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08:佛曰不可说

“记住你的话!”厉墨成目低头逼近沈佳人的眼睛,目光灼灼,像是升起了璀璨的星辰。

“嗯。”沈佳人郑重的点点头。

“啊呀!我又要捂上眼睛了!”就在厉墨成跟沈佳人两个人的唇即将情不自禁的贴在一起的时候,一直被两个人忽略的沈佳宇突然捂着眼睛大叫起来。

厉墨成跟沈佳人两个同时面色一晒,转头看着明明说好捂上眼睛却从指缝里偷看他们的沈佳宇,哭笑不得。

“这小子!”厉墨成弹了一下沈佳宇的脑门,笑着说:“这都谁教你的?”

“贝贝姐说,哥哥跟姐姐亲热的时候,佳宇要把眼睛捂上,不能看,可是阳哥哥说,佳宇是大男人了,应该大大方方的看,所以……”沈佳宇吞吞吐吐的解释。

“所以你就捂着眼睛偷看?”沈佳人又好气又好笑,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滑头了,竟然还学会折中主义了。

佳宇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似的,低着头不说话。

“好了,去吃饭,佳宇也该饿了。”厉墨成倒是没有被打扰的不悦,反正现在小兔子已经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子,想要亲热,随时随地都可以,不急在这一时。

其实,没孩子也挺好,至少,他不用每晚上忍得那么辛苦,他现在有些理解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做丁克了。

晚饭的时候,厉家人也没有特意的规避沈佳人没有怀孕的话题,很平常心的说了一下,而且建议等厉墨成有时间带着沈佳人去国外看看。

“就是呀大嫂,现在男人都能给男人生孩子了,你还担心个什么劲儿,多大点事啊!”厉墨阳一张口就是语出惊人。

沈佳人一开始还觉得有点别扭,后来见大家并没有怨她,渐渐的也放开了,毕竟她也不是那种讳疾忌医的性子。

“我就是觉得有点蹊跷。”沈佳人咽下嘴里的东西之后,有些郁闷的说:“可能外界的人都会觉得我是想要母凭子贵,嫁进厉家,让你们因为孩子而不得不接受我,所以,我迫切的需要一个孩子,来得到大家的认同,才会不断的有那种心里暗示,造成假孕。可是实际上是,我从来没有打算用孩子的事情来绑住墨成,每次……我都偷偷的瞒着他避孕的,那天检查出怀孕,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医生说避孕药也不是百分之百的灵验,我根本对孩子的事毫无心理准备,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到这里来,就会被诊断出假孕来了,我真的从来没有想过要欺骗大家。”

最让沈佳人郁闷的就是这一点了,说她怀孕的是医院,说她假孕不孕的也是医院,她根本都无所适从了。

饭桌上一阵沉默,沈佳人有些忐忑的看着厉墨成,用眼神询问,她刚才是不是说错话了?

“大哥,你怎么说?”厉墨阳最先忍不住,开口问。

“还能怎么看,左右不过是……”厉墨成眸色渐冷,只是他话还没说完,手机就响了起来,他拿起手机一看,接了起来:“莫叔!”

“墨成,你快过来,你莫叔出事了,呜呜,你快过来!莫远,莫远你醒醒,你别吓我,莫远……”电话那边传来厉雪舞的哭声,惊动了餐桌上所有人。

“怎么回事?”厉老爷子听到电话里传来的哭声,忧心的问。

“我马上赶过去,墨阳,通知莫家人。”厉墨成一边吩咐,一边将厉雪舞的地点定位,起身急匆匆的往外走。

“我跟你一起。”沈佳人连忙起身跟上厉墨成。

“你在家里陪爷爷,照顾佳宇。”厉墨成说道。

“现在妈更需要我,这个时候,她需要人陪,再说了,她手还不方便。”沈佳人不同意,她这个做媳妇的这个时候不照顾在婆婆左右,于情于理都太说不过去了。

“让佳人跟着,你们快去,我跟佳宇在家里等你们。”厉老爷子对着众人摆摆手,然后对着厉墨成认真的交代:“无论如何,莫远不能有事。”

“我知道。”厉墨成点点头,拉着沈佳人的手,快步离开。

原本还很热闹的餐厅,一时间只剩下厉老爷子跟沈佳宇两个人,厉老爷子看着被忽略了的沈佳宇一直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笑了笑,这孩子能这样,也是种福气,他转头看向窗外灯光晕黄,显得浑浊的夜色,不由得感叹了一句:“又要变天了!”

厉墨成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出事现场,发现莫远开的那辆宝马已经被撞得变形,整个车头都破碎不堪,一看就是经过激烈的碰撞,而肇事车辆已经逃之夭夭,这条路原本就僻静,现场只剩下孤立无援的厉雪舞跟莫远。

“妈,莫叔怎么样了?”厉墨成上前将厉雪舞拉起来,边问边给莫远检查伤势。

莫远的情况很不好,头撞破了,虽然经过简单的止血,但是明显作用不大,血流了满脸,而且一看腿上还有些不自然,状况很不好,让厉墨成的眉头皱了起来。“我没事。”莫远在看到厉墨成来的那一刻,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然后看着厉雪舞,努力的笑着说:“小舞,别哭……”说完,就昏迷过去。

“莫远!莫远!”厉雪舞吓坏了,哭的更狠了,上气不接下气的。

沈佳人抱住厉雪舞,安抚着说:“妈,你先别激动,交给墨成,莫叔不会有事的,就算是为了你,莫叔也不会让自己有事的。”

“呜呜……”厉雪舞听了沈佳人的话,趴在沈佳人的肩膀上,哭了起来,自责的说:“都怪我,都怪我太任性,非要着急回家,不然也莫远也不会出事。”

“妈,莫叔不会怪你的,他只希望你好好的,刚刚莫叔不是还说让你不要哭,你哭的这么伤心,莫叔看了该难受了。”沈佳人感受到厉雪舞的情绪波动,暗自叹一口气说。

看婆婆这副痛不欲生的模样,根本不像平时对莫叔表现出来的那么冷漠无情,如果这次莫叔平安度过一劫,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应该不会那么别扭了吧?

厉雪舞听了沈佳人的话,果然不哭了,她擦了擦眼泪,看着沈佳人,又看了看莫远,说:“你说得对,我不能乱了方寸,莫远还需要我照顾呢。”

沈佳人看着眨眼间恢复冷静端庄的厉雪舞,心里不免又是一阵感叹,果然,都不是平常人。

厉墨成跟沈佳人到达现场不一会之后,救护车也赶来了,将莫远抬上救护车,他们一行人也跟着去了医院,医院那边,早就接到通知的莫家人也在等着,莫晨当先上前,看了一眼莫远头上的伤后,放心的松了一口气,“还好,问题不大。”

莫家人听了莫晨的话,都齐齐的松了一口气,莫晨是这方面的专家,他说没事,就是没事。

“头没事,我担心的是莫叔的腿。”厉墨成的话,让刚松一口气的莫家人又提心吊胆起来。

莫晨看了看莫远的腿,眉头也皱了起来,然后看了一眼身上沾着血迹,面色苍白略带狼狈的厉雪舞说了一句:“看来我小叔,注定是孤独终老的命了。”

厉雪舞听了莫晨的话,紧紧的抿了抿唇,没有说什么,而是看着莫远两条腿,如果莫远不能站起来了……

“别说丧气话!”莫骢瞪了儿子一眼,然后又看向厉墨成说:“你妈今天也受惊了,你陪着她去做个检查,看看有没有伤到哪里!这边的事,有我们就够了。”说完又叹一口气:“唉!这都是命!”

“嗯。”厉墨成点点头,然后看了一眼厉雪舞。

“我没事,就在这里等着吧。”厉雪舞摇摇头,然后固执的不肯离开。

莫骢见厉雪舞态度坚决,没有再说什么,毕竟这是弟弟心心念念二十几年的女人,宝贝的跟眼珠子似的,他就是再看不惯,也不能将这场意外的责任都推倒她身上,他还没有这么不讲道理。

更何况,他心里明镜似的,就算是莫远今天真的有个万一,他也最不希望厉雪舞出事,更不会让家里人责怪厉雪舞。

所以,他才感慨,这命运的不公平!

沈佳人跟莫骢打了招呼后,就拉厉雪舞坐在一边的休息椅上,然后拿出湿巾来,给厉雪舞小心的擦手上的血迹,在看到厉雪舞另外一只抱着绷带的手的时候,鼻子一酸,“妈,都是我不好。”

“这个时候,就别说这些了。让我静静。”厉雪舞没有说责怪的话,也没有安慰,面色很平静,声音也淡淡的。

沈佳人吸了吸鼻子,继续给厉雪舞擦手。

现在,的确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

厉墨成打了个电话之后,也走过来,看着莫骢问:“莫爷爷知道了吗?”

“没跟他说,老人年纪大了,我怕他受不住,你阿姨我也没告诉,先看看情况再说吧。”莫骢叹气。

“嗯,谢谢莫叔。”厉墨成感激的说。

莫骢这样说,就是不想把事情闹大。

莫骢没有接话,而是看着不远处急匆匆的赶过来的厉家人,说道:“但是这件事,尽快给我个交待,纸终归包不住火,我能帮你瞒住一时,不能瞒住一辈子。”

像他们这个年纪的人,都是当年大风大浪里走过来的,很容易就觉察到今天晚上的事情非同寻常,根本不会将这件事当成普通的交通肇事案件来看。

“我知道。”厉墨成点头。

就算是莫骢不提,这件事他必然也要给莫家一个交代,厉墨成看了一眼坐在那里像是座雕像般不动的母亲,眸色幽暗,更要给他母亲一个交代!

“大姐,你别担心,莫远福大命大,他不会有事的。”刘晓静跟孟嘉怡安慰着厉雪舞说。

“我没事,你们都回去吧,我在这里等他出来。”厉雪舞仍旧面色很平静,她看着病房的门,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

刘晓静跟孟嘉怡还要说什么,就被沈佳人用眼神制止了,她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在厉雪舞身上,对刘晓静跟孟嘉怡说:“二舅母,大舅母,你们回去吧,天色不早了,明天还要上班,这里我跟墨成陪着就好了,让墨阳送你们回去。”

“都回去吧,这么多人在这里算是个什么事?”莫骢也开口赶人,倒不是他不待见厉家人,而是这些人在场的这些人,哪个都是S市举足轻重的人物,一下子齐聚在这里,的确太惹眼了。

“那我们先回去,一会莫远出来了,给我们报个平安。”厉国强点点头,交代了一句,然后领着其他人离开了。

这边厉家长辈刚离开,韩悦就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直扑到厉雪舞的身边,激动的拉着她那只完好的手问:“厉阿姨,你没事吧?”

“小悦,你怎么来了?”厉雪舞在看到韩悦的时候,面色终于有了变化,带着几分慈爱。

“我这不是跟你们分开就开车回去了嘛,走到半路接到通知说是有个交通肇事逃逸的案子,让我去看看,我就赶到现场了,谁知道一看竟然是莫叔叔的车,我吓都吓死了!厉阿姨,没事吧?我该跟你们一起走的!莫叔叔呢?他怎么样了?”

韩悦说的又快又急,一脸焦灼。

“你莫叔叔在里面抢救。”厉雪舞看着韩悦,拍了拍她的手说:“我没事,你莫叔叔也会没事的,他答应我的事,还没有做到呢,不会让自己有事的,他那个人,向来信守承诺,当年说他会等我,一等就是二十几年,他答应我的事,从来没有失信过,这次也一样。”

这是厉雪舞自从出事后,冷静下来,说的最长的一段话,让周围的人,听起来无不动容。

“莫叔叔他人这么好,上天会厚待他的,一定不会让他有事的。”韩悦紧紧的攥着厉雪舞的手说。

“嗯。”厉雪舞点点头,然后又看着病房门,不再说话了。

沈佳人将厉雪舞身上的外套有紧了紧,静静的陪伴在一边,自始至终没有说话。

“佳人姐,你还好吧?”韩悦关心完了厉雪舞,又看着沈佳人,一脸关切。

“我没事。”沈佳人礼貌的笑笑回答:“倒是让你跑过来又跑过去的,操心了。”

“我也是恰巧吃这碗饭,再说了,厉阿姨待我这么好,应该的。”韩悦不在意的摆摆手,然后看着沈佳人说:“佳人姐,你最近也要多注意身体,你看你黑眼圈都出来了,你跟厉大哥才领证没两天呢,谁知道一下子发生了这么多事,唉……”

原本韩悦只是听起来一句无心的感慨,谁知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厉雪舞倏地转头看着沈佳人,眼神凌厉可怕,吓得沈佳人心里不由的一颤!

“你先回去!”厉雪舞将身上沈佳人的外套扯下来,往沈佳人怀里一塞,冷冷的说。

“妈,我……”沈佳人委屈的看着厉雪舞,“这里晚上冷,还不知道要等多久,你先披着,别感冒。”沈佳人说着又将外套往厉雪舞身上披。

“你这是在诅咒我还是在诅咒你莫叔!”厉雪舞再次扯掉外套,将沈佳人推开,然后不耐烦的看着厉墨成说:“送她回去,我不想看到她!”

“妈……你这是做什么?”厉墨成没想到厉雪舞突然情绪变化这么大,而且这么激动,排斥沈佳人,脸色有些难看。

“我,我是不是说错话了?我,我刚才说什么了?厉阿姨,佳人姐,你们别生气!”韩悦一看厉雪舞跟沈佳人两个人要吵起来,立刻抱歉的说。

“小悦,这不怪你。”厉雪舞见韩悦有些害怕,拍了拍韩悦的手,然后又转头看着沈佳人,冷着脸说:“还不快回去!难道要我亲自送你回去?”

“……”沈佳人看着厉雪舞前后两张脸,心里堵得难受,她无措的看着厉墨成,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那我先送佳人回去。”厉墨成走过来,拉起沈佳人,将沈佳人的外套给她穿上,说道:“我们先回家。”

“可是……”沈佳人不放心的看了看厉雪舞,又看了眼紧闭的病房门,有些犹豫,这个时候,她怎么能离开?

“听我的,先回去,你的确需要休息。”厉墨成看着沈佳人脸上遮掩不住的黑眼圈,搂着她的腰给她使眼色说。

“那,那妈我先回去了。”沈佳人不明白厉墨成什么意思,但是还是顺着他的意思来。

厉雪舞压根像是没听到沈佳人的话似的,半点回应也没有给她,沈佳人有些郁郁的看了厉雪舞一眼,心头一时间有些说不出的滋味。

“佳人姐……”韩悦无措的看着沈佳人,喊了一声。

“韩小姐,就麻烦你帮我陪着我妈了。”沈佳人对韩悦礼貌客气的说。

“不麻烦,不麻烦,我早就把厉阿姨当成我妈一样的了,不麻烦的。”韩悦立刻回答,只是这话听起来却让沈佳人心里越发的不舒坦,她深深的看了一眼韩悦那张单纯的脸,觉得心里更堵的慌了。

沈佳人又跟莫骢道了个别,然后跟着厉墨成离开,在走出几步之后,她又不放心的回头看了一眼,发现韩悦正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厉雪舞披上,厉雪舞稍微一推辞,就笑了笑穿上了,也不知道跟韩悦说了些什么,面色远不像刚才那么难看。

“走吧!小傻瓜!”厉墨成见沈佳人停下脚步,扣在她腰上的手紧了紧,小声说道。

上了车,沈佳人心思沉沉的坐在车座上,沉默了半晌,忽然开口问:“厉墨成,你说,妈现在是不是恨透了我,觉得我跟传言一样的不吉利,是个灾星。”

“瞎说什么呢!”厉墨成瞪了沈佳人一眼,然后说:“别光看表面,妈是心疼你,不想让你在医院里熬着,让你回来休息。”

“是这样吗?”沈佳人苦笑一声,她宁可在医院里熬着,陪着婆婆,也好比被她当众赶回来这么狼狈,而且,她对韩悦的态度,天差地别的,让她怎么也无法释怀。

明明,是这么明显的不待见。

“小傻瓜!你不会以为妈真的喜欢那个韩悦吧?”厉墨成看沈佳人一脸愁容,忍不住问。

“难道她表现的还不够明显?”沈佳人闷闷的反问,刚才,是个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婆婆喜欢那个韩悦胜过喜欢她。

“你呀!”厉墨成无奈的叹一口气,忽然说了一些风马牛不相及的事:“韩悦是韩家这一辈的独苗,韩家这一辈,就出了两个人,一个是他的堂哥韩修,一个是她。”

“你这话说的,既然是独苗,不该是就她一个吗?怎么会还有个堂哥?”沈佳人完全弄糊涂了,厉墨成不会被吓傻了吧,说话一点不符合逻辑。

“韩修,是个同性恋,韩家很早就放弃他了,所以,现在韩静,就是韩家的独苗,那边,一直想要跟韩家联姻,可是韩家那边看上的人是我。”厉墨成在提到那边两个字的时候,语气明显低沉,重了一些。

“所以,妈才对韩悦这么好?”沈佳人好像明白了一点,又好像什么都不明白。

“你哪里看到妈对韩悦好了?”厉墨成无奈的看着沈佳人问,他提示的这么明显了,这小兔子完全没有听出重点来啊。

“还不好吗?至少比对我好很多!”沈佳人黯然的说。

“傻瓜!你真当妈会因为孩子的事,还有今天晚上的事,对你有看法?”厉墨成忍不住用力捏了捏沈佳人的耳朵。

“疼!”沈佳人吃疼,委屈的看着厉墨成,眼里两泡水,迅速聚集。

“你怎么就不想想,被韩家当成继承人培养起来的韩悦,怎么可能会是个简单的人?”厉墨成又提示了一点。

“那不是正好吗?你们门当户对,她又有能力又有背景,所以妈自然喜欢她胜过喜欢我。”沈佳人郁闷的说。

虽然脸上仍旧有不甘不平,但是沈佳人心里那口郁气却是散了,她就觉得,这个韩悦不是个善男信女,不然为什么每次看似无心的话,总是说到点子上?

“笨蛋!”厉墨成没好气的将沈佳人的头发揉乱,这小兔子怎么就是不开窍。

沈佳人顺势倚在厉墨成的肩膀上,无声的笑了。

厉墨成将沈佳人送回家,发现厉老爷子跟沈佳宇两个人在客厅里,电视机开着,沈佳宇倒在沙发上睡着了,身上盖着被子,厉老爷子倚在沙发上,打着盹儿,听到开门声,立刻坐直了身子朝他们看了过来。

“回来了?莫远有没有事?”厉老爷子挂心这个,一直睡不着。

“爷爷,你想他有事还是没事?”厉墨成不答反问。

“当然是想他没事!你莫远叔这次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莫老头还不来把我们家屋顶拆了!”厉老爷子没好气的说。

“那爷爷不想,那就没事。”厉墨成回答。

“什么意思?”厉老爷子瞪了厉墨成一眼,然后眼珠一转,突然说道:“那还是有事吧,不然你妈那个榆木脑袋,什么时候能开窍!”

“那就有事。”厉墨成点头,表示赞同。

然后祖孙两个脸上都露出一丝狐狸般算计的笑容来。

“你们……”沈佳人看看厉墨成,又看看厉老爷子,表示十分无语,她算是听出来了,合着她们担心了大半夜,莫远叔有事没事就都在这一老一少两只狐狸三两句话决定的事?

这人怎么能这样!那婆婆不是白担心了?

沈佳人突然觉得,最可怜的人就是婆婆厉雪舞了,家里有一只老狐狸,又生了只小狐狸,两只狐狸合起火来算计她一个!

“佛曰不可说!”厉墨成对着沈佳人眨眨眼,然后上前将沈佳宇抱起来,送回卧室安顿,对着沈佳人说:“你去给妈收拾几套换洗衣物,做戏做全套,我一会还得回去医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