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15:好戏还在后头

“小舞!”莫远反手握住厉雪舞的手,面色复杂的对她摇了摇头,“你不需要这么委屈自己,我爸就是在气头上,他不会真的让我娶那个女人的。”

厉雪舞转头看着莫远,心里越发的酸涩,她也不是不知道莫老爷子是在说气话,按照他护犊子的性子,又怎么会让莫远娶吴寡妇那样的女人进门,就是再生气,他也丢不起那个脸,可是莫远越是这样,她心里越是愧疚的不行,这个男人,到了此刻,还在为她着想。

“我不委屈。”厉雪舞声音微微哽咽,然后看了一眼绷着脸不说话的莫老爷子,又转头看向莫远:“跟你在一起,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委屈,我怕的是,委屈了你,我……”忽然,说不出话来。

“不管我为你做什么,都是心甘情愿的,小舞,我不想你因为愧疚跟感激,跟我在一起。”莫远摇摇头。

“你……”看着自己的儿子将到手的肥肉往外推,莫老爷子气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他怎么就养了这么个不争气的东西!

“愧疚跟感激,是有的,但是莫远,我忽然间想明白了,我们都不小了,如果真的要找一个伴儿,相互扶持的走下去,让家里人也放心,这世上,还有谁更适合?我不想再这么继续下去了。”情情爱爱,厉雪舞是说不出口的,这已经是她觉得最肉麻的话,说完后,连头都不敢抬了。

病房里突然陷入空前的安静。

“你小子还愣着做什么?这么大年纪了,难道真要跟毛头小子似的,天天将什么情啊爱啊的挂在嘴边,你不嫌害臊?”莫老爷子看着还不吱声的小儿子,气的恨不得一巴掌拍醒他,可千万别在这个时候,上来拧巴劲儿,浪费他们这一群人的苦心。

“爸!”莫远不满的看了莫老爷子一眼,然后脸色也有些发红,窘迫的说:“我这不是觉得幸福来得太突然了,有些不真实,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嘛!”

“臭小子!”莫老爷子总算是放下心来,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这么多年,这两个人总算是要有个结果了。

“这么说,我现在就不需要躺在这里了,是吧?”就在众人高兴的时候,包贝贝从病床上爬起来,揉了揉有点酸的胳膊说。

“你……贝贝你没事?”厉雪舞惊讶的问。

“啊?我,我……哎呀,头好晕……我又晕倒了!”包贝贝看到一边的沈佳人跟她猛打眼色,立刻意识到不妙,啊呀几声,两眼一翻,又倒在床上。

沈佳人禁不住面色抽了抽,包贝贝这个不靠谱的,总是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你们……”莫远就是再傻,也明白这些人这是合起伙来骗他们了,又生气又难堪,“小舞……”他觉得自己就像是自己欺骗了厉雪舞一样。

“这孩子!”厉雪舞看着病床上烫的歪七扭八的包贝贝忍俊不禁,莫家人一向循规蹈矩,怎么就养出这么个古灵精怪的孩子,怪不得宝贝的跟眼珠子似的!

“小舞,你没生气?”莫远激动的看着厉雪舞问。

“我就那么小气量?跟个孩子一般见识?”厉雪舞有些不满的瞪了莫远一眼,只是这一眼,娇嗔居多。

“我……”莫远一时间有点傻,不知道该怎么反应,脑袋里全是一团浆糊:“可是这是一场骗局。”。

“他们这么做,是很过分,但是也让我看清楚自己的真心,莫远,今后,我们好好过日子吧。”厉雪舞向来是个坦率的人,想通了,便不再矫情。

“嗯。”莫远激动的将厉雪舞抱进怀里。

“你做什么,快放开,这么多人在……”厉雪舞羞窘的挣扎,都一把年纪了,怎么跟个毛头小伙子似的,这么不顾及场合。

“我们什么都没看见!哎呀,这天花板的花纹真好看。”厉墨成笑着说。

“你个混账小子,等我回家再收拾你!”厉雪舞没好气的瞪了厉墨成一眼,不用多想,她今天是被这臭小子里应外合的给卖了!

“莫叔,你可要帮我。”厉墨成可怜兮兮的跟莫远求救,完全不似以往冷酷的模样,倒像是个淘气捣蛋的孩子。

莫远的思绪一下子飘得很远,想起以前,厉墨成也是这样,每次犯了错,跟小朋友打架之后怕厉雪舞惩罚,都是这样跟自己求助,也只有那时候,他才肯按照辈分,喊他一声莫叔。

“我只听小舞的!”莫远回过神来,看着厉墨成笑。

“莫叔,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你叛变了!”厉墨成有些受伤的指控,以前他都是会帮他求情护着他的。

“那不一样,现在身份变了!”莫远笑,竟然带着几分邪气。

“原来以前对我好都是假的,老婆,怎么办?我好想上当受骗了!”厉墨成受伤的搂着沈佳人的腰,求安慰。

“你就别耍宝了,一点都不像你!”沈佳人无语,这家伙今天跟吃错药了似的,她都不能适应。

谁能料到平时一本正经的厉*oss今天竟然这么幼稚,简直闪瞎眼好不好?

“娘不疼,媳妇不爱,连莫叔都叛变了,这往后的日子真是一片灰暗,我去反省了!”厉墨成夸张的说完,拉着沈佳人离开现场,其他人也都跟着离开了,不一会,病房里就只剩下莫远跟厉雪舞两人,呃~还有一个被大家遗忘了,躺在床上装昏迷装的无比纠结的包贝贝。

话说,她现在到底要不要醒来啊?来个人告诉她一声啊!

莫远跟厉雪舞的事情定下来,两家人自然是高兴,当天晚上,两家人都齐聚厉家分外热闹。

“这两个孩子,终于守得云开见日月。”厉老爷子看着厨房里忙碌的厉雪舞,跟厨房门外轮椅上静静的看着厉雪舞的莫远,感慨良多。

“总算是对老伴有个交代了。”莫老爷子看着自己不争气的儿子,又看看厉雪舞,一时间眼眶有些难受。

“莫老头,你这次可是想好了?”厉老爷子看着莫老爷子,不确定的问。

“哼!我们莫家的男人哪一个是孬种了?楚家还真以为自己能一手遮天了?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我老头子早就看楚家人不顺眼了,不过是师出无名罢了!竟然还敢拿我老大的前程威胁我,笑话!”莫老爷子被厉老爷子这么一问,立刻火冒三丈。

楚越真的以为,他拿莫骢要挟他,他就会为了莫骢的前程,放弃小儿子的幸福?简直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当他老头子是吓大的?难道不知道他莫老头这一辈子最护犊子?那个儿子都是他心尖上的肉,想要从他心尖上的剜肉,也要看看姓楚的有没有这个本事!

“那边这次真是狗急跳墙了。”厉老爷子一想起楚越,眼中划过冷意,他好好一个女儿,被他糟蹋的蹉跎了这么多年,现在还想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对她女儿跟孙子的未来指手画脚,真当他老头子这些年不插手,就是一直在放任他不闻不问了?

“还以为他们是以前的楚家呢,就算是以前的楚家,我们也不怕他们,更何况是现在!”莫老爷子气吼吼的说。

“这口气,我也憋了几十年了!”厉老爷子放下手中的棋子,“将军!”

“厉老头,那你使诈!”莫老爷子低头一看棋盘,傻眼了,立刻不满的嚷嚷。

“你自己心不静,怪得了谁?”厉老爷子得意的说,心里却在想,我下不赢你儿子,总要从你这个老子身上讨回点面子来吧!

“你……”莫老爷子生气的瞪着厉老爷子。

“愿赌服输!”厉老爷子不甘示弱的瞪回去。

两个老人在客厅里大眼瞪小眼的,惹得一边看热闹的人哭笑不得,这简直就是两个老小孩!

“佳人,我们现在可是亲上加亲了。”包贝贝一边吃葡萄一边高兴的说。

“亲上加亲?”沈佳人有些不解的看着包贝贝,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当然了,你想想,我们两个人情同姐妹,你嫁给厉墨成,我小叔叔又娶了你婆婆,不是亲上加亲是什么!”包贝贝为自己的辩解觉得十分得意,拿起一个葡萄,却不小心看到一边站着一动不动的大白,然后有些心虚的说:“大白,你说你一直这么跟个木桩子似的傻站着做什么?坐下来喝点水吃点水果啊!”

“不用!保镖只有站着的份!”大白面无表情的说。

别以为,骗了他,给他点小恩小惠的,他就既往不咎了!这个女人越玩越过火了,不给他点教训,她永远不知道自己的举动有多伤人!

“不吃拉倒!”包贝贝碰了个钉子,生气的嘟嘟嘴,然后继续吃葡萄,却觉得这葡萄怎么这么酸啊!

沈佳人看包贝贝跟大白两个闹别扭,想到今天早上包贝贝昏迷过去的那一刻,大白煞白的脸,又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坐在包贝贝身边,给包贝贝削苹果的莫晨,心里不禁感叹,这也不知道是包贝贝这个女人的好命还是歹命。

晚饭很丰盛,两大家子人吃的正进行,厉墨成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接了起来:“老大,韩悦从警局出来了。”

“嗯,我知道了。”厉墨成早有所料,所以并不奇怪,挂断电话继续吃饭。

“什么事?”沈佳人得到婆婆的暗示,问道。

“没什么,韩悦被人从警局里保释出去了。”厉墨成云淡风轻的说。

“哼,韩家也是,没留下一颗正苗!”莫老爷子嘲弄道。

“那,那碗汤里究竟被她放了什么,查出来了没有?”厉雪舞有些担忧的问,韩悦的性子跟她母亲当年十分像,她起初总是不自觉的有几分好感,但是发生这么多事,她深知韩悦的城府,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还没有。”厉墨成眉心一皱。

这也是他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韩悦放的东西,肯定不是好东西,可是为什么却化验不出结果来呢?

“那贝贝喝了,会不会有事?”孟嘉怡看着包贝贝,担忧的问。

“不会不会,我根本没喝下去。”包贝贝得意的说,看来她的演技不错,把大家都骗了。

“可是明明……真没喝?”沈佳人狐疑的看着好友,问道。

“当然了!你以为我傻啊!明知道那个坏女人肯定在里面动了手脚,我还傻不拉几的上赶着送死?”包贝贝白了沈佳人一眼,然后又兴奋的看着大家问:“怎么样?我演的像吧?我可是在家里排练了好久,快点赞快点赞!”

“这孩子!”孟嘉怡看着跟活宝似的包贝贝,忍不住放心的笑了。

沈佳人看着包贝贝那副得意的小样儿,忍不住直摇头,她不认识这个家伙!

众人正说笑呢,厉墨成的手机又响了起来,他看着来电显示,面上有几分犹豫,但是还是接了起来。

“我在门外!”手机里的人声音有压抑不住的怒气。

“你是打算让我请你进来?”厉墨成的语气微冷,脸上的笑容也收敛了起来。

“让你妈接电话!”楚越勉强压下心口的怒气,说道。

他给厉雪舞打电话,没有打通,不得已才打到厉墨成这里,一听说韩悦出事,他就知道不好,亲自赶过来了,却看到在门外看到厉家跟莫家两家人相谈甚欢,这让他差点砸门。

“我妈去给莫叔盛汤去了,不方便。”厉墨成故意说道。

“厉墨成!你别忘记,你到底是谁的儿子!”楚越的声音又抬高了几分,怒吼道:“让你妈接电话!”

“我说了我妈不方便,要不我让莫叔跟你说两句?”厉墨成才不管对面的男人是不是气的心肝肺都要炸了,存心的说。

“儿子,电话给我。”厉雪舞不想再闹出什么笑话来,尴尬的身手抢过厉墨成的手机,然后起身去了客厅。

“什么事?”厉雪舞从窗户看着外面在路灯下徘徊的男人,问道,声音异常的平静。

“雪舞!我在门外,你出来。”楚越听到厉雪舞的声音,语气缓和了一点,但是仍旧带着几分隐藏不住的怒气。

“天太晚了,我不方便。”厉雪舞拒绝,“楚越,我们现在的身份不适合见面,有什么事,电话里说吧。”

“电话里说不清楚,你出来!”楚越十分固执的坚持。

“如果你没什么想说的,那我挂了,你今后也别再打过来了。”厉雪舞声音冷淡。

“雪舞!你出来,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当面说!”楚越因为厉雪舞语气中的毫无波澜,心底产生了一丝恐慌,以前不管厉雪舞爱他也好恨他也罢,在面对他的时候,即便是伪装,也从来没有这么平静过,平静的像是彻底割舍掉了什么,再也不留恋。

“看来你是真的没什么重要的事,我也觉得,我们之间不再可能有什么重要的事,就这样吧,楚越!”厉雪舞说着,挂断电话!

就这样吧!这句话,不但是她对楚越说的,也是对自己说的,这些年来,她从来没有想过要跟楚越再破镜重圆,因为她知道,破了就是破了,就算是粘得再完整,破碎的痕迹还在,有些事,无法挽回,更何况,她厉雪舞有厉雪舞的骄傲,跟钟雪梅斗,纯粹是咽不下心中那口气,但是却并非因为那个男人了。

叹了一口气,厉雪舞转身,却发现莫远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默默的陪在她身边,她身手握着莫远的手,觉得这触手可及的温暖,弥足珍贵。

“晚饭合胃口吗?”

“你做的,我都喜欢吃。”莫远笑,怎么会不合胃口,一桌子菜,一大半都是按照他的口味来的。

“走吧。”厉雪舞上前推着莫远的轮椅,想要回餐厅,手却被莫远抓住,“你先回去,我出去见见他。”

“不要!”厉雪舞心急的拒绝,脱口而出。

“小舞。”莫远眉头一皱,眼里有了几分受伤的神色,“你还是放不下他?”

“不是,你现在的样子,我是怕你受伤!”厉雪舞急急地辩解,“他已经早已不是当年的那个人,现在未达目的不择手段。”厉雪舞说着,看了看莫远的腿。

“我陪莫叔去。”厉墨成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出来,笑着接过厉雪舞手中的轮椅,说道:“有些话,我也想一次跟他讲清楚。”

有厉墨成陪着,厉雪舞在没有拒绝的理由,看着两个人推门出去。

这样也好。

楚越原本因为厉雪舞的拒绝而生气,刚犹豫着要不要闯进去将厉雪舞拽出来,就听到大门响,他欣喜的一回头,喊了声“雪舞”,却在看清楚来人的时候,脸色阴沉无比。

莫远,这个小他十几岁,却处处跟他不对盘的男人,此刻就算是坐在轮椅上,脸上的笑容看起来还是那么的碍眼。

“怎么是你们?你妈呢?”楚越看着莫远身后推轮椅的厉墨成,拳头捏的死紧,他的好儿子,处处要跟他作对吗?

“韩悦是你从警局带走的?”厉墨成没有回答楚越的问题,反问道。

“是又怎么样?韩悦是你未来的媳妇,我救他,有什么不对?”楚越看着厉墨成,生气的说:“你太任性了,你知不知道,韩家如今的地位,你竟然将韩家唯一的继承人送进警察局!”

“韩家是什么地位,与我何干?我媳妇在里面跟我妈吃饭,韩悦算是个什么玩意?”厉墨成不屑的看着楚越:“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有骨气,连对韩家都能摇尾乞怜。”

“厉墨成!这就是你对自己的亲生父亲说话的态度!”楚越气疯了,太阳穴突突的跳个不停。

“我对你,已经够客气了。”厉墨成冷笑,一个遗弃了他们母子二十年的男人,还期望他对他们什么态度?真是可笑!

“墨成。”莫远拍拍厉墨成的手,喊了一声。

厉墨成便站在一边不说话了。

这一转变,让楚越更是气得红了眼,他的儿子,跟他像仇人一样,却对着莫远,言听计从。

“楚越,小舞已经答应我的求婚了。”莫远简单的陈述事实。

“小舞小舞!莫远,你凭什么这么叫她?你别忘记,你比她还小十岁!”楚越尽管早就料到是这样,但是却仍旧无法冷静,尤其是现在莫远一副不卑不亢的胜利者姿态站在他面前对她说这些,更是让他抓狂:“雪舞不会同意的,一定是你们逼她的!是你逼她的对不对?因为你的腿,让她产生愧疚,所以逼她跟你结婚!”

“我虽然不是什么君子,但是楚越,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卑鄙。”莫远看着楚越,平静的说:“不过,还是要特别的感谢你,要不是我的腿,或许,小舞还没有这么快想通,从你的阴影里走出来。”

“莫远,你……”楚越看着莫远,气的想要上前给莫远一拳,却被厉墨成一把抓住手:“楚部长,我家门口有摄像头,你这样公然动粗,传出去对你的名声不好吧?”

“连你也同意,你妈嫁给这个瘸子?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楚越生气的甩开厉墨成的手,指责道。

“我当然知道我在做什么!我要我妈幸福,就这么简单!”厉墨成冷冷的说。

“可我才是你的亲生父亲!”楚越激动的大吼。

“我妈要的,你给不起!”厉墨成看着楚越,“放手吧,你已经耽误了她这么多年,还要自私的伤害她到什么时候?你知不知道,这些年,她是怎么过来的?”

“你又知不知道,我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楚越厉声反问,情绪激动的眼睛通红。

“你有儿子,有老婆,有事业,是人人眼中了不起的权贵,大人物,当初,你选择这些的时候,就应该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更没有什么鱼与熊掌兼得的两全其美,所以,在你选择抛弃我们母子的时候,这结局早就已经注定,现在,伤害已成,一切都晚了。”这是厉墨成,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平心静气的与楚越一下子说这么多话,可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是这么的绝情,打击的楚越站都站不稳。

“不会的!我不会就这样算了的!你是我儿子,雪舞也是我的女人!都是我的……”楚越倒退几步,然后身体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墨成,你不该这么刺激他。”莫远看着地上的昏迷的楚越,有些不赞同的皱眉。

“我只是实话实说。”厉墨成紧紧握着轮椅的扶手,然后冷漠的看了一眼地上的楚越,说:“外面风大,我们回去吧。”

“可是,就这样不管他?”虽然跟楚越是情敌,这么多年互看不顺眼,但是就这样看他倒在门外,莫远还是有些不放心,倒不是他有多么的思想高尚,而是他怕厉雪舞知道难做。

“自然有人管他!我们根本不必操这份闲心。”厉墨成说着,看了一眼不远处一角,嘴角冷冷的一勾。

莫远心想,楚越这样的身份,自然是不会一个人单独出门身边不带人的,于是不放心的看了一眼楚越,跟着厉墨成回去了。

楚非墨从一颗大树后面走出来,走到楚越面前,看着楚越苍白的脸色,又看着紧闭的厉家大门,心里不禁恼恨,厉墨成竟然真的这么狠心,对他不闻不问!

还说自己跟这个人,跟楚家没有任何关系,这份狠劲,难道不是楚家遗传的吗?

厉墨成,好戏还在后头!

楚非墨收回目光,将地上的楚越扶起来,消失在夜色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