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183章 求婚

午饭订在‘食香阁’,当他们到的时候,安夕颜不仅莫老爷子和老太太来了,莫向南一家三口来了,就连远在京城的莫想一家三口以及莫向东全家都到了。

趁他们寒暄的空档,安夕颜悄悄将莫向北拉到一旁,小声问,“今天什么日子吗?褴”

莫向北一把揽住她纤细的腰身,低头在她唇角轻啄了一下,“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他不这样说还好,这样一说,安夕颜就更紧张了。

到底有什么事鲎?

片刻后,待所有人都落了桌,莫向北着牵了安夕颜的手,带着她从位置上站了起来,深邃的眸子缓缓扫过在场所有人,薄唇微启,“我本打算过段时间再将大家聚在一起,商量我和颜颜的婚事,但她似乎有些等不及了。”

莫小曦嘻嘻哈哈出声,“三叔,你还没求婚呢,怎么就到了商量结婚这一步了?”

莫季立马开了腔,“没求么?可我怎么看到三婶戴了戒指。”

莫小曦白他一眼,“八成是强迫的。”

“强迫的可不行。”林半夏立马附和道,“姐夫,甭管你是求过还是没求,今天恰好大家都在,你就再求你一次呗。”

“这个,”孟田野举了举手,“我赞成。”

原本啃着鸡腿的莫小宝,听了半天,终于是听明白了,感情今日个这大酒席是莫老三为了娶安安而摆的。

果然是用心险恶!

妄想用一顿大餐就娶了他的安安!

“哼!”莫小宝直接站到了凳子上,不满地抗议,“爸爸,这么大的事,你怎么能不提前和我商量一下。”

莫向北就跟没听见他说话一般,直接将他无视,深邃的眼眸看向孟昕坐着的方向,俊美的脸上带着前所未有的认真和严肃,语气低沉而缓慢,一字一句,让在座所有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他说,“妈,我想娶夕颜,请您把她放心地交给我,我会尽我所能,爱护她一辈子!”

最普通的承诺,所有人都会说的承诺,但这一刻,从莫向北嘴里说出来,却掷地有声,透着一股子让人坚信不疑的力量。

孟昕从位置上站起来,慢慢走到他俩面前,眼眶泛着红,立马含着泪水。

她一手牵过安夕颜的手,一手牵过莫向北的,然后将两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看着莫向北,哽咽着开口,“妈信你!”

直到孟昕的手牵上她的那一刻,安夕颜这才从震惊和意外中回过神来。

她嘴唇动了动,好几次想开口,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直到孟昕抬手抚上她的脸颊,温柔地叮嘱,“颜颜,向北是个好孩子,他是真心疼你的,把你交给他,妈很放心。”

“妈,”安夕颜实在忍不住,虽然此刻问这句话会大煞风景,但她还是问了,“今天这,你是不是早知道了?”

“傻孩子,在座除了你和小宝之外,大家都知道。”

安夕颜一听,立马瞪向身边的男人,见他正满眼柔情地看着自己,气得咬牙,“你你你……你瞒着我干嘛?”

“惊喜。”

“我……”安夕颜刚想说话,就被一道稚嫩的嗓音干脆利落地打断,“什么惊喜?明明就是有惊无喜。”

莫向北一记冷眼扫过去,莫小宝立马缩了缩脖子,嘿嘿笑了两嗓子,“早知道,我就穿上那套最帅的小礼服了,帅帅哒,心情也会美美哒,毕竟是您求婚嘛,这么大的事,我必须得重视起来。”

在座所有人都被他的话逗得一乐,气氛一下子变得热烈起来。

莫小曦干脆拿筷子敲着碗,起着哄,“三叔,亲一个呗。”

“哇。”林半夏也跟着玩起来,“霸道总裁亲灰姑娘耶,好期待好期待。”

她话音刚落,孟田野一筷子敲在她头上,“你说谁灰姑娘呢?她明明就是咱家的公主好么,咱家上上下下谁不把她当宝似的,我都有些吃醋了。”

坐在一旁的莫小宝听他这么一说,立马一个鄙视的白眼丢过去,“一个大男人谈吃醋,你也好意思。”

孟田野睨着他,“你都好意思,我怎么就不好意思呢。”

“你是男人,我是男孩,能一样么?”

“……你狠!”

就在他俩斗嘴之际,莫向北已经抬起安夕颜的下颔,低头,一个轻轻地吻落在她的唇边。

停留的时间不大,他很快就将她放开了。

只是,在离开之际,他在她耳边留下一句话,“还要不要深吻?”

安夕颜一把掐住了他的腰际,用行动告诉他:不要!

因为两人早已住在一起,而且彼此都深爱着对方,更重要的是,两家人早已熟悉,相处得更像是一家人。

但让莫立国特别不舒服的是,他明明和孟文朗年龄相仿,凭什么莫向北管他叫爹,管人家孟文朗叫外公?

差辈了!

吃过午饭之后,一大家子人又去了城郊的度假山庄,莫向北早已安排好了一切,一到那地,两桌麻将搓起来,一局棋盘下起来,几根鱼竿支起来,而安夕颜则带了孟昕和孟恬去了SPA馆,做起了全身护理。

一边做着护理,安夕颜还一边埋怨着孟昕,“妈妈,你怎么能也和他们一起合伙瞒着我呢,搞得我措手不及。”

“是向北的意思,他说怕你会紧张,索性直接不跟你说了。”

“哼哼。”

安夕颜在心里忍不住暗想,他倒是挺了解她的。

只是,真的好意外。

即便是过去了几个小时,她还觉得一切都好像是做梦一样,感觉有些不真实。

前几天,她还跟温心然抱怨说,“他为什么不娶我?”

今天,他就这样把她给收了!

太……突然了!

而且,他还说什么‘她等不及了’……

哦买噶,这到底是谁出卖了她?

……

晚饭之后,爱好麻将的依旧在牌桌上奋战,两位老头依旧在棋盘上争个你死我活,有好几次差点没打起来。

安夕颜有些累,想找小宝,先给他洗澡然后哄她睡觉,找了一圈在莫小曦房间里找到了,但他已经呼呼地睡着了。

莫小曦勾着她的脖子,贼兮兮地说,“婶儿,小宝今晚就放我这儿,你只管和我三叔滚床单去,激烈一点哦,毕竟也算是小洞房嘛。”

安夕颜忍不住脸红了,娇嗔地瞪她一眼,“你懂的还真不少。”

“嗯哼,都是我家顾同学教的。”

“你家顾同学还真是博学啊。”

“谢婶了,这话我一定会转告他的。”

“……”

……

回到房间,莫向北还没回来,她便拿了睡裙去洗澡,刚打开淋浴,她就听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

知道是莫向北,她便也没出声,继续洗着澡。

刚涂抹上沐浴露,浴室门突然被拉开,安夕颜吓一大跳,刚想叫出声,在看到走进来的男人时,她忍不住怪道,“你吓死我了。”

莫向北径直脱了身上的衣服,走到她面前,什么话都不说,低头就对着她的小嘴亲了下去。

不同于中午的蜻蜓点水一吻,这个吻,炙热而急切,两唇相贴的那一刻,他就撬开了她的贝齿,紧紧地纠缠着她的舌,攻城掠地。

浴室的气温骤然飙升,安夕颜被他吻得双腿发软,不得已伸出胳膊勾上他的脖子,将自己整个人都挂在他身上。

似乎是过了许久,就在安夕颜觉得自己都快要窒息的时候,莫向北才不舍地将她松开,继而转向她的锁骨处,然后一路向下,在她身上每一处都留下他的痕迹。

他在进入的那一刻,用暗哑的声音在她耳畔叫她,“老婆……”

这一刻,安夕颜只觉得身体到灵魂,沉沦、沉沦……

完事之后,莫向北将她抱出了浴室,轻轻地将她放在大床上,安夕颜以为他会再次席卷而来,谁知,他起身走到一旁的沙发上,从外套口袋里掏出一个黑色锦盒来。

上床,一把将她抱进怀里,然后将手里

的锦盒递了过去,“打开。”

安夕颜伸手接过,看了一眼戒盒上面的英文,只觉得眼熟。

“DarryRing……”

她喃喃自语,只觉得这两个英文单词特别熟悉,像是在哪里见过。

突然灵光一闪,立马想了起来,“是香港的DarryRing么?是不是就是只能男士凭借身份证购买,一生只能买一次,代表着‘一生,唯一,真爱’的意思?对不对?”

莫向北轻轻勾唇,“你懂得还不少。”

“我曾经在一本珠宝杂志上看过。”安夕颜笑得很开心,“我当时还跟苏叶说,以后要是谁敢拿身份证去买这DarryRing向我求婚,我就立马嫁给他!”

莫向北深深凝视着她,“那万一我今天拿的不是Darry呢,你还嫁不嫁?”

安夕颜一边打开戒盒,一边小声回他,“都上了贼船了,哪还下得去。”

莫向北对她的回答似乎挺满意,抬手摸了摸她柔软的发顶,“嗯,好乖。”

“不过,”安夕颜抬头看着他,立马嘟起了小嘴,“莫向北,你别想蒙混过关,你还没向我求婚呢。”

莫向北看着她手里的戒指,唇角勾了勾,“你反应是不是也太迟钝了点?”

“谁让你搞突然袭击的,害得人家一点准备没有。”安夕颜有点小郁闷,“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我竟然就穿着T恤和牛仔裤,而你呢,衣冠楚楚俊美无双,根本不配嘛。”

“我不嫌弃。”

安夕颜嘟着唇儿,小声说,“我都嫌弃我自己了。”

“傻瓜。”

两个字,饱含了莫向北对安夕颜的全部宠溺和疼爱,叫得她心底甜腻腻的。

但,再甜,她也没忘了要求婚。

“求婚。”

“省了,这玩意我不会。”

“好。”安夕颜也不和他多啰嗦,“那我悔婚,我不嫁了。”

她的任性和坚持,让莫向北有些头疼。

“老婆。”他叫她,嗓音又轻又柔,叫得安夕颜连骨头都快要酥了。

但婚不求,叫得再好听也白搭,她依旧坚持两字,“求婚!”

莫向北拗不过她,只能问,“怎么求?你先教教我。”

安夕颜哭笑不得,“我又不是男人,我怎么知道?”

莫向北用手指揉着眉心,一副头疼不已又无可奈何的模样,抬眸看着安夕颜,轻声问了一句,“难不成真要我跪下求?”

谁知,人家小手一挥,“不要,太俗太土没创意,我要那种被感动得一塌糊涂外加泪流满面哭天抢地非你不嫁的那种效果的求婚!”——

题外话——我决定了,先写完莫老三和颜颜,然后再给孟昕和钟炎的结局写完,紧接着写温心然和莫老二的,最后写莫小曦和顾天弈,大家觉得如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