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17:凶手。

“你说什么?查不到?”楚家的书房里,楚越看着属下报上来的资料,生气的一拍桌子,“什么叫查不到!”

“那辆车没有挂牌,开车的人戴了口罩,帽子,还有墨镜,除了从衣着上能判断出是个女人来,其他什么线索也没有。”李新看着暴怒的楚越,小声的说着,只是越说越没有底气。

“废物!给我滚下去继续查!”楚越怒声呵斥。

“是!”李新连忙离开。

“哎呦!只不过是撞破点皮,你就紧张成这样,倒是忘记了自己昏倒在人家大门口,人家都对你不闻不问的事了吧?”钟雪梅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书房门口,冷嘲热讽的说。

“滚!”楚越冷冷的吐出一个字。

“楚越,你可别忘记,当时是谁把你从外面救起来的,要不是小墨,你说不定早就死在厉家门外了!”钟雪梅被楚越的冷漠气的面色狰狞。

她花了二十几年的时间,都没有捂热这个男人的心,而那个女人不过是跟人撞了下车子,擦破点皮,他就暴跳如雷!

听钟雪梅提起楚非墨,楚越的脸色微变,沉默了下来。

“再说了,她厉雪舞现在已经是莫远的老婆了,你竟然连双破鞋都死巴巴的追着不放,楚越,我没想到,你竟然这么贱!”这也是钟雪梅最痛恨的一点,她厉雪舞凭什么什么也不用做,就让两个这么优秀的男人为了她团团转,莫远也就罢了,毕竟他们现在是夫妻,可是楚越呢?明明人家根本连个好脸色都不给他,他还自甘下贱的为她背地里做这么多!

“是你?”楚越突然走到门口,一把掐住钟雪梅的脖子,微眯着眼睛问:“是你对不对?”

“你说什么?!”钟雪梅呼吸困难,然后看着楚越冷笑说:“我倒是希望是我,要是我的话,就不会手下留情,直接将那个贱女人撞死,彻底断了你的念想,让你这辈子都痛不欲生!”

“你……”楚越看着钟雪梅,突然一把甩开她,砰地一声,关上书房的门。

钟雪梅踉跄的摔倒在地上,笑得更大声起来,只是笑着笑着,眼角却涌出泪来,楚越,你为了那个女人冷落我二十多年,我迟早要你为这二十多年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房门外钟雪梅凄厉的笑声还在继续,楚越点了一支烟,走到窗前,拿起手机,看着上面那个熟悉的号码良久,掐了烟,又将手机放回桌上,继续办公,就算是跟莫远领了证了又怎么样?他楚越的女人,永远是他楚越的女人!早晚有一天,他会让她回到他身边的!

“真不是他?”厉老爷子听了厉墨成的话,不由得皱起眉头。

“不是。”厉墨成肯定的回答,“虽然查不到那个人是谁,但是可以排除楚家的人。而且,这次的事件应该是冲着佳人来的。”

“那韩悦呢?”厉老爷子又问:“不是说是个女人?”

韩悦的可能性极大,而且,她在S市生活过几年,对这里的一切都无比熟悉。

“也不是她。”厉墨成眉头皱的又深了一些,已经过去三天,他竟然还找不到那个凶手,这让他很是恼火,心中也十分不安。

出事之后,他展开调查,首先就将目标定在韩悦跟楚家人身上,但是都排除了,韩悦已经回韩家,而且这阶段表面上看起来一直安分守己,没有什么动作,就连韩家人,这阶段也都分外规矩,让人抓不到任何把柄。

“别着急,如果是冲着我来的话,早晚会露出马脚来。”沈佳人安抚的握着厉墨成的手说。她这几天都没有去上班,一直呆在家里,一方面是养胎,另外一方面是外面太不安全,家里人怕她出事,都不让她出门。

毕竟是怀了身孕的人,沈佳人也万分重视自己肚子里的宝宝,生怕出一点差错。

“怎么能不着急,我一想到暗处有人想要害你,心里就一刻也不踏实。”厉雪舞抢先说,看着沈佳人,一脸担忧。

“这不是没事嘛,妈你就别担心了,大不了生孩子之前,我不出门就是了,我就不信,他们那些人,手长的能把心思动到我们家里来。”沈佳人态度坚定的说,无论如何,她都不能失去孩子,就算是一直在家里不出去,她也没什么?

“哪能让你一直憋在家里,还不把你闷坏了?再说了,一直在家里闷着,对孩子也不好。”厉雪舞为沈佳人的懂事欣慰,不过威胁一日不除,他们就没有安枕的时候。

“好了,你们两个就别担心了,天塌下来,不是还有我跟墨成两个顶着嘛?”莫远看厉雪舞心忧,不忍心的说。

“对,有我和莫叔在呢,妈,你这阶段就在家里好好的把佳人的身体调理好了,其他都交给我们。”厉墨成将沈佳人搂在怀里,安抚着厉雪舞说。

“嗯,放心吧,我在家里没事的。”沈佳人笑着说。

“当然不会让你有事,你肚子里可是怀着我们厉家的小公主呢!”厉墨成看着沈佳人的肚子,一脸得意。

“是儿子!”沈佳人态度认真严肃的纠正厉墨成。

这个家伙自从知道自己怀孕,这两天就整天在自己耳边念叨女儿怎么样,女儿怎么样的,一口咬定肚子里的一定是个女儿,整天跟个唐僧似的,让沈佳人头疼又无语。

倒不是她重男轻女,而是她实在看不过眼去了,故意跟厉墨成唱反调。

“女儿!这么乖巧的,一定是女儿,女儿是父母的贴心小棉袄,你看她一点都不折腾你。”厉墨成言辞凿凿,听起来倒是很有理有据的样子。

因为之前的假孕,沈佳人反应很大,吐得昏天暗地的,让厉墨成一直有心理阴影,但是这次,沈佳人好吃吃好睡睡,一点难受的反应都没有,让厉墨成放心的同时,就觉得这孩子乖巧,肯定是个女儿。

“儿子是生来保护妈妈的,所以不忍心折腾我。”沈佳人说。

“女儿!”

“儿子!”

两个人在客厅里大眼瞪小眼的争论,让一边的长辈看着不由的笑了起来,气氛不似之前的凝重,变得轻松起来。

沈佳人不去上班,傅少卿打电话过来,沈佳人并没有隐瞒,将怀孕的事告诉了他,也将自己差点发生车祸的事说了。

“我恐怕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去公司了,公司里有什么事,你拿主意就好。”沈佳人说道。

“公司的事,你放心,我会处理好的。”傅少卿听说沈佳人怀孕了,心里一时间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但是听到沈佳人说有人要害她,立刻又但又不止:“佳人,那凶手查出来了没有?”

“还没有,只知道是个女人。不过,既然是针对我的,我想公司的事你最近还是多注意下,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这也是沈佳人为什么将事情告诉傅少卿的原因。

“我知道了,我会多加留意的。”傅少卿说。

两个人又聊了一下工作上的事,才挂断电话,沈佳人一放下手机,就落入一个怀抱里,她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厉墨成,笑着问:“怎么了?”这家伙今天的脸色,有点难看呢。

“你说呢?”厉墨成冷哼一声,傲娇的抬高下巴。

竟然背着他给傅少卿打电话,而且还聊了这么久,这么投入,连他在门口站了一大会都没察觉!爷就这么没存在感?比不上她肚子里的孩子也就罢了,他不屑于跟个没长成的小豆丁争高低,可是,竟然连小兔子的前夫都比不上!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怎回事?”沈佳人好笑的看着明显有点孩子气的厉墨成,看破了却故意不点破。

这个家伙最近醋劲疯长!

“明知故问!”厉墨成不满的低头咬了一口沈佳人的耳朵,小小的惩罚了她一下。

小兔子越来越狡猾了!

“疼……”沈佳人嗲嗲的嘤咛一声,察觉到抱着自己的身子狠狠一颤,然后僵硬了起来,不禁坏心的一笑。

“越来越调皮了!”厉墨成看到沈佳人嘴角的笑,知道自己又被小兔子算计了,忍不住在她胸上捏了一把。

虽然不到三个月,但是因为怀孕的关系,小兔子的胸变大了不少,手感更好了,想到这里,厉墨成觉得喉咙里又干燥了几分。

“老婆……”低沉沙哑的男音,撩拨着沈佳人的耳膜。

“嗯?”沈佳人看着厉墨成凑近的脸,美得无可挑剔,呼吸也有些乱了。

“老婆……”美男计奏效,厉墨成眼中飞快的略过一丝得意,又暧昧的喊了沈佳人一声,而且一只大手紧扣住沈佳人的腰,强迫她的身体紧紧的跟他的贴在一起。

虽然是冬天,但是家里十分暖和,两个人都只穿着薄薄的家居服,透过那两层布料,这样紧贴着,沈佳人明显的感受到某人身体的变化,脸上像是起了火,红了起来。

“厉墨成,我们不……嗯……”沈佳人理智的想要推开厉墨成,但是却冷不丁的被那个家伙坏心的磨蹭了一下,忍不住口申口今了一下。

“老婆,我想……”厉墨成继续在沈佳人的耳边吹气,眼角瞟着沈佳人的脸,强忍住在这颗熟透的红苹果上咬一口的冲动,继续暧昧挑逗。

“想什么?”沈佳人迷迷糊糊的问,脑袋里一团浆糊。

以前,她只以为是自己的身体被厉墨成整日索求无度,调教的敏感了,现在知道,是因为怀孕的关系,反正不管怎么说,她对厉墨成,是越来越没有抵抗力了。

“你……”厉墨成再次欲言又止。

“我怎么样?”沈佳人脑袋已经迷迷糊糊的了,思维完全被厉墨成给蛊惑了,随着他走。

“你该下去喝汤了,妈让我上来叫你!”厉墨成忽然恢复常态,站直了身子,居高临下的看着沈佳人说。

“厉墨成,你耍我!”脑袋恢复正常运转的沈佳人,看着眼前一本正经的男人,气呼呼的指控。

不过是来叫她下去喝个汤,有必要搞得这么暧昧嘛?非命是在调戏她!这个可恶的男人!

“老婆,我做什么了?”厉墨成无辜的摊手耸肩,一副纯良的模样。

“没什么。老公……”沈佳人心里气的牙痒痒,但是面上去不显,主动投怀送抱,嗲嗲的抱着厉墨成的腰喊了一声。

尽管知道是这小兔子的坏心,但是厉墨成还是因为那声老公,不自觉的中招了,尤其是这小兔子还不安分的在她怀里扭来扭去,有意无意的蹭他,让他呼吸明显的急促起来。

“嗯……”厉墨成喉咙里发出一个不知道是口申口今还是应答的单音节,他深吸一口气,压下身体的躁动,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想告诉你……”沈佳人一边说,一只手调皮的伸进厉墨成的家居服里,在厉墨成的胸前画着圈圈。

厉墨成的所有注意力,也跟着沈佳人的那只手,一点点的移动,呼吸急促的像是一颗心都要跳出来,他根本就经不起小兔子哪怕是一丁点儿的挑逗。

“告诉我什么?”厉墨成深吸一口气,勉强的问道。

沈佳人坏心的用力在厉墨成的腰上一捏,厉墨成的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了一下,就在他想要收紧双臂,将她圈进怀里狠狠的亲个够的时候,沈佳人却早一步料到,滑溜溜的像是条泥鳅似的,跳开了好远,站在三步之外,看着他笑得异常狡猾。

“老公,我想说,你该去洗冷水澡了!”沈佳人笑得花枝乱颤,不怀好意的看着厉墨成,说道。

“该死的,看我不好好教训你!”厉墨成被撩拨的邪火乱窜,偏偏这个罪魁祸首现在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气的他想将这个坏心的女人抓进怀里,狠狠的教训一顿。

只是,沈佳人哪里能让他如愿,她先一步去拉门,但是刚碰到把手,厉墨成就追了过来,将她圈进怀里,低头就来索吻。

沈佳人将脸瞥向一边,拉开门大喊了一声:“妈……”

“叫爸也不管用!”厉墨成恶狠狠的说。他都憋了这么多天了,今天一定要好好的放松一下,也给小兔子个教训,让她知道,招惹他点火不灭火的下场!

“厉墨成,宝宝,宝宝!”沈佳人见厉墨成玩真的了,心虚的提醒。

“天王老子也不行!”厉墨成的唇已经距离沈佳人的不到一公分。

就在厉墨成眼看就要得偿所愿的时候,脑袋上狠狠的被拍了一下。

“臭小子!你这是要做什么?”厉雪舞站在门口,生气的瞪着厉墨成:“我让你上来叫佳人喝汤,你竟然敢趁机欺负她!”

“妈!”好事被打断,厉墨成脸黑了一层,老妈这一下下手还真重,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挨揍。

“给我闭嘴!从今天开始,你给我滚去睡客房,不省心的家伙!”厉雪舞根本不给厉墨成说话的机会,态度强硬的下达命令。

原本她还挺相信自己的儿子的,谁知道这臭小子竟然跟莫远那个家伙一个德行,她是怎么也不放心,让这两个人继续睡在一个房间了,省的这臭小子没个轻重的,伤了她的小金孙!

“妈,我们刚才是闹着玩的!”沈佳人一看厉墨成被打被罚,立刻乖乖认错,今天他们折腾的有点过分了。

“佳人,你就别提那臭小子说好话了!他是什么德行,我这个当妈的还能不清楚!”厉雪舞拉着沈佳人的手,小心翼翼的问:“没伤到孩子吧?”

“没有,妈,我们刚才就是开玩笑,真的没什么。”沈佳人又说。没办法,厉*oss现在的脸很臭,她敢保证,要是她不帮他开脱,以他这记仇的小心眼儿,肯定会从她身上讨回来的,就算是一时间没法讨回来,也会记在账上,等她生完孩子,连本带利的讨回来的。

“行了,不管他,我给你熬了汤,我们下去喝汤。”厉雪舞显然是不想再听什么了,亲热的拉着沈佳人的手下楼,走出去几步之后,又回头警告的瞪了厉墨成一眼:“给我好好反省!”

“给我好好反省!”厉雪舞走后,厉墨阳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学着厉雪舞的语气,对厉墨成说。

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到大姑姑教训大哥呢,竟然还有家暴,哈哈,看到大哥这副吃瘪的模样,真是大快人心,太好笑了!

“给我好好反省!”厉墨阳身边的沈佳宇也有样学样的说。

这阶段,佳宇天天跟厉墨阳在一起,形影不离的,性格开朗很多,也学会恶作剧了。

“皮又痒了?”厉墨成看着幸灾乐祸的厉墨阳,问道。

“大哥,你偶尔也要有点娱乐精神嘛,你看我从下被我爸妈打到大,被你跟二哥两个欺负到大,也没少块肉嘛。习惯就好了。”厉墨阳完全没意识到危险逼近,仍旧不知死活的调侃着。

“上次罚你洗一各月的马桶,你还没忘吧,拖了这么多天,你说我该怎么算利息?”厉墨成阴森森的看着厉墨阳问。

“大哥,我错了,我错了!”厉墨阳一听厉墨成旧事重提,立刻软了下来,连连告饶。

“大哥,我错了,我错了!”一边的沈佳宇也忙不迭的说,他这阶段主要就是要学习阳哥哥的言行举止,阳哥哥说,他说什么,自己也要说什么,他做什么,自己也要做什么。

厉墨成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弟跟大舅子,冷冷的吐出三个字:“三个月!”

“大哥,你太没人性了!”厉墨阳倒在地上,看着厉墨成的背影控诉,眼神幽怨。

“大哥,你太没人性了!”沈佳宇也有样学样的说。

“三个月不够,就半年!”厉墨成没回头,冷冷的丢过来一句。

“说好的三个月,大哥你英明神武不能出尔反尔。”强压之下,厉墨阳立刻狗腿起来。

“说好的三个月,大哥你英明神武不能出尔反尔。”沈佳宇也紧跟着说。

厉墨成嘴角一抽,没再理会身后的两个家伙。

厉墨阳看着身边鹦鹉学舌的沈佳宇,突然眼前一亮,上前勾肩搭背的说:“佳宇,最近呢,阳哥哥准备锻炼你吃苦耐劳的忍耐力,所以,从明天开始,家里所有的马桶,都由你来刷。”

“吃苦耐劳不是应该苦练拳脚吗?”沈佳宇眨着眼,狐疑的看着厉墨阳问。

厉墨阳被沈佳宇单纯的眼神看的心虚不已,但是一想起要刷三个月的马桶,怎么样也要找个人来分担,于是又重重的拍了一下沈佳宇的肩膀说:“这是阳哥哥新发明的训练方法,能速成的。”

“可是,阳哥哥,你刚才跟我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闪了三次,根据你之前交给我的知识来推断,你这是明显的心虚症状,你在说谎话骗人。”沈佳宇嘟着嘴,有些生气的说。

“呃……”什么叫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厉墨阳算是深刻的体会到了。

“阳哥哥这是在随时随地测试你的应变能力。”厉墨阳干干的笑了两声,心想这个小家伙现如今越来越不好糊弄了。

“那我去问问姐夫,是不是跟你说的这样,上次姐夫告诉我,有什么不懂的可以直接去问他的。”沈佳宇说着,就要下楼。

“别去!”厉墨阳哪里敢放手让沈佳宇去问厉墨成,那要是穿帮了,让大哥知道他欺负他的大舅子,他就绝对不是洗三个月马桶这么简单了,“佳宇表现不错,又一次通过了阳哥哥的测试。”这臭小子,简直了不得了,竟然知道拿着鸡毛当令箭使了。

“我就知道,阳哥哥不会让佳宇刷马桶的。”沈佳宇听了厉墨阳的话,笑得一脸灿烂。

厉墨阳却像是吞了只苍蝇似的难受,怎么感觉在这个家里,自己越来越木有出头之日了!大的小的都一起来欺负他!

“少卿,晚上我们去我朋友新开的那家西餐厅吃饭吧,那里的鹅肝酱做的特别好吃。”快下班的时候,傅少卿接到宁馨的电话。

他看了一眼时间,心里犹豫了一下,说道:“好吧。”

虽然那天跟沈佳人说自己已经开始跟宁馨交往,但是他却从来没有跟宁馨真的确立过关系,最近只是一直这么不冷不热的交往着,跟沈佳人说宁馨是他的女朋友,也只不过是试探沈佳人的态度罢了。

这阶段他一直借口跟明诚的工程太忙,连续拒绝了宁馨几次,这次再拒绝的话,有点太不像话了,毕竟宁馨也没有对他死缠烂打,只是作为朋友的话,的确不该做的太过,不然会让人真的误会他心里有鬼。

“那我等你!”宁馨高兴的说,然后报出一个地址。

挂断电话之后,傅少卿揉了揉眉心,继续工作,没过多久,明诚那边的孙经理打电话过来,说了一些进度的事情,聊了一会后,傅少卿挂段电话,又继续工作,一直到晚上八点,直到宁馨忍不住打电话过来,他才猛然想起,自己跟宁馨约得是7点,已经晚点一个小时了。

“抱歉,我手上一些急件没处理,忘了时间,你先吃着,我马上过来。”傅少卿歉疚的说。

“没事,我等你。”宁馨识大体的说。

傅少卿很是愧疚,放下手边的工作,就去了宁馨说的那家餐厅。

宁馨看着风尘仆仆赶过来的傅少卿,心里划过一丝笑意,“等了好久你都不来,我就擅自先点了餐,把你那一份也点了,你看合不合口味。”

“嗯,都是我喜欢吃的,谢谢。”傅少卿看了一眼面前的餐点,说道:“抱歉,让你久等了。”

“朋友之间,需要这么客气吗?”宁馨娇嗔的看了傅少卿一眼,然后状似无意的问:“少卿,你最近好忙啊,是不是公司又接了几个大案子?”

“不是,还是在做明诚的案子。”傅少卿一边吃一边说。

“明诚的案子不是沈佳人在负责吗?怎么又换成了你?”宁馨不解的问。

“佳人怀孕了,在家里养胎,这阶段恐怕都不会来上班了。”傅少卿眸色一暗,喝了口红酒,说道。

“怪不得呢。”宁馨笑笑,“少卿,你对公司的员工可真是宽容,有你这样的上司,佳人好福。”

原来是怀孕了,还以为她上次被撞得生活不能自理了呢!宁馨心想。

上次她也是无意中开车看到沈佳人,便想要给她个教训,故意开快车撞了她的车,但是事后,她一直想要知道沈佳人怎么样了,却因为厉家封锁了消息,她一点都探听不到,没想到那个女人这么好命,竟然怀上金蛋了!

“也许吧。”傅少卿听了宁馨的话,不置可否的笑笑,只是笑容微苦,他哪里是沈佳人的上司?只不过是个心甘情愿留在傅氏的打工仔罢了。

宁馨看着傅少卿脸上的笑意,心里极不舒服,面上却是一点不显山漏水,微笑着跟傅少卿继续用餐。

------题外话------

真想穿越到古代,将这些渣渣一个个杀个片甲不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