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05:打平了,孕吐。

“那个,那个不关我的事,是他——对,门是他踹开的!”包贝贝在厉墨成杀人般的目光瞪视下,很没义气的将大白给出卖了。

大白看了一眼包贝贝,一脸鄙夷。

“看什么看,明明就是你踹开的!”包贝贝气吼吼的对着大白嚷嚷。

“滚!”厉墨成冷冷呃说:“别在我面前打情骂俏!”

包贝贝被厉墨成的冷酷吓得一个哆嗦,不过仍旧是嘴硬的回击:“谁打情骂俏了?”

大白看了一眼脸快要黑成锅底的厉墨成,然后提着包贝贝的衣领,转身就走。

“大白!你放开我!臭大白,你丫的怎么这么粗鲁!放开我!我命令你放开我!你丫的真不想要工资了是吧?想喝西北风,姐姐绝对不会拦着你……”包贝贝被大白拎小鸡似的拎着下楼,一路上,都是她顽抗挣扎的声音。

可是,不管包贝贝说什么,大白都我行我素的不予理会,要是平时包贝贝心情好的时候,看到大白这副模样肯定要星星眼的大赞酷毙了,但是此刻,包贝贝心情很不好,对大白也绝对不客气的拳打脚踢,那情形完全就是个不服大人管教的小孩子。

莫远跟厉老爷子看着这一幕,脸上都不约而同的带了几分笑意,倒是厉雪舞不赞同的皱眉看着大白说:“怎么能对女孩子这么粗鲁!快放手!”

大白听了厉雪舞的话,果真放了手,然后不管包贝贝,走到一边的沙发上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包贝贝恶狠狠的瞪了大白一眼,然后又看向为她解围的厉雪舞,强颜欢笑了一下:“厉阿姨好。”

这个就是沈佳人的恶婆婆了,看起来不像是个坏人啊。

厉雪舞看出包贝贝言不由衷的样子,也没说什么,招呼包贝贝坐下,包贝贝坐在莫远身边,生气的瞪着大白,结果大白根本就不理她,气的她差点抓狂,压低了声音对大白说:“你给我等着!”回去再收拾你。

大白抬头撩了包贝贝一眼,淡淡的吐出两个字:“平了!”

昨天他强吻她,今天她利用他又出卖他,两人打平了。

“哼!”包贝贝冷哼一声,不说话了。

被包贝贝这么一折腾,沈佳人跟厉墨成两个也兴致全无,整理好衣服,下了楼。

厉雪舞看沈佳人脸色红扑扑的,有点扭捏,笑了笑,没说什么,厉老爷子看了他们两人一眼,又去摆弄棋子去了,莫远也是笑了笑,又低头下棋,大白压根就没去看他们,低着头喝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只有包贝贝异常暧昧的看着沈佳人,那目光,让人想忽视都不行。

“哼!把我们吵起来,现在你们满意了?”厉墨成扫了一眼众人的表情,沉声问。

“墨成,怎么说话呢,佳人的朋友第一次上门。”厉雪舞出来打圆场。

“打扰别人夫妻恩爱是不道德的,这样的损友,不要也无所谓。”厉墨成冷声说。

包贝贝这种女人是怎么跟沈佳人成为朋友的?根本就不懂得什么叫规矩。

“喂,厉墨成,你可别像过河拆桥,再说了,我今天来,也不是来看你们的,我是来找我叔叔的,顺便看一下沈佳人而已。”包贝贝哼了一声,然后抱着莫远的胳膊说。

“找我?”莫远不解的看着包贝贝说。“你昨天没回家,老头子在家里急得不行,据说是担心了一晚上没睡觉,所以打发我来看看,你还活着没有,要是还有气,就回去给他报个平安。”包贝贝将自己的来意,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当然了,是尽可能的抹黑莫老爷子,谁让她磨破了嘴皮子,那个老家伙也死活不同意解雇大白的!哼!

包贝贝这么一说,厉雪舞的脸上立刻就挂不住了,她勉强维持镇定,看着包贝贝不自然的笑笑说:“你叔叔昨晚喝醉了,就在客房里睡了一晚上,这会天色也不早了,是该回去了。”

沈佳人一看这情形,就知道是婆婆厉雪舞多心了,立刻打圆场说:“妈,你别听贝贝瞎说,她这个人就是说话口无遮拦的爱开玩笑,不靠谱的很。”

沈佳人一边说,一边给包贝贝递眼色。

谁知道包贝贝压根就没这个默契,不能领会沈佳人的意思,反而生气的说:“佳人,我怎么不靠谱了?你是没看到我家老头子那副鬼样子,就像是谁要谋杀他儿子似的,我都怀疑他是不是得了被害妄想症,啧啧。”

沈佳人无语了,后悔刚才在楼上的时候没有拿枕头将包贝贝的嘴巴堵上。

客厅里的气氛一时间诡异,包贝贝似乎也是察觉到什么不一样,很是不解的问:“怎么了?我是不是说错话了?我真没胡说!”

“……”沈佳人已经彻底无力挽回局势了。

包贝贝这个神补刀,还一刀不够再来一刀。

厉雪舞看着包贝贝这副模样,反而真心的笑了,然后转头看着莫远说:“你快回去吧,免得家里人担心。”

莫远这下是有苦难言,无力的看了一眼还没有回过味儿来的包贝贝。

包贝贝被莫远这一看,倒是明白过几分来,又接着说道:“不过老头子还说了,要是我看到你在这里吃得好喝的好一切都好的话,就别回去了,省的回去了也是身在曹营心在汉,浪费家里的粮食,让他看着心烦!小叔叔,我看你在这里过的挺惬意的嘛,老头子分明就是杞人忧天瞎操心。”

这下连一边的厉老爷子都是哭笑不得了,他绷着脸严肃的说:“哼!这个莫老头,一把年纪了还是这么小气吧啦的小心眼!莫远,你就在这里,我们家不差那一双筷子。”

“爸,你说什么呢你!”不等莫远搭话,厉雪舞就抢先开口,然后看着莫远说:“你还嫌不够乱?快回去!”

莫远放下手中的棋子,苦笑一声,说:“厉老,那我们改天再下。”

“不行!怎么说也要下完这一盘,我这马上就要赢了!”厉老爷子一听莫远要走,立刻不高兴了,这局棋他气势如虹,眼见着胜利在望了。

莫远看了厉老爷子一眼,笑笑,拿起黑子,放在棋盘上,这一落子,局势立刻大变,厉老爷子败局已定。

“好啊你这个臭小子,刚才一直在逗我玩呢你!”厉老爷子气呼呼的说。

莫远无奈的笑。

他其实刚才真的想就这样输给厉老爷子一盘的,因为这都下了几个小时了,他见厉老爷子明显的已经精力不济,该休息了,谁知道被包贝贝这么一搅合,小舞恼羞成怒,这么着急的赶他走,他想留却又怕惹恼了她,因为看她脸色已经明显的挂不住。

他舍不得她难受。

“小叔叔,老头子说你不用回去了的!”包贝贝见莫远要走,也后知后觉的知道自己好像知道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了,连忙补救。

“不了,我出来时间够长了,是该回去了。”莫远看着苦着脸的包贝贝,慈爱的笑笑。

“要走快走!”厉老爷子生突然生气的赶人,说完后又气吼吼的来了一句:“明天接着下,我就不信我连莫老头的儿子都赢不了!”

“爸!谁没事整天在这里陪你下棋,被人都不用忙工作了啊!”厉雪舞生气的抢白了厉老爷子一句。

“工作有什么好忙的,赚那么多钱给谁花?几辈子都花不了还赚了干嘛!”厉老爷子说完又生气的瞪了莫远一眼说:“还不快走!难道还想在这里赖我们家的晚饭?我不替莫老头子养儿子!”

“爸,你真是越说越没谱了!”厉雪舞头疼的看着厉老爷子。

“厉老,那我就先回去了,改天有空再陪你下棋!”莫远见厉雪舞脸色越发的难堪,立刻告辞。

“什么改天,少来糊弄我,就明天!”厉老爷子态度很坚决!

莫远看着厉雪舞笑笑,没有说话,转身离开了。

“我去送送。”厉墨成站起来,跟着莫远出去了。

“小叔叔真的走了!”包贝贝看着莫远离开,然后又看向沈佳人,“我是不是那句话说错了?”

“……”沈佳人无语,你丫的何止是那句话说错了?你从进门就没说对一句话!

沈佳人有的时候真相撬开包贝贝这个家伙的脑袋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不靠谱的构造,她刚才对她一直打眼色,眼睛都要抽筋了,这个家伙竟然一直没明白过来她什么意思!

见沈佳人不给她好脸色,包贝贝这次也乖觉了,没折腾,只是没好气的踢了一脚大白来泄愤,“大白,你充其量也就是我的保镖,谁准你没大没小的跟主人似的坐在这里的!”

“……”大白无语。

厉老爷子跟厉雪舞看着包贝贝跟大白两个,目光有点复杂。

沈佳人倒是早就习惯了包贝贝这副对大白吆来喝去的嘴脸,见怪不怪,习以为常。

大白慢条斯理的放下茶杯,然后站起来,走到包贝贝身后的沙发边站定,完美的称职保镖形象。

包贝贝心口的火气总算是小了一点,然后看着厉老爷子跟厉雪舞沈佳人讪讪地笑:“他这个人就这样,没见过什么大世面,平时被我惯坏了,你们别见怪。”

“没事,没事,这做保镖就是该有做保镖的模样,贝贝呀,你就该这么管着他,不能惯坏!”厉老爷子笑眯眯的说。

包贝贝也有些不好意思,干咳了一下,说:“其实,他平时也不是这样的。”

厉雪舞没有心思听包贝贝跟厉老爷子说什么,眼睛时不时的看向窗外,发现厉墨成跟莫远两个不知道在院子里说什么,一颗心很难定下来,直到厉墨成将莫远送走了,回来之后,她才收回目光,但是看着厉墨成几次都欲言又止。

厉墨成像是没有察觉到厉雪舞的异样似的,很有耐心的陪沈佳人在客厅里跟包贝贝聊着天,当然了,只是听沈佳人跟包贝贝两个聊天,那些没有营养的话题,他完全插不上嘴。

晚上的时候,沈佳人自然的就留包贝贝吃饭,包贝贝略一推辞,在厉老爷子跟厉雪舞的热心挽留下,满口答应。

晚饭的时候,厉家人都回来了,出乎大家意料的是,韩悦也来了。

“厉阿姨,厉爷爷,我又来了,你们不会不欢迎吧?”韩悦调皮的问。

“你这个孩子,说哪里去了,怎么会不欢迎,今天你可是帮了阿姨大忙了。”不等厉老爷子跟厉雪舞等人表态,刘晓静就抢先开口。

“妈,发生什么事了?”刚进门的厉墨阳问道,然后看了一眼客厅里的包贝贝跟大白,吊儿郎当的说了一句:“哎呦,今天人都到的很齐啊!”

“就是今天交通肇事了,碰上个碰瓷的无赖,幸亏遇到韩悦这孩子,不然这会估计还到不了家,说不定明天还上头条了呢!”刘晓静想起今天的事就有些郁闷。

“竟然还有人这么不长眼睛?妈,给我说那人是谁,我给你出气去!”厉墨阳一听有人找她老妈的麻烦,立刻磨刀霍霍。

“你这个臭小子!就知道冲动!你要是有人家韩悦一半的稳重,妈要少操多少心啊!”刘晓静没好气的瞪了厉墨阳一眼,然后看着韩悦说:“你们年轻人聊着,我去厨房做两道菜,今天要好好感谢感谢韩悦。”

“刘阿姨,你太客气了,我都不好意思了!”韩悦看着刘晓静说道:“我去厨房给你打下手吧,顺便偷学两招,这样就不用天天在家吃泡面了!”

“你这孩子!天天吃泡面怎么能行!你要是不嫌弃,就天天来这里,阿姨做菜给你吃!”刘晓静一听韩悦这样说,立刻心疼的开口。

“妈!”厉墨阳预感到大事不妙,立刻出声警示。

“不用不用!”韩悦比厉墨阳的反应更大,看着刘晓静尴尬的说:“只要让我偶尔尝一下刘阿姨的手艺,学上两三道菜,我就知足了!我很好养活的。”

“好,那阿姨今天就教你做菜。”刘晓静慷慨的说。

“谢谢刘阿姨。”韩悦喜滋滋的答应了,然后跟众人打了个招呼,跟刘晓静两个去厨房学做菜去了。

“哇塞,你们这里真够热闹的。”韩悦跟刘晓静一离开,包贝贝忍不住出声,“这个就是那个交警一枝花吧?”

“嗯。”沈佳人有点不自在的点点头,韩悦这个人说实在的,的确让人讨厌不起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她,她心里总是有些疙疙瘩瘩的,可能是因为,她跟厉墨成相过亲吧?

不过幸好包贝贝不知道跟厉墨成相亲的韩家大小姐就是韩悦,不然又要一惊一乍的不知道说些什么冷场的话来了。

“包贝贝,你这个保镖挺听话的啊,站了几个小时了?也没听他说过话,不会是个哑巴吧?”厉墨阳走到大白身边,然后好奇的打量着跟他身高相仿的大白,身手不客气的在大白身上捏了几把,啧啧称奇:“这身肌肉不错啊,我还以为天天跟在你这个吃货身边,保镖都是一身肥膘的呢。”

“大白哥哥才不是哑巴。”一回来就坐在沈佳人身边的沈佳宇立刻维护道。

“贝贝,这我们家没这么多规矩,来着都是客,人人平等,你不用这么拘谨,我看他这样一直站着也够累的了,你让他坐下歇会喝点水吧。”大舅母孟嘉怡笑着说。

“那个,不会的,孟阿姨,你不知道,他这个人就这一个优点,可耐操练了,平时不吃不喝的站一天一夜都没问题,你就不用管他了。”包贝贝看着好心的孟嘉怡不在意的摆摆手。

“哦,那可真是很敬业。”孟嘉怡不自在的笑笑。

“贝贝,你们平时都这样相处?”厉国强也问道。

“昂!他是我家老头子给我聘请的保镖,24小时监控着我,平时我们都这样,我都习惯了。”包贝贝说着,还一副很无奈很憋屈的模样。

“这样啊。”孟嘉怡看了一眼面色平静的大白,嘴角扯了扯,不过仔细一看,就能察觉出她此刻有几分僵硬来。

“不是的,平时贝贝姐对大白哥哥都很好的。”一边的沈佳宇明显的察觉到孟嘉怡心中的不快,立刻替包贝贝解释,“只是昨天大白哥哥惹贝贝姐生气了。”

“你大白哥哥怎么惹你贝贝姐生气了?”孟嘉怡听沈佳宇的这么说,脸上露出笑容,好奇的问着沈佳宇。

“大白哥哥把贝贝姐姐亲哭了。”

众人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纷纷好奇的看向包贝贝跟大白两人。不少人的目光中带着暧昧的打趣。

“噗!”厉墨阳率先没忍住,“你大白哥哥这个保镖做的可是不称职啊,竟然敢性骚扰雇主,活该被罚站!贝贝,罚得好,这种人就该狠狠的罚!”

“佳宇,不准胡说!”包贝贝就算是平时再不靠谱,说话再大大咧咧的,在这么多长辈面前还是十分顾及脸面的,立刻冷下脸来警告沈佳宇。

“佳宇才不会乱说,明明大白哥哥亲了贝贝姐之后,佳宇看到贝贝姐一个人坐在那里偷偷的擦眼泪。”沈佳宇很认真的说。

“你……”包贝贝尴尬的满脸通红,但是又不能跟佳宇两个较真,生气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大白听了佳宇的话,低头看着包贝贝的侧脸,嘴角紧紧的抿起来。

她昨天竟然哭过了,怪不得一下飞机就跑走的那么急,半天都没搭理他,是怕他看到她哭过的痕迹?!

“呵呵,年轻人嘛,打打闹闹的,很正常,没事没事。”孟嘉怡笑着说,“我去厨房帮忙,你们年轻人多聊聊。”

说完,站起身来,临走的时候还跟厉国强使了个眼色,很快的,厉国强跟厉国盛,厉老爷子厉雪舞就都离开了,客厅里只剩下他们几个年轻人。

“哎呀,突然觉得今天精神好,贝贝把你的保镖借给我一会,我跟他比划两下子,活动活动筋骨去。”厉墨阳伸了个懒腰说。

“随便,不过打伤打残的,我可不报销医药费。”包贝贝大方的一挥手,说道。

“放心吧。谁被谁打伤打残,还说不定呢!”厉墨阳痞气的一笑。

“我要去观战,看看阳哥哥跟大白哥哥谁厉害。”沈佳宇兴奋的说。

“走!佳宇,让你看看我怎么把你的大白哥哥打的落花流水!”厉墨阳对着沈佳宇一招手,领着沈佳宇去了健身房,走到门口的时候,对仍旧在做沈佳人身边不肯起身的厉墨成说:“大哥,你不来试试身手?”

“你们去吧,我要照顾你嫂子。”厉墨成不愿意动弹。

“大哥,你什么时候这么黏糊个女人了,大嫂现在怀着孕,你又吃不到,不发泄下,你也不怕爆体!”厉墨阳口无遮拦的说。

“我跟你大嫂,生活丰富着呢。”厉墨成面色平静的回击。

“你去跟墨阳大白他们玩,我跟贝贝有悄悄话要说!”沈佳人已经被臊的不行了,连推带赶的对厉墨成说。

厉墨成摸摸鼻子,有些无奈的起身朝健身房走去。

大白冷着脸跟在后面离开。

“贝贝,你跟大白没什么吧?”等客厅里清静的只剩下她们两个人,沈佳人看着包贝贝有些担忧的开口。

“我跟他能有什么?”包贝贝不解的问,然后像是想起什么来似的说:“你说昨天的事啊,我已经扣他工资了,总之他大白今后休想从我包贝贝这里拿到一分钱工钱,这辈子都得给我做牛做马。”

包贝贝想起自己昨天被大白舌啊吻了的事,就气愤填膺的。

“没事就好。”沈佳人见包贝贝的脑子完全就是冥顽不开,也不能多说什么,也许这就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吧,大白对包贝贝的心思,明显的她都感觉的出来,可是包贝贝却无感无觉的,亏这个家伙还整天标榜自己是什么恋爱专家,真是迟钝的够呛了。

“我能有什么事啊,每天混吃等死的,倒是你,佳人,你婆婆看起来跟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啊。”包贝贝小心翼翼的四下瞅了瞅,然后小声问沈佳人:“她是不是表面一套背地一套,暗中给你亏吃?”

“没有。”沈佳人看包贝贝这副贼兮兮的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她对我很好,之前那些事,完全是一场误会。”

“我告诉你,你可长点心吧,别别人一对你好,你就跟人家掏心掏肺的,人心隔肚皮你知不知道?留个心眼总是好的。”包贝贝不放心的叮嘱沈佳人,说完了又自言自语的来了一句:“不过,能让我小叔叔念念不忘这么多年,应该也坏不到哪里去,我们家就我小叔叔还靠谱点,他看人应该没错。”

沈佳人对包贝贝这难得的自知自明不知道说什么好,原来,连她自己都知道自己那一家子很不靠谱!

晚饭的气氛难得的欢乐,包贝贝被孟嘉怡拉过去坐在身边,一个劲儿的给她夹菜,包贝贝这个吃货大饱口福,吃的眉开眼笑的。

厉雪舞坐在沈佳人的身边,也将沈佳人照顾的无微不至,韩悦在刘晓静的身边,一边吃一边还不断的跟刘晓静讨教做菜的事,看起来很是投机,厉墨成跟厉墨阳,大白,沈佳宇四个坐在一起,还在兴致勃勃的讨论着刚才在健身房比试的事,厉墨阳顶着一只不知道是谁打出来的熊猫眼,喝酒吃肉很是豪气,一点也不觉得尴尬,厉老爷子看着这热热闹闹的一幕,又想喝酒了,跟两个儿子推杯换盏的,兴致高涨。

沈佳人正喝着汤呢,突然脸色一变,丢下汤就往卫生间跑,突然的变故,将餐桌上的气氛给打断了,厉墨成跟厉雪舞连忙跟了过去。

沈佳人在卫生间里吐得昏天暗地的,小脸煞白煞白的,看着厉墨成跟厉雪舞担忧的跟什么似的,笑着安慰说:“妈,我没事,就是刚才可能吃的有点多了。”

“都怪妈不好,看你今天胃口好,就一直给你夹菜。”厉雪舞心疼的看着沈佳人说:“喝点水漱漱口,妈去给你做点粥,喝了暖暖胃。”

“嗯。”沈佳人没有拒绝,虽然她现在难受的什么也吃不下,但是看厉雪舞的模样倒是比她还担心难受,想着给她找点事情做分散下注意力也好。

等沈佳人跟厉墨成两个回到餐桌上,大家都关心的不得了,沈佳人不想扫兴,就安抚大家说没事,结果,坐下不到五分钟,就又忍不住去吐了一起,如此反复了四五次,她整个人都像是要虚脱了。

“佳人,我觉得你该去医院检查下,看看,你反应也太大了,这样下去,孩子会不会缺营养啊。”韩悦看着沈佳人,担忧的说。

“对,现在就赶紧去医院看看,这样下去怎么能受得了。”厉老爷子当即说道。

“不用了,爷爷,等明天吧,我今天一点也不想动了。”沈佳人见厉墨成要去拿车钥匙,拉住厉墨成的胳膊说。

“那好吧,就明白,妈跟墨成陪你一起去。”厉雪舞看着沈佳人白的跟纸似的小脸,担忧的说。

“嗯。”沈佳人眼皮沉沉,无力的回应了一声。

------题外话------

昨天我们这里啤酒节,晚上我老公说去看看,就喝了点酒,那啥,你们懂的,结果谁知道特么的好死不死的大姨妈来了,我直接挺尸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