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13:看戏

“贝贝!”众人惊慌失措,还是大白反应最快,一下子冲上前,在包贝贝摔倒前将包贝贝接住,看了一眼怀中已经昏迷的包贝贝,生气的问:“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韩悦也想问,这就究竟是怎么回事?跟她预料的完全不一样,包贝贝倒下的那一刻,连她都懵了,她做梦都没想到,包贝贝怎么会突然冒出来,而且好死不死的喝了沈佳人的汤!

她现在该怎么办?

“贝贝!”沈佳人一声尖锐的惊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沈佳人惊慌失措的问。

“赶紧送医院!”厉墨成看了一眼昏迷的包贝贝,话刚一说完,大白就已经抱起包贝贝朝外疾奔,而沈佳人也小跑着准备跟上去,却被厉墨成一把拉住,他拿起桌上剩下的那半碗汤,说道:“将这个带去医院化验一下。”

沈佳人慌忙点头,然后深深的看了一眼厉雪舞跟韩悦,厉雪舞抿着唇不说话,韩悦一脸担忧跟不知所措。

“厉大哥,佳人姐,我跟你们一起去医院。”韩悦站起来说道。

“你现在该去的不是医院。”厉墨成冷冷的看了韩悦一眼,韩悦心口一颤,刚想着该怎么开口解释,就听厉墨成的声音响了起来:“你该去的地方是警局!”

“厉大哥,你怀疑我动了手脚?”韩悦急急的辩解,“我没有!我怎么能做这种事?早餐是我跟厉阿姨一起做的,这汤……”

“这汤是我做的!”厉雪舞接过话来。然后看了一眼韩悦,韩悦的心里有片刻的心安。

“谁做的不重要,谁动了手脚谁自己知道!”厉墨成没时间跟韩悦废话,拉着沈佳人的手,颇有些劫后余生的意味:“幸好不是你。”

“我倒情愿是我!”沈佳人眼眶泛红,看起来颇有些心凉之感。

“走吧,先去医院看看贝贝!”厉墨成拉着沈佳人的手,发现她的小手冰凉,禁不住心疼。

两个人离开之后,韩悦才发现饭桌上只剩下厉老爷子跟厉雪舞还有她三个人了,那些人都跟着去了医院。

“厉阿姨,我这真的没有做什么!你相信我!”韩悦看着厉雪舞,一脸惊恐:“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个样子。”

“阿姨也相信,你不会这么做,那碗汤不是拿去医院化验了吗,相信会给你个清白的。”厉雪舞安抚的拍拍韩悦的手,“只是,怕墨成那孩子,怕是不会相信吧!唉——看他刚才的莫模样,怕是连我都恨上了。”

厉雪舞感叹道。

韩悦眼中飞快的划过一丝异样,心里冷笑,他们想要查,就查好了,她就不相信,单凭那碗汤,他们能查出什么来!

“清者自清,我们还是等医院的结果吧。”韩悦有些负气的坐在椅子上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直没开口的厉老爷子有些生气的问,他看着厉雪舞,眼中有些别样的意味。

厉雪舞摇摇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完全没有按照剧本走,还有贝贝那孩子,究竟怎么样了?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莫家那边……厉雪舞头疼,包贝贝是莫家唯一的女孩儿,莫家人疼的跟眼珠子似的,这真是在她们家出了事……

忽然不敢想。

“爸,我去给莫远打个电话。”厉雪舞突然站起身来说。

必须要事先知会莫家一声,不然……

“莫远那小子的电话你能打得通?”厉老爷子脸色很不好,“打通了也不会是他接的,你难道不知道莫老头这次是死了心的要分开你们两个,看他看的紧。”

“爸,你看看你说的,我跟莫远什么时候在一起过!”厉雪舞被厉老爷子的话说的有点难堪,有些没底气的辩驳,这还当着韩悦呢。

“一出了事就先想起莫远来,你倒是对他挺依赖!”厉老爷子哼哼:“你当莫远是什么?”

厉雪舞简直要呆不住了,想起来也确实是这样,厉老爷子的话,让她也无言以对,她心里究竟当莫远是什么?多年前也是这样,好像有莫远在,没有过不去的坎,墨成生病,她第一个想到的是莫远,墨成被人推下水,她想依靠的也是莫远,因为那个人远在天边,根本指望不上,她能指望的只有莫远,她不是不知道莫远的心思,也不是没拒绝过,可是她当时走投无路,在乡下那种地方,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她只能指望莫远,不知不觉的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她知道这种习惯不好,回来S市之后,她已经在改了,可是哪有这么容易,时到今天,她已经很克制自己了,绝大多数的时候,她就算是想到了莫远,也不会真的去打扰他,让她的事牵扯到她,她以为她足够坚强了,可是时到今日,她能想到的还是莫远,原来这么多年来,这个习惯还是没改掉!

莫远……

厉雪舞心里难受的跟什么似的,她强迫自己不在厉老爷子跟韩悦面前失态,她也的确做得足够好,到了她这把年纪,经历过那么多的风浪,别的不说,她在情绪克制方面,已经完全能做到不显山露水,至少现在在其它人看来,她只是因为厉老爷子的话,有点难堪,仅仅是有点难堪而已,没有人会知道,她的心在一寸寸的崩塌,难受的恨不得也跟包贝贝一样昏厥。

莫远……

突然,特别特别的想他,厉雪舞为自己心底的这种感觉觉得无比羞耻,她已经不年轻了,比莫远大十岁,诚如莫老爷子说,莫远才39岁,还可以重新来过,找个好女人,生儿育女,延续香火,这些日子以来,她也陆陆续续的听到一些事情,莫家已经在给莫远相亲了,她有什么资格……莫远身边应该有个比她更好的女人。

知女莫若父,厉老爷子看着厉雪舞那副伪装的坚强,心里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去打电话?要不然莫老头那个小心眼的从别的地方听到这件事,还不得把我们家房顶拆了?”

但愿经过这次的事情,她能想明白了,这些天,这孩子在家里强颜欢笑,他看着心里酸的难受,何苦这么苦着自己?

他们也不想逼她的,可是墨成那个孩子说的对,不逼不行!

厉雪舞听了厉老爷子的话,走到客厅里去打电话,电话拨通,她一颗心就在忐忑,想着一会要是莫老爷子接起电话来,她该怎么开口,她甚至已经做好了被莫老爷子骂一顿的准备。

只是,电话那边传来久违的温柔声音,让厉雪舞突然呆滞,眼泪一下子涌上了眼眶“莫远……”

“小舞,怎么了?”莫远听到厉雪舞声音不对,立刻关心的问。

“我……”厉雪舞还没回过神来,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而这个时候,外面的警笛声响了起来,她有些错愣的看着走进来的警察,这才想起儿子临走的时候说的话,有什么跟警察去说,没想到儿子真的报了警。

“小舞,你那边怎么回事?怎么会有警笛的声音?出了什么事?”莫远听到厉雪舞这边的额动静,紧张的问。

“没什么,刚才贝贝来,喝了一口我做的汤,昏倒了,现在已经送往医院,墨成跟佳人他们已经跟去了,你们赶紧去看看。”厉雪舞冷静下来,说道。

“你那边怎么回事?”莫远听了厉雪舞的话之后,关心的问,“怎么会有人报警?”

厉雪舞没有说话,挂断电话,警察已经走了进来。

包贝贝被大白抱着跑出去,她想要睁开眼睛偷偷看一眼大白,却又怕大白发现,露了馅儿,于是只好忍着,大白抱着他钻进一辆车里,急切的命令司机开车,那司机一看大白抱着昏迷的包贝贝,立刻二话不说的发动引擎。

包贝贝不禁在心里感慨,没想到大白关键时刻还挺厉害的,连厉家的司机都指使得动。

上了车,包贝贝就轻松多了,大白这个家伙都上了车了还在抱着她分明是占她便宜吃她豆腐,包贝贝假装不舒服的皱了皱眉头,一脸痛苦的模样,想要大白将她放开,这样被大白抱着她实在是不自在极了。

可是大白却会错了意,催促司机快点开车,然后翻动包贝贝的眼皮,又查了下包贝贝的呼吸,发现没有什么异样,才松了口气。

包贝贝原本就不是个能静下来的人,被大白这么一折腾,更加难受了,尤其是大白此刻紧紧的将她抱在怀里,浑身都紧绷着,咯得她难受不说,她严重怀疑,自己会被这个家伙憋死!

一只眼睛小小的撩开一条缝儿,包贝贝想知道大白是不是看出什么来,故意这么整自己,心想要是这个家伙故意吃自己豆腐的话,那她一定要踢废这丫的,让他再也不敢对自己动手动脚,有非分之想。

可是,包贝贝在看到大白紧绷的脸色,大冷的天,额头上都已经有汗水的时候,心狠狠的震了一下,有些什么异样的情绪在心底发酵,原本,她还想戏弄一教训一下大白的,可是这样紧张的大白,她以前从来没有看到过,忽然有些莫名的心虚。

那个不管什么时候,遇到什么事都一脸淡定的大白去哪里了?

就这样,一直到医院,包贝贝都没想明白,更加忘记了自己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就这么晕晕乎乎的在大白的怀里,被大白一路抱下车,狂奔到医院,折腾出不小的动静来。

直到要被推进急诊室,包贝贝才回过神来,刚想说什么,但是忽然觉得眼前一暗,她偷偷瞧了一眼,发现竟然是莫晨在身边,又飞快的闭上眼睛,然后任由那些人将她推了进去。

哼!让他们去紧张去!

“还不打算醒过来?”急诊室内,莫晨有些生气的问。

被拆穿了!

包贝贝幽幽的睁开眼,全然没有被揭穿的自觉,从床上做起来,看着莫晨不高兴的说:“你不是脑科大夫吗?怎么跑这里来了?”

“我看看你脑子是不是有病!”莫晨一改往日的温润,生气的说。

刚才他看到大白抱着包贝贝闯进来,吓得魂都要没了,就在他心慌失措的时候,发现包贝贝的眼皮动了动,立刻知道是这个小妮子在恶作剧,心里没来由的气恼,尤其是看着一向冷静的大白,那一脸惊慌的模样,觉得十分的碍眼。

同样身为男人,莫晨怎么会察觉不到大白对包贝贝的特别,可是偏偏他又无能为力,所以就一直这么僵着,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会给大白好脸色!

“你脑子才有病!大白呢?我要去找大白!”包贝贝生气的瞪了莫晨一眼,眼圈有些泛红,这几天,老爷子给小叔叔安排相亲的时候没少给莫晨安排,她心里早就堵的喘不过气来了,情绪一直不好,现在莫晨竟然这么说她,她心里怎么能好受,大小姐脾气一上来,就不打算理人,她怕自己做出更过分的言行,让在自己事后追悔莫及来。

“这里是急诊室,他怎么可能进来!”莫晨看包贝贝眼圈发红,语气缓和了一些,走上前,将包贝贝圈在怀里,说:“别胡闹了,就算是有气,也不要拿自己身体开玩笑。”

“我就是爱胡闹,就是爱胡闹!你管我!”包贝贝气愤的在莫晨的怀里哭了起来:“那么多知书达理的,你去找他们啊,我要怎么样,不要你管!”

“贝贝,别闹了!我也是迫不得已!”莫晨无力的抱紧包贝贝,叹口气说道。

他们这样的关系,让他怎么办?偏偏他能狠心放手,也就罢了,可是,他自己心里清楚,他放不了手。

包贝贝听了之后,更加伤心,索性大声的哭了起来。

在外面的大白,心里老是觉得不安,隐约听到一阵哭声,也不知道是不是包贝贝的,忽然就不顾一切的闯进了急诊室,然后就看到那抱在一起的两个人,大白的眼神暗了一下,然后一声不吭的转身往外走。

包贝贝听到声响,想要钻出脑袋来看看,却被莫晨一把紧紧压住,她生气的推开莫晨,结果看到大白的背影,不知道怎么的,觉得大白的背影让她觉得心里酸酸的,她忍不住喊了一声:“大白……”

大白身子一顿,没有回头,说了一句:“我等你出来——给我一个解释!”说完就推门出去。

包贝贝光听大白的语气,就知道大白生气了,小脸一抽抽的,吸了吸鼻子,心想她在车上就该跟大白说清楚的,这下连大白都要不理她了!

莫晨看着大白跟包贝贝之间的暗潮,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沈佳人跟厉墨成他们赶到医院的时候,发现大白一个人站在窗边,不知道在看着什么。

“大白,贝贝怎么样了?”沈佳人看大白表情不好,紧张的问。

大白转身审视的看着沈佳人,确定沈佳人脸上的表情不是装的,知道这件事沈佳人也不知情,他看着厉墨成说:“我有话跟你说。”

厉墨成点点头,然后拍了拍沈佳人的肩膀说:“放心吧,包贝贝没事。”然后跟大白走了出去。

沈佳人原本惊魂未定,听厉墨成这么一说,心却奇异的安稳下来,坐在急诊室外等结果。

厉墨成说贝贝没事,那她就肯定不会有事。

只是……沈佳人不放心的看了一眼走远的厉墨成跟大白两个人,总觉得这两个热之间怪怪的,好像是很早就认识似的。

不过,厉墨成认识人这么多,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就像刚才他们开车的路上,就被人拦下,然后厉墨成将那半碗汤给了那个人,那个人看了一眼,闻了一闻,不知道跟厉墨成说了些什么,两个人的脸色都很不好,她担心包贝贝,也顾不上问,现在想想,总是觉得哪里不对劲儿。

不一会,大白跟厉墨成回来了,大白的脸色十分不好,厉墨成仍旧是那副冷酷的样儿,直到看到沈佳人的时候,脸上才露出一丝笑容来。

“走吧。”厉墨成拉起沈佳人的手,说道。

“去哪里?不等包贝贝了?她还没出来呢!”沈佳人不解。

“她没事!”厉墨成刮了刮沈佳人的鼻子,说道。

“你们,那你们串通好的?”沈佳人有点明白了,再看一眼大白的脸色,就知道大白跟她事先都不知情。

“请贝贝帮了个忙,她演技不错。”厉墨成笑笑,难得他夸人!

“也不早说!”沈佳人有点生气,害得她刚才担心死了,不过好在贝贝没事:“现在我们去哪里?”

走出医院之后,沈佳人问。

“警局。”厉墨成回答。

“去那里做什么?”沈佳人不解的问。

“看戏!”厉墨成眼中划过一丝细碎流光。

------题外话------

今天晚上才来电,就这么多了,抱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