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09:楚非墨听爷爷讲故事

沈佳人给厉雪舞收拾了几件衣服给厉墨成,厉墨成交代她早点休息,就又匆匆的赶去医院了。

沈佳人目送厉墨成离开,心想自己哪里能睡得着,发生了这么大的事,自己还睡得安稳的话,那是要多没心没肺才做得到啊。

“睡不着?”厉老爷子看着沈佳人,问。

“嗯。”沈佳人诚实的点点头,“爷爷,你去睡吧,我在这里等着。”

老爷子毕竟年纪大了,身体经不起这么熬,她虽然也累,但是白天毕竟睡了一会了,还受得住。

厉老爷子看了一眼沈佳人,没有催促她去睡觉的意思,沉默了一会,指着对面的沙发说:“过来坐下,陪爷爷聊聊天。”

“哦。”沈佳人一听聊天,立刻想到领导约谈,到对面规规矩矩的坐直了身子,一本正经的模样。

厉老爷子看出沈佳人的不自然,没好气的瞪了沈佳人一眼说:“爷爷就是想找你说说话,解解闷,你这么紧张做什么?爷爷又不是洪水猛兽!”

沈佳人听了厉老爷子的话,放松了下来,连忙笑着说:“爷爷,我不是那个意思。”

厉老爷子鼻子里发出哼哼声,没再去看沈佳人,而是盯着客厅里的某一处,目光有点悠远。

沈佳人等了一会,见厉老爷子没有说话,心里有几分忐忑,猜测着老爷子到底要跟自己说什么,是说她跟墨成的事?

就在沈佳人觉得厉家人个个都心思难测的时候,厉老爷子突然幽幽的说:“丫头,想不想听听你婆婆的故事?”

婆婆的故事?沈佳人诧异的抬头看着厉老爷子,却发现厉老爷子的目光仍旧落在别处,根本没有看她,而且也不等沈佳人回答,厉老爷子叹了一口气,就已经开始讲述了。

那真是一个很长很曲折很揪心的故事……

厉墨成赶到医院的时候,莫远还没有从急救室出来,莫骢坐在休息椅上,身边坐着难得安静的包贝贝,大白依旧尽职的站在包贝贝身边,脸上无喜无悲,跟此刻气愤填膺的包贝贝简直天差地别。

一见到厉墨成出现,包贝贝就立刻忍不住的迎了上来,质问道:“厉墨成,这是怎么回事?”

厉墨成看了一眼兴师问罪的包贝贝,故意假装看不懂她的意思,冷淡的说了一句:“车祸原因还在调查。”

“谁特么的问你这个了?佳人呢?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为什么把佳人送回去?让这个女人留在这里,越俎代庖?”包贝贝生气的指着韩悦怒问。

她才来不一会,但是看韩悦对着厉雪舞大献殷勤的模样就看不下眼去了,虽然跟韩悦两个第二次见面,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没察觉出什么来,只当是厉家人打算把韩悦跟厉墨阳给送做堆,但是今天看到韩悦跟厉雪舞的情形,包贝贝立刻意识到危机,韩悦看不上厉墨阳,根本就是因为她一开始就是奔着厉墨成来的!

一向义气的包贝贝怎么能容忍?她可做不来眼睁睁的看着渣女撬自己好友墙脚还默不吭声的事。

“佳人累了,回去休息了。”厉墨成略带几分不满的回答。

“这种时候,佳人怎么会喊累?”包贝贝压根就不相信厉墨成的话,沈佳人什么性子,她会不知道吗?“少吧责任推给佳人,拿这种话来糊弄我!你们要是看不上佳人就明说,追求她的人多了去了,不要以为她非要在你厉墨成这棵树上吊死!”

“包贝贝,这是我的家事,没你搀和的份!”厉墨成沉下脸,不管怎么样,听到包贝贝说这些,他仍旧很生气,尽管知道包贝贝这是在维护沈佳人。

只是厉墨成这副模样,看在包贝贝的眼里,分明就是心虚,就是默认了他们对沈佳人有偏见,气的七窍生烟:“厉墨成,你要是敢做对不起佳人的事,我要你好看!”说完,包贝贝看了一眼身后的大白说:“我让大白狠狠的削你!”

“打不过!”大白很不给面子的吐出三个字,然后又像是没事人似的,专心致志的做木桩。

“你……”包贝贝当场有点下不来台,恶狠狠的瞪了煞风景的大白一眼,然后看着莫骢生气的说:“像他这样身手的保镖,我再要一打!”

莫骢看着气咻咻的包贝贝,见她拉回到椅子上坐下,说道:“你身边带这么多保镖做什么?”别说一打,就是一个,他也再难找到跟大白这样的。

“玩!”包贝贝很不靠谱的说:“我就喜欢众星拱月的被男人捧着,不像有些人,没男人要,不要脸的眼睛老是盯着别人的男人!”

“包小姐,你是在暗指我吗?”韩悦听了包贝贝的话,没有生气,反而露出个笑容来,问道。

“说谁谁自己清楚。”包贝贝冷哼一声。

“那我就放心了,肯定不是说我,我跟厉大哥之间清清白白,不怕流言蜚语,你要是对你的朋友不自信,那也应该从自己身上找原因,而不是这么杯弓蛇影的,攻击无辜的人。”韩悦笑笑说。

“你……”包贝贝吃瘪,气的恨不得撕碎韩悦的脸,就在她气的忍不住要发飙的时候,急救室的门开了,莫远被推了出来,她也顾不上跟韩悦撕逼了,立刻迎了上去,拉着莫晨的手问:“小叔叔怎么样了?”

莫晨全程参与了莫远的救治过程,在急诊室里呆了几个小时,神色有点疲惫,不过看包贝贝焦急的模样,仍旧露出笑容来,安抚的说道:“命是保住了,只是他的腿……”

“他的腿怎么了?”不等莫晨说完,厉雪舞就心急的问。

“厉阿姨,我小叔叔的腿有可能再也站不起来了。”莫晨面色沉重的说。

“什么?!”厉雪舞受不了打击的眼前一黑,差点一头栽倒,幸亏厉墨成眼疾手快的扶住她。

“厉阿姨,你别急,不是说有可能吗?说不定还有希望的,是不是?”韩悦也上前扶着厉雪舞,然后看着莫晨紧张的问。

莫晨只是苦笑一声,没有接话,意思很明显,这希望,真的是微乎其微了。

“怎么会这样?”包贝贝难受的哭出来,“小叔叔人这么好,为什么就这么苦命,我真无法想象,小叔叔今后都要在轮椅上度过的日子会是怎么样?他身边连个人照顾都没有。”

“这都是命啊!”莫骢看了包贝贝一眼,叹息的拍拍包贝贝的肩膀。

厉雪舞呆呆的站在那里,眼前迷蒙一片,想着就在今天,莫远还说过,要带她去以前她们下乡的地方去走一走,看一看,说当年他们种的那片桂花林,应该快要开花了,他永远也忘记不了,当年她站在桂花树下对着他回眸一笑的模样,今年一定要去再爬一次那座山……

可是现在,他的腿……

莫远被推进病房,厉雪舞跟莫骢等人都跟着走了进去,医生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就离开了,病房里一时间显得有些过分安静,众人看着安静的躺在那里沉睡的面色苍白的莫远,仿佛都不知道该开口说什么。

“天色不早了,你们都先回去休息吧,我留下来照顾他就好了。”厉雪舞沉默了一会,开口说道。

“厉阿姨,你手受伤了,今天又受了这么大的惊吓,该回去好好休息才是。”韩悦在一边不赞同的劝说。

“我没事,莫远是因为我才伤城这样的,于情于理,我都应该留下来照顾他。”厉雪舞不容商量的说。

“可是……”韩悦看了一眼病房里的莫家人,欲言又止。

“今天晚上你也受累了,先回去吧,你明天还要上班,别太晚睡了。”厉雪舞拉着韩悦的手,慈爱的说。

“不用,我不累的,厉阿姨,我留下来陪你吧,你的手……”韩悦情真意切的说。

“阿姨的手没事,让墨成送你回去。”厉雪舞打断韩悦的话。

“不用不用,我自己回去就好,免得有些人误会我别有用心。”韩悦已有所指的看了包贝贝一眼说。

“你……”包贝贝刚想反驳,手就被莫晨拉住,她一抬头,就迷失在莫晨的笑容里。

“阿姨相信你的为人,这么晚了,你一个人,阿姨也不放心。”厉雪舞很坚持,又对厉墨成说:“把小悦给我安全的送到家。”

“嗯。”厉墨成点点头。

韩悦看了一眼厉雪舞又看了一眼厉墨成,盛情难却的模样,只是眼角的余光在落到包贝贝的身上时,带了几分藏不住的得意。

厉墨成开车一路将韩悦送到她住的小区楼下,车子停下,韩悦客气的问了一句:“要不要上去喝口水?”

“嗯。”厉墨成点点头。

韩悦有些诧异,厉墨成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他不是一向不近女色的吗?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上了楼,韩悦开了门,然后笑着问厉墨成,“矿泉水还是可乐?我这里只有这两种。”

“送到家了!”厉墨成冷冷的丢下一句话,然后转身离开了。

韩悦的笑容僵在脸上,看着厉墨成冷漠的背影,嘴角溢出一丝自嘲的笑容来,她就说厉墨成怎么会突然转性,大半夜的跟着她上楼,原来是因为厉雪舞那就一定要把她送回家的话!

没想到厉墨成这么听厉雪舞的话,看来她们母子的感情,真的如同传闻中的一样好,既然这样,那就好办多了!

韩悦走进门,将脸上势在必得的笑容,深藏了起来。

“看来,今天晚上收获不小!”房门一关上,韩悦脸上的笑容还没来得及收回来,就听到一个调侃的声音响了起来。

韩悦倏地转身,看着客厅里沙发上坐着的男人,立刻沉下脸来质问:“你怎么来了?!”

“想你,就来了。”男人说着,朝韩悦走过来,将韩悦抵在门上,暧昧的看着韩悦说。

“回去!”韩悦一把推开男人,冷冷的说:“我的事,不需要你插手!”

“可真是无情!”男人也不气恼,仍旧笑意盈盈的看着韩悦,“要不是我,你今天晚上能这么顺利的接近她们?”

“车祸的事,是你做的?!”韩悦皱眉,厉声问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知不知道,你差点闹出人命来!”

“韩大小姐,是S市的水土开了金光了,还是你突然转性了?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慈悲了!你打电话给我家老头子说那些话,不就是故意刺激他出手,好给你制造表现的机会?”男人看着气愤的韩悦,脸上的笑容不变,只是眸色有点冷。

“我不知道你再说什么!”韩悦避开男人的目光,然后冷冷的说:“我只是想要告诉楚伯伯,厉阿姨她现在身边有人陪,过的很好,他们现在都各自有家庭,不要在执迷于过去的事了。”

“说的这么冠冕堂皇,这心思真的让人感动!”男人拍手喝彩。

“信不信随便你!难道你不是乐见其成,还希望你父亲跟厉阿姨藕断丝连?你这样将你母亲置于何地?”韩悦带着几分怒气说道。

“我当然乐见其成,不然,你今天晚上嘘寒问暖的就是两具死尸了。”男人脸色带了几分阴鸷,“我就是喜欢看老头子眼巴巴的看着,却怎么也得不到的模样。”

韩悦白了一眼面前的男人,心里冷嗤——变态!

莫远一夜没有醒来,厉雪舞在医院里陪了他一夜没有合眼,这边厉家大宅里,沈佳人听厉老爷子讲了一夜的故事,唏嘘不已。

“楚非墨?”沈佳人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脸色一变:“爷爷是说,后来那个男人跟钟雪梅生的孩子叫楚非墨?”

“嗯,怎么,你认识他?”厉老爷子诧异的问。

“见过几面,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同名同姓的人,他说是F市人。”沈佳人如实的说道。

“钟家祖籍F市,他这样说也没错。”厉老爷子补充了一句:“下次,再看到他,小心一点,他自小就被拿来跟墨成相比较,性子阴暗,什么都要跟墨成争个长短,跟他母亲是一样的。”

“嗯,我知道了。”沈佳人面色沉重的点点头,听老爷子这么一说,那自己认识的那个楚非墨,就是他说的那个厉墨成同父异母的弟弟没错了。

怪不得,他一开始接近自己的时候,就说了一些奇奇怪怪的话,现在,好像一切都能想通了。

非墨,非墨,是不及墨成的意思吗?

“好了,这都天亮了,你也一夜没睡,去休息吧。”厉老爷子说着,打了个哈欠。

“我去准备早饭,然后给我妈送吃的去。她在医院熬了一夜,我怕她受不住。”沈佳人倒是没有什么睡意,起身去了厨房。

厉老爷子看着沈佳人的背影,赞许的点点头。

沈佳人做好早餐,简单的吃了一点,就拿着煲好的汤跟几样面点小菜去了医院,厉墨成一晚上没回来,她打电话让苍海来给她开车,把她送去医院。

“大小姐,你还好吧?”苍海看着沈佳人疲惫尽显的脸色,担忧的问。

“我很好,就是昨天晚上没休息好。”沈佳人对苍海有几分歉疚,因为之前自己多心,怀疑苍海对自己不轨,将苍海赶走,后来才知道,新年那天晚上偷偷溜进自己房间的男人是厉墨成那个家伙,所以现在面对苍海的时候,多少有几分不自然。

“大小姐,你现在不是身无凭仗的那个需要看人脸色的沈佳人了,不要委屈自己。”苍海又不放心的叮嘱。

“我知道,你就别担心我的事了,倒是傅氏,如果明诚有什么需要,随时准备支援,划出一部分专项资金来,以备不时之需。”沈佳人想到明诚股份大跌的事,交代苍海。

“是。”苍海回答,心里却在想着,虽然他不明白商业运作,但是也知道傅氏跟明诚的差距,那点资金,真要到用起来,根本就是杯水车薪,不过大小姐既然这样说了,他们底下的人,照做就是。

“宁氏的宁大小姐宁馨最近跟傅少卿走的很近,两个人前天晚上还一起出席宴会。”快到医院的时候,苍海好像是才刚想起来似的,跟沈佳人汇报。

他虽然这一段时间都没在沈佳人身边做保镖,但是却没有闲着,将傅氏里几个重要的人物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尤其是傅少卿,更是特别留意。

宁馨?!沈佳人回想了好一阵,才想起有这么个人来,好像是那个对傅少卿一直有意思的宁家的掌上明珠吧?

“这是他的私事,他自己处理就好,跟我没关系。”沈佳人看了一眼苍海说,其实她倒是挺看好傅少卿跟宁馨这一对的,要是宁馨不是宁家大小姐,宁家这一辈唯一的继承人的话,就更好了。

要是傅少卿被宁家人挖走了,她一时间上哪里去找个合适的人来坐镇傅氏?头疼,看来,她这阶段不能松懈,还是要好好学习公司管理了。

苍海见沈佳人这种态度,没有再说什么,他尽了自己的职责,具体要怎么样,还是要大小姐自己拿主意。

沈佳人让苍海在外面等着,一个人拿着早餐进了医院,到莫远的病房门口的时候,听到里面有说话声,她激动的推开病房门,说道:“莫叔醒了!”

结果在看清楚里面的情形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了,莫远还是在沉睡,刚才的说话声,是婆婆厉雪舞跟韩悦。

“怎么回事?这么没规矩,进来之前不知道要敲门吗?”厉雪舞的话突然被打断,面色很不好的训斥沈佳人。

“妈,是我错了。”沈佳人委屈的认错,然后一举手里的早餐,笑着说:“妈你饿了吧?我做了吃的来给你。”

说完之后,沈佳人就发现一边桌子上的吃剩下的早餐,脸色又僵了僵。

看来,又被人捷足先登了。

“哼!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等你来送早餐,我早饿死了!”厉雪舞在看到沈佳人手里拎着的早餐的时候,眸色一闪,随即生气的说。

“还是韩小姐想的周到。”沈佳人尴尬的笑笑,然后说:“妈,我下次会记得早点,你喜欢吃什么,我做给你吃。”

“阿姨喜欢吃清淡的,像是清炒鲜笋,凉拌金针菇,芹菜肉丝啊什么的,厉阿姨,你说,我说的对不对?”韩悦调皮的问道。

“你这孩子,有心了!”厉雪舞看着韩悦,温柔的笑着说。

“佳人姐,你身为儿媳妇,连厉阿姨的喜好都不清楚,可不合格哟~”韩悦打趣的看着沈佳人开玩笑。

“谢谢韩小姐提醒。”沈佳人抽动了两下嘴角,举着手里的东西一时间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举着不累吗?”厉墨成走过来接下沈佳人手里的东西,然后放在一边打开,满意的点点头:“嗯,不错,都是我爱吃的。”

“你还没吃吗?”沈佳人有些不确定的问。

“知道你回来给我送吃的,就一直等着,外面的东西吃不惯。”厉墨成捏了捏沈佳人的鼻子,笑着说。

“我其实准备的是两人份,我以为你那么喜欢吃妈做的菜,跟妈的口味应该差不多的。”沈佳人小声的说。

“那就陪我吃一点,别浪费。”厉墨成摆好早餐,将沈佳人拉在身边坐下,说。

“我在家陪爷爷吃过一些了。”沈佳人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面色不虞的厉雪舞,小声的说。在自己说完的时候,她明显的听到厉雪舞冷哼了一声,似乎很是不满她已经吃过了这个事实。

“多吃一点。”厉墨成不由分说的将勺子塞进沈佳人的手里,说道:“汤喝了。”

“我真的吃过了。”沈佳人再次强调。

“要我喂你?”厉*oss威胁。

“……”沈佳人看了一眼厉雪舞,然后拿着勺子小口的喝着汤。

她可不敢在这个时候跟厉墨成上演什么秀恩爱的戏码,会被炮灰掉的。

“好香。”就在沈佳人跟厉墨成两个吃着早餐的时候,床上突然想起一个沙哑干涩的声音。

“莫叔,你醒了!”沈佳人当即反应过来,立刻放下勺子,跑上前。

“莫远,你总算醒过来了。”厉雪舞看着莫远,激动的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

“肚子饿了,闻到饭菜的香味就醒了。”莫远看着厉雪舞,笑容依旧温柔,只是失血过多,脸色苍白憔悴。

“我这就给你弄吃的,小悦这孩子细心,也给你准备了,怕你醒来肚子饿。”厉雪舞听莫远说饿,立刻笑着说。

莫远吸吸鼻子,说道:“我好像闻到了杏鲍菇鸡汤的味道。”

“哦,有的!有的!”厉雪舞动作一顿,然后看了一眼沈佳人,沈佳人会意,连忙给厉雪舞盛了一碗汤来。

“莫叔叔,先喝口温水漱漱口。”韩悦在厉雪舞给莫远喂汤的时候,送上一杯温开水。

“谢谢。”莫远笑笑,然后喝了一口漱漱口吐掉。

“还是小悦细心。”厉雪舞感慨的说。

莫远没说话,看着厉雪舞手中的汤说:“现在可以喝了吗?”竟然是有几分等不及的抱怨。

厉雪舞笑笑,坐在床边,给莫远一口口的喂汤。

“这是佳人做的?手艺不错。”莫远喝了一口汤后,赞许的对沈佳人点点头说。

“我的手艺比起我妈来,差得远了。”沈佳人谦虚的说并不忘记讨好婆婆。

“小舞的手不方便,我住院这几天,就麻烦你了,我跟墨成口味一样,不挑食。”莫远又喝了一口汤后,微笑着说。

“嗯,没问题,包在我身上!”沈佳人满口答应。

莫远点点头,然后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韩悦,又继续喝汤。

他虽然在昏迷,但是其实意识早就清醒过来了,听得到周围的说话声,对韩悦十分不喜,自然是处处护着沈佳人。

韩悦看厉雪舞自从莫远醒来,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莫远身上,而莫远又对沈佳人格外好,完全将自己当成透明人一样,垂在身侧的手悄悄的攥了起来。

这个莫远,真是命大,昨天晚上那辆宝马被撞得那么惨烈,竟然直废了他一双腿,真是可惜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