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16:怀孕

莫远跟厉雪舞两个在家人的祝福下,低调的领了结婚证,原本厉家人跟莫家人坚持要将两个人的事大操大办的,但是里厉雪舞跟莫远两个不同意,又很坚持,所以家人也都由着他们,只要两个人能在一起,形式什么的,他们也并非那么看重。

“莫远,谢谢你。”手里的红本子鲜亮耀眼,厉雪舞看着眼前的男人,真诚的说。

“我们已经结婚了,还要对我这么客气?老婆?”莫远笑笑,看着厉雪舞越发红的脸颊,忍不住凑上去亲了一口,直接将厉雪舞臊的更加手足无措,他捧着厉雪舞的脸,真诚的说:“我只在乎你,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有这个就够了。”

莫远将小红本本摊开,看着上面两个人的合照,心里激动无比,他终于娶到小舞,可以名正言顺的以丈夫的身份,昭告天下了。

其实,他并不是不想办婚礼,他巴不得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跟小舞结婚的事,只是小舞放不开,不想太招摇,他也就由着她,不过这也是暂时的,因为墨成昨天跟他说,他的腿有很大的把握恢复,私心里,他相等自己的腿完全好了之后,再举行婚礼,因为他不想坐在轮椅上,让小舞接受别人的非议。

沈佳人早上起床的时候,难得没有见到婆婆起床,虽然昨天领了证,但是婆婆并没有立刻搬去莫家住,所以还是住在厉家大宅的。

“看什么呢?贼头贼脑的。”身后跟过来的厉墨成弹了沈佳人的脑袋一下,笑着问。这小兔子一双眼睛时不时的偷瞄几眼老妈的房门,那模样看起来就跟做贼似的。

“嘘!”沈佳人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妈跟莫叔还没起来呢。”

“刚刚新婚,起不来不是很正常吗?”厉墨成好笑的问,然后看了一眼客厅里的座钟,已经快十点了,今天周末,他跟小兔子起的已经够晚的了,没想到莫叔比他还能折腾,不过他也理解,毕竟憋了快四十年了!

“你思想真不健康,我是在想妈这几天有点感冒,昨天外面风大,会不会更严重了。”沈佳人没好气的白了厉墨成一眼,这个家伙脑子里全是那种不正经的东西。

“这有什么不健康的,人之常情而已。”厉墨成不以为意的说。

“懒得理你,我去厨房做饭。”沈佳人推开厉墨成搂过来的胳膊,起身要去厨房。

“还去什么厨房啊,我们出去吃。”厉墨成搂紧沈佳人,说道。

“为什么要出去吃?我马上就会做好的。”沈佳人看着厉墨成,奇怪的问。这个家伙不是很不喜欢在外面吃饭的吗?

“傻兔子!”厉墨成宠溺的揪了揪沈佳人的小鼻子,说道:“你没发现今天家里特别安静?”

被厉墨成这么一提醒,沈佳人才发现,家里现在就她们几个人,甚至连老爷子都不在家,心里不禁有些疑惑,难道今天有什么重要的事?

“发生了什么事?”沈佳人不解的问。

“我怎么娶了你这么个傻媳妇!”厉墨成忍不住在沈佳人的鼻子上咬了一口,然后在沈佳人不满抗议的小眼神下,好心的指了指厉雪舞的房门,说道:“我们不走,他们怎么好意思起来?”

沈佳人这才恍然大悟,然后拉着厉墨成的手说:“那我们快清场!”

沈佳人风风火火的拉着厉墨成出了门,上车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包没有带出来,手机什么的也没拿,两个人就拿着一串车钥匙,顿时面面相觑,都有点傻眼。

“怎么办?”沈佳人苦着脸问。

“要不,你回去拿包?”厉墨成试探的问。

“喂,厉墨成,你发扬点绅士风度好伐!”沈佳人佯装生气的瞪着厉墨成,要是回去一不小心碰到什么亲热的画面,多难为情啊!“快去快去!”

“那好吧,我去。”厉墨成无奈,谁让他是听老婆话的二十四孝好老公呢!

厉墨成进去不一会,就出来了,将沈佳人的包包,手机什么的都拿了出来,沈佳人接过自己的包包,突然发现厉墨成的脸色有点微红,不禁问道:“怎么了?妈跟莫叔起床了?”不会这么不小心就给碰上了吧?

“没,我们去吃什么?”厉墨成不自在的转移话题。

沈佳人见厉墨成不想多说,自然也不好多问,两个人盘算着去吃什么,扯开了话题,只是当天晚上,他们回家的时候,沈佳人发现婆婆走路的姿势特别别扭,心里不禁偷笑,莫叔可真是生猛啊。

日子过得飞快,转眼一个月过去了。

这段时间,厉家跟莫家笼罩在一片喜气中,日子过得全所未有的舒心,父慈子孝,婆媳和谐,又没有碍眼的韩悦来搅局添堵,别说多美好了。

“妈,你可坐好了。”沈佳人双手紧握方向盘,目视前方,面上带着几分紧张的对厉雪舞说。

“佳人,你放轻松,不用那么紧张。”厉雪舞看沈佳人这副如临大敌的模样,忍不住好笑,这小妮子都拿出驾照来半个多月了,还一直不敢单独开车上路,胆子小的让她觉得好笑。

“能不紧张吗,我这只菜鸟,竟然还敢开车带你出门,要是不仔细点,磕着碰着的话,莫叔还不得扒了我的皮!”沈佳人调侃着厉雪舞,心情放轻松了点。

“臭丫头,就知道打趣我!”厉雪舞佯装生气,瞪了沈佳人一眼。

沈佳人嘿嘿一笑,又开始专心开车,于是,白色的宝马,在路上龟速以S型踪迹前进。

好不容易要到商场了,沈佳人暗暗的松一口气,结果精神刚一放松,就看到一辆车朝她们快速的冲过来,沈佳人大惊失色,尖叫一声,一下子将刹车踩到底。

“佳人!”厉雪舞也被惊住了,反应过来之后只来得及快速的抱住沈佳人的身子。

“砰”的一声,两辆车子撞在一起,尽管安全气囊开了,但是沈佳人跟厉雪舞两个还是被撞得头晕目眩。

“佳人,你没事吧?”厉雪舞清醒过来,看着完好的沈佳人,紧张的问。

“我没事,妈——”沈佳人看到厉雪舞额头上的血迹,吓得要命,“妈,你流血了!”沈佳人紧张的打量着厉雪舞,“妈,你有没有感觉怎么样?我送你去医院!”沈佳人刚说完,就发现她们的处境,她关闭了安全气囊,然后掏出手机来飞快的拨打了120,又拨打了厉墨成的手机,将情况说了一下。

“别担心,妈就是磕破点皮,没什么。”厉雪舞脸色发白,但是仍旧耐心安抚着沈佳人。

“妈,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沈佳人强忍住眼泪不掉下来了,她知道,现在不是哭的时候,一边给厉雪舞擦脸上的血迹,一边检查她身上有没有其它伤口。

“是妈妈非让你开车出来的,别自责,刚才也是那辆车突然冲过来,不管你的事。”厉雪舞很明理的说,眼中却是一片幽深,刚才她有注意到那辆车没有拍照,看来并不是偶然事件。

厉墨成很快来了,将厉雪舞跟沈佳人带上车,开去医院,留下秘书赵霖处理现场。

“妈,你怎么样了?”沈佳人见厉雪舞脸色越来越白,心狠狠的揪了起来,担心的问。

“妈没事,这事别告诉你莫叔。”厉雪舞嘱咐了一句,撑不住,昏迷了过去。

“妈……”沈佳人吓坏了,要不是厉墨成足够冷静,一直安抚她,她怀里又抱着厉雪舞,生怕她受到颠簸,她真的会跟厉雪舞一起昏迷的。

好在,这次事故有惊无险,厉雪舞只是脑袋撞到,有轻微的脑震荡,出了点血,没什么大碍,在医生告诉沈佳人跟厉墨成这个结果的时候,沈佳人终于撑不住,也昏迷了过去。

“小兔子!”厉墨成慌忙抱起沈佳人,然后跟医生说:“快看看她怎么了?”

韩修伸手翻了下沈佳人的眼皮,然后又拉起沈佳人的一只手,给她切脉,然后看着厉墨成打趣道:“身体竟然疲乏到这种地步,看来是某些人夜夜*,纵欲过度。”

“你给老子正经点!”厉墨成生气的低吼了一声,将沈佳人的手腕拉回来,谁知道韩修却不放手,又将沈佳人的手腕扯过去一点,扣紧,片刻后严肃的开口:“身为一名孕妇,还敢开车在路上乱跑,不好吧?”

“什么?你说——孕妇?什么意思?”厉墨成紧张的问,眼中尽是不可置信。

孕妇?几个意思?

“喂喂喂!小成成,你那是什么眼神?难道你还怀疑我的本事?不过是个滑脉,你以为我还会诊错?”韩修最受不了的就是有人质疑他的医术,立刻不干了,扣着沈佳人的手腕说:“孩子都两个多月了,也不知道你们这父母是怎么当的,竟然怀孕这么长时间了,都不知道!”

“两个月了?!”厉墨成还没有从怀孕的惊喜中回过神来,一听沈佳人怀孕两个多月了,脸色真是变化万千,两个月,那岂不是在F市他们领证的那天怀上的?

“你确定是两个多月了?”厉墨成看着韩修,问道。

“你还怀疑我!不干了!不干了!你去相信那些冰冷的没有感情的机器好了!”韩修生气的放开沈佳人的手,赌气去了。

“我真的怀孕了?”醒过来的沈佳人看着韩修,眼中的惊喜不比厉墨成少,“这么说在F市的那次检查,没出问题?”

可是,也不对,什么医生能这么厉害的将当天刚种上的种子给检测出来?

“什么检查?你们早就做过检查?”韩修倒是好奇起沈佳人的话来了。

“之前在F市,检查出我怀孕来了,已经是两个多月之前了,如果这孩子真的两个多月了,算起来,也该是那天有的。”沈佳人看着眼前这个碎发到肩的男医生,说道。

“怎么可能!开什么玩笑!当天怀上就能检查出来?老子都没这个本事!”韩修有些生气,不可能有人比他医术还好。

“那个检查的确不可信,我们回S市之后,不久又做了个检查,医生说我是假孕,而且说我几乎不能生育!”沈佳人想起医院的检查结果,心里不免又是一阵狐疑。

“这种小把戏,有什么了不起!让一个人假怀孕,一颗小药丸,就能搞定!”韩修不以为意的说,然后面色带着几分凝重的看了厉墨成一眼:“不过,这种药丸,可不是谁都有的,据我所知,只有韩家人有这个本事能弄出来。”

“你说,韩家人有能让人假孕的药丸?”刚醒过来的厉雪舞在听到韩修的话,激动的问:“a市那个韩家?”

“韩家原本也是没有的,但是后来,韩家娶了一个姓杨的女人之后,就有了,不过那个女人很有手腕,现在不但是韩夫人,而且连姓也改了,也跟着丈夫姓韩!”韩修说道此处,嘴角讥诮一翘。

也正是因为这个,他们这一支才被韩家遗弃,韩家的继承权才落在韩悦那个黄毛丫头手上。

“竟然是她!竟然是她!”厉雪舞听了韩修的话,激动的连连重复这一句话。她怎么会忘记,自己一直感激的那个好闺蜜,就是眼前这个医生嘴里的韩夫人,想起当年她在乡下诊所查出来怀有身孕的事,差点逼得她自杀以证清白,后来她被逼得没办法,只好去做那个处女检查,但是就算是做了检查,那些人也不相信她,仍旧背地里骂她是个不检点,不要脸的女人,就连楚越后来都开始不相信她,最后她一气之下,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就跟楚越两个……

一直以来,她都以为是乡下诊所技术有限,现在听了韩修的话,厉雪舞心里阵阵寒凉,她可没忘记,当初她被人污蔑,被人唾弃,她的好友是怎么不离不弃的始终帮着她,也正因为这样,她才一直对她心存感激,不愿意对她的女儿冷言厉色。

原来,她竟然被那个女人玩弄在鼓掌,玩弄了二十多年!

“妈,你没事吧?”沈佳人激动的上前拉住厉雪舞的手,担忧的问,婆婆的情绪看起来很不好,甚至比刚才车祸之后还糟糕,真让人担心。

“佳人,我没事,看到你没事,妈就放心了。”厉雪舞看着沈佳人红红的眼圈,帮她理了理耳边的发丝。

“妈,佳人怀孕了。这次幸亏有你,不然孩子很有可能……”厉墨成说道这里,双手不自觉的紧握成拳。

“怀孕了?”厉雪舞刚醒来,就听到那句韩家能制出让人假孕的药来了,还不知道沈佳人怀孕的事,现在听厉墨成这么一说,立刻激动的坐了起来,“佳人,你怀孕了?真的怀上了?”

“嗯,医生说两个多月了!”沈佳人满面红潮,掩饰不住激动的心情。

“竟然两个多月了,我这个做婆婆的还没有察觉!真是太粗心了!”厉雪舞自责的说。

“妈,这不怪你,连我自己都没有觉察到。”沈佳人连忙安慰着厉雪舞,之前她假孕的时候,反应的那么大,呕吐的那么严重,可是现在这肚子里的小家伙,安静的很,一点都没有折腾她,她这阶段,好吃好睡的,养尊处优,身体微微长了点肉,根本就没往那方面想。

“还好孩子没事。”厉雪舞想起今天的车祸,一阵后怕,情不自禁的攥紧了沈佳人的手,“都怪妈今天太任性了,非让你开车带我出去,这要是万一孩子有个不测,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妈,你瞧你说的,事先我们都不知道怀孕的事,而且,今天要不是你,现在躺在医院的就是我了。”沈佳人想起那辆车撞过来的时候,婆婆奋不顾身的将她护在怀里的场景,禁不住鼻子发酸,她何德何能,让婆婆这样对她,拼了命的保护她。

“总之,今后我可不敢再这么任性了,我也是脑子糊涂了,家里有司机,还要你非会开车干嘛,真是老了脑子都坏掉了!”厉雪舞还是后怕的很。

“我知道妈是为我好,我这不是没事嘛,倒是你,这个样子,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跟莫叔叔交代了。”沈佳人看着婆婆头上缠着的纱布,心疼的说。

“交代什么?小舞怎么样了?”说曹操曹操就到,莫远一进来,看到床上的厉雪舞,立刻紧张的问:“怎么了这是?”

“没事,就是额头上擦破点皮,没什么大碍。”厉雪舞连忙说。

“你们两个也太胡来了,家里有司机不用,非要自己开车出来。”莫远一看厉雪舞头上的纱布,又是心疼又是责备。

“下次不敢了!”厉雪舞乖巧的说道,然后见莫远还要训上两句的样子,连忙开口说:“佳人怀孕了。”

“什么?”莫远吃惊的看着沈佳人,回过神来之后,脸色更黑了:“简直胡闹!下次再这么任性,看我不好好收拾你们!”

厉雪舞没想到不但没有转移掉莫远的注意力,还让他火气更大了,连忙低下头不说话,自从这个男人正名了之后,对她管的可真是严格,有种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架势,她从来不知道,这个总是噙着温暖笑意的比她小十岁的男人,竟然有这么强势严肃的一面,让她心里都不由得有点儿畏惧。

“莫叔,你吓到我妈了,医生说她有点轻微的脑震荡,你说话别这么大声。”沈佳人倒是一点也不怕莫远,平时看厉墨成跟莫远两个开玩笑打闹的折腾惯了,跟莫远说话没有了对长辈那样的隔阂。

“脑震荡?!”莫远声音又不自禁的抬高一个八度,但是看到厉雪舞皱了下眉头之后,立刻又放缓声音说:“今后就好好呆在家里,哪里都别去,想要什么,让墨成带回来。”

沈佳人嘴角一抽,看着面色发苦的婆婆不禁“可怜”起她来了,自从莫叔跟婆婆领证之后,莫家跟厉家经历过了几次两个人该住莫家还是厉家的争执之后,最后的结果就是莫远跟厉雪舞两个搬到了市南的一栋别墅里,单独住了,当然了,身为厉雪舞儿子跟儿媳的厉墨成跟沈佳人,也跟着住了进去,沈佳人每天都亲眼目睹着莫叔对婆婆的好,也目睹着莫叔对婆婆非同寻常的占有欲,简直比厉墨成那家伙还夸张,一提到婆婆的事,就紧张到不行。

今天也是婆婆趁着莫叔去做复健的空当,鼓动她出来透透气的,谁知道还偏偏又发生车祸,可想而知,接来下的很长一段时间,婆婆都要被莫叔给看得牢牢的了。

“知道了。”婆婆有气无力的回答。

“要是想出门,我可以陪着你,就算是我现在腿不方便,但是陪你四处逛逛还是没问题的。”莫远也知道自己对厉雪舞管的太严了,立刻说。

“好。”厉雪舞闷闷的回答,她就是不想天天跟这个男人黏在一起,才想出去透透气的,真后悔跟他搬出来单独住了,每天都被他折腾的不行,也不知道他明明都已经不年轻了,哪里来那么好的精力。

“今天晚上回老宅,佳人怀孕是大事,要好好庆祝!”莫远见厉雪舞不高兴了,立刻说道。

“回老宅好,我们在那里多住几天!”厉雪舞兴高采烈的说。

“好。”莫远看着厉雪舞眼中的激动,心里微微一叹息,看来,这段日子,他真的是做的有点过火了,该检讨了。

晚上的厉宅热闹非常,厉家人全部到齐了,莫家人也都全来恭喜,沈佳人被众星捧月的高高捧着,宝贝着,简直跟女王似的。

“佳人,这次是真的,不会再出错了吧?”就在众人高兴的时候,包贝贝这个不靠谱的女人又来冷场。

“不会,我们下午又做了个全面的检查,确定是怀孕了。”沈佳人肯定的回答。

厉墨成将她跟婆婆带去的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地方,但是那个人的医术显然很高超,厉墨成对他的话深信不疑,而且,他也给自己做了个全面的身体检查,确定自己身体里没有药物残留才放心。

只是她一直不明白韩悦究竟是怎么给自己下药的?毕竟,当时她可是在F市啊,她的手怎么伸的那么长?

不过,厉墨成说,她有心想要害她的话,这种事轻而易举,让她不要多想,可是有过那一次假孕的经历,她怎么能不乱想,真怕现在的一切,不知道什么时候都变成镜花水月一场空。

至少,现在知道自己肚子里有颗两个月的小芽儿,她都觉得不真实,幸福来的太突然了。

“放心吧,这次是千真万确,之前,佳人是被韩悦那个女人给下了药,唉!这事说来都怪我!”厉雪舞一想起自己曾经对韩悦那么好,虽然也是别有用心的,就觉得心里十分愧疚。

“妈,不是说不提以前的事了嘛!”沈佳人拉着厉雪舞的手撒娇。

“韩悦那个女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包贝贝比谁都义愤填膺,“就那么放她回A市,真是便宜她了!”

“好了贝贝,这种时候,不要提这种破坏气氛的人,那种人不值得我们拿出来讨论。”沈佳人搂着包贝贝的肩膀,说道。

“对,不提她!”包贝贝恨恨的说:“那渣女不配!”

几个人看包贝贝这副嫉恶如仇的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

“早就看出韩家人不是什么好鸟!”一边下棋的莫老爷子跟厉老爷子说。他今天听到沈佳人说韩悦手里有能让人假孕的药之后,自然的就想起当初厉雪舞被传未婚先孕的风波来。

“韩家所图不小,这些年爬的挺快!”厉老爷子冷嗤一声。

“你就没打算做点什么?”莫老爷子沉不住气的问。

“你以为呢?”厉老爷子将棋子一落:“将军!”

“你又使诈!”莫老爷子生气的瞪了厉老爷子一眼,然后看了一眼棋盘,笑骂了一句:“你个老狐狸!”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