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07:承诺,她还有什么不能给?

厉墨成也被厉雪舞这突然的话题转换弄得一愣,还不等他回答呢,厉雪舞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厉雪舞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接了起来。

“小悦啊,找阿姨什么事?”

沈佳人在听到厉雪舞说电话是韩悦打过来的时候,脸色一变,她看着厉雪舞脸上那几分笑意,突然觉得有点儿刺眼,心里特别不是滋味。

“厉阿姨,我今天从电视看到厉大哥公司的股票大跌,没什么事吧?”韩悦那边关切的问。

“公司的事我不懂,不过墨成那小子应该能应付的来,这个我倒是不担心。”厉雪舞如同往常那样平静豁达的说。

“那就好,我今天一上班就听同事都在议论呢,就打个电话来问问。”韩悦如释重负般的说,说完又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问道:“佳人姐怎么样了?还吐得厉害吗?今天有没有去医院做检查?”

“去了,我们从医院刚回来。”厉雪舞的语调不变,看了一眼脸色不安的沈佳人,然后又对着电话笑了笑说:“佳人没怀孕,医生说她这种情况是假孕,就跟真的怀孕一样。”

“假孕?”韩悦有些惊讶的抬高了声音,然后又有些不安的问:“可能是佳人姐太想要个孩子了,那她现在还好吧?这件事对她打击肯定很大。”

“嗯,她没什么大事,心情有点低落,倒是我,空欢喜一场。”厉雪舞叹了一口气说道。

“他们还年轻,孩子以后会有的,您就别责怪她了。”韩悦安慰着厉雪舞说。

“以后的事,谁知道呢。”厉雪舞又是失望的叹一口气。

“让佳人姐给你生一大波小孙子小孙女的赔罪!”韩悦调皮的说。

“希望有那么一天吧。”厉雪舞语气有些沉重,然后话锋一转说道:“小悦,你有空就来这里玩,多陪陪阿姨,阿姨就喜欢你这调皮活泼的性子,跟你这一聊天啊,心情好多了。”

“嗯,没问题!”韩悦满口答应,“那厉阿姨我先挂了啊,还在上班呢,等有时间的时候再聊。”

“好的,快去忙去吧。”厉雪舞笑着说完,挂断电话。

“妈!”等厉雪舞打完电话,厉墨成才有些不满的喊了一声。

“你还在家里做什么?还不快去公司?难道真要将你奶奶辛苦创下的产业败了!”厉雪舞生气的呵斥了厉墨成一句。

“公司的事有危机公关小组。”厉墨成不想离开。

“出这么大的事,你一个总裁却不见影,公司的人心能稳吗?”厉雪舞生气的赶人:“快去!”

“我……”厉墨成仍旧不愿意离开。

“墨成,妈说得对,你快去公司吧,我已经没事了。”沈佳人知道厉墨成不愿意去公司是想在家里陪着自己,怕自己想不开,但是她更怕厉墨成跟厉雪舞起冲突。

“你个臭小子,现在佳人已经在自己家里了,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难道,我跟你妈是吃人的怪兽?”厉老爷子也不悦的说。

“那我先去公司,你吃点东西就去好好睡一觉,昨天晚上折腾了一晚上,都没睡好。”厉墨成临走的时候不放心的对沈佳人说。

“嗯。我知道。”沈佳人心里一暖,给了厉墨成一个安心的眼神。

厉墨成离开之后,客厅里的气氛有点沉闷,沈佳人看了一眼脸色凝重的厉雪舞,深吸一口气说:“妈,对不起,我让你失望了。”

厉雪舞看了一眼沈佳人,“沈佳人,你让我很失望!”

沈佳人心里一沉,像是有块大石头压着似的,呼吸都觉得压抑,她强忍住落泪的冲动,低着头又说了一句:“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会是这个样子。”

“行了,这件事我不想再提,厨房的保温箱里有吃的,你多吃一点,吃完了饭就回房间休息,我可不想让我儿子觉得我虐待你。”厉雪舞态度很是不好。

沈佳人僵硬的点点头:“是。”

其实,是不想看到她吧!

“佳人……”厉老爷子刚想开口劝沈佳人别胡思乱想,想开一点,结果就被厉雪舞狠狠一瞪,他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沈佳人看到厉老爷子跟厉雪舞之间的暗涌,心里一片苦涩,对着厉老爷子笑笑,转身进了厨房。

看着沈佳人离开,厉老爷子生气的对厉雪舞说:“孩子的事又不是佳人的错,你这么针对她做什么?”

“爸,我们的事你就别插手。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厉雪舞看了一眼厨房的方向,说道。

“哼!墨成那小子的态度你也看到了,那孩子认准了的人,是不会轻易放手的,你可别犯糊涂,闹得孩子难做人。”厉老爷子不放心的警告道。

“这些我都知道!”厉雪舞不咸不淡的回应了一句,明显是没听进去厉老爷子的话。

厉老爷子看了一眼厉雪舞,暗暗叹一口气。

今天的事情,的确是大家都没有料想到,原本以为家里马上就要有个四世同堂了,谁知道竟然是一场镜花水月,老二跟老三两个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结婚,他活着还不知道能不能抱上个小曾孙……

厉雪舞看了一眼厉老爷子,没说什么,会自己房间去了。

沈佳人哪里还有心情吃饭,看着保温箱里那些为自己预留的饭菜,都是口味清淡,眼里的泪再也忍不住,刷刷的掉下来,她将菜拿出来,一边吃一边掉眼泪,心里难受的要命,只是吃了没几口,就再也吃不下去了,将东西收拾好,跑回房间去了。

沈佳人倒在床上,胡思乱想了很多,她用手机上网查了很多有关假孕的事,发现这是一种精神方面的暗示跟自己情况根本就不相符合,她从来没想过孩子的事,每次跟厉墨成发生关系,都不忘记做好避孕,她周围交往的朋友除了包贝贝,几乎再没有人,包贝贝更是及时行乐的享乐主义者,没想过要孩子,她怎么会产生那种心理暗示呢?这根本不科学,也太不符合常理了。

昨天折腾了一夜,没休息好,今天又遭受这样的精神打击,尽管沈佳人不想睡,但是大脑却疲乏不受控制一样的进入了休眠状态,她拿着手机躺在床上,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楼下传来的笑声将沈佳人给吵醒了,她从床上爬起来,揉了揉太阳穴,发现天色已经黑了,开了灯一看,已经是晚上六点多,沈佳人懊恼的拍了拍额头,她怎么睡到这个时候?

起身下床的时候,沈佳人才发现自己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盖上了被子,手机也放在床头柜上,沈佳人愣了一愣,感觉哪里有点不对劲儿,但是又说不出是什么地方。

洗了把脸,沈佳人整理了下自己的仪容,推门走了出去,她现在又不是孕妇,应该帮婆婆准备晚饭什么的吧?

厉墨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她可真不想一个人面对婆婆啊,今天厉墨成的解释,也不知道婆婆听进去没有,看她今天的态度,沈佳人觉得自己应该找个时间,跟婆婆好好的谈一下了。

沈佳人已经调整好自己的心情,但是在看到客厅里的那一幕的时候,愣在那里,突然不知道该不该出现了。

客厅里,韩悦正在给厉雪舞按摩着肩膀,而且还时不时的说上两句悄悄话,咬咬耳朵,韩悦不知道在厉雪舞耳边说了什么,哄得厉雪舞很开心,脸上的笑容像是一朵花似的,完全不似之前的不快,但是这两个人在发现沈佳人的时候,立刻都换了一张脸,厉雪舞只是目光极淡的扫了一眼沈佳人,皱了皱眉头,脸色有些不悦,而韩悦则是面色僵了僵,好像沈佳人的突然出现打断了她的节奏似的,不过很快的又换上一副笑脸,打招呼道:“佳人姐,你总算醒了,你都睡了七八个小时了,午饭的时候厉阿姨做的面包虾哦,可好吃了。”

午饭的时候?!沈佳人有些不解的看着韩悦,然后又看向厉雪舞,午饭的时候韩悦就在了?!

“你这个小馋猫,一会阿姨再去做两道你爱吃的菜,晚上你就留在这里吃饭吧。”厉雪舞笑骂了韩悦一句,说道。

“那我可要好好给厉阿姨按摩了,怎么说要把今天晚上的饭票挣出来啊!”韩悦没有拒绝,一听又好吃,两只眼睛雪亮,高兴的对厉雪舞说。

“嗯!还是你这孩子贴心,知道我心情不好,特地请了一下午假来陪我聊天。”厉雪舞说着,还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沈佳人。

沈佳人心里百般不是滋味,但是努力压下心中的那些负面情绪,笑了笑说:“那我帮妈打下手吧,早就听墨成说你做菜好吃,我一直没机会学习,妈,你可不要嫌弃我笨啊。”

“哇,佳人姐是想学好厨艺,做给厉大哥吃吗?常听别人说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男人的胃,佳人姐你好厉害。”韩悦状似无害的说,只是这话听在沈佳人的耳朵里,怎么听都觉得有些不是滋味,好像在嘲笑,她沈佳人现在是只不会下蛋的老母鸡,只有通过抓住男人的胃来抓紧男人的心似的。

沈佳人看着韩悦毫无心机的脸,摇摇头,让自己不要多想。

厉雪舞听了韩悦的话,突然冷哼一声:“男人的心哪里是那么容易抓住的?”

沈佳人脸色一白,没有说话。

“很多人都这么说,总有一些道理嘛,不管,我也要跟厉阿姨去学做菜,我这还没嫁人呢,更应该提前练好基本功。”韩悦撒娇道。

“你呀!真是个开心果,也不知道谁将来能有福气,娶了你这样的丫头做媳妇儿。”厉雪舞叹了一口气,感慨很深。

沈佳人看不下去了,丢下一句,“我先去厨房看看。”就逃进厨房。

“厉阿姨,佳人姐脸色不大好,不会是不喜欢我在这里吧?”韩悦看着沈佳人的方向,有些忐忑的说。

“她敢!你是阿姨的客人,我跟你爸妈那都是多年的老朋友了,她敢不喜欢你!”厉雪舞说着,拍拍手韩悦的手说:“你在客厅看会电视,阿姨去厨房做菜去。”

“我去帮你,顺便偷师。”韩悦也要跟真起身。

“不用了,有佳人帮我就够了,这媳妇进门,我这个当婆婆的,还没好好使唤过呢。”厉雪舞看了一眼厨房的方向,眸色有点沉。

“那我就不去了。”韩悦乖巧的说道。

厉雪舞满意的点点头,起身去了厨房。

沈佳人正在厨房里发呆,看厉雪舞进来,立刻局促起来,干巴巴的喊了一声:“妈。”

“嗯。”厉雪舞沉着脸应了一声,然后指着保温箱说:“中午给你留了吃的在里面。”

“妈,我不饿,等晚饭的时候再吃吧。”沈佳人没想到厉雪舞还给她留了饭,心里一暖,感激的说道。

“你爷爷特地叮嘱给你做的,别浪费!”厉雪舞的态度有些生硬。

沈佳人脸色有点尴尬,她打开保温箱,发现里面只有一盅汤,拿出来,喝了一口,味道很好,温度也刚刚好,刚想开口道谢,却在看到厉雪舞绷着的侧脸的时候,将到嘴边的话都咽了下去,有些食不知味的将那盅汤给喝完了。

婆媳两个在厨房里做菜,却很少有交流,顶多就是厉雪舞偶尔说上句,“把青菜切好。”“肉丝。”

“端到餐厅去。”什么的,她掌勺,沈佳人完全就是打下手的,看厉雪舞整个人都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她就是有心想要跟她说点什么,都开不了口。

厉家人都回来了,外面客厅里热热闹闹的,时不时有笑声传来,越发显得厨房里冷清。

“把这个汤,端出去。”沈佳人正在发呆,厉雪舞突然端着一个汤碗给她。

“哦。好的。”沈佳人连忙伸手去接,结果刚一碰到汤碗,厉雪舞就松手了,她没端住,汤碗脱了手,沈佳人条件反射的要去抓,却被厉雪舞猛地一把推开,紧接着,厨房里就听到瓷器破碎的声音。

“妈,我……我不是故意的。”沈佳人看着地上洒落的汤水连忙道歉。

“怎么了?”韩悦听到声音,跑过来问,然后在看到厉雪舞的手的时候,大吃一惊,“厉阿姨,你的手烫伤了,怎么这么严重,快放凉水冲着。”说完,冲进来,将厉雪舞的手放在冷水里冲着。不知道是她太心急了还是怎么的,在经过沈佳人的时候,将沈佳人撞了个趔趄。

沈佳人的心思完全被韩悦那一声惊呼给占去了,发现厉雪舞手上的红肿的时候,吓坏了,完全没去在意韩悦那一撞,转身打开冰箱找冰块给厉雪舞冷敷。

只是她第一次进厨房,根本不知道冰块放在什么地方,找了一大会都没找到,最后还是厉雪舞不耐烦的说:“右边第四个格子里,你快点!自己家里的东西都不知道放在什么地方!”

沈佳人没有去在意厉雪舞的态度,拿了冰块用纱布包好,放在厉雪舞的烫伤处,看着厉雪舞原本白皙的手上起了一圈水泡,愧疚死了。

“怎么了这是?”随后跟着过来的刘晓静跟厉墨阳看着乱糟糟的厨房,问道。

“我吧我妈的手烫伤了。”沈佳人难过的开口。

厉雪舞冷哼一声。

“这么严重,不行,大姐,要赶紧去医院看看,这烫伤可不比别的,可受罪了!”刘晓静看着厉雪舞的手,对厉墨阳说:“快去开车,送你大姑姑去医院。”

“哦,好!”厉墨阳飞快的跑去开车。

“厉阿姨,我扶着你,你的手可别乱动,弄破皮了可就麻烦了。”韩悦抢过沈佳人手里的冰块,说道。

“嗯,还是你这孩子贴心。”厉雪舞对着韩悦笑着说,那态度跟对待沈佳人的完全不一样,连一边刚回来的刘晓静都察觉了。

“大姐……”

“我没事。”厉雪舞对刘晓静安抚的笑笑。

刘晓静看了一眼沈佳人,然后没说话,心里有些奇怪,大姐不是这么想不开的人啊?

沈佳人想要跟着厉雪舞去医院,却被厉雪舞给制止了,“你就留在家里,别跟来了,我身边有小悦就足够了,你笨手笨脚的,别给我添乱帮倒忙我就烧高香了。”

沈佳人脸色一白,站在院子里再也迈不动腿。

“大嫂,你就别跟来了,在家陪着佳宇吧,有我陪着大姑姑呢,没事。”厉墨阳见沈佳人脸色不对,立刻出来打圆场。

“嗯,那一切都拜托你了。”沈佳人对着厉墨阳感激的点点头。

车子都离开好一会了,沈佳人还站在原地发呆,最后还是刘晓静看不下去了,过来拉着她的手说:“佳人,别胡思乱想,你妈平时不是这样的,可能是之前太高兴了,突然发生这样的事,她心里落差太大,一时间转不过弯来,过两天就好了,你别往心里去。”

“二舅母,我知道,谢谢你。”沈佳人看着刘晓静,鼻子一阵发酸:“怪只怪我自己不争气。”

“你这傻孩子,说什么呢你!孩子会有的,别瞎想。”刘晓静安慰了沈佳人几句,拉着她回到屋里,原本热闹的气氛,被这突发事件闹得,冷却了下去,沈佳人觉得,自己真的是个灾星,好像她去到哪里,哪里都不太平似的。

“怎么跟个闷葫芦似的,也不说话?”厉老爷子见沈佳人坐在那里半天都没吱声,一看就知道她在胡思乱想,问道。

“……”沈佳人看着厉老爷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原本他们的一切话题,都是围绕着孩子,现在孩子没有了,她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一切。

“算了算了,不想说什么就别说了,去健身房看看佳宇,那小家伙最近净跟着墨阳那臭小子出去瞎胡闹,我看他今天好像是带着伤回来的。”厉老爷子对沈佳人说。

沈佳人这才注意到沈佳宇没在客厅,感激的看了厉老爷子一眼,就去健身房了。

沈佳宇正在健身房里连一套拳法,见沈佳人进来,立刻收住招式,欢喜的跑过来,抱着她的胳膊说:“姐姐。”

“佳宇,你的手怎了?”沈佳人看着弟弟手上缠着的纱布,关心的问。

“跟阳哥哥打架的时候不小心弄破皮了。”沈佳宇不在意的说,然后缠着沈佳人问:“姐姐,我刚刚的拳打的好不好?”

“好。”沈佳人点点头,虽然看起来动作不够熟练,但是有模有样的,“是你阳哥哥教你的?”沈佳人边问边拉着沈佳宇受伤的手心疼的说:“你这手伤成这样,还怎么拉琴。”

“没关系的,不妨碍。”沈佳宇兴奋的说:“我要变得跟阳哥哥一样厉害,这样就可以保护姐姐了,拉琴又不能保护姐姐。”

“姐姐只希望你做自己喜欢的事。”沈佳人心里十分感动,给弟弟擦着脸上的汗水说。

“保护姐姐,就是佳宇最喜欢做的事。”沈佳宇热情高涨,“姐姐,你在这里等着,我练拳给你看。”

“嗯。”沈佳人点点头。

沈佳宇走开几步,又开始认真的练拳,不一会,就将一套拳法,练得十分流畅了,进步的速度连沈佳人都感到惊奇。

“姐姐,佳宇是不是很厉害?阳哥哥说佳宇是小天才,一学就会。”沈佳宇有些得意的看着沈佳人问。

“嗯,佳宇是最聪明的。”沈佳人欣慰的说。

佳宇得到认可,立刻高兴的像是个孩子一样笑了起来。

沈佳人看着一脸单纯的弟弟,心里羡慕不已,有的时候,她真希望自己也可以这样,没有那么多复杂的心事,可以专心的只做一件事情。

厉墨成推门进来的时候,就看到沈佳人姐弟坐在健身房的垫子上,沈佳人的脑袋靠在沈佳宇的肩膀上,沈佳宇不知道在说着什么,沈佳人脸上偶尔会露出个鼓励或是期待的笑容来,画面很温馨,但是让他看了很不舒服,胃里有点酸。

“再说什么?”厉墨成走进,也一屁股坐在沈佳人的身侧,然后很不客气的将沈佳人的身子收进怀里,让她的脑袋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尽管知道那个人是自己的大舅子,但是也是个男人,他不喜欢看到小兔子对除了他之外的任何男人这么亲密这么依赖。

“你回来了?”沈佳人看到厉墨成的那一刻,无疑是高兴的,但是一想到厉雪舞被烫伤的事,立刻就心虚了起来,“我把妈的手烫伤了,你快去医院看看,她烫的很严重。”

“不用担心,我刚从医院那边回来,莫叔在那边照顾她,我就先回来了。”厉墨成交代完行程,捏了捏沈佳人的耳朵说:“别什么过错都往自己身上揽,妈说你不是故意的,没怪你。”

沈佳人点点头,心里总算好受了一些。

“走吧,去吃饭,爷爷说你中午也没下来吃饭?”厉墨成不悦的挑挑眉。

“之前在厨房吃了,妈给我留饭了。”沈佳人心虚的解释。

“这还差不多!”厉墨成又拽了拽沈佳人的小鼻子,“我这两天可能有点忙,你在家里要乖点,知道不?”

“嗯,公司的事怎么样了?”沈佳人担忧的问。

“没什么,都是在料想之中的事儿,不过是处理起来有点麻烦,造不成什么大的威胁。”厉墨成胸有成竹的说。

“是不是,因为我们结婚的事……”沈佳人其实早就想问了,一直没有机会。

“有这方面的原因,不过只不过是个借口罢了,树大招风,明诚风光无限,少不了有些人眼热,想着趁机使点绊子什么的。”厉墨成没有对沈佳人隐瞒,但是也不可能全说,这样说一半留一半,无非就是不想沈佳人胡思乱想的担心而已。

“傅氏那边,你看着办吧,有什么需要他们做的,直接让他们去做就好了。”

“当然,我跟自己的老婆,可不会客气,不过,还没有到那个地步,真要局势控制不住了,你可要做好跟我一起落魄的准备,我是不会放你一个人逍遥快活的,死也要拉着你做亡命鸳鸯。”厉墨成调侃道,语气半真半假。

“黑心!”沈佳人听了厉墨成的话,一直郁郁寡欢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来,她依偎在厉墨成的怀里,认真的说:“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不会离开你。”

这个男人,说了这么一大堆,绕了这么大个弯子,要的就是她这样一句承诺吧,如果这能使他安心,没有后顾之忧,她还有什么不能给?

------题外话------

是不是又有人要以为厉雪舞是恶婆婆了,呜呜……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