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10:我想静静

韩悦要去上班,自然是不能再医院里多逗留,她也没有机会逗留,不过看着厉雪舞对沈佳人的态度冷淡,她也算是达到目的了,尤其是,临走的时候,厉雪舞当着沈佳人的面让厉墨成送自己出来,她看着沈佳人一张脸白的像纸似的不敢说任何反驳的话,心里异常得意。

厉墨成这么听厉雪舞的话,她现在只要抱紧厉雪舞这颗大树,在厉雪舞面前多多表现,就够了!不过……莫远……

韩静想起刚才莫远对自己的态度,眼中飞快的略过一丝寒意。

“到了!”厉墨成的话打断了韩悦的沉思,韩悦不解的抬头,这才发现她一路上胡思乱想的,已经跟着厉墨成走出医院,到了停车场。

看着厉墨成毫不犹豫转身就走,韩悦心里懊恼,这个男人完全将送她当成一项任务,整个人都冷冰冰的,没有半点情绪,跟个机器人似的,接到指令,完成指令。

“厉大哥,厉阿姨这阶段心情不好,你跟佳人姐多抽时间陪陪她,我有时间,也会来多陪陪她的。”

正离开的背影一停顿,没有说什么又继续前行,直到消失。

韩悦一直目送着厉墨成离开,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刚才,厉墨成没有拒绝她,这是好现象,看来,这阶段自己做的努力,没有白费。

韩悦离开后,病房的气氛轻松了很多,厉雪舞将一碗汤给莫远喂完之后,接过沈佳人递过来用温水泡过的毛巾,替莫远擦脸。

“你安心养病,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厉雪舞一边擦一边说。

“嗯。”难得厉雪舞这么温柔,莫远完全毫无抵抗力,傻傻的看着厉雪舞,只知道点头。

“腿都断了,还怎么好?!”厉雪舞刚想开口再说点什么,病房的门被呼啦一下推开,莫老爷子气势汹汹的走了进来,一脸怒色。

“爸!你说什么?!”莫远震惊的看着莫老爷子,问。

“莫叔叔,你……”厉雪舞心慌的站起来,看着莫老爷子,示意他不要说。

谁知道莫老爷子根本不领情,瞪了一眼厉雪舞,然后看着莫远将刚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说:“我说你的腿断了,再也站不起来了!”

“爸!”随后跟进来的莫骢看着生气的莫老爷子,一阵头疼,然后瞪了一眼身边的包贝贝,吓得包贝贝拼命的缩了缩脖子。

她真的不是故意说漏嘴的,就是,就是一时嘴快而已……

呜呜,老头子的眼神像是要杀人,这还是老头子第一次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呢,她就是不小心说了句实话而已,有必要这样吗?呜呜……太过分了!

“别拦着我!我今天非要让这臭小子彻底清醒过来不可!”莫老爷子生气的甩开莫骢的胳膊,然后瞪着莫远气呼呼的说:“你说说你,这眼看着快四十的人了,你说你这辈子都做了些什么?吊在一个女人身上,真准备就这么孤独终老吗?现在腿也断了,我看看你今后怎么办!”

“我的腿,真的断了?”莫远刚才清醒过来,没有觉到哪里不对,现在停了父亲的话,才意识到自己的腿的确没有知觉。

“我怎么就养了你这么个儿子!”莫老爷子看着莫远,又心疼又生气的说。

“小舞,我的腿真的废了?好不了了?”莫远仍旧有些不敢置信,看着一边默不作声的厉雪舞问。

“……”厉雪舞张了张嘴,最终还是选择避开莫远的目光,她实在不忍心看莫远心碎的模样。

“墨成!佳人!你们两个告诉我!”莫远看着刚进门的厉墨成,然后又看着一边的沈佳人,抬高了声音问。

“莫叔,你的腿会好的,医生说不是完全没有治愈的希望,只要你配合……”厉墨成看着莫远,开口说道。

“不是完全没有治愈的希望,也就是说希望渺茫,是不是?”莫远看着厉墨成,眼中光彩一点点暗淡下去。

“莫叔叔!”沈佳人实在不忍心看莫远这副心如死灰的模样,忍不住喊了一声,却在看到厉墨成眼中的那些警告的时候,又将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只是干干的说了一句:“不要放弃希望,一切都会好的。”

“佳人,谢谢你。”莫远扯动着嘴角,对沈佳人露出丝笑意来,然后对着病房里的人说:“你们都先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众人听了莫远的话,犹豫了一会,都离开了,只有厉雪舞站在那边一动没动。

“小舞,你也出去,我想一个人呆一会。”莫远看了一眼厉雪舞,垂下眼帘说道。

“我不出去,我留下来陪你。”厉雪舞固执的站在床边,“我不会丢下你。”

莫远听了厉雪舞的话,突然笑了,眼角却有些东西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他看着厉雪舞说:“小舞,你这是出于责任,愧疚,还是爱?”

厉雪舞看着莫远,低下头不说话。

“如果是出于责任,愧疚,那就大可不必了,我为你做什么,从来都是心甘情愿,就算是我昨天晚上死了,我也不会怨恨你,也不需要你对我愧疚,所以,你根本不必这样。我要的你给不了我,留下来又有什么意义?”莫远继续说道。

“我……”厉雪舞第一次被莫远拒绝,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小舞,就最后成全我这点可怜的自尊吧,我可以求而不得,但是绝对不要你施舍的感情。”莫远说完,闭上眼睛,叹了一口气说:“你吃去吧,我想静静。”

厉雪舞看着莫远,心里突然酸的不行,记忆中莫远一直是温暖的,也是骄傲的,这么多年来,他曾经有很多次机会得到她,可是,他的那份骄傲,让他从来没有逾越过,一直在等她一个心甘情愿,可是她却……

“你别瞎想,只要还有一丝希望,就不要放弃。”厉雪舞说完,僵硬的离开。

她在没有完全理清楚自己的心思之前,不想亵渎这样美好的莫远,就算是莫远的腿永远的瘸了,站不起来了,在她心中,他始终是那个美好的没有一丝瑕疵的莫远。

关门声响了起来,莫远才睁开眼睛,他用手锤了锤自己毫无知觉的双腿,眼中露出一丝绝望,他跟小舞,这辈子真的是有缘无分!

厉雪舞走出病房,直接走向莫老爷子,然后认真的开口说:“莫叔叔,我会照顾莫远。”

“你以什么身份照顾他?我们家不缺佣人!”莫老爷子不客气的说,半点情面都不留,显然,莫远腿断了的事实,对他来说,也是个沉重的打击,让他一时间根本保持不了风度。

“我……”厉雪舞有些难堪,无所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莫爷爷,我妈本来已经打算跟莫叔叔结婚了的,可是,谁知道突然发生这种事,不过你放心,他们这么多年都风风雨雨的走过来了,这点挫折,难不倒他们的。”沈佳人上前握住厉雪舞的手,看着莫老爷子说。

“佳人,你……”厉雪舞有些窘迫的看着沈佳人,结婚的事,她根本没有想好,被沈佳人这样一说出来,她窘迫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众人。

她这样的人……

“结婚?!好啊好啊!如果厉阿姨跟我小叔叔结婚了,那么他们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在一起,小叔叔身边有厉阿姨照顾,那我们就不用担心他想不开了,而且这样说不定小叔叔心情好了,恢复的也快,真的有奇迹也说定!”一边的包贝贝一听沈佳人的话,立刻兴高采烈的说。

“你懂什么!”莫老爷子生气的瞪了多话的包贝贝一眼。

“我又没说错,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包贝贝嘟嘟囔囔的反驳,但是却完全没有平时飞扬的气势。

沈佳人忍不住扶额叹息,这个不靠谱的包贝贝,完全被脑残剧洗脑了。

莫老爷子不理会包贝贝,看着厉雪舞冷哼说:“莫远的脾气我最了解,你以为他真的还会在这种情况下跟你结婚?我们莫家人有莫家人的骄傲,我儿子不需要你们的施舍!”

听着莫老爷子跟莫远如出一撤的话,厉雪舞脸色白了几分,僵硬的站在那里,不说话。

“莫爷爷……”沈佳人为难的看着莫老爷子,她今天算是见识到了,这老爷子说话完全不留情面。

“这件事就这么定了,等莫远一出院,就接回家里,腿断了也好,至少可以老老实实在在家里陪着我这个老头子,不用担心他到处乱跑,再有个闪失什么的!”莫老爷子一副不容商量的语气,“你们两个的事,就此打住!”

莫老爷子说了一大堆话,厉雪舞始终站在那里,一言不发,任打任骂的模样,等莫老爷子说完,她才深吸一口气,说道:“是我害了莫远,对不起。”

“哼!”莫老爷子冷哼一声,“我们要的可不是你的对不起!”

“对不起!”厉雪舞又郑重的说了一句,她知道莫老爷子指的是什么,可是,她除了对不起,真的什么也给不了!

“你好自为之!”莫老爷子生气的离开了。

莫骢给包贝贝使了个眼色,让包贝贝追了出去,然后看着厉雪舞说:“我父亲说话就是直了些,他也是因为莫远的事,反应过激,但是他说的也不无道理,你跟莫远两个,趁此有个了断,对大家都好。”

厉雪舞像是块木桩子似的站在那里,像是听到了莫骢的话,又像是没有听到,一个人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莫骢看了一眼这样的厉雪舞,最终也没再说什么,叹了一口气,也离开了。

“妈!”莫家人都走了之后,沈佳人担忧的看着厉雪舞,喊了一声。

厉雪舞抬头看了一眼沈佳人,想要努力的笑笑表示自己没事,全突然眼前一黑,身体不受控制的栽倒。

“妈!”沈佳人吓坏了,连忙上前扶住厉雪舞,好在厉墨成比她更快,先一步将厉雪舞扶住了。

“厉墨成,妈这样你还打算……”瞒下去吗?沈佳人拉着厉雪舞的手,心慌的问,只是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厉墨成的眼神制止。

“妈太累了,我们送她进去休息。”厉墨成说完,抱着厉雪舞走进病房。

昨天晚上,她一夜没睡,刚才又被莫家人刺激,受不住也是正常。

“怎么回事?”莫远一见厉雪舞被抱进来,立刻紧张的问。

“太累了,晕过去了。”厉墨成将厉雪舞放在另外一张床上,沈佳人立刻给厉雪舞拉好被子盖上。

“送她回家休息吧,这里毕竟是医院,没有在家里舒服,你妈最不喜欢闻这股子消毒水的味道。”莫远体贴的说。

“我妈醒来,看不到你不会安心的,还会再过来,一来一去的,也麻烦。”厉墨成不赞同的说。

“我现在这样,不如不见。”莫远苦笑一声,说道:“送她回去吧,省的她看到我自责,我心里也不好受。”

“莫叔叔,你别灰心,我觉得我妈不是心里没有你,只是,她过去受的伤害太深了,心里太多羁绊,始终不敢迈出去那一步,你既然已经追随她这么多年,走了九十九步,又何必差那一步?”沈佳人不喜欢看莫远这副愁容惨淡,心灰意冷的模样,忍不住劝说道。

“佳人,我知道你跟墨成都是为了我好,我很想走出最后的一步,可是,现在我的腿已经这样了,我已经走不了了。”莫远对着沈佳人微微一笑,“这就是我的命。”

小舞就像是那片桂花树里的仙子,只能远远地看着,静静的欣赏着,却始终隔着距离,任凭他怎么努力,都始终抓不住。

“厉墨成,你倒是说句话啊!”沈佳人急死了,她真怕自己受不了,就将真相说出来。

“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在我妈心中,你都是从前的那个莫远,如果我是你,不会放弃这次机会。”厉墨成说。

“我不想拖累她。”莫远感激的笑笑。

“如果今天换做是我妈,你也会觉得是拖累?”厉墨成皱眉问。

“当然不会,如果换做是你妈,我会立刻带她去民政局领证,不管她接受不接受,我都不会让再从我的身边逃开。”莫远急切的说道,不过说完,他又自嘲的笑笑,这世界上最不可能有的就是如果。

“我妈同样会觉得这是你的施舍,她的骄傲跟自尊同样不会允许。”厉墨成意味不明的笑笑,说起来,他妈妈跟莫远两个人这么多年来一直是这种暧昧不明的状态,到底还是因为两个人的性格问题,如果换做是他,就绝对不会有这种局面出现,他喜欢的,就是要去争取,就算是腿瘸了又怎么样?他相信就是自己腿瘸了,也照样可以给自己的女人幸福!

如果,生活中连这点意外风险都承受不住,还谈什么不离不弃,生死相随?

莫远看着厉墨成,突然觉得无言以对,他叹了一口气,看着在床上昏睡的厉雪舞,眸光复杂难辨。

莫远没有出院,厉雪舞这段时间一直在医院里照顾他,细致周到,而莫家人也没有再说什么,莫老爷子还是坚持等莫远一出院就将莫远接回去住,住院的这段时间,倒是像是默认了似的,没有来打扰莫远跟厉雪舞,不更像是给莫远和厉雪舞最后的相处道别时间。

自从被厉墨成开导之后,莫远的心情明朗起来,没有再说让厉雪舞回去的话,但是却表现的若即若离,带着几分刻意的疏远。

沈佳人还是一如既往的会去给厉雪舞送饭,而且也是一如既往的会跟韩悦碰上,厉雪舞跟韩悦的关系越来越好,对她也越发冷淡,虽然知道这一切是做戏,但是有的时候,还是让沈佳人心里觉得堵的慌,尤其是韩悦时不时的用那种调皮的语调,很无害的说出那些对她杀伤力极大的话。

“佳人姐,听说你回傅氏上班了?我还以为你会去厉大哥的公司呢。”韩悦跟厉雪舞聊了一会后,突然转头问沈佳人。

“明诚跟傅氏有合作,我现在主要负责他们的那个合作项目,在傅氏还是明诚都一样的。”沈佳人心里暗暗警惕,韩悦突然提到工作的事,让她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原来这样,怪不得上次听宁馨说,傅氏之前差点破产,多亏了你说服厉大哥跟傅氏重新签约,才让傅氏稳定下来。”韩悦感慨了一句:“你不是都从傅氏离职了吗?厉大哥还肯这样帮你,他对你可真好。”

沈佳人沉默的笑笑,没有搭话。

“既然从傅氏离职了,为什么还要帮傅氏?”厉雪舞不悦的问:“你跟傅少卿是不是还藕断丝连?”

“我没有帮傅氏,只是墨成想要用我的设计,所以才选择继续跟傅氏合作。”沈佳人不慌不忙的解释:“我跟傅少卿已经是过去式,再说了,他又怎么可能跟墨成相比?”

“最好是这样!”厉雪舞冷哼一声。

“厉阿姨,佳人姐说的没错,她现在的确是跟傅少卿没有什么了,不然前不久也不会拒绝傅少卿的求婚。”韩悦见厉雪舞生气,立刻帮沈佳人说好话,只是,这话里的信息量,却有点大。

“傅少卿前不久跟你求婚?到底是怎么回事?”厉雪舞生气的质问沈佳人。

“没有什么,就是前阶段我相亲,他想要跟我复婚,被我拒绝了。”沈佳人云淡风轻的说。

“你还说没跟他藕断丝连,没藕断丝连,他怎么会忽然想要跟你复婚?”厉雪舞异常气愤:“这件事,墨成知道吗?”

“什么事?”厉墨成一进门,就听到厉雪舞压抑着怒火的声音,然后扫了一眼里面的人,问道。

“傅少卿前不久跟沈佳人求婚,你知道吗?”厉雪舞转头问厉墨成。

厉墨成脸色有点黑:“什么时候?”

“你去找我之前。”沈佳人暗中瞪了厉墨成一眼,为这事她都已经肉偿好几次了,再多的债也还清了,这个家伙现在还在这里给她装糊涂。

“为什么没告诉我?!”厉墨成的声音带了几分薄怒。

“……”沈佳人。

“那个,那个我不是有心的,就是随口一说,我还有点急事,我先走啦!”韩悦一副闯了祸,坐不住的不安模样。

“让墨成去送你。”厉雪舞看了眼韩悦,拍了拍她的手说道。

“嗯,厉阿姨再见,莫叔叔再见,佳人姐……再见。”韩悦说了一圈再见,在看到沈佳人的时候,一脸歉然,说完就往外走。

“我去送!你刚来陪陪妈跟莫叔叔。”沈佳人慌张的拉住厉墨成的胳膊,说道。

“不用!”厉墨成不客气的甩开沈佳人的手,迈步走了出去。

“墨成!”沈佳人在背后哀哀地喊。

韩悦走的很急,走出医院的时候,才放慢脚步,悄悄的看着身边的厉墨成,犹豫了一会后,才开口说道:“厉大哥,我,我不是有意说那些的,你别往心里去,傅少卿是跟佳人姐又求过婚,但是佳人姐拒绝了他,这说明佳人姐心里已经没有他了,她没跟你说,可能是怕你误会吧。”

“分明是心里有鬼,对我不信任!”厉墨成冷哼。

“不会的,佳人姐不是那种人。”韩悦急急地为沈佳人辩白,然后看了一眼厉墨成的头发,忽然说了一句,“厉大哥你别动!”

厉墨成诧异的看着一惊一乍的韩悦,果然站住没动,韩悦翘起脚来,一只手搭在厉墨成的肩膀上,一只手从里厉墨成的头发上拿下一只小虫子,然后歪着头,眯着眼睛说:“真是奇怪了,这种天气,怎么会有虫子,我刚才还以为是我看花眼了呢。”

厉墨成看了一眼韩悦手中的小虫子,然后提示的轻咳了一声,看了看韩悦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

韩悦这才像是察觉到两人的动作有多么不妥似的,低呼一声,迅速收回手,然后红着脸跟厉墨成说了一声再见,就跑远了。

厉墨成看着韩悦离开的背影,双眼一眯,然后转身朝着另外一个方向离开了。

沈佳人站在厉墨成身后,目送着两人先后离开,身体倚着墙缓缓蹲下,将头埋在膝盖里,身体微微的抽搐着。

“沈佳人!”一个声音喊她,沈佳人忽然抬起头,在看清楚来人的样貌的时候,脸上的惊喜转眼间破碎,她愣愣的看了一眼面前的楚非墨,狐疑的问:“你怎么在这里?”

“先擦擦眼泪吧。”楚非墨看着沈佳人脸上未干的泪痕,怜惜的叹了一口气,将一张面巾纸递给沈佳人。

“谢谢!”沈佳人没有去接那张面巾纸,而是避开楚非墨的手,站起来飞快的抹掉自己脸上的泪痕。

楚非墨一看沈佳人这么明显的排斥,禁不住笑了起来,走上前说:“你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沈佳人不答反问,眉宇间透着一股不耐烦。

“我家老头子耐不住寂寞想要来看看前妻,我奉我妈的命令,偷偷过来监视,这个理由够不够充分?”楚非墨自嘲的笑着说。

沈佳人严重过闪过一丝诧异,楚非墨的态度让她难以捉摸,可是就在她愣神的功夫,楚非墨却突然拉住她的手,带着她隐藏到一棵青松的后面,就在沈佳人生气的想要呵斥楚非墨的时候,却看他发出一个噤声的表情,然后朝着右前方指了指。

沈佳人不满楚非墨的装神弄鬼,用力的甩开他的手,刚想离开,却听到一个响亮的耳光声,她侧脸看去,却发现婆婆厉雪舞正举着手,气愤的瞪着一个衣冠楚楚的男人说:“楚越,你卑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