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182章 莫向北,你是个坏男人

莫向北夜晚有应酬,到家的时候已将近凌晨,进了门在玄关处换了鞋之后,他就直接上了二楼。

在经过儿童房时,他脚步一顿,伸手轻轻拧开房门。

不大的儿童床上,小宝睡得正香,甚至还轻轻地打着小呼噜,莫向北收回视线,关了房门,转而走向对面的卧室褴。

房门没锁,他推门而入,借着一旁淡黄的落地灯光,他一眼就看到床上已经睡着的小女人。

呼吸不自觉地禁了几分鲎。

浅浅淡淡,带着几分朦胧的灯下,她就这样静静地侧躺在床上,玲珑的身子上穿了一条黑色的真丝吊带睡裙,半遮半露,一片片白皙在朦胧的光晕下,散发着让人心动的色泽。

她的腿纤细而笔直,此刻是完全裸露在他的眼前,以一种蛊惑人心的姿势交叠着,让人恨不能掰开它们,想要迫不及待地做点什么。

今晚陪一个重要客户,莫向北多喝了几杯,本身就有些生理上的冲动,此刻,眼前又出现这样一副美人图,只觉得浑身都变得燥热起来。

没再浪费时间,他一边脱去身上的衬衣,一边大步进了浴室。

当浴室里传来水流的声音,床上原本熟睡的安夕颜立马睁开了眼。

她先扭头看了眼浴室方向,然后又看了眼自己维持不变的撩人姿势,秀眉不自觉地蹙了蹙……

此刻的她,不够性感么?

不够妖娆么?

还不足以让男人热血沸腾么?

懊恼地嘟了嘟嘴儿,她想了想,又将睡裙的裙摆往上拎了拎,堪堪只包住了她挺翘的俏臀。

若隐若现,都能让人看见她性感的小裤。

浴室的水声很快就停了,安夕颜赶紧闭上眼睛,继续装睡。

洗完澡的莫向北,只用一条浴巾围着下半身,他一边擦着未干的头发一边朝大床走去。

待头发半干时,他便甩了毛巾,直接上了床。

安夕颜感觉身边位置微微下陷,她知道他上了床,克制着往一旁挪开的冲动,紧紧闭着眼,尽量保持均匀呼吸。

但很快,她的呼吸就均匀不了,因为,莫向北的那只大手已经从她的裙摆处探了进去……

她原本还想继续装,但男人撩人的嗓音在她耳边低低响了起来,“还装,嗯?”

安夕颜绷不住了,一把抓住他作乱的大手,睁开了眼睛,“我哪里装了?明明就是你动静太大,把我弄醒了。”

低低的笑声在她耳边响起,就像是带着电流般,惹得安夕颜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动了动身子,想要离他远一点。

她明明是想勾他的,怎么到了最后,她却有些心痒难耐。

只是,她刚动了动身子,莫向北就一个翻身而上,直接将她压在身下。

她佯装依旧在恼他,伸手使劲推他,“你下去。”

莫向北像是没听见她的话般,将脸整个埋在她的脖颈间,深吸了一口气,“你真香,喷香水了?”

没想到被他一下子就闻出来了,安夕颜有些脸红,“要你管。”

莫向北一边用唇啄着她白嫩的脖子,一边低低开口,“睡觉还喷香水,我能不能理解为,你一直在等我回来。”

安夕颜哭笑不得,为什么她觉得自己挖了个坑,然后把自己给埋了进去。

但她依旧嘴硬,“莫向北,你不要太自恋,我才没有。”

他停止亲吻她锁骨的动作,微微抬头,深邃的眸子已然有些火热,“我现在就想要你!”

说着,不等安夕颜反应,他一个低头,含住了她微张的小嘴。

安夕颜一边享受他的亲吻,一边抽空含糊不清地说,“你……不是唔唔……不理我……”

莫向北狠狠吻了一阵之后,微微地松开了她一些,气息有些不稳,“你信不信我明天让你下不来床?”

安夕颜气得用手掐他的胳膊,“你就知道欺负我。”

莫向北再一次低头,这一次,不再是‘欺负’她的小嘴,而是改为‘欺负’她白嫩嫩的酥X。

安夕颜被他亲得浑身

轻颤,“莫向北,你是个坏男人。”

“哪里坏?”

“都坏。”她用手戳着他浑身各处,“这里这里还有这里,都坏透了。”

他在她耳边蛊惑出声,“想不想要我更坏?”

“能不要么?”

“不能!”

“……那你还废话。”

“小东西,你不懂,”他在她耳边低哑出声,“在床上,男人最喜欢废话。”

“那女人喜欢什么?”

“唱歌。”

……

没找到妈妈之前,安夕颜一直没过生日。

她身份证上的出生日期是一月份,和安丁香一样的出声日期,只不过年份不同罢了。

以前在安家,小的时候,安丁香过生日,她就跟着吃块蛋糕,算是过生日。

母女相聚之后,安夕颜这才知道,原来她的生日是六月二十八。

小时候,她还盼着过生日,自被安大庆赶去后院之后,她就没再过过生日,也渐渐对‘生日’这个日子失去了兴趣。

因此,虽然知道自己真正生日,但也没告诉别人,就连莫向北,她都没告诉。

她的生日恰好是周六,周五的上午,安夕颜正在楼上熨烫衣服,突然听到楼下传来汽车驶进来的动静,她开始以为是莫向北,但又觉得声音不太像,就立马走到落地窗前,朝楼下看了一眼。

当看到并排停在院子里的三辆车,并还挂着A城的车牌,她立马反应过来,扔了衣服就朝楼下跑去。

刚到一楼,别墅大门就被推开,孟文朗率先走了进来。

安夕颜惊喜又意外,立马迎了上去,“外公,外婆,你们怎么来了?”

孟文朗佯装生气,“怎么?不欢迎我们来?”

安夕颜立马笑嘻嘻地挽着他的胳膊,“外公,你明明就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哈哈。”

“颜颜,过来,让外婆看看。”

安夕颜立马松开孟文朗,抱住了一旁的外婆,“外婆,我好想你。”

“乖,我也想你呢。”

这时,门外又走进一群人来,安夕颜抬头一看,更是开心得不得了,“啊,大舅,你们都来了。”

孟恬挽着自己老公的胳膊,先抬头环顾四周一圈,点了点头,“嗯,够大,我们一大家子应该住得下。”

“哎哟喂,”孟恬的女儿林半夏一把勾住安夕颜的脖子,“姐,我原以为我家别墅够华丽的了,今天一见,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低调奢华。”

“能不能先给我一个房间,开了一路车,我都快累死了。”一进门就倒在沙发上的是二舅家的公子孟田野,今年二十四岁,跟安夕颜一样大的年龄,但每次见了,他都强迫她叫哥。

当然,这也是在莫向北不在身边的时候,遇上莫向北在,孟田野就老老实实地叫一声‘姐夫’。

用孟昊的一句话形容,那就是‘除了吃喝玩乐之外,样样不通’,一典型纨绔子弟。

这时,一旁站着的李婶走过来,先对众人恭敬问好之后,对安夕颜说道,“夫人,按照先生的意思,一楼的另外一个房间,是给外公外婆住;二楼和三楼,大家可以随意住,都已经收拾好了。”

都收拾好了?

什么时候收拾的?

她怎么不知道。

但现在不是弄清这些的时候,她立马吩咐佣人将所有人都带去了各自房间,随即又匆忙去了厨房,刚想动手泡茶,却听见院子里再次传来汽车驶进来的声音。

熟悉的动静,她知道,是莫向北回来了。

于是,心底的疑惑越来越甚,如果说这一切都是巧合,那也未免太巧合了。

好像,莫向北什么都知道,提前准备好了房间,又在外公他们前脚进屋,他后面就赶了回来。

她很想迎上去问个明白,但想到一会儿有的是时间,也不急于一时,先招待好外公他们才是正

事——

题外话——还有一更,夜晚传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