十点多钟的时候,再来点小点心,中午是丰盛大餐,下午四点多的时候,吃点新鲜水果,晚餐由一家人陪她,吃的有多丰盛自然不必多说,关键是气氛和乐融融的,温馨幸福,睡觉前再喝一杯奶,如此一个月下来,沈佳人觉得自己腰圆了一圈,脸上开始有了肉嘟嘟的触感,完全横向发展了。

“厉墨成!我真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产检完,沈佳人扯着厉墨成的胳膊,抗议道。

刚才在体重计上,她看着自己整整胖出来十二斤的体重,差点晕过去,她才怀孕四个月而已,怎么就胖出来这么多,呜呜,照此推算下去,那到生产的时候……沈佳人眼前仿佛看到一只圆滚滚的肉球朝自己走过来,不,确切的说,不是走,是滚,因为胖的的根本看不到腿,就只剩下一只硕大无比的肚子,而那张面目全非的脸……

沈佳人机灵灵的打了个冷战。

不要啊!

“怎么样?孕妇哪个不是这样的?你原本就瘦,现在才勉强长了点肉,比以前好看多了。”厉墨成看着沈佳人,忍不住在她的小脸上捏了一下,笑着说。

不错,手感细滑柔软,很好!

“厉墨成!我是认真的!”沈佳人有点生气了。

“我也没骗你。”厉墨成说着又想来捏一下沈佳人的小脸,看着她气鼓鼓的小脸,他就忍不住想要欺负一下这只小兔子。想起以前自己经常将小兔子弄得气急败坏又无可奈何的模样,恶趣味就来了。

“厉墨成!”沈佳人一下拍开厉墨成的手,然后生气的质问:“所以,你之前一直嫌弃我长得丑?”

“嗯?我看看……”厉墨成听了沈佳人的话,装模作样的开始打量沈佳人,片刻后说:“的确是比以前漂亮多了啊!”

“你……哼!不理你了!”沈佳人生气的转身就走,“今天晚上你给我睡客房去吧你!”

“老婆!不带这么狠的!”厉墨成一听沈佳人的话,立刻垮了脸,因为老妈怕孩子出事,硬说前四个月是危险期,不让他碰小兔子一下,他已经憋了四个月了,今天好不容易产检完了,一切正常,他可以解禁了,谁知道小兔子竟然让她睡客房?

不行!在不吃肉,他会憋死的!

“就这么狠!”沈佳人回头,剜了厉墨成一眼。

“老婆,你刚才不是说要去买衣服?我今天一天都有时间,我陪你去!”厉墨成立刻见风使舵的开始采取迂回讨好的战术。

“不用了,现在这个样子,穿什么都难看,在家穿家居服好了,反正我也不出门。”沈佳人不领情,继续冷冰冰的说。

“那怎么能行!我厉墨成的老婆,怎么能这么委屈,再说了,我厉墨成的老婆,不管变成什么样子,穿什么都好看!”厉墨成狗腿的说。

“哼!”沈佳人傲娇的抬高下巴,微微扭头,没有再说拒绝的话,分明是默许了。

厉墨成哪里还有不明白的,立刻上前搂住沈佳人的腰,带她去采购。

“厉墨成,今天是星期几?”沈佳人跟着厉墨成到了商场后,发现商场里特别的冷清,除了售货员之外,很难看到几个顾客,要不是这里是S市最大最繁华的一家商场,沈佳人真的以为这里要倒闭了。

“周三,怎么了?”厉墨成故作不解的问。

“就算不是周末,这里的生意也不至于这么冷清吧?好奇怪!”沈佳人狐疑的左看看又看看,老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

“谁知道呢。”厉墨成心里憋笑,然后面上却是无所谓的态度。

其实,是他先一步让人将这里清场了,而里面的那几个三三两两的顾客,也都是他手下的人,负责小兔子的安全的。

小兔子要逛街买衣服,他当然会满足她,但是安全必须做到位,他可不敢让小兔子出一点点的意外,因为这段时间,可是有不少人想要打小兔子跟他宝贝女儿的主意。

沈佳人挑了几套宽松的衣服,兴趣缺缺,没有了什么逛街的兴致,商场里太冷清了,根本没有逛街的气氛。

“厉墨成,我们回去吧。”沈佳人挽着厉墨成的胳膊说。

“这么快就好了?可以再多逛一会的,我说了今天的时间陪你逛街。”厉墨成捏了捏沈佳人的小鼻子,说道。

“不逛了,一点意思都没有,这里太冷清了。”沈佳人皱皱鼻子。

“那我们回家。”厉墨成宠爱又无奈的理了理沈佳人的头发,看来他今天的举措,影响到了小兔子逛街的心情了,唉!

两个人没走几步,沈佳人突然眼前一亮,松开厉墨成的胳膊,快步朝着右前方走了过去。

“小兔子!”厉墨成心里一慌,连忙追上来,这女人,走这么快,难道忘记自己是个孕妇了!

“厉墨成,你看,好漂亮的小鞋子啊!”沈佳人拿起一双小鞋子,爱不释手的说。

厉墨成看着沈佳人脸上满满的欢喜,于刚才的无精打采完全判若两人,再一看她手里拿着的那双粉色的婴儿鞋,目光也柔的不可思议,“嗯,好看!”

“这个也好看!这个也好,还有这个!哇,都好漂亮啊!”沈佳人说着,将五六件小宝宝的用品抓在手里,不想松手了,“厉墨成,我们给宝宝买回去好不好。”

厉墨成看着沈佳人,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小兔子,你现在终于也肯承认,肚子里的事女儿不是儿子了吧?”

这女人每次一提及儿子还是女儿的问题总是要跟他唱反调,现在看她手里抓的这几件宝宝用品,都是粉色系的,分明也是潜意识的认同了是女儿的观点。

“才没有!”沈佳人开了一眼自己怀里的宝宝用品,立刻反驳,然后又走到男童区,拿了好多男宝宝的用品给厉墨成说:“你看,男宝宝的这些也好漂亮,这一套,儿子穿上肯定很萌的。”

沈佳人指着一套瓢虫的连体衣给厉墨成看。

厉墨成看着那件花花绿绿的衣服,想象着缩小版的自己被束缚在那一套衣服里,顿时起了浑身的鸡皮疙瘩,“一点也不好看!丑死了!”

说完,就将那件连体衣丢到一边。

“厉墨成,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没情趣!分明很好看的嘛!”沈佳人不满的瞪了厉墨成一眼,“我要把这些都买回去。”

“不行!”厉墨成看沈佳人又拿起那件瓢虫的连体衣,立刻不干了,将购物车里男宝宝的用品全都丢出去,只留下女宝宝的,说:“只准买这些!”

“厉墨成,你太过分了!”沈佳人气恼的说。

“要不一件也不买。”厉墨成在这件事情上很较真,他是真的希望沈佳人给他生一个女儿。

“那好吧。”沈佳人无语,这个男人对女儿的偏爱已经到了偏执的程度,这万一她要是真的生出格儿子来,这家伙不会丢掉吧?

甩了甩头,沈佳人将脑袋里那些可笑的想法抛开,然后欢快的去选女宝宝用品去了,至于儿子的那套,等她下次跟婆婆来再买回去,嘻嘻!

在宝宝用品专区逛了一圈之后,两个人推着满满的一车女宝宝用品出来了,沈佳人看着那一车东西,嘴角只抽,她能说,除了最初的那几件,这一车的东西都是厉墨成挑选的吗?

“厉墨成,其实我们没必要买这么多,这万一要是个儿子,这不都浪费了嘛。”沈佳人节俭的习惯不变,看着那一件件简直不菲的小玩意,觉得买的早点了,应该等知道男女了的时候,再买这些也不迟。

“女儿!”厉墨成瞪了沈佳人一眼,“必须是女儿!”

“我,这不是说万一嘛,万一是儿子呢?”沈佳人弱弱的申辩,“这都是女儿用的,不能穿。”

“女儿!”厉墨成的声音又抬高了几分,吹胡子瞪眼睛的。

“好好好!女儿,女儿!”沈佳人知道,不能在跟厉墨成两个较真下去了,不然这家伙又要在她耳朵边上念女儿经了,她可受不了。

见沈佳人投降,厉墨成高兴的结了帐,然后带着沈佳人离开了。

“少卿!”宁馨拉了拉傅少卿的衣服,轻轻的喊了一声。

“嗯。”傅少卿回过神,收回目光,对着宁馨抱歉一笑,掩掉眼底的落寞。

“这厉大少好大的排场,不过是跟老婆逛个商场,竟然还要清场,真是太夸张了。”宁馨看着在宝宝用品专区里面说说笑笑的厉墨成跟沈佳人,不满而又羡慕的说:“厉大少可真是疼老婆呢!沈佳人好幸福啊!”

宁馨感叹,发现傅少卿的目光又牢牢的黏在了橱窗里面的那个女人身上,眼底划过一丝狰狞,拿起手机,将厉墨成跟沈佳人的举动,拍了下来。

凭什么,她已经孩子老公都有了,还要霸占着别的男人的心,韩悦也不知道怎么搞的,都一个多月了,还没有动静,难道真的要等孩子生下来,捡个现成的后妈当当?

她就不信,看了这些,那个女人还不着急。

傅少卿此刻完全被橱窗里的沈佳人给吸引,没有注意到宁馨的举动,自然也没有看到宁馨脸上掩饰不住的嫉恨。

他一直不知道,沈佳人竟然还有这一面,一个多月不见,她丰腴不少,但是却更让人移不开眼了,脂粉未施的面颊红润不少,一看就知道过的很滋润,她一边走路,一边将手不自觉的放在肚子上,一看就知道对肚子里的孩子十分小心翼翼,满满都是母性的光辉,让她比任何时候给人的感觉都要惊艳。

如果,他没有跟沈佳人离婚,他们现在是不是也已经有孩子了,那么现在那个陪伴在她身边,与她一起给宝宝买衣服的人,是不是他?

可惜,这世界上从来没有如果。

不过,看到她过的幸福,他心里也觉得安慰,尽管那个给她幸福的男人,不是自己。他已经不能与她在一起,那就这样默默的守护这她,也是好的。

等厉墨成跟沈佳人离开,宁馨才跟傅少卿两个进了商场,这段日子,宁馨帮傅氏找到一个大客户,今天他们是来挑东西去见那位大客户的。

“少卿,你看这个怎样?感觉比较有品位,应该适合孙总那样的人。”宁馨指着一件雕刻品说。

“嗯,不错。”傅少卿看了一眼宁馨挑选的礼物,随口应了一句,“你的眼光,我放心。”

“那就这一件。”被傅少卿肯定称赞,宁馨无疑是高兴的,立刻让人将那件雕刻品仔细的包了起来。

“宁馨,你先在这里等下,我去买点东西!”等人包装的空隙,傅少卿说道。

“好。”宁馨十分乖巧的点头。

傅少卿径直去了宝宝专区,然后将那件厉墨成嫌弃的瓢虫连体衣拿了起来,心里想象着一个长得像沈佳人的小男孩穿上这件衣服,会是什么可爱的模样,嘴角禁不住勾了起来。

“把这个给我包起来。”傅少卿拿着那件衣服,递给售货员。

他可没忘记,沈佳人离开的时候,还不舍的回头看了这件衣服好多眼,分明就是喜欢的不行。

“先生真有眼光,这里所有的宝宝用品都是限量版的,这间连体服,全S市只有一件。”售货员讨好的说。

傅少卿,不说话,只是礼貌的笑笑。

宁馨还以为傅少卿回去买什么男士用品,谁知道,竟然是进了宝宝专区,而且还买了那件瓢虫服,脸色说不出的难看,不过在傅少卿发现她的时候,立刻将脸上的情绪掩饰掉了。

“少卿,你怎么在这里?买的什么?”宁馨装作什么都没看到的问。

“没什么,就是一个朋友的儿子快满月了,过来买点东西。”傅少卿有些不自然的掩饰过去。

“这里的东西都好漂亮啊!”宁馨看着里面琳琅满目的用品,感叹了一句,“看到这些漂亮衣服跟宝宝用品,我都想马上做妈妈了。”

“走吧。”傅少卿像是没听明白宁馨的暗示似的,淡淡的说了一句。

宁馨脸色一变,恨恨的咬了咬牙,然后跟在傅少卿的身后,走了出去。

沈佳人,你凭什么然他对你念念不忘!

如同宁馨所料,韩悦在收到她发去的照片的时候,终于沉不住气了,“我这个周末会回S市。”

她不能再忍下去了!

“韩姐姐,那你可快点,她现在可是四个月的身孕了,五个月的话,孩子就是早产,也是刻意成活的。”宁馨一边得意一边又在韩悦的心口上刺了一刀。

“我知道,不用你提醒!”韩悦不满的说。

“哦,那好吧,有什么事,我们再联系!”宁馨说完,挂断电话,然后又拨打给孙老板,笑着问:“孙总,你那边准备的怎么样了?”

“放心吧,万无一失。”孙成在那边胸有成竹的说。

“那就等我消息!”宁馨满意的说。

周末的时候,厉家大宅里喜气洋洋,今天是厉老爷子的生日,来庆祝的人不少,虽然厉老爷子不主张铺张浪费,大张旗鼓的,但是来祝贺的人还是不少,都是厉老爷子的故交好友,所以宴席开了足足十桌,一群老人谈天说地,好不热闹。

“厉老头,我说你这个家伙就是命硬,当年打仗的时候,好几次我都以为你这个家伙活不成了,没想到你好几次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最厉害的一次,身上中了八颗子弹,高烧四十度,我们几个担心了三天三夜,以为你那次就算活过来,也非烧傻了不可,谁知道你这个家伙,竟然醒来了不说,还第一句话就问,白司令怎么样了,把白司令给感动的,热泪盈眶的,你这个家伙,贼精着呢!”一个老战友回忆起当年的事,忍不住感慨。

“去去去!黄老头,你那点心思总是放在这些有的没的的屁事上,我这一身军功都是自己流血流汗拼出来的,我身上的伤疤都记着呢,可不是溜须拍马拍出来的。”厉老爷子喝的有点多,红着脸瞪着眼说。

“知道知道!这不是开玩笑嘛!谁敢说你溜须拍马,我老黄第一个不饶他,你这个人哪里都好,就是容易较真,要是你当年真能圆滑一点,也不至于被白司令的事牵扯进去。”黄老爷子见厉老爷子上脸了,又是一感叹。

“都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再说了,当年的事不都已经了了,白司令那也是被冤枉的。我就是不能见那群人冤枉好人!”想起当年的事,厉老爷子仍旧气愤。

“事情是过去了,但是白司令却……唉,白家当年多风光,谁知道转眼间就落败了,都是那群害群之马!”黄老爷子说着,也不由得生气起来。

“善恶终有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人在做,天在看,今天厉老头生日,你们净提那些不开心的事做什么?喝酒喝酒!连白司令那份也都喝了,我记得白司令当年可最喜欢着陈年的花雕!”莫老爷子也有些激动。

“喝喝喝!”厉老爷子跟黄老爷子他们,也都齐刷刷的站起来,站的笔直,然后举起杯来,一饮而尽,那豪迈劲儿,像是英雄出师前的誓师一样。

沈佳人见厉老爷子跟莫老爷子他们都喝的满脸通红了,有些不放心的拉着厉雪舞的胳膊说:“妈,我爷爷今天喝太多了。”

“不打紧儿,他那酒量,越喝越清醒。”厉雪舞笑着拍拍沈佳人的手,然后一边给她夹菜一边说:“是不是这里太吵了,要不我赔你回房?”

“没有,我就是怕爷爷喝多,身体受不了。”沈佳人看了一眼那几桌的老人家,不由感慨:“爷爷的这些战友,都好有气场啊,一看就跟普通人不一样。”都是枪林弹雨里走出来的,就算是上了年纪,头发花白,但是那气质,气度,都出类拔萃,一看就是军人作风。

“你这孩子!”厉雪舞听了沈佳人的话,忍不住笑了,“不用管他们,他们凑到一起,就是这样。”

沈佳人吐吐舌头,然后又乖乖吃饭。

“哎呦,这么热闹,看来我今天来的可是时候!”就在大家兴致高昂的时候,一个含笑的声音响了起来,沈佳人循声望去,一个穿着灰色中山装的老人走了进来,他身边还跟着一对中年夫妇,沈佳人感觉到身边婆婆的情绪有些激动,不由的好奇的看向厉雪舞,发现厉雪舞像是在极力的隐忍着什么似的,她不由的在心里暗暗猜测,这些人是谁,在她又转过身去看来人的时候,发现他们身后还跟着一条小尾巴,沈佳人在看清楚那个人的长相的时候,眼睛微微一眯。

她知道为什么婆婆的情绪会突然间这么激动了,因为她此刻也不由自主的激动了起来,那个老人跟中年夫妇身后跟着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在S市消失了快两个月的韩悦!

韩悦,她来做什么?

还有那三个人,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那个老人,就是韩家的老爷子,而那对中年夫妇就是韩悦的父母了吧?她可不认为,韩悦他们此刻出现在这里,是为了来给爷爷祝寿的。

韩悦此刻也抬起头来,像是有所察觉似的,目光直直的看向沈佳人的方向,两个人的目光在半空中交汇,火花四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