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12:算计,戳穿

一间装修很有格调的咖啡馆里,宁馨看着坐在他对面优雅的喝着咖啡的楚非墨,拼命的压抑着自己的火气。

楚非墨还是一如既往的气质优雅,可是她现在根本心浮气躁的无心欣赏美男,更何况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个男人姣好的皮相下面是怎样一颗喜怒无常,残忍冷酷的心。

五分钟过后,宁馨终于还是最先沉不住气,生气的问:“楚非墨,你到底在打什么注意?不是说好了要帮我对付沈佳人吗?为什么她已经回傅氏上班这么多天了,你还一点动静都没有?”

一想到傅少卿跟沈佳人两个天天见面,朝夕相处,宁馨就忍不住想要将沈佳人狠狠掐死。自从沈佳人回来上班之后,她已经明显的感觉到每次跟傅少卿相处的时候,傅少卿是多么的心不在焉,疲于应付,有两次不知道想什么失神,还竟然喊出了沈佳人的名字,真是无法容忍!

“你急什么?”楚非墨似笑非笑的看了宁馨一眼,心中冷嗤,他怎么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要帮她对付沈佳人?女人胸大无脑已经很可悲了,两样都没有,真不知道还哪里来的这种自信?

“可是你至少要告诉我,你究竟要怎么做吧?”宁馨看着不紧不慢的楚非墨,越发的急躁不已。

“……”楚非墨眼神渐冷。

宁馨吓得心里一颤,勉强镇定的看着楚非墨说:“是你说要帮我的,可是现在呢?沈佳人不但好好的一点事情没有,反而攀上高枝,嫁进了厉家。楚非墨,你不会是因为韩悦的事,才故意推波助澜的吧?你想让韩悦对厉墨成死心,所以才极力促成沈佳人跟厉墨成,你根本就没真的打算帮我!”

宁馨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语气不觉得差了起来。

还不是完全没脑子!

楚非墨心中冷笑,看着宁馨说:“我做事,不需要像任何人交代,你爱怎么想,我管不着!”

“好吧,是我太心急了,可是,我真的等不及了。”一想到傅少卿那个前段时间跑到F市,精心策划的那场求婚,在雨中站了那么久,宁馨就怎么也冷静不下来,她已经耐心等了傅少卿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沈佳人跟傅少卿两个离婚了,楚思雨那个女人也被除掉了,她迫不及待的想要独占傅少卿,任何想要破坏她好事的女人,都应该跟楚思雨一个下场,除之而后快!

“等不及,那是你的事,与我何干?我只做自己想做的事!”楚非墨看着面前方寸大乱的宁馨,声音又冷了几分,这些女人傻得无趣,相比之下,沈佳人那倔强的性子倒是显得可爱多了,他厉墨成看上的东西,果然都是好的!

“你……”宁馨气的口不择言:“楚非墨,你不会也被沈佳人那只狐狸精勾了魂去了吧?你不会也看上她了吧?她可是你大哥的女人!再说了,要是让沈佳人知道上次在我生日宴会上绑架她的那个人是你……”

“我没有哥哥!”楚非墨突然戾气暴涨,看着宁馨目光阴鸷带着犀利,“下次再让我听到这种话,你知道后果!”

宁馨吓得死死的咬住嘴唇,楚非墨的手段,她是知道的,有些后悔自己头脑发热一时口快。

“宁馨,你最好管住你的嘴!”楚非墨警告一声,然后起身离开了。

宁馨直到楚非墨离开好一会之后,才放松下精神,看着楚非墨的背影,指甲狠狠的掐进肉里,楚非墨,你果然还是对沈佳人上心了!

很好!既然你不信守承诺,就别怪我无情无义了。

转眼又是一个星期过去了,莫远出院,莫老爷子不顾众人的劝阻,很固执的将莫远接了回去,而且,很明确的告诉厉雪舞,她跟莫远的缘分,到此为止,而且自从莫远回到莫家,所有的通讯工具都被莫老爷子给强硬的收走了,断绝他与外界的一切联系。

被莫老爷子这么一闹,原本关系好不容易看起来有点进展的莫远跟厉雪舞两个又被打回原形,气的厉老爷子在家里生了好大一顿气,将莫老爷子的那点家底都抖搂出来了,就恨不得扎个小纸人,天天用飞镖戳个百八十回了。

“厉墨成,你就一点也不担心?”晚上睡觉的时候,沈佳人忍不住推了推身边的厉墨成,问道。

“有什么好担心的?我现在是彻底放心了才对。”厉墨成看了一眼一脸臭肉的沈佳人,好笑的捏捏她的小脸,不用整天去医院,也不用每天都被看着韩悦大献殷勤,小兔子也不会吃醋不给他好脸色,他现在觉得整个人都解脱了。

“厉墨成!你到底是不是妈亲生的啊,怎么这样啊你!妈这几天茶饭不思的,都瘦了!”沈佳人将婆婆厉雪舞的心思都看在眼里,却只能在一边干着急。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厉墨成感慨的说。

“你既然知道,难道不打算帮帮他们啊。”沈佳人没好气的白了厉墨成一眼,这家伙还有心情吟诗。

“该做的,我都做了,能做的,也都做了,现在只看他们自己能不能想通了,要是他们实在想不通,我也没办法。”厉墨成一副爱莫能助的模样,他还能怎么样?总不能打晕了送做堆吧?

“你,你怎么能这样!”沈佳人生气的推了一把厉墨成,这家伙之前不是挺积极的吗?还为此故意隐瞒了莫叔叔的伤势,说的那么夸张严重,结果做了一半又坐视不理了,就不怕莫叔叔跟婆婆发现这是个骗局?

“我是不该这样!”厉墨成像是被点醒了一样,看着沈佳人若有所思的说。

“是不是想到什么好办法了?”沈佳人一听厉墨成的话,来了精神,一双眼睛晶亮。

厉墨成却二话不说,翻身压住沈佳人。

“厉墨成,你要做什么?”沈佳人挣扎,不是刚才才做过一次嘛!

“你还不满足,作为你的老公,我该再深刻的检讨一下。”厉墨成眸光幽暗,带着几分浴火,将深刻两个字咬的特别重。

“厉墨成,你这个禽兽!唔唔——”沈佳人受不了的抵抗,可是,很快便老老实实的臣服在厉墨成的身下,她压根不是厉*oss的对手!

这一晚上,厉墨成尝到甜头,吃了个够本,心里有了个认知,要避免小兔子这么刨根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她没有力气再关心别人的事!

自从从医院回来之后,韩悦出现的次数明显少了,毕竟,她也是个做事很有分寸的人,知道过犹不及,将距离把握的十分好,不远不近,不容易让人起疑。

这天下午,韩悦上班的时候接到厉雪舞的电话,说是让她晚上过去吃饭,好多天没见,怪想她的,韩悦想了一下,有点为难的说:“厉阿姨,我今天晚上有点事,要不改天吧。佳人姐不在家吗?让她陪陪你吧。”

“唉!别跟我提她……算了,你有事你就先忙,等有空的时候再来找阿姨玩。”厉雪舞满是失落的说。

韩悦几乎要反悔了,但是最后还是忍住了,歉疚的说:“那明天我去找厉阿姨玩,好久不见厉阿姨了,我也怪想你的。”

“好。就这么说定了,你可不要骗阿姨啊!”厉雪舞一听韩悦的话,立刻高兴的说。

“不会的,我还早就想吃阿姨做的菜了,馋虫忍不住的。”韩悦调皮的说。

“嗯,阿姨明天多做几个你爱吃的菜。”厉雪舞立刻满口答应。

两个人挂断电话,韩悦嘴角露出一丝得意,太过容易得到的东西,往往不会被人珍惜,她前阶段已经让厉雪舞习惯了自己的陪伴,如今冷淡了她几天,果然就看出效果来了。

因为厉雪舞的电话,韩悦这一天都心情很好,下班到家的时候,还哼着歌,直到看到房间里多出来的不速之客的时候,才变了脸色。

“楚非墨,到底要我说多少遍,不准再出现在我的家里!”韩悦拉开门,对着坐在沙发上悠然的喝着茶的楚非墨说:“出去!马上离开!”

“今天心情不错,看来厉墨成那边,你已经尽在掌握了?”楚非墨不理会韩悦的恶劣态度,笑着问。

“这是我的事,你管不着!”韩悦冷冷的说:“出去!”

“可真是绝情啊,再怎么说,我们两个人也算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的,难道还比不上一个半路杀出来的厉墨成?”楚非墨一脸伤心的模样。

“楚非墨,你别在这里惺惺作态了,你是什么样的人,我心里清楚,我是什么样的人,相信你也清楚,你有本事,就把楚家继承人的位置挣到手,没有这些,你休想我会嫁给你,否则,就算我同意,韩家的人也不会同意。你有时间坐在这里喝茶,倒不如好好的谋划下你自己的将来,别到时候一无所有。”韩悦开门见山的说。

“韩悦,你知道吗,我就是喜欢你这份坦率。”楚非墨看着韩悦,笑着问:“是不是只要厉墨成做不了楚家继承人,你就会选择我?”

“是!”韩悦肯定的回答。

“好!”楚非墨站起来,走到韩悦的身边,然后低头看着韩悦的脸,洗洗的打量,然后笑了笑说:“知道吗?口是心非的女人,其实最可爱了!不管怎么样,你韩悦都是我楚非墨的女人!”楚非墨说完,就走了出去。

韩悦砰地一声关上门,然后将楚非墨用过的茶具统统丢进垃圾桶里。

楚非墨这个人阴晴不定,性子难以捉摸,他要是非来插一脚的话,肯定会将事情搞得一团糟,打乱她的计划,看来,她这次要快刀斩乱麻,不能再这么拖下去了。

一想到厉雪舞说让她明天去厉家吃饭的事,韩悦眼中闪过一簇算计的流光。

她拿出手机,拨通了楚越的电话,说道:“楚伯伯,厉阿姨明天约我去厉家吃饭,你有没有什么要我做的?”

这阶段,她在S市每天替楚越监视莫远跟厉雪舞,已经深得楚越的欢心。

“莫家那边最近有什么动静没有?”楚越看着窗外的夜色,问道。

“没有,莫老爷子自从将莫远接回莫家之后,就让他跟厉阿姨断绝了一切往来。”韩悦说道。

“嗯。”楚越点点头,看来上次他让人针对莫骢的事已经取得成效,他就知道莫老头是个识趣的,不会因为莫远那个残废,不顾及他另外的一个儿子。

“明天回来之后,给我打电话。”楚越交代了一句,就要挂断话。

“是,不过,楚伯伯,刚才非墨哥哥来找过我了……”韩悦有些欲言又止的说。

“我会打电话立刻让他回A市,不会让他影响你的计划。”楚越说道。

“那谢谢楚伯伯了。”韩悦语调轻快的说,带着一丝娇憨的撒娇意味。

跟聪明人说话,就是这点好处。不费劲儿,一点就透。

解决完楚非墨这颗不定时炸弹,韩悦心情大好,考虑了一晚上离间沈佳人跟厉家人的计划。

第二天是星期天,难得的气温回暖,天气大好。

沈佳人早上七点多醒来,刚一起身,就被一只胳膊跟拉了回去,然后身体被禁锢在一堵结实温暖的怀抱里,“星期天,再睡会。”

“我起来帮妈做饭。”沈佳人推了推厉墨成的胸膛。

“今天不需要你出马。”厉墨成下巴在沈佳人的脖子上磨蹭了几下,闭着眼睛说。

“韩悦来了?”沈佳人仔细的听着外面的动静,发现有人再说话,但是听不真切,分辨不出来。

“来了有一会了。”厉墨成沙哑的嘟囔了一句,“快睡,别吵。”

沈佳人心里一叹,可真是迫不及待啊这个韩悦,竟然大清早的就上门了。

既然有人帮忙,沈佳人也乐得清闲,于是舒舒服服的在厉墨成的怀里钻了钻,找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

可是毕竟心里装了事儿,韩悦这个女人又登堂入室,沈佳人怎么睡都睡不安稳,翻来覆去的在床上烙饼,最后将厉墨成折腾的没办法,只好就地正法了。

“厉墨成,你要做什么?”沈佳人心慌的推着厉墨成,在察觉到他身体明显的变化之后,脸色一变,生气的瞪了面前的男人一眼。

这家伙简直就是头喂不饱的狼!

“老婆,你故意调戏我的!”厉墨成一双眼睛幽幽的看着沈佳人,语气带着几分委屈。

“我什么时候调戏你了?你别为自己的禽兽行径找借口!”沈佳人据理力争,每次都是这样,分明都是他一逞兽欲,结果最后总是将责任推给她,说是她撩拨点火的。

丫的太不要脸了!

“明知道男人早上意志力最薄弱,你还老是在这里撩拨我,不是故意是什么?”厉墨成好笑的看着沈佳人一副惧他于猛虎似的表情,忍不住邪笑了起来:“老婆,你最近饭量见长啊!看来我要加把劲才难喂饱你!”

“厉墨成,你能不能别这么不要脸!都不害臊的么你!”沈佳人一边扭动着身子躲避厉墨成的狼爪,一边抗议。

她最近都快被这个家伙折腾死了,上班都有气无力的,每天浑身酸疼。

“我们夫妻恩爱,关上门亲热,天经地义的,有什么好害臊的!”厉墨成说着,惩罚似的在沈佳人的胸口要了一口。

“啊……”突然的疼痛,让沈佳人毫无防备,忍不住尖叫了起来。然后她生气的瞪着厉墨成,“你做什么?让人家听见怎么办?”

“此处可以有响声!”厉墨成说着,又坏坏的在另外一边咬了一口,力道不轻,让沈佳人又忍不住叫了一声。

看着厉墨成脸上挂着促狭的,阴谋得逞的笑容,沈佳人恨恨的瞪了他一眼,这个家伙分明是故意的,明知道韩悦跟婆婆在楼下,还要故意搞出动静来让她丢脸。

真是气死人了!

一会她还怎么有脸下去见人?

厉墨成还要再次故技重施,谁知道沈佳人反应过来,飞快的勾住她的脖子,一抬头,在厉墨成的脖子上狠狠的咬了一口,得意的换来厉墨成的一声闷哼,虽然,声音不是很大,但是,有心人想听的话,还是能听得到的。

厉墨成看着笑的像是小狐狸似的沈佳人,再也不客气的开始享受可口美味的早餐。

“小悦,你怎么了?”厉雪舞见韩悦走神,忍不住关切的问。

“没,没什么!”韩悦摇摇头,然后紧紧的捏着手里的杯子,定了定心神。

楼上传来的那些暧昧的声音,不用想,也知道沈佳人跟厉墨成在做什么,这让她差点没有维持住淡定。

厉雪舞深深的看了韩悦一眼,然后没有说什么。

她今天出去晨跑,结果半路上遇到韩悦,于是两人就一起回来了,当然了,她可不认为,这是偶然。

就在韩悦刚定下神来的时候,楼上有传来一声暧昧的尖叫,紧接着又是一声男人的闷哼,韩悦手里的茶杯一荡,茶水洒到了手上。

“小悦,你没事吧?”厉雪舞连忙拿纸巾给韩悦擦手。

“厉阿姨,我没事!”韩悦红着脸尴尬的看了一眼厉墨成跟沈佳人的房间,不自然的笑了笑,说道:“厉大哥跟佳人姐感情真好。”

“哼!那个沈佳人!”厉雪舞生气的看了一眼厉墨成跟沈佳人的卧室,“再好这辈子也下不出个蛋来了!你瞧瞧,这哪里是正经家庭里教养出来的?小悦,你说阿姨怎么就这么命苦?要是当初,不是因为孩子,我是绝对不会让这个女人进门的,你看看,她现在把墨成迷惑成什么样了?大白天,也不害臊!”

“……”韩悦看着厉雪舞,一副不知道该怎么安慰的模样。

“小悦,你说,当初要是墨成娶得人是你,该有多好!”厉雪舞说着,又是一阵长吁短叹。

“厉阿姨,厉大哥跟佳人姐的感情这么好,你该高兴才对啊,说不定有奇迹出现呢。”韩悦言不由衷的劝说着厉雪舞。

“什么奇迹不奇迹的,我现在是彻底死心了。”厉雪舞一脸失落与无奈:“这都是命。”

“厉阿姨,你也别多想了,其实,我觉得莫叔叔人真的还不错的,你也该为自己的事情考虑考虑了,不能,至少找个人陪着你,解解闷什么的。”韩悦试探着说。

“小悦,你不懂,我不想拖累莫远,而且,当时说什么要跟莫远在一起,也都是气话罢了,我就是什么都不顾及,也要顾及墨成的名声,不能连累了他,只是谁想得到,他竟然,竟然就认准了沈佳人了。唉……”

韩悦听了厉雪舞的话,垂在身侧的手紧了紧,然后又扬起一个明媚的笑容说:“厉阿姨,你不是说要给我做好吃的吗?我去帮你打下手,顺便偷学两招,你可不要不教我!”

“你这孩子,我巴不得天天做饭给你吃,将会的都教给你呢!”厉雪舞笑着说:“现在,也就你能让阿姨开心了!”

两个人说说笑笑的进了厨房,开始忙活着做早饭。

等早饭做好好大一会,厉家人都起来了,沈佳人才跟在厉墨成的身后磨磨蹭蹭的下来,一张脸红的跟苹果似的,面对众人打趣的目光,恨不得躲到地板缝里去。

“佳人姐,这是厉阿姨特地为你做的补汤,你可要多喝点。”韩悦穿着小花围裙,从厨房里端出一碗汤来,放到沈佳人面前,笑着说。

“谢谢。”沈佳人看着韩悦反客为主的模样,心里一阵膈应,不过仍旧是礼貌的道谢。

“这可是厉阿姨的心意,你可不要谢我!”韩悦摆摆手,只是看着沈佳人的眼神,有点儿意味深长。

沈佳人假装没有看到韩悦的变化,然后转头看着厉雪舞,感激的说:“谢谢妈!”

“哼!”厉雪舞冷哼一声,不悦的说:“你以后少折腾这点墨成,你们年轻人年轻气盛血气方刚是没错,但是也经不起这么天天折腾,这墨成白天还要上班,已经够累的了!”

“是。”沈佳人脸色一白,尴尬无措的低下头,桌子下的手却狠狠的掐了掐厉墨成的手心,都是你这个家伙害的。

“妈,我自己的身体我有分寸!”厉墨成疼的暗暗抽气,但是面上却十分淡定的看了厉雪舞一眼,然后又转头对沈佳人说,“快喝汤,别浪费了妈的一番心意。”

沈佳人点点头,乖巧的拿起勺子准备喝汤。

韩悦一直观察着厉墨成跟沈佳人的一举一动,自然将两人的那点小动作也看在眼里,她看着沈佳人要起一勺汤,吹了吹,准备喝下,眼中禁不住露出一分喜悦的光芒来。

沈佳人,只要你喝下这碗汤,今后就再也没有翻身的可能了!

沈佳人察觉到韩悦的目光一直追着她,心中冷笑一声,然后假装不经意的一抬头,与韩悦的目光装上,然后客气的说:“韩小姐,你要不要也来一碗,我婆婆做的汤,手艺可是非常好的。”

“不用了,厉阿姨这是亲手为你这个儿媳妇做的,我怎么好跟你抢。”韩悦笑着拒绝。

“也是,毕竟我才是墨成的老婆。”沈佳人十分赞同的点点头。

韩悦脸色变了变,然后勉强露出一丝笑容来,对着沈佳人说:“就是呀,佳人姐,你可真是好命,有厉阿姨这样的婆婆,不知道让人多羡慕呢,快喝吧,不然汤凉了,白白浪费厉阿姨的一片心意。”

见沈佳人一直不喝,韩悦禁不住催促道。

沈佳人,这是我能容忍你的最后一次对我挑衅,过了今天,你就会被我踩在脚下,连给我提鞋都不配!

沈佳人像是十分满意韩悦的识时务,面上有些得意,然后拿着汤往嘴里送,只是还不等她送到嘴边,就听到一个兴奋的声音大声嚷嚷了起来:“什么好吃的这么香?”

看着突然出现的包贝贝,众人一愣,沈佳人放下勺子,对包贝贝说:“你怎么来了?”

“我当然是受人所托了!”包贝贝说完,鼻子四处嗅了嗅,跟小狗儿似的走到沈佳人的面前,然后惊喜的大叫:“原来是它的味道!”说完,也不等沈佳人反应过来,就拿起碗送到嘴边,喝了一大口,喝完还咂吧着嘴儿说:“好香!”

沈佳人,包括韩悦以及在场的所有人,都有些傻眼,眼看着包贝贝偷喝一口不够,还要再喝,沈佳人眼疾手快的抢下包贝贝手里的汤,说道:“这是我的!”动作激烈的像是只忽视的小狗儿,那剩下的汤洒了大半碗。

包贝贝心疼的看着洒出来的汤,然后很生气的对沈佳人说:“沈佳人,还是不是好姐妹了,就喝了一口汤而已,你至于……”话还没有说完,包贝贝突然眼前一黑,直直的向后栽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