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181章 看得见吃不到的痛苦滋味

安夕颜鼓着腮帮坐在床边,心里想着,他要是过来哄哄她,她就立马原谅他。

但……

他自换衣间出来后,连眼角的视线都没给她一个,然后就这样走了褴。

当房门关上,气得她一把抓过床上的枕头,朝紧闭的房门砸了过去,“莫向北,你这只猪头!”

她声音虽然不大,但还是让站在门外的男人听得一清二楚鲎。

原本就紧抿的薄唇不自觉又抿紧了几分,英挺的剑眉微微皱起,只停顿了一下,他便抬脚离开。

在房间里生闷气的安夕颜,很快就听到院子里传来汽车缓缓离开的声响,她一口气憋在心里,上不来下不去。

站起身,在房间里转了几圈之后,她也进了换衣间,很快就换了一身衣服出来,抓起挎包,她也出了门。

今天周四,苏叶在上班,蓝花在上课,又不想回老宅,在市区漫步目的转了几圈之后,她就开车去了‘兰苑’。

温心然开门见是她,有些意外,“不是去外地找老三了?”

安夕颜走进去,一边换鞋子一边回她,“刚回来。”

温心然关了公寓门,仔细瞅了她一眼,见她情绪不对劲儿,便问,“怎么了?两人吵架了?”

安夕颜将挎包丢在一旁沙发上,然后整个人倒在上面,“嫂子,我饿了。”

在家心情不好,李婶做好了午饭,她也不想吃就直接出了门,在外面溜了一圈,突然觉得有些饿。

温心然一边朝厨房走一边说,“我恰好刚炖了牛肉,就给你下碗牛肉面。”

“好。”

很快,面条就做好了,温心然将面端上餐桌,扭头叫安夕颜时,发现她在发呆。

两眼无神地瞅着某处,一愣一愣地,她叫了好几声都没回应。

抬脚走过去,用手在安夕颜眼前挥了几下,这才让她回了神,“在想什么呢?”

“面好了么?”

“好了,都叫你好几声了。”

安夕颜立马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向餐桌。

她吃面的时候,温心然就坐在她对面,“你不会是离家出走了吧?”

安夕颜夹了块牛肉送进嘴里,一边吃着一边含糊不清地回她,“我离家出走,你收不收留我?”

温心然摇头,“不收!”

安夕颜瞪大了眼睛,“为什么?”

“小两口哪有不吵架的。”温心然柔声劝着,“想去年的时候,我和你二哥都闹成那样,婚都快要离了,我也没想过要离家出走。”

“二嫂,你脸皮够厚的哦。”

温心然忍不住笑了一声,“我嫁给你二哥的时候,我妈特意嘱咐过我,小两口过日子,吵吵闹闹才是最真实的过日子,要是没点波澜起伏,你觉得那还叫婚姻?”

安夕颜不服气地哼了哼,“他还没娶我呢。”

“你们俩差的不就是一纸婚书么。”说道这儿,温心然不仅问了一句,“妹妹,你俩在一起时间也不短了,就没打算办婚事?”

不提还好,一提这事安夕颜连面都吃不下了,轻轻放下手里的筷子,抬眸看着温心然,有些迷茫,也有些不安,“嫂子,你说他是不是根本不爱我?”

“瞎说,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来老三对你有多疼爱。”

安夕颜满脸纠结,“那他为什么还不娶我?”

“你就没问他。”

安夕颜更纠结了,“这事……我怎么好意思问。”

“也是。”温心然表示理解,“不然这样,我让你二哥帮你问问。”

“别,”安夕颜连忙摇头,“嫂子,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这事还是我们自己解决,说不定过几天他就向我提了呢。”

“说得也对。”温心然点点头,“那你们这一次是为什么吵架?”

安夕颜郁闷地皱了皱眉,“我大学时暗恋了一个学长,在没和莫向北在一起之前,我和这个学长在一起过一段时间,时间很短,我们除了牵了几次手之外,连亲都没亲过。”

“学长的事被老三知道了?”

“他早就知道。”安夕颜蹙着眉头,“前几天学长约我出去吃过一次饭,这事被他知道了。”

“就这事?”

“嗯。”

‘扑哧’,温心然忍不住笑了出来,“还真是一个娘胎里出来的,都是这个德行。”

安夕颜不明所以。

“莫向南也是,我要是和哪个异性多说几句话,或者是冲人家多笑笑,他就会生气;霸道得不可理喻,有时候给我感觉就是,我根本不是他的妻子,倒像是他专属的物品,别人不但不能碰,连看都不允许。”

温心然这一番话,立马得到安夕颜的认同,她一边点头一边附和着,“嫂子你说得太对了,就是这种感觉,霸道得毫无道理可言,你说,我们都是有血有肉有情感的人,而不是他养的一只小宠物,怎么可能只会围着他转?”

“对付他们这种人,只有一招。”

“哪招?”

“冷着他,晾着他,无视他。”

“这招行么?”

“绝对的经验之谈。”

“好,收了。”

……

在温心然那儿待了整整一天,直到孟昕给她打电、话,她才离去。

回到国山墅,李婶说孟昕正在二楼哄小宝睡觉,安夕颜立马上了二楼,直接去了小宝房间。

轻轻推门而入,就看见孟昕站在床边,正给已经睡熟的小宝盖着薄毯子。

看到她进来,立马冲她摆摆手,示意她先出去。

安夕颜转身走了出去,一会儿后,孟昕走了出来,看着她一脸娇嗔,“回来了就到处乱跑,也不看看这都几点了。”

“妈。”安夕颜轻轻搂着孟昕的肩膀,“你们都不在家,我就去找二嫂玩去了。”

孟昕一边朝楼下走去,一边问,“向北怎么还没回来?”

“他工作忙,每天都回来得很晚,你先去睡吧。”

“他工作这么累,你平时就多花点心思在他饮食起居上,别整天像个孩子,还需要他照顾着你。”

安夕颜不乐意了,“孟昕女士,到底我是你亲生的还是他啊,胳膊肘怎么老是往他那边拐。”

孟昕娇嗔地看她一眼,“你这孩子,你是我亲生的,但他也是我姑爷,手心手背都是肉,你俩我都疼。”

“是是是,我是您亲闺女,他是您亲姑爷,我们都是您亲滴滴的人。”

孟昕拍拍她的手背,“快去睡吧。”

“我送你回房间。”

“我又不是老得走不动路了,哪用得着你送。”

“那,晚安,妈妈。”

目送孟昕下到一楼,安夕颜才转身回了房间。

本打算和他分床而睡的,但温心然说了,小夫妻吵架千万别分床睡,不但起不到任何效果,还会将关系弄得更加僵化。

最好的办法就是,就睡在他身边,却离他远远地,不让碰不让摸,让他尝尝看得见吃不到的痛苦滋味。

回到房间,她就美美的洗了澡,甚至,还喷了点香水。

安夕颜的小姨是一名很出色的调香师,从她手里调出的味道,千金难求。

知道安夕颜喜欢栀子花香,孟恬便在栀子花的清香中又加了一味香,她没有告诉安夕颜那香叫什么,而是将香水递给她的时候,悄悄地在她耳边说,“这香水最好是在夜晚用,我保证能让你家向北对你越来越着迷。”

安夕颜听得满红耳赤,“小姨,我们不需要这个。”

“傻子。”孟恬将香水瓶塞给她手里,“现在不需要,并不代表以后,偷偷藏起来,万一哪天他欺负你了,就用这招对付他。”

安夕颜满头黑线,“……小姨,不会死人吧?”

孟恬笑得花枝乱颤,“会死的。”

“啊。”

“欲仙欲死算不算?”

“……”她家小姨好奔放!——

题外话——还有两章哈,茶花正在快马加更中~

上一章
下一章