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14:我嫁给你!

此刻警局里正闹得不可开交。

赵琛看着平时都难得一见的大人物,今天竟然跟开会似的一下来了好几位,就忍不住头疼,这究竟是要闹哪样啊这?

其实今天的案情也很简单,只要照着程序走一遍,就OK了,但是关键是这些人没法让他真的照着程序走又不得不照着程序走,他都一次发现这警察局的工作这么难做。

“厉夫人,我们先再来了解一下案情。”赵琛笑着看着厉雪舞,说道。

没办法,不知道那人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他现在只能拖时间了,放慢节奏,等下一步的指示。

厉雪舞很配合的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其实再简单不过。

“您是说,厉总就是因为这个报案?”赵琛越发摸不着头脑了。

“赵局长,我想厉大哥就是关心则乱,所以才做出这样的举动来。”韩悦在一边隐晦的暗示。

“这位是……”尽管认识韩悦,但是赵琛仍旧打着官腔,那个人一向的不近女色,这个突然出现在他家的女人,还表现的一脸熟稔的模样,喊他厉大哥……赵琛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点什么。

“我是交警大队的韩悦。”韩悦被赵琛这么装模作样的一问,立刻回答,心里却是有些沉闷不得发泄的郁气,S市毕竟不是A市,没有几个认识她的,说话办事都要受限制,可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厉墨成竟然真的说到做到,将她跟厉雪舞给送进警局来了。

这个男人,怎么会这么狠!甚至连她的母亲都不放过!

“怪不得看起来面熟,原来是韩队长。”赵琛打着哈哈:“韩队长跟厉夫人很熟?为什么会出现在厉家,而且还是一大早,难道韩队长昨天是在厉家住的?”

不能太过盘问厉雪舞,这个韩悦,他倒是可以大做文章。

“我是晨练恰巧碰到厉阿姨的。”韩悦有些隐隐生气,这个赵局长的话里明显是另有所指。

“我跟韩悦的父母都是多年老友。”厉雪舞补充道。

“这就难怪了。”赵琛假装恍然大悟的模样,然后又笑笑,“不过我们警方判案,向来不相信什么偶遇的。”

“赵局长,你这是什么意思?”韩悦现在已经明显的听出赵琛是刻意针对她的了。

“我只是就事论事,韩队长不要这么激动嘛!”赵琛不紧不慢的说,明显就是你激动就是心虚的模样。

“你……”韩悦生气,但是又不能将赵琛怎么样,只得暗暗隐忍。

她今天的计划,明明不是这样的,都怪那个包贝贝,横插一脚进来,打乱了她所有的节奏,不然的话,沈佳人这辈子休想再下出个蛋来!

韩悦暗自饮恨,与赵琛周旋,一边的厉雪舞却是坐在那里发呆,思绪飘得很远。

当年,她也曾经过警局……

“小舞!”一个急切的声音,打断了厉雪舞的思绪,厉雪舞回头,就看到莫远出现在她身边,跟当年一样,唯一不同的是,他当年是疾步奔跑而来,而现在……厉雪舞看了一眼莫远的轮椅,眼眶直发酸。

“你怎么出来了?”厉雪舞看着莫远,声音有点哽咽。

“别怕。”莫远拍了拍厉雪舞的后背,然后跟赵琛点点头,打了个招呼,问道:“赵局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琛当年曾经是莫老爷子的手下,虽然不是直系,但是受过莫家人不少恩惠提拔才有今天的地步,对莫远的态度自然是不一样,于是连忙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不管怎么说,莫远的出现,让赵琛心里踏实多了,不然他真是被夹在两边,进退两难。

“这么说,这问题出现在那碗汤上了?”莫远不难听出问题所在,然后问:“那取证了没有?化验结果怎么说?”

“还在化验。”赵琛说道。

“那就等化验结果出来再说吧。”莫远看了一眼厉雪舞有些发干的嘴唇,有些不满说道:“你们警局不会连杯水都供应不起吧?”

“瞧二少这话说的,这不是刚才一直忙着理清案子的来龙去脉,忘记了嘛,我这里前阶段朋友刚送来上好的六安瓜片,一起尝尝。”赵琛巴不得有机会走呢,莫远一说,立刻乐颠颠的去泡茶去了。

赵琛一离开,厉雪舞的神经才总算放松了一些,她看这莫远愧疚的说:“贝贝怎么样了?”

“说是中毒,还在抢救。”莫远脸色有些凝重,“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我也不知道。”厉雪舞叹口气说:“不知道怎么的,自从……这家里就没太平过,难道真的是被她煞到了?”

那个名字,厉雪舞没有说出来,但是在场的人都知道厉雪舞的意思。

韩悦听到厉雪舞这么说,脸色好看了很多,被包贝贝这一搅合,她虽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但是至少,厉雪舞跟沈佳人的关系更恶化了,也还不错。

至于那碗汤,她相信,就凭这些人,根本查不出什么。

果然,不一会,赵琛把茶泡好了,并且带来了化验结果,那碗汤没有什么异常。

听到这个,厉雪舞跟莫远,韩悦三个人都是松了一口气,只是究竟三个人心里是什么想法,只有她们自己知道了。

“那这么说,我们可以走了吗?”韩悦哪有心思喝茶,她现在就想快点离开警局这个地方,这里的给她的感觉很不好。

“韩队长,这恐怕还要委屈你们一会了,刚才厉少打电话过来,说他们已经找到新的证据,在来的路上了。”赵琛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韩悦,说道。

“什么证据?既然化验结果没事,就说明汤没有问题,这不就是最直接的证据?”韩悦不满的说:“我不认为,除了这件事,警方还有什么理由将我们留在这里。”

“汤的确是最直接的证据,可是有的时候我们断案不能光看表面,还请韩小姐配合我们的工作,再说了,只要心里没鬼,多少证据也是枉然,你说是不是?”赵琛说的振振有词。

韩悦一时间被堵的无话可说,她现在要是非要坚持离开的话,倒是显得她做贼心虚了,可是厉墨成说有新的证据,这让她心里隐隐有种不安的预感,而她一项相信自己的预感。

“小悦,就在这里等一会,赵局长的茶不错,喝一杯压压惊。”莫远递过一杯茶来,温和一笑。

“谢谢莫叔叔。”韩悦接过茶,道了谢,然后调皮的皱了皱鼻子说:“倒不是心里有鬼,而是这种地方,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进来呢!”

“习惯就好。”莫远不以为意的说。

韩悦心头一跳,什么叫习惯就好?她有些不满的去看莫远,却发现莫远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厉雪舞的身上,心里恨恨的,怎么今天所有的人都话里有话?

又等了大约半个多小时,厉墨成个沈佳人才姗姗来迟,厉雪舞不满的看了一眼厉墨成身边的沈佳人,将脸别到一边去,韩悦见厉雪舞的态度,心里好受了一些,连忙问:“厉大哥,你找到什么证据了?”

“韩悦,我给你一个坦白的机会,你究竟在那碗汤里动了什么手脚?”厉墨成冷冷的看着韩悦质问。

“厉大哥,你怎么能这么说?我什么都没有做过。”韩悦委屈的说,“我怎么可能做出那样的事来。”

“究竟有没有做过,你自己心里清楚,你现在坦白,我可以看在你父母的面子上,对你网开一面,你要是执迷不悟,那就不要怪我不留情面!”厉墨成再次警告的问:“到底放了什么?”

“厉大哥,你真的误会了,我什么也没放。”韩悦几乎委屈的要哭出来,“我也不知道怎会发生这种事,可是真的不关我的事,也许,也许是贝贝姐之前吃过什么东西,食物中毒了呢?”

韩悦被厉墨成的气势压迫的没有办法,分辩道。其实,包贝贝的事,她考虑了好久,只能从食物中毒上解释,不然,她真不知道为什么会喝了一口汤后发生那种反应。

不过,有了赵琛之前说的化验结果没问题,韩悦胆子壮了很多,她越发肯定,以他们的水平是不会查出什么问题来的,所以,面对厉墨成的质问,唱作俱佳。

她笃定,厉墨成根本会死找不到证据,来诈她的,所以坚决不上当!

“韩悦,你以为,你死咬着不承认就没事了?”厉墨成冷笑一声,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优盘,给赵琛,说道:“这是我家厨房的监控录像,麻烦赵局长看一下。”

“监控录像?”厉雪舞首先不淡定了起来,“厨房里什么时候按上监控了?我怎么不知道?”

“你在医院那阵安装上的,没多久,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用场了!”厉墨成回答,目光却是一直冷笑着看着韩悦。

韩悦做梦也没想到,厉墨成竟然会在厨房里安装上监控,她极力的保持着镇定,然后看着厉墨成,想从厉墨成的脸上看出些别的情绪来,却发现面前的男人深不可测的让人心惊,越是与他对视,越好像难以掩饰自己心中的秘密,吓得韩悦飞快的别开脸。

赵琛让人拿了一个笔记本电脑来,插上优盘,然后在场的所有人,都清楚的看到,韩悦在厉雪舞的背后,将一小袋不知道是什么的粉末洒进了那碗汤里。

“小悦!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厉雪舞不敢置信的看着韩悦问:“竟然真的是你!”

“厉阿姨,不是的,不是的,刚才赵局长不是说过吗,化验结果一切正常。”韩悦惊慌的辩解。

“赵局长,这又是怎么回事?”厉雪舞听了韩悦的话,又转身问赵琛。

“这个很简单,赵局长取证的那碗汤,是厨房剩下的,而不是餐桌上的那一碗,化验结果当然没有异常。”厉墨成为厉雪舞解释。

“那,那你带走的那半碗汤有什么异常没有?”厉雪舞紧张的问。

“结果还没有出来。”厉墨成沉默了一会说。

“厉阿姨,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做什么。”韩悦一听结果没有出来,一直悬着的心就放下来一半。

她相信,就算是厉墨成让人去查的话,也查不出个所以然来,韩家的秘术,岂是这么随便就让人能破解的?

“小悦,那你告诉阿姨,你往汤里究竟放了什么?”厉雪舞语气有些沉重,她看着韩悦,目光不像是之前的慈爱,带着几分失望。

“厉阿姨,我只是,我只是听你说不喜欢佳人姐,想要小小的恶作剧一下罢了,那只是一包糖精,真的不是什么毒药。”韩悦看着厉雪舞委屈的说:“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恶意。”

“可是贝贝为什么会中毒?”厉雪舞仍旧不相信韩悦,但是面色看起来缓和了一点儿。

“我也不知道,大概是她之前早餐吃了什么别的东西,刚好相克,所以才会这样。”韩悦急急地辩解:“那糖精跟鸡蛋是相克的,可以使人中毒昏迷,甚至死亡。”

“你不是说自己对做菜一窍不通,怎么会连这些都知道?”厉雪舞皱起眉头,她可不是好糊弄的。

“我,我也是偶然在树上看到的。”韩悦脸色微微一变,知道自己说露馅了,连忙补救。

“韩队长,我们警察办案,从来不相信偶然。”赵琛在一边说道。

“是不是这样,只要等那碗汤的化验结果出来就可以了,既然赵局长不相信偶然,但是总该相信科学吧?”韩悦有些生气的看着落井下石的赵琛,然后又看了一眼挽着厉墨成手臂的沈佳人,心里越发的愤恨,她第一次这么狼狈的被人质问,而且是在自己的情敌面前。

真是一子错,满盘皆输,今天这件事,就算是查出那碗汤里来没什么,她跟厉家人的关系,也不可能回到最初了。

都怪她太心急了,应该在等等的!“那半碗汤,厉大哥怎么处理了?不是应该交给警方检验的吗?”韩悦一想起被厉墨成带走的那半碗汤,心里就不踏实,自信是一方面,但是任何人都不喜欢事情超出自己掌控的感觉,她相信警局的设备,没有那么先进。

“已经拿去有关部门检验了,不过我想,韩小姐现在关心的应该不是汤的问题,而是你在汤里确实放了东西,而这东西也造成了致人中毒的后果,单凭这一点,你就难辞其咎。”厉墨成看着韩悦,神态睥睨,意思很明显,不管韩悦在汤里放的是什么,她确实在汤里放了不该放的东西,这一点怎么也洗脱不了。

厉墨成拉着沈佳人在一边坐下,然后自己给她们两人都倒了一杯茶,慢悠悠的喝了起来。

“厉大哥,你就这么不相信我?”韩悦一脸受伤的看着厉墨成,明明这些天相处下来,厉墨成对她的靠近已经不排斥了,两个人虽然从来没有过什么亲密的举动,但是她以为,她对于厉墨成是不同的。

“一个要害我妻子的人,我为什么要相信?”厉墨成讥诮的看着韩悦,这个女人再装的楚楚可怜,也隐藏不了她骨子里是条毒蝎的事实。

韩悦像是受了沉重的打击,一下子萎靡不振。

“墨成!”厉雪舞有些于心不忍的说了一句。

“好了,既然证据已经提交了,我们也没必要呆在这里了,我相信赵局长肯定会妥善处理这件事的。”厉墨成像是没听到厉雪舞的话似的,发下茶杯,拉着沈佳人的手,离开。

“莫叔,医院那边,我想你要去看看,莫老爷子已经过去,包贝贝的情况很不好。”厉墨成走到门口,又回头看了一眼莫远跟厉雪舞说:“不过,我妈应该不会去了,因为现在在她眼里,韩小姐比什么都重要!”

“墨成,别这么说你妈!”莫远看到厉雪舞身子一颤,有些生气的呵斥。

厉墨成不置可否的看了他们一眼,拉着沈佳人离开。

“小舞,墨成那孩子也是被气急了,你别往心里去。”莫远叹了口气说。

“我知道。”厉雪舞艰难的开口,然后看着韩悦欲言又止。

“厉阿姨,你去医院看贝贝姐吧,我一个人在这里没问题的,贝贝姐那边情况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你去看看也安心。”韩悦通情达理的说。

“小悦,那阿姨先去医院了。”厉雪舞犹豫了一下,说道。

韩悦点点头,目送莫远跟厉雪舞离开。

莫远在离开一段距离之后,突然回头看了韩悦一眼,恰巧看到韩悦眼中来不及收起来的阴霾,嘴角一勾,看的韩悦心惊肉跳。

她总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

莫远跟厉雪舞出了警局,发现厉墨成跟沈佳人在外面等着他们,见他们出来之后,帮忙将莫远的轮椅弄上车,然后开车一行人出发去医院。

“那碗汤里到底下的是什么药?”厉雪舞一上车,就忍不住问,她拉着沈佳人的手,一阵后怕。

“还没化验出来,不过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看韩悦那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也不是一般的东西。”厉墨成看着前方的路,声音有些冷。

“这个韩悦,没想到竟然有这么重的心机。”厉雪舞脸色沉了下来,要不是看在她父母跟她关系不错的份上,她早就演不下去了。

“有其母必有其女。”莫远不知道想起什么,回应了一句。

“她母亲可没有她这么心狠手辣。”厉雪舞说道。

“小舞,韩家的人,哪一个是简单的?你可不要忘记,当初最先追你的人是韩悦的爸爸,可是后来呢?为什么又跟韩悦的妈妈搅在一起了?只有你还将那种女人当成朋友。”莫远颇有些愤愤的说。

“可是,她也没有做什么伤害我的事。”厉雪舞想起当年,感叹道:“而且,她帮了我不少忙。”

这也是,她为什么会对韩悦百般忍让,不想跟韩家撕破脸的原因,就是因为当年的情分。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而当年,韩悦的妈妈就是对她雪中送炭的那个人,所以,这些恩情她一直记得。

“你这个人,让我怎么说你!”莫远叹一口气,然后看着厉墨成,两男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很有默契的又移开目光。

四个人到达医院,厉墨成推着莫远的轮椅,厉雪舞跟沈佳人走在两边,四个人走进包贝贝的病房,里面正吵闹不休的人都讶异的看着她们,一时间连争吵都忘记了。

莫老爷子看着这走过来的四个人,眼睛一眯,心里微微感叹,这一家四口的画面,倒是和谐。

“莫爷爷,莫叔叔,茹姨。”厉墨成跟沈佳人异口同声的跟病房里的莫家人打招呼。

莫老爷子本来缓和了的脸色,在看了一眼一边默不作声的厉雪舞的时候,又沉了下来,瞪着自己的儿子说:“谁准你跑出来的?难道你受的教训还不够?你还要被这个女*害到什么时候?”

“爸!”莫远皱了皱眉头,不满的看着莫老爷子喊了一声。

“莫叔,对不起!”厉雪舞咬了咬嘴唇,低着头道歉。

“厉雪舞,你说说,我们莫家到底是哪辈子欠了你了?你不把我儿子当回事也就算了,现在还想让我再搭上一个孙女?这贝贝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看你怎么跟我交代!”莫老爷子没好气的说。

“我……对不起!”厉雪舞的语气更加谦卑愧疚,可是除了对不起,她现在根本不知道说什么。

“我老头子不想听你说什么对不起,这些年,我听到的对不起还少吗?耳朵里都快长茧子了!”莫老爷子很不讲道理的怒吼:“你倒是跟我说说,这莫远怎么会跟你在一起?我不是说你们两个也给我断个干净彻底吗?”

“是我打电话……”厉雪舞不想隐瞒,但是话刚说到一半,就被莫远打断:“是我看你们都不在,给小舞打的电话,谁知道听说出事了,就去了躺警局了解下情况。”

“贝贝都这样了,你不来医院,去警局了解什么情况?分明就是袒护那个女人!”莫老爷子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莫远训斥:“你说你这么多年为这个女人做牛做马的,你图个什么?一个大男人被个女人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你还要不要面子?我老脸都给你丢尽了!你这个混账东西,人家根本看不上你,你怎么就这么没脸没皮的去拿热脸贴人家冷屁股!你还要傻到什么时候?”

莫老爷子越说越生气,恨不得动手打莫远几个耳光,但是看到莫远的双腿,又起的忍住:“你明天就给我去跟那个吴寡妇把证领了,省的我看着你心烦!”

“爸,你说什么呢!”莫远一听老爷子说这话,脸色一下子变了,老爷子竟然让他娶那个吴寡妇!

“爸,你别冲动!”莫骢一听老爷子的话,也傻眼了,那个吴寡妇怎么能配得上他的弟弟,老爷子这是气糊涂了吧?

“我没冲动!今天谁劝我也没用!你看看你,现在都成了什么样子?你好好的时候,人家都看不上你,先你腿都瘸了,还妄想着癞蛤蟆吃天鹅肉?也就吴寡妇那样的女人,跟你般配!”莫老爷子气的胡子直抖,但是看起来是铁了心了,他向来护犊子,对自己纵容,但是一旦拿定主意,谁也没办法说动,就像上次,他说莫远出院之后,就不准再跟厉雪舞往来,结果就真的断了两个人的联系,没有人会质疑他话里的真假。

“爸……”莫远还想说什么,却被莫老爷子大手一挥,瞪了一眼说道:“我主意已定,什么都不准再说了,你妈临走的时候就后悔没看到你结婚成家,将这个任务交给了我,现在我年纪大了,身体一天不如一天,说不定哪天就被你们给气死了,不能再这么放任你下去了,不然我到了那边,怎么跟你妈交代!”

莫家人听到老爷子提起莫老太太,都沉默了,莫远更像是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整个人都颓废了,一脸灰败的绝望。

厉雪舞看着莫远,心里的难受的像是装了满满一缸的苦水,她咬咬牙,上前拉起莫远的手,说了一句:“我嫁给你。”

莫远一愣,不敢置信的看着厉雪舞,不等他说什么,厉雪舞已经别开脸,看着莫老爷子说:“请莫叔叔成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