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11:演戏还不错吧?

“我卑鄙?”楚越摸了一下自己火辣辣的左脸看着厉雪舞突然笑了起来,只是那笑容却带着几分狰狞,让人的心无端的一颤:“厉雪舞,我都是被你逼的!”

“我逼你?!”厉雪舞像是听了什么超级好笑的笑话一样,看着楚越,也笑了起来,只是这笑容,却让藏身花园的沈佳人觉得心疼。

“楚越,你竟然说是我逼你?”

“你……”楚越也从来没有看到过厉雪舞这个模样,顿时脸上戾气散去,有些担忧的看着厉雪舞,“雪舞,你打我骂我怨我恨我,我都接受,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执意跟莫远这样纠缠不清,让墨成怎么在人前抬起头来?对墨成的名声有多么大的影响?还有那个沈佳人,那样的女人怎么能配的上墨成?墨成将来是要继承楚家的一切的,他的人生不能有任何污点!”

“所以,为了所谓的前途,你就要让我变得跟你一样,连亲生母亲都不顾,抛弃发妻?”一个冰冷的声音响了起来,“变得像你一样无情无义?”

“墨成!”楚越看到厉墨成出现,有些生气的呵斥了一句,然后又缓了缓脸色说:“当年离开你们,我也是迫不得已,可是现在,我已经在尽力的弥补这一切了,将来整个楚家都是你的,难道还不能消除你这些年的恨意?”

“你以为一个楚家就能抚平我跟我妈这些年受的苦?”厉墨成冷笑一声,嘲弄的看着楚越。

“拿你还要怎么样?难道你也执意要你妈跟那个莫远搅在一起,让世人耻笑?”楚越压抑不住怒气,又忍不住吼了起来:“我才是你的亲生父亲!”

他绝对不允许自己的女人跟自己的儿子背叛他,尤其是一想到厉雪舞会嫁给莫远,从此跟莫远两个形影不离出双入对,而自己一向引以为傲的儿子,会喊另外一个毫无半点血缘的男人爸爸,与自己形同陌路,他就气的恨不得摧毁这一切。

绝不容忍!

“亲生父亲?!”厉墨成笑了,只是脸上的嘲弄越来越浓,“我在乡下生病没钱买药快死了的时候,你在哪里?我被人推下河,差点淹死的时候,你在哪里?我母亲被那些愚昧的村民逼得走投无路活不下去差点跳崖的时候,你在哪里?”

“我……”楚越被厉墨成问的哑口无言,一脸愧疚。

“你在跟你的新婚妻子耳鬓厮缠,你在跟你的小儿子父慈子孝享受天伦,你在楚家呼风唤雨,享受人生得意,你什么时候记起你还有个亲生儿子?又什么时候记得还有个被你抛弃的女人求生不得气死无门?”厉墨成眼神幽冷,“是莫叔,从来没有抛下我们,总是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伸出援手,相比之下,他更让我钦佩,而你,我之间,也仅剩下这点可怜的血缘了,不,连这可怜的血缘也没剩下了,我的命,早在楚家跟钟家一次次暗算中还给你们了,现在,楚家任何人,都没有资格再跟我讲血缘亲情!如果,你们真的还顾念所谓的脸面的话!”

“墨成!你怎么能这么说话?你爷爷怎么会做那种事?这不可能!”楚越听了厉墨成的话,不敢置信的反驳:“他一心想要让你接管楚家,这些年来,一直对你的事格外关注!”

“家里豢养的狗没有外面放养的狼有野性,不能带楚家走出困境,所以,他又将主意打到了我的身上,以为许给我一些看不见摸不着的好处,一个大好的前景,我就会像当年的你一样,被收买,心甘情愿的替楚家卖命?”厉墨成冷笑着看着楚越,“可是对于我来说,身为一个男人,权势地位,靠自己的势力打拼出来,攥在手里更踏实,更何况,一个不负责任的人,在我眼里,连男人都算不上,又有什么脸面在这里大放厥词!”

“厉墨成!”楚越的脸红一阵白一阵,生气的瞪着厉墨成,却在看到厉墨成脸上的决绝的时候,又无奈的转向厉雪舞:“你教的好儿子!”

“我的确教出一个好儿子!”厉雪舞骄傲的看着厉墨成,“妈妈为你骄傲!”

“走吧,这种不相干的人,以后不要见面了,你已经搭上了二十多年的人生,不要再连你的儿子也搭进去。”厉墨成上前扶住厉雪舞有几分调侃的轻松。

“还好有了你,也不算太亏了。”厉雪舞露出这几天来第一个真诚的轻松的笑容。

“是你教得好。”厉墨成难得狗腿一会,扶着厉雪舞要回去。

“你难道就真的要眼睁睁的看着你妈妈嫁给一个残废?”楚越口不择言的嘶吼。

“莫叔叔只是腿残废了,总比有些人,这里——残废了好!”厉墨成说着,指了指心口的位置。

“我不会让你们如意的,我还是那句话,楚家的一切,你必须接手,你身边的这些事,都处理好了,我等着你来找我!”楚越在厉墨成身后笃定的说。

厉雪舞身体一颤,而厉墨成只是冷笑一声,完全将楚越的威胁当成耳边风。

等厉墨成跟厉雪舞两个走了,沈佳人也准备离开,可是楚非墨却紧拉着她的手,不肯松开,争执间,弄出不小的动静,惊动了在外面的楚越,他冷冷的怒喝一声:“给我滚出来!”

沈佳人脸色一僵,吓得停止挣扎,而楚非墨脸上却是露出一丝得逞的笑意,拽着沈佳人从花园后满走了出来。

“楚非墨,你放开我!”沈佳人冷不防被楚非墨拉出去,生气的挣扎着说。

楚越在看清楚楚非墨拉的女人是沈佳人的时候,脸色气的都绿了,“你们两个人怎么会在一起?”

“父亲,你不是应该先问我,我怎么会在这里吗?”楚非墨似笑非笑的看着楚越说。

“闭嘴!你们两个怎么会在一起?你知不知道,这个女人是你大哥的女人?!”楚越指着沈佳人,气的身体直发抖。

这个小儿子,他从来没怎么教导过,自小顽劣不堪,惹事不断,被钟雪梅娇惯纵容的不像样子,他早就知道钟雪梅让他跟着自己来了S市,却不知道他竟然跟沈佳人搅在一起。

楚越看着沈佳人,一双眼睛前所未有的寒冷,这个女人,不知道用什么手段蛊惑了他的大儿子,如今又不知羞耻的跟他的小儿子搅合在一起,暧昧不清,真的是个祸害!

“就是知道,才觉得有趣,父亲难道不觉得,兄弟两个人为挣一个女人大打出手,这样的话题很劲爆,足够上明天的头条,亮瞎别人的眼!”楚非墨吊儿郎当的说着,完全不理会楚越的怒气。

“闭嘴!”楚越冷冷的瞪着楚非墨,然后在看到楚非墨脸上那些玩世不恭的表情的时候,想也没想的就抬手给了楚非墨一巴掌。

这一巴掌落下来,沈佳人惊住了,楚越愣住了,而楚非墨却笑了,场面一时间诡异无比。

“离这个女人远点,别让我再看到你们两个在一起!”楚越回过神来,收回自己僵硬的手,生气的警告了楚非墨一句,转身离开了。

“楚非墨,戏演完了,现在你该放手了吧?”沈佳人生气的甩开楚非墨的手,然后看着楚非墨红肿了一半的脸颊,忍不住畅快的说:“活该!”

这个家伙就是讨打!

“他打我了!”楚非墨摸着自己红肿的脸颊,喃喃自语,“他真的打我了!”

“你就是欠教训!哼!”沈佳人生气的瞪了楚非墨一眼,心里却觉得奇怪,难道楚非墨是被楚越打傻了?为什么她看楚非墨此刻脸上没有什么伤心的表情,反而有点雀跃?这楚家的人,没有一个正常的,脑子里都有病吧?

沈佳人甩甩头,她才懒得管楚家人是不是有病呢,不过有些话,她不得不表明立场。“楚非墨,刚才你也听到了,厉墨成对你们楚家的什么继承人,家业的没兴趣,现在,你跟你妈该把心放回肚子里去吧?别有事没事的吃饱了撑的来找我们的麻烦,大家相安无事,你们走你们的光辉大道,我们过我们的安稳日子。”

“他打我了!”楚非墨像是没有听到沈佳人的话一样,嘴里还在重复着相同的话。

沈佳人看着楚非墨,脸上露出一丝同情来。

果然,是被打傻了!

直到沈佳人离开好久,楚非墨才回过神来,看着楚越之前离开的方向发了一会呆,而后噙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跟着离开了。

厉墨成都看不上的东西,他楚非墨又怎么会看得上眼!

竟然说他是楚家豢养的狗,厉墨成,到底谁是狼谁是狗,我们日后自然会见分晓!

沈佳人回到病房,看到厉墨成,厉雪舞跟莫远都在,她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似的,跟大家笑着打了个招呼。

“你去哪儿了?到处都找不到你!”厉墨成见沈佳人回来,放心的松了一口气,问道。

“没什么,看了一场好戏,心情有点不好,四处走了走。”沈佳人想起之前韩悦跟厉墨成的亲近来,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句。

虽然明知道,韩悦是假借着错位的关系,想要造成她跟厉墨成之间的误会,但是一想到厉墨成从来不让别的女人近身,却配合韩悦演戏,沈佳人心里就打翻了醋坛子,自然对厉墨成没好气。

“佳人,你……你都看到了?”说着无心,听者有意,厉雪舞有些尴尬的看着沈佳人问。

沈佳人看着不自在的婆婆立刻会意,然后佯装生气的瞪了厉墨成一眼,然后对着厉雪舞撒娇:“妈,你可要给我做主,厉墨成这个家伙太出格了,竟然光天化日之下,跟韩悦两个亲亲我我,气死人了!”

“你这丫头,墨成的性子你还不了解?他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厉雪舞好笑的看着沈佳人委屈的笑脸,突然叹了一口气,说:“佳人,这段日子委屈你了。”

听沈佳人说的不是她跟楚越的事,厉雪舞的语气也难得轻松了起来。

“妈,你说什么委屈不委屈的,这不是演戏嘛,我就是开开玩笑,怎么样,我的演技还不错吧?”沈佳人调皮的做了个鬼脸,然后又有些不解的问:“妈,其实我一直好奇,你究竟是怎么看出韩悦不对劲的?”

“太多的巧合了,不是妈多心,到了我这个年纪,已经不相信那些所谓的偶然了,更何况,一次次,每次我们这边一有什么状况,都有她在场,如果刚开始,你跟墨成第一次回家,她是恰巧去做客的话,那么后来发生这些,就是太刻意了。”厉雪舞看着沈佳人,自嘲的笑笑说,“妈是不是太多疑了?”

“没有。”沈佳人想说这一家子人好厉害,婆婆竟然从那么早,就察觉出韩悦的不对劲,竟然还半点声色都不显露,一直在跟她周旋。

“我就说了你不用瞎操心,你当妈真的老糊涂了,看不出韩悦别有用心来?”厉墨成上前搂着沈佳人的腰,讨好的说。

“你走开!”沈佳人生气的推开他,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目光却是落在厉墨成的肩膀上,她之前看到韩悦将手放在上面的。

“老婆,我错了!立刻让这件衣服消失!”厉墨成心领神会,麻溜的将外套脱下来,丢进垃圾桶里,然后看着沈佳人用目光询问,这下总可以了吧?

沈佳人傲娇的冷哼一声,转过脸去假装没看到厉墨成脸上的意思,然后又问厉雪舞:“妈,那韩悦的事,就这么继续陪她周旋下去?”

不是沈佳人小心眼,只是一想到韩悦那副得寸进尺小人得志的模样,她心头就有股火气,郁郁不得发,她看不得别的女人觊觎自己的男人。

“你问墨成。”厉雪舞看了儿子一眼,将皮球踢过去。

“是你的意思?”沈佳人越发的不解了,她一直以为是婆婆的意思,没想到竟然是厉墨成的主意。

“韩家现在还不能撕破脸,韩悦身上有我想要东西。”厉墨成解释。

“她有什么?厉墨成,你该不会是对韩悦动了心吧?”沈佳人很不是滋味的说。

“又胡思乱想!”厉墨成上前抱着沈佳人没好气的拍了一下她的脑袋,说道。

“你又打我脑袋,打傻我我怎么办?”沈佳人气鼓鼓的瞪着厉墨成,不满额抗议。

“已经够傻得了,再傻点也没关系。”厉墨成笑着说。

“可恶!再敢打我,看我不……”沈佳人张牙舞爪的威胁。

“你不怎么样?”厉墨成好笑的问。

“看我不咬死你这个混蛋!”沈佳人磨磨牙。

“有本事咬死我!”厉墨成无赖的一摊手,任凭沈佳人处置的模样。

“你当我不敢?厉墨成,别以为当着妈跟莫叔叔的面,我就不敢拿你怎么样!”沈佳人生气的吼道。

“这话,应该我对你说吧?”厉墨成暧昧的盯着沈佳人被气得一起一伏的胸口,喉咙里有股火烧了起来,眼神也变了。

“厉墨成!你这个混蛋!我不干了!我要罢工!”沈佳人羞恼的脸都红成了虾子,一溜烟的跑了出去,当着莫叔叔跟婆婆的面,这个混蛋竟然露出那么下流的表情来,让她情何以堪,还有什么脸面继续呆在那里?

厉墨成有些无趣的摸摸鼻子,然后看了一眼莫远跟厉雪舞说,“我去追她回来。”

“快去吧!”厉雪舞笑着说。

看着一前一后离开的两个人,一脸慈爱。

等沈佳人跟厉墨成两个离开,病房里又恢复了平静,厉雪舞转头看着一直沉默不语的莫远,看着他有些发干的嘴唇,体贴的说:“我给你倒点水喝。”

莫远看着厉雪舞的背影,突然问了一句:“他来了,是不是?”

厉雪舞的背影一僵,拿着水杯的手紧了紧,说道:“是。”

莫远叹了一口气,没有再说什么。

厉雪舞接好水,递给莫远,脸色平静,像是莫远从来没有问起过那个人似的。

莫远接过水杯,喝了一口,看着厉雪舞,几次欲言又止。

“你想问什么,就问吧。”厉雪舞看不下去莫远这副满怀心事的模样,主动说。

“他说什么了?”莫远忍了好几忍,终于还是忍不住,问出来。

“他还能说什么?”厉雪舞想起楚越的话,冷笑一声:“车祸的事,是他做的。”

这是楚越亲口承认的。

“我猜到了。”莫远苦笑,那个男人,依旧是那么霸道,他不要的东西,也不准别人染指,他从很早很早以前,已经知道他是怎么样一个人。

楚越能做出这样的事来,他半点也不奇怪,只是:“难道他不知道你也在车上?竟然对你也下得了狠手!”

楚越对自己怎么样,那是他们男人之间的较量,可是,他却无法容忍,楚越竟然为了毁掉他,不惜伤害小舞!

“知不知道,现在追究起来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厉雪舞苦笑,楚越今天跟她说的是,他不知道自己在莫远的车上,是下面办事的人一时疏忽,可是,知不知道有什么关系么?

她早已经对那个男人心灰意冷。

“他究竟想要怎么样?如果他想继续挽留你,就跟钟雪梅彻底了断,不管是来明的还是玩阴的,都冲我一个人来,为什么要这么对你!”莫远的怒气不可抑制,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发这么大的火。

“他跟钟雪梅彻底了断不了,就算是他跟钟雪梅彻底了断了,我们也回不去了。”厉雪舞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说。

当年的楚越,阳光帅气,心地善良,热心助人,在他的身边,让她觉得无比踏实温暖,可是现在的楚越,只是一想起这个男人,心里就觉得阴冷无比,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二十多年了,经历过这么多,就算是当初的感情再深,也经不起消磨,早就变质了。

“小舞,你……”莫远见厉雪舞这副心如死灰的模样,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心里有些窃喜,但更多是担忧。

他此刻多么想不顾一切的将小舞抱在怀里,安慰她,可是他这该死的腿,一动不能动,只能这么干坐在床上,死死的抓着床单控制自己的情绪。

“我没事。”厉雪舞看出莫远情绪起伏很大,笑着安抚说,“听墨成说他找到个很权威的骨科专家,过段时间就会过来,帮你看下腿,对方看了你的病历,说是还有希望。”

“别让那孩子折腾了,他最近也够累的,又要照顾医院这边,公司还有那么多事情忙,我已经能平静的接受这个事实了。”莫远笑笑。

“还有一个星期你就出院了,难道你真的要像你父亲那样,跟我老死不相往来?”厉雪舞见莫远这副心灰意冷,认命了的模样,忍不住生气的问。

“你明知道那不可能!”莫远急切的回答。

“我记得,以前你父亲曾经说过,如果你再敢来找我,就把你打断腿,关在家里,没想到如今……”厉雪舞深吸一口气,看着莫远说:“每次都是我害你。”

“我爸就是那个脾气,护犊子又傲气,你还记着那些做什么,我做这些都是心甘情愿的,你不用觉得对不起谁,如果那天换做是你,我想你也会这样做的。”莫远释然的一笑。

“我……”厉雪舞看着莫远,眼眶一热,那些到嘴边的话,终究还是没有勇气说出来,她欠莫远太多了,做什么都无法弥补,可是一想到楚越今天的警告,她就退缩了,她已经害得莫远失去了双腿,不能再害他了。

莫远等了半天,见厉雪舞情绪激动后又恢复平静,心里有丝涩然,不过很快的掩饰掉了。

终究,他还是走不进小舞的心里去吗?

原本离开的沈佳人跟厉墨成两个站在门外,偷偷看着厉雪舞跟莫远的一切,在看到这种情形的时候,两个人默契的相视一眼,从彼此的眼中都看到了可惜与无奈。

这两个人明明心里都有对方,一个却是怕连累对方,不肯迈出那一步去,而另外一个,却是一心以为对方仍旧心里没他,黯然神伤。

到底,什么时候,两个人才能消除隔阂,真正在一起?

看得人都急死了!

沈佳人用眼神询问着厉墨成。

厉墨成坐在休息椅上,沉默不语,现在他的敌人,是两个楚家跟一个韩家,如果不尽快解决掉这些麻烦,老妈是不可能放心的跟莫叔在一起的,看来,他要加紧步伐了。

沈佳人现在的状态是三点一线,厉家,傅氏,医院,每天都忙碌的像是只小蜜蜂似的,不过却过得很充实,厉家一派祥和,佳宇由厉墨阳带着,性格开朗不少,伸手也进步奇快,在厉家被当成宝贝似的呵护着,她一点也不担心;傅氏,她已经开始暗中接手一些管理工作,傅少卿毫无保留的将自己的所学交给她,她平时也足够用功,再加上有厉墨成时不时的点拨,她的处事手腕也越来越成熟,做起事来有模有样了;医院这边,韩悦还是会经常来给他们添堵,不过沈佳人已经想开了,权当韩悦是个跳梁小丑一样,跳在戏外冷眼旁观她入戏越来越深。

这天,沈佳人照例听完傅少卿的汇报,收拾东西要离开,傅少卿却喊住了她。

“佳人,你最近,还好吗?”傅少卿犹豫了一会,终究还是忍不住开口问。

最近外面谣传很多,全是针对沈佳人的,让他想假装不知道都不行。

自从知道沈佳人跟厉墨成两个登记结婚,傅少卿受的打击不小,过了一段浑浑噩噩的日子,原本以为,沈佳人会就此幸福,谁知道,仍旧是麻烦缠身,也不知道厉墨成究竟是怎么保护她的,难道是人到手了,就开始不珍惜了?

“挺好的。”沈佳人避重就轻的应付着,一副不打算跟傅少卿深谈的模样。

傅少卿怎么会看不出来沈佳人的疏离,苦笑一声,说道:“那就好。”

沈佳人点点头,拿着文件走到门口,就听傅少卿幽幽的说:“我跟宁馨,已经开始交往了。”

沈佳人站住,嘴角一勾,淡淡的说:“是吗?那恭喜你们。”

果然,还是不出她所料,只是没想到,宁馨这么快就拿下了傅少卿。

“谢谢!”傅少卿勉强的回应了一句,然后目送着沈佳人离开后,无力的依靠在宽大的座椅里。

他跟沈佳人,错过一次,就永远的错过了,现在他们的关系,除了上下级的关系,就只剩下一句淡漠的“恭喜”了。

不甘心,但是又不得不放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