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05:抛妻弃子,指手画脚

午饭的时候厉墨成的两个舅舅跟舅母没有回来,就连厉墨阳也带着沈佳宇在外面玩疯了,说是晚上才能回来。偌大的餐桌上,就坐着沈佳人,厉墨成,厉老爷子跟莫远四个人,而厉雪舞,自从去房间里打电话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

沈佳人不明情况,下来的时候就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然后悄声的问厉墨成:“妈呢?”

“在房间里,你们先吃,我去喊她。”厉墨成拍拍沈佳人的手,站起来说。

“我去吧。”莫远也作势要站起来。

“让墨成去吧,你就坐着好好吃饭。吃完再陪我下两盘。”厉老爷子说。

“厉老,还下?!”莫远一听厉老爷子的话,立刻苦大仇深起来。

“怎么?连陪我老头子这点耐心都没有?”厉老爷子一脸严肃的训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我老头子这是在锻炼你的耐性,懂不懂?”

“懂!”莫远十分严肃的点头,一脸受教了的模样。

厉老爷子见莫远这么上道,十分满意。

沈佳人看着这两个人,心里忍不住吐槽,老爷子这分明就是假公济私,还找的这么冠冕堂皇的借口,真是醉了。

不过这两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谁也不能说什么,只是……

沈佳人看了一眼厉雪舞房门的方向,心里有些不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明明之前,还好好的。

厉墨成推门进去的时候,正听到厉雪舞在生气,情绪很激动,语调都有些变了,“楚越,你以为我们是什么关系?我们现在连陌生人都不如,我为什么要在手机上存一个陌生人的号码?”

“你跟你口中这个连陌生人都不如的男人,结过婚,还有一个孩子,厉雪舞,你忘记你当年是怎么说的了?你说你永远不会离开我,可是结果呢?你……”那边楚越的情绪也很激动。

“结果是你抛妻弃子,跟别的女人结了婚。”厉雪舞冷笑:“难道你还痴心妄想的让我为这样一个你守着承诺?”

“所以,你现在就准备找第二春,让那个莫远,让那个比你小十岁的男人登堂入室?厉雪舞,你知不知道你现在什么年纪了?竟然还做出这种寡廉鲜耻的事来!”楚越激动的大吼。

“寡廉鲜耻?”就在楚越以为厉雪舞会跟自己痛痛快快的吵一架,骂上一场的时候,电话里却突然传来一个男生,带着刺骨的冷意。

“墨成!我,我只是一时气过头。”楚越一听厉墨成的声音,立刻意识到自己过火了,本能的想要解释。

“电话不要再打过来了,我妈现在跟莫远关系很稳定,你不要来打扰他们。”厉墨成沉声说。

“墨成,怎么连你也支持,你知不知道,这会对你的名声影响多大?我们不是普通人家,还有,为什么你跟沈佳人结婚,都不事先告诉我?”楚越好不容易压下的怒气,在听到厉墨成这近乎通知的话之后,又蹿了上来。

“你是以什么身份来质问我?又是以什么什么身份来干涉我妈的感情生活?”厉墨成冷嗤一声,问道。

“我……我是你父亲,这一点,你无论如何都否认不了!”楚越被厉墨成嘲弄的语气问的心虚,在自己的儿子面前,竟然有抬不起头来的无力感。

“你年纪大了,当年的事记不清楚了,我不介意再帮你回想一下,当初你们楚家将我们母子拒之门外的时候,是怎么说的?我,厉墨成,在你们楚家人眼里,只不过是个从来没有得到承认的野种!我姓厉,不姓楚。我结婚,跟谁结婚,跟你们姓楚的一点关系都没有,为什么要通知你?”厉墨成的语气又冷了几分。

“墨成!当年的事,已经过去了,我也有迫不得已的苦衷,不管你怎么想,我们始终是血脉相连的父子。”楚越不难听出,厉墨成对自己的恨意来,无力的说。

“你有什么迫不得已,我不知道,更不想知道,我厉墨成只记得一件事,从你不认我们母子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只当我从来没有父亲,如今,我已经长大成人,更不需要所谓的父亲,尤其是还是这样一个妄想在我的人生里指手画脚的父亲!”

“墨成!”楚越气的额上的青筋都暴跳起来了,差点就忍不住把手机摔了,只是他又不想失去这难得的与厉墨成沟通的机会,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才让自己的情绪稍微平复下来,语气严肃的说:“你爷爷不同意你跟沈佳人的婚事,趁着现在婚礼还没举行,你赶紧去将离婚手续办了,他的脾气跟手段,你是知道的。”

“可笑!楚家真以为自己能一手遮天为所欲为了?我跟沈佳人会举行盛大的婚礼,同时举行婚礼的还有我妈跟莫叔,我说这些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而是通知你,希望你以后不要在拿着什么可笑的血缘当借口来骚扰我们母子,妄图干涉我们母子的生活。我言尽于此,请楚部长自重,不要再来自取其辱!”厉墨成说完,不给楚越说话的机会,就挂断电话。

砰!

楚越终于还是没忍住,气的将手机用的摔了出去。

他真的是自取其辱!

想要举行婚礼,还想要两场婚礼同时进行?做梦!他楚越的儿子,就算是再桀骜不驯,他也会让他有乖乖顺服的一天,哪怕是掐断他的翅膀,而他楚越的女人,别的男人,这辈子都休想染指!

“墨成,你怎么能那么说!”厉墨成挂断手机后,厉雪舞不赞同的开口,这孩子,就算是想要出气,也不该那她跟莫远的事乱说,还说什么结婚不结婚的,真是!

“妈,我不是在开玩笑。莫叔等了你这么多年,够了。”厉墨成认真的看着厉雪舞,让厉雪舞脸上的那些慌乱,无所遁形。

“我跟他,不可能,我……配不上他!”厉雪舞艰难的说,她怎么会不明白莫远的心意,只是,她这样残破的自己,又怎么能配得上莫远那么干净的人……她的人生已经一团糟,楚越是什么脾气她比任何人都了解,她不想因为她的事,将莫远也给扯进来。

“到底配不配的上,让莫叔自己说吧。”厉墨成看了一眼门口站着的莫远,然后对厉雪舞说:“我去陪佳人吃饭了。”

“嗯,你快去吧,别让佳人吃不安顿——你怎么在这里?”厉雪舞一转身,看到门口的莫远,声音都变了,脸色也有些发白。

厉墨成跟莫远两个错身而过,房间里只剩下莫远跟厉雪舞两个,厉雪舞浑身不自在,对莫远说:“你出去!”

莫远不为所动,看着情绪激动而又充满戒备的厉雪舞,半天没有说话。

厉雪舞也稳定了下情绪,看莫远不准备出去,于是说:“你不走,我走。”

只是她刚往前迈了一步,莫远就将房门给关上了,看着她温和的说:“小舞,我们谈谈。”

“我们没什么好谈的,该说的我都跟你说了,莫远,你要是再这样纠缠,以后都不要来了,我们连朋友都……”厉雪舞生气的说。

“那些事,我都知道了。”莫远一句话,打断了厉雪舞。

“你……你说什么?”厉雪舞脸色瞬间惨白,让后佯装听不懂莫远的话,眼神前所未有的慌乱,“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也不想知道,你现在立刻从这里出去,出去!”

“小舞,我心疼!”莫远看着几乎要崩溃的厉雪舞,上前猛地一把抱紧厉雪舞,难过的说:“心,很疼!疼的像是要被人捏碎!”

厉雪舞的所有话都没有了出路,在莫远心碎受伤的目光里,忘记了挣扎。

厉墨成回到餐厅,厉老爷子看了他一眼,哼哼唧唧的说:“哼!吃个饭都不让人安生。”

厉墨成看了一眼厉老爷子,然后又看向一边的沈佳人,脸上的表情只剩下关心:“今天小家伙乖不乖?有没有折腾你?”

“没有。”沈佳人扬起一抹笑,“好像就刚开始的时候反应大些,自从昨天晚上吃了妈做的东西,就一直没吐过,现在胃口好得不得了。”

“那就让妈天天给你做,省的她闲下来,胡思乱想。”厉墨成轻松的说。

“妈呢?”沈佳人看了一眼餐厅门口,小声的问厉墨成,“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一点小事。”厉墨成云淡风轻,然后又看着沈佳人说:“等孩子三个月的时候,稳定下来,我们再举行婚礼,好不好?”

“婚都结了,那些无所谓的,只是个仪式罢了。”沈佳人是真的无所谓。她现在很好,很知足。

“就算是个仪式,我也会给你一个盛大的仪式,我厉墨成的女人,就该得到最好的,我要让全世界都知道,你,沈佳人,是我厉墨成的妻子。”厉墨成无比认真的说。

沈佳人狐疑的看着厉墨成,她总是感觉厉墨成的语气里带着几分别样的意味,至于是什么,她又猜出来。

“这些你拿主意就好,不过,我希望还是低调一点,不用那么铺张浪费。”沈佳人从心里这样认为,她现在已经可以预见,她跟厉墨成结婚的消息要是传出去的话,会引起怎么样的轰动来。

“我打算将妈跟莫叔的婚礼同时进行,跟我们一天,低调不了。”厉墨成看似云淡风轻的宣布。

“墨成,你这孩子瞎说什么!”不等沈佳人反应过来厉墨成的话里几个意思,就听到厉雪舞急切而又带着几分气急败坏的声音响了起来。

“妈,我什么时候瞎说过。”厉墨成看了一眼厉雪舞,目光落在随后跟进来的莫远身上,两个人的目光短短交会,莫远对厉墨成微微摇了摇头。

“长辈的事情哪里轮到你一个小辈来插手,妈的事你不要管,你跟佳人两个好好过日子就行了!妈现在什么都不想,就想着佳人跟你好好的,佳人快点给我生个小孙子出来,我专心帮你们带孩子!”厉雪舞一段话,说的又快又急,生怕被人打断似的,说完,瞪了厉墨成一眼,然后又有些窘迫的看着沈佳人。

这新媳妇才进门第二天,就扯些这样的话题,真不知道沈佳人心里会怎么想她这个婆婆。

“我觉得莫叔叔挺好的,才貌双全,脾气也好,是个很温和又很善解人意的长辈,我跟墨成都很喜欢他。”沈佳人看出婆婆厉雪舞的不自然来,立刻表明态度。

虽然刚才听到厉墨成说会将两场婚礼同时进行,她一时间脑子没有转过弯来,但是很快就领会了厉墨成的意思,对莫远跟厉雪舞的事情,她了解的不多,但是她还是很乐见其成,因为莫远是个让人怎么样也讨厌不起来的人,而且沈佳人也看得出来,婆婆厉雪舞对莫远也不是完全没有感觉。

莫远听了沈佳人的话,对着沈佳人感激的一笑。

“你这孩子,也跟墨成那臭小子一起瞎胡闹!净说些没谱的事!赶紧吃饭!”厉雪舞没好气的也瞪了沈佳人一眼,然后坐在沈佳人的旁边,默默的不说话,给沈佳人夹菜盛汤,将沈佳人照顾的无微不至。

“妈,我自己来就好了。”沈佳人从来没有享受过婆婆的这种待遇,受宠若惊,简直都要坐不住了。

“你就负责吃吃喝喝就好了,将我的小孙子养的白白胖胖的。”厉雪舞大概也是看出沈佳人的不自在来,稍微收敛了些,又给厉墨成跟厉老爷子盛了汤。

“哦。”沈佳人乖巧的点点头,她这母凭子贵,可不是贵了一点点,真是金贵金贵的。

好有压力呀。

沈佳人偷偷看了一眼厉墨成,示意他别让厉雪舞这么热情,而厉墨成只是看了她一眼,笑笑说:“让妈帮你弄吧,你手不方便。”

“我手好好的,哪里不方便了?”沈佳人不解的看着厉墨成,然后在看到厉墨成脸上邪气的笑容的时候,才明白他指的是什么,一张脸随即爆红。

沈佳人桌子下的脚用力的踢了一下厉墨成腿,这个臭流氓!竟然还敢提这事!

厉墨成突然夸张的闷哼了一声,惹得大家都看向他。

“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厉雪舞紧张的问:“还有,佳人的手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以前受过伤,还没好利索?”

“没事,不小心被蚊子咬了一口。”厉墨成皱着眉头说。

“你这孩子,又瞎胡闹,冬天哪里来的蚊子?”厉雪舞没好气的白了厉墨成一眼,刚想问沈佳人的手怎么回事,结果听到莫远咳嗽了两声,她看了一眼莫远,又看了一眼脸色泛红的沈佳人,明白过来,一张老脸也忍不住红了个彻底。

这两个孩子!

被厉墨成这个无耻之徒一闹,沈佳人越发不自在,匆匆的吃了几口,就放下筷子先回房间了,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将厉墨成那个不要脸的家伙骂了个狗血淋头。

沈佳人一离开,厉墨成刚才还柔和的脸色变得严肃,他看了一眼食不知味的老妈,然后又看了一眼心不在焉的莫远,清了清嗓子说:“妈,你跟莫叔的事,就这么定下吧。家里没有人会反对,相信莫家那边也会乐见其成。”

“别胡闹!”厉雪舞冷下脸来,看着厉墨成生气的说。

“反正我已经对那边递过话去了,莫叔就是不想扯进来,现在也已经扯进来了,有莫家做助力,我依仗多些。”厉墨成很无耻的将话说的异常的白,然后看了一眼厉雪舞说:“再说了,就算你不同意,我要是出了事,莫叔也不会坐视不理,你还要让莫叔做白工到什么时候?”

“总之我不同意,你个臭小子,自己搞不定当初还夸下海口,现在害怕了,就把你老妈推出去,出息的你!”厉雪舞被厉墨成这理所当然的语气,气的浑身发抖。

这真是有了媳妇忘了娘,而且还为了媳妇卖老娘!

“反正你跟莫叔是迟早的事,矫情!”厉墨成看着厉雪舞,不客气的说。

厉雪舞气的说不出话来,她怎么就养了这么个黑心的白眼狼?

“结婚了也好,到时候让莫远这小子搬进来,家里还热闹些,我老头子也有个伴。”一直没说话的厉老爷子也表了态。

想着天天有人陪自己下棋的日子,厉老爷子心里就异常高兴,想喝两杯。

“爸,你怎么也跟着瞎起哄!这都些什么人啊!”厉雪舞生气的放下筷子,她原本就没吃几口,现在一肚子气,气都气饱了。

见厉雪舞要走,莫远突然问:“小舞,你是不是心里还始终放不下他?”

厉雪舞背影一僵,没有回头,背对着莫远说:“是,我不甘心输给钟雪梅那个女人!我要让楚家后悔当初将我们母子赶出去,逼上绝境,我要他们悔不当初。”说完,迈步离开。

莫远看着厉雪舞的背影,失落不已,虽然心里一直没底,但是亲耳听到厉雪舞承认,他心中还是受了不小的打击。

尽管,他心里也知道,厉雪舞极有可能是故意说这些话来气他,为的就是将他推得远远的。

“还是这么倔!”厉老爷子感叹一声。

“嘴硬而已。”厉墨成倒是没有什么意外,招呼莫远说:“吃饭,婚礼的事,交给我去操办。”

莫远没想到厉墨成也是认准了一件事,十头牛也拉不回来,心里又感动又不安,犹豫了一会说:“婚礼的事,还是先算了,别把你妈逼狠了。”

“不逼她,永远也走不出来。”厉墨成貌似很有经验的说。

莫远看了一眼厉墨成,没有说话。

从一个多月前,厉墨成找他,两个人谈了很久,自从厉墨成出国,然后厉老妇人去世,他回来接手了明诚集团,这么多年,他们虽然也有过交流,见面多次,但是却从来没有像那天那样促膝长谈。

记忆中那个总是冷漠的强调着喊他哥哥的孩子长成了大人,虽然依旧面色冷漠,但是却不知道从何时开始,会尊称他一声莫叔,这让他又感慨又感动。

他还记得厉墨成说过“我之前不懂男女之情,也不知道知道一个男人会为了心爱的女人做到哪一步,所以,这些事我一直不说,但是现在我有了沈佳人,我觉得或许你该知道这些,不管你最终怎么选择,你跟我妈之间应该早早有个了断,这对你,对我妈都好,如果,你还是对我妈不离不弃,我很乐意又多一个家人。”

为了厉墨成的这句家人,他等了二十多年,从一个青涩少年,眼看到了不惑之年,从没有一丝希望的守候到了现在的拨云见日,他死也不会再放开手。

一顿饭,大家吃的各怀心思。

吃完饭,谁都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厉墨成去楼上哄媳妇,顺便调*,莫远收拾好餐具,泡了一壶茶,陪厉老爷子继续喝茶下棋,厉雪舞仍旧将自己关在房间里,没出来,一家人风平浪静。

沈佳人半推半就被厉墨成折腾了一阵,迷迷糊糊的刚想睡觉,就听到客厅里隐约传来包贝贝的声音,她还以为自己幻听,直到一会后听到有人砸门,她才清醒过来,看着厉墨成已经黑沉的脸,自己也忍不住眼角抽动。

“沈佳人,你说你现在肚子都大了,大白天的你们两个人还关在房间里做什么?我第一次来,你还不出来接驾?”

典型的包贝贝式的嚣张!

这个包贝贝,真是在哪里都不靠谱。沈佳人挣扎着要起来,却被厉墨成给压倒,“不用理她,你先睡觉。”

“我现在哪里还睡得着?”沈佳人没好气的白了厉墨成一眼,门外包贝贝还在砸门,她真怕包贝贝将门给砸坏了。

“刚才不是睡着了?看来是不累,要不我们再做点别的?”厉墨成不怀好意的又看了一眼沈佳人的胸。

“厉*oss,你还能再禽兽一点吗?我是个孕妇!”沈佳人磨磨牙,愤愤然说道。

“怀孕是肚子,昨天晚上我们不是很开心。”只吃了个半饱的厉*oss开始讨价还价。

昨天晚上的新奇体验,让他今天白天上班的时候仍然回味无穷,料理完紧要的事情,就风风火火的回来了,就想着跟小兔子再好好的温存温存,发掘点新鲜乐趣。

“你还敢提昨天晚上!”沈佳人对于厉*oss的厚颜无耻真的是无法估测了,完全跌破下限。

“难道你昨天不享受?我听你叫的比平时还大声。”厉墨成坏笑着,“要不我们再试试?”

“厉墨成!你安分点!我没心情跟你扯这些,你再不去开门,包贝贝真要把门砸坏了。”沈佳人听着外面一阵紧似一阵的砸门声,提醒道。

“不会,她还没那个本事……”厉墨成说着,低头在沈佳人的胸口咬了一下。

“嗯~”沈佳人闷哼一声,刚想反驳,就被厉墨成堵住了嘴,消了音。

那道门,那么结实,包贝贝那点力气,的确不至于将门砸坏,沈佳人迷迷糊糊的想着,任由厉墨成在她身上煽风点火。

只是,厉墨成跟沈佳人都错估了一件事,包贝贝是没有力气将门砸坏,但是包贝贝身边有个对她言听计从的大白!

所以,当门被砰地一声踹开的时候,包贝贝在看到床上衣衫不整,一脸春色,明显在情动的厉墨成跟沈佳人的时候,受不了的尖叫了一声:“我还以为你们两个睡死了,没想到你们两个竟然真的在白日宣淫!”

沈佳人锁在厉墨成的身下,头疼的看着大嗓门的包贝贝,很不得将枕头塞进她的嘴巴里堵上她的嘴,而厉墨成看了一眼大白还没来得及收回去的脚,恨不得将那整条腿给剁下去!

------题外话------

联通服务态度是好的,晚上9点还上门维修,但是技术跟效率实在不敢恭维,我继续断网中……

彻底凌乱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